u47bu精华都市言情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第1223章 阿納金,你以前養的那條蟲子呢 (°°)~~~~讀書-6i5fv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小說推薦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纳布战役的十年之后,银河系再一次处于内战和崩溃的边缘……
虽然,以前银河共和国曾因为‘英雄联邦’和‘大共和国军’的突然出现针对性地对曾经发动暴乱的贸易联盟展开猛烈攻击而避免了银河系发生更大的混乱,但是,也正因为当初那个诺娃将军及其麾下强大的军队并没有能彻底打垮以及歼灭那些反叛者,所以银河系也才会至今仍在继续动乱着。
特别是当位于纳布星的英雄联邦军队,也就是那个‘大共和国军’不知道为什么而突然选择撤退之后,银河共和国的内部各派系和整个银河议会的关系就渐渐地变得更加地混乱和微妙了起来。
现如今,在获悉英雄联邦的军队突然撤离之后,除了贸易联盟的一些余孽们开始频频在边境地区活动之外,还有那个难缠的杜库伯爵,那个至今仍旧没有被消灭的前绝地更是再次活跃起来并又纠集了至少数千个星系并扩军和威胁着要脱离银河共和国。
反正,现在的银河共和国很是有些内忧外患以及风雨飘渺的意思就是了……
不过,那种高层和大人物们需要去考虑和博弈的事情和阿纳金无关,因为啊,虽然经过十年,他已经长成了一个又高又帅气的小伙子,但是呢,他现在仍旧只是一个小人物,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绝地学徒,仍旧还需要老老实实地在绝地圣殿里训练他的那些怎么也学不完的绝地课程,那偌大银河共和国和银河系里的事情就肯定是轮不到他这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去指手画脚的。
‘这边!’
‘阿纳金,集中精神,再来!!’
‘注意!’
而此时,阿纳金正在跟他的师兄,也就是跟他一样都师承于绝地大师魁刚·金的绝地武士欧比旺在一处静室内用光剑进行着武技训练,双方就这么你来我往地激烈对抗着。
啪~!
滋~!
唰!!
‘!!’
‘啊~!’
然后很快,也不知道为什么,平时至少能跟欧比旺打上十多二十分钟都不会落败的阿纳金,今天竟然很罕见地没有能坚持几个回合,就被欧比旺一下打飞了光剑,然后用那散发着丝丝热能的蓝色轻易地光剑抵住了咽喉?
帶個僵屍打手闖異界
“……”
“呼!好了,阿纳金,今天你不用再练了!还有,我发现……你最近的训练似乎越来越有些漫不经心了……说说看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你这样整天都心不在焉的?”
关掉了自己手上的那把由凯伯水晶制造的,几千年来都没有任何大的改变的光剑的开关,让那被磁场约束的等离子体剑刃瞬间消失,变回了一个圆柱体的,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剑柄后,欧比旺才有些不满地问道。
愛你入骨,霸道老公鉆石妻
“不……”
“没什么,我只是……我只是觉得有点不舒服……”
“是的,就是有点不舒服!”
看到欧比旺看向自己的那种担心的眼神,安纳金张了张嘴,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倔强地没有选择去跟对方坦白。
因为,他已经不是什么小孩子了,有些事情他不愿意轻易对外人述说,特别是跟欧比旺说!因为,一旦说出去,很可能就会被魁刚·金老师或者那些绝地长老们知道,到时候,少不得又要将自己给揪去上课或者思想辅导什么的。
他讨厌那种事情,而且,有些秘密他是铁了心谁都不告诉的,甚至还用原力死死地掩藏在自己的心底,哪怕是那个狡猾的尤达大师都没有办法轻易对自己进行窥探……同时,他自己也尽可能地下意识去避免和减少自己跟那些原力大师们面对面接触的次数。
“阿纳金!”
“你别想欺骗一名绝地武士!我虽然还没有被评为原力大师,可我也比你强得太多了!而现在,原力告诉我,你正在试图对我隐瞒着一些什么事情,你没有说实话,对吧?”
欧比旺盯着阿纳金的双眼质问着,直到对方避开了他的视线后才继续接着往下劝着道:
“说吧!”
“给我说说看吧,你到底在担心或者忧虑着一些什么?”
既然今天的训练课程已经没法继续,那么,欧比旺便决定,先给自己的这个小师弟好好地上一个辅导课?
毕竟,在他们的师傅魁刚·金一直没有太多的时间的前提下,多年以来阿纳金都是他代为指导的,而现在,既然对方心里有着事情且严重到了已经没法进行正常的原力训练,那他这个作为兄长的就肯定是要多过问一下的。
“没什么……”
“真的!”
阿纳金显得有些闪烁其词,而说出口的话别说是欧比旺了,似乎连他自己都觉得很难相信?
“……”
“不过欧比旺,我听说……英雄联邦的人好像不打算管银河议会的事情了,他们不仅召回了议员代表,现在甚至连所有的军队都撤走并不知所踪了,我说的对吗?”
为了不让对方继续跟自己争执那个让自己焦虑但是却不太愿意提起的事情,阿纳金想了想,便赶紧将话题给扯到了关于英雄联邦和他们的那些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撤走的强大舰队上。
“唔……”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难道你刚刚是在想这种无聊的事情?!”
欧比旺有些惊奇地多看了两眼阿纳金,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又问起这种事情。
“好吧!”
“我知道知道的其实也不是很多……”
“不过,你说的倒也没错,我也听说了的……事实上,从十年前咱们认识的那个小家伙失踪开始,我们都知道的,就是他们的那个安妮小元首……从那个小家伙失踪后,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就渐渐开始收缩兵力了,现如今,据说除了在纳布星还有一处只有一个机器人的办事处之外,所有的舰队和军队都撤光了,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就如同没人知道他们来自于哪里一样?”
欧比旺耸了耸肩膀,这件事情他曾多次听到他们的老师以及那些原力大师和长老们讨论过,事实上,银河共和国的乱象也跟对方不负责任的撤离有着某些关系?
反正,欧比旺也曾不止一次地想着,要是对方还在的话,凭着对方的那强大的舰队,凭着那个‘大共和国军’以及现在日益壮大的‘第二共和国军’,他们银河共和国就肯定不会沦落到像现如今这么糟糕的地步吧?
“唔……”
“反正,很奇怪的一个国家就是了,他们很神秘也很强大……”
但不管怎样,现在事实就是对方确实是撤走了所有的人员和军队,虽说有些不太负责任,但是,那是别人家的事情,又或者是对方的国内发生了某种变故,所以不得不撤退?
但那是别人的事情,而他们绝地委员会或者银河议会就肯定是管不了那么宽的!
不过还好,虽然没有了那个由英雄联邦的舰队所组成的强大‘大共和国军’,但是,他们还有那个现任银河共和国最高议长,致力于通过外交手段解决分离主义问题帕尔帕廷阁下一手创办的‘第二共和国军’,有着那样的一支日益强大的军队在,想必维持银河共和国的安全和稳定就肯定不是什么大问题的。
“是这样啊,竟是真的……”
虽然自己早已知道一些端倪,但是,现在再次从欧比旺的口中确认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之后,阿纳金的眼底深处便不由自主地闪过了一丝丝莫名的色彩,并好一会才装着如同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一般木讷点了点头。
“??”
“奇怪了……阿纳金,你突然问这件事情是做什么?难道它跟你最近总喜欢分神有关?”
看到对方的脸色竟然突然变得好了不少,欧比旺心下便有些不解和疑惑,所以就凑上前去奇怪地小声问了一句。
“啊!”
“不!没、没什么!!”
阿纳金赶忙摆着手,一边躲避对方那眼神里的试探,一边忙不迭地摇头否认道。
“总觉得你这个家伙最近有些奇奇怪怪的,整天跑出去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事情……”
“不过,既然你现在看起来好了不少,那咱们就继续训练吧!”
虽然还是下意识地认为阿纳金肯定是对自己隐瞒了某些事情,但是既然对方不愿意说,欧比旺也不好继续去追问,只能走到一旁,捡起阿纳金刚刚掉落地面的光剑并抛到了对方的手里,并示意对方继续打起精神,先把今天训练的课程给练完再说?
“嗯……”
三清傳承系統 諸羊黃昏
“是!!”
很快,接过光剑的阿纳金便跟欧比旺一样,弹出了淡蓝色的磁约束等离子体光刃后,便又开始你来我往地挥砍着大战在了一起。
滋~!
嚓!
‘欧比旺?’
‘唔?怎么了?’
紅警之超時空兵團
‘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说说看吧!但我可不敢保证一定会答应你!’
‘啊……’
两人打斗了一会后,不自觉地放慢了节奏的阿纳金便又一次开口恳求了起来,但是却很遗憾地没有获得欧比旺的肯定答复。
锵!!
嚓!!
‘是这样的……’
‘我……’
‘我昨晚梦到我妈妈了,她正在塔图因上遭受折磨,所以,欧比旺,你能不能去跟老师或者长老们说说,给我放一段时间的假?’
‘!!’
‘你做梦了?不对!阿纳金,你的意思是……你是想去塔图因,去救你的母亲?!’
‘是的!’
‘你疯了?你以为长老们会答应你?!’
‘可是……’
‘好吧,那我问你,你想怎么做,去杀了那些奴隶主,抢回你的母亲?’
出金屋記
‘不……’
‘这十年,我攒了不少的钱,我可以用和平的方式赎回她,就像老师当年赎出我的时候一样,如果不够的话,也许我还会找你借一点?’
‘别!千万别!’
我的同居女神
‘阿纳金,我真的没钱,也没有存款!我的信用点都是这个月花下个月的量,这个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
嚓!!
滋~!!
两人就这么一边对打训练一边聊着天,同时,欧比旺也顺便严词拒绝了对方的某些不该有的借钱念头之后,他才趁着一个错身的机会将阿纳金给绊倒之后才接着往下说道:
‘阿纳金,不是我想打击你……’
‘这么说吧,你要是敢用刚刚那个理由去跟长老们请求的话,我向你保证他们一定不会同意的!你也知道的,一名潜在的绝地一般都是从婴儿时就开始训练,他们与先前家庭生活的一切联系都会从开始训练的时候就彻底断绝,除了你这个例外!’
‘虽然很残忍,但是我还是想劝你能放下……’
‘你我都知道,你那根本就不是做梦,你那是放不下,那种感情会成为你的累赘!’
嚓~!!
欧比旺刚刚说完,阿纳金一个分心,光剑又被打飞了……
‘不!’
‘欧比旺,我很清楚也很清醒,我知道我的身份,但是原力是原力,我是我,你是你,我母亲是我母亲……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谁是多余的,也没有谁是谁的累赘!’
‘要是人没有了感情,那和动物还有什么分别?!’
‘你!!’
‘好吧……’
看到对方的状态,以为自己找到了对方最近之所以会这样子魂不守舍的真正原因后,欧比旺便又叹了一口气,看着对方爬起来都有些没精打采的样子,他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了。
‘阿纳金……’
‘那这样吧!’
‘如果你自己去跟长老们说要请假回去看望和解救你的母亲,那种事情他们就肯定是不允许的!也许,我可以跟魁刚·金老师还有长老们说,带你出去历练和感悟原力一段时间?’
‘虽然对于你来说,那种训练还稍稍早了一点点,但是你的训练一直都是我在负责,如果是由我提出申请的话,魁刚·金老师和长老们就肯定不会怀疑太多的!’
看到对方沮丧的样子,欧比旺很快就想出来了一个欺上瞒下的好主意,毕竟他自己就从来都不是那种顽固守旧以及不通人情的家伙,且也觉得这都十年了,也该让阿纳金回塔图因一趟了,要不然对方天天这种状态也不是办法。
‘太好了!’
‘谢谢你,欧比旺师兄!真的,我会永远记住你为我做的一切!’
‘好了好了!’
‘到底行不行还没准呢,快点,集中精神,咱们继续练!’
‘是!!’
‘记住!勿纵情欲,沉静明意!’
‘明白!’
铛!
嚓!
‘太慢了!’
‘阿纳金,你没吃饭吗?!’
‘抱歉!’
‘我不需要你道歉,我要你更快一点!’
‘是!!!’
滋滋~!!
很快,在绝地圣殿的这间静室里,欧比旺和阿纳金两人再一次开始你来我往地互相对攻练习着,而暂时解开了心结的阿纳金终于不再分神,竟跟欧比旺有攻有受地对阵了十数分钟后都没有再出现因为分神而被打飞光剑或者打倒在地的事情。
然而……
晚安,小妞
在你来我往地对练的同时,阿纳金才不会告诉欧比旺:他自己之所以分神,其实是有另外的一个秘密,一个巨大的秘密,一个不愿意告诉任何人的秘密!
而现在,他觉得,该是时候去实行他的那个计划了……
为此,他已经等得有些迫不及待了!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是打算先去救回他的那个一直让他魂牵梦绕且很可能真的是在受苦的母亲,然后才会慢慢去心无旁骛地施展他的那个疯狂的计划。
‘对了!’
‘阿纳金,你以前养的那条虫子呢?’
‘!!’
‘欧、欧比旺,你为什么要去问它?’
‘因为我突然想起来,有快一年没见到它了,虽然它有些丑,吃得还多,但至少挺聪明的。’
‘……’
‘怎么了?该不会是被你养死了吧?’
‘那倒没有,只是觉得它越来越大,放在绝地圣殿里不太合适,所以我就把它放到科洛桑星球的最底层去了,它很喜欢那里的那种潮湿阴暗的环境,也不用我再去喂它…….’
‘是这样啊?’
‘欧比旺,你要跟我一起去看它吗?’
‘不!不需要!我绝对不会轻易到科洛桑星球的最底层去的,那里太糟糕了,恐怕也只有你的那只恶心的虫子才会喜欢那里!’
‘是吗?那可真遗憾……’
你来我往地对攻之余,听到欧比旺只是随口问问而压根就没有别的想法,也更不想去找那只‘虫子’的麻烦,阿纳金才不由得稍稍松了口气。
傍晚……
在这个夕阳的阳光照射下反射出奇特的银色光芒的,俨然一个金属球体一般的银河共和国首都科洛桑星球,在这颗科洛桑星球的表面那四通八达的城市交通网和无边无际的向上直达大气层的摩天大楼底端,在那深深地延展到那黑暗的阴影中的地下世界的深不见底、不见天日的下层区域里,完成了自己一天训练的绝地学徒正在搭乘着他的交通工具一层层地往下穿梭着。
科洛桑星球的最底边,是一处以城市贫民为主体,到处都充斥着犯罪与暴力的罪恶深渊……
不过还好,阿纳金一路畅通无阻,因为,没有人会活腻了去为难一位骑着悬浮交通工具腰间别着光剑且沉着脸的绝地,哪怕对方仅仅是个绝地学徒也是一样!
而在这层数多达5127层的‘地壳’的最下边,在那最底层下边的负一到负N层,是连最贫困的贫民都不会踏足的地方……
因为那里,是只有一些丑陋的阴影生物生存的星球下水道和循环区!
而此时,绝地圣殿的学徒阿纳金却趁着自由活动的时间,悄悄避开了最底层的某些蛆虫一般的怪物外星人贫民的视线,悄悄来到了这里,并在停下了交通工具,步行走过那些有着非智能打扫机器人监控,一般人无法通行的区域后,来到了更深处的某些个早已被废弃不知道多少百年且伸手不见五指、暗无天日以及完全没有任何光照的负N层地壳内,并终于再次见到了他的那些宝贝虫子们。
是的,就是他阿纳金的虫子们!
因为啊,此时,他的那只在白天时还被欧比旺问候过的丑陋虫子,经过一年的繁殖之后,已经不是一只了,而是……
一整个族群!!
‘!!’
‘嘶啦~!!’
‘呜……’
随着阿纳金的到来,远处的黑暗中,一只只跳虫、刺蛇以及工蜂等等如同潮水一般瞬间就蔓延到了他的身边,并在发出阵阵‘窸窸窣窣’和‘嘶吼’的怪叫声的同时,那一双双泛着淡淡能量红光的眼睛也在死死地盯着他。
不过,很意外地是,阿纳金却完全没有表现出丝毫害怕的样子,反而笑着伸出手,轻轻地拍着他最跟前的一只刺蛇的那如同异形一般的狰狞而丑陋的脑袋,并任由对方在自己的身上蹭着?
因为,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他知道它们的变化以及它们的大概规模,那将会是一个会让科洛桑星球上的人感到惊恐和害怕的数字!但是那些人现在还不需要害怕,毕竟,阿纳金现在来在这里可不是来给它们下达攻击的命令的,现在也不是它们出现在科洛桑星球的时机。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们,我的孩子们……”
“我很欣慰!”
阿纳金举目望去,远处,还有更多的,密密麻麻的趴在‘地壳’顶部的异龙、塞满一处处空地的跳虫、爆虫、眼虫、蟑螂甚至是庞大而狰狞的雷兽等等……
当然,除了那些数也数不尽,不知道有多少万多少亿的虫群们之外,这里也到处都是那些菌毯、孵化场、分裂池、进化腔、虫穴以及主巢等等巨大而狰狞,一点都不比绝地圣殿要小多少的生物建筑!
“……”
“好了!我知道你们做得很好!”
“不过,我还是要命令你们继续潜伏在这里,等待我的命令,不能让任何人发现,或者不能让任何发现你们的人活着离开,你们听明白了吗?!”
“很好!”
满意地看着眼前的这一片当初由某个小女孩元首送给自己的一只小虫子发展而成的恐怖生物大军,阿纳金便有些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并笑了起来。
现在,他终于深刻地体会了当初将那只幼虫送给自己的那个小女孩安妮元首所说的那句话了:只要你好好地养着它,以后保证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现在看看,这可不是他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吗?
只要他愿意,只要他一声令下,他瞬间就可以成为这颗科洛桑星球上的主宰,成为这颗星球上最有权势的人!
不过……
他要的可不仅仅是那些,他要的是更多……所以,他还不急,他需要慢慢地去布置,好好地继续养着它们,直到他觉得时机合适的时候,才会彻底公开他和它们之间的关系!
到时候,所有的一切,就统统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遵命……’
‘阿纳金主人……’
随着阿纳金的命令,在他面前不远处的一只进化出了一张狰狞人脸的虫后应了一声并低下了头去。
听到了阿纳金的那个继续潜伏的命令,就不免让她有些失望……因为,她们早就已经做好了攻陷科洛桑星球以及用最快的速度发展壮大的准备了,但是,既然是阿纳金主人的命令,她就还是不得不顺从地低下头去,表示自己会接受那个让她难受的命令。
“很好!”
“现在,告诉我,原力研究得怎么样了?”
挥手让那些热情欢迎自己的虫群们散开后,阿纳金这才跟着体型比自己要大得多的虫后一边在菌毯上往前走,一边视察着他的这个越来越庞大的虫群和地下基地。
‘进度很快……’
‘阿纳金主人,经过您自身提供的DNA以及别的那些原力大师们的DNA遗传信息,我们已经初步掌握了原力的一定使用技巧,可以让我们的虫群拥有更强大的伤害力、感知能力、伪装隐形能力、更强的生物护盾、更高效的自我修复速度、更快的移动速度、恐吓敌人的精神能力、更强的战斗意志以及各种用途的意念超能力等等……’
‘不过,主人,原力的适用范围实在是太广了,我们现在还在初步研究之中,而且,进化出原力需要很多很多的能量,我们虫群现在却又很缺乏能量,所以只能选择性地让一小部分精锐先进化出原力……’
‘我们现在需要更多的能量,要不,让我们向上一层发展吧?’
被命令一直蛰伏在这一层里,让这只负责指挥和调度的虫后感到非常难受,所以,她迫切地想要向上发展,以边获得更多的能量和资源,哪怕是一堆能够提供肉食和生物能量的丑陋蛆虫也好。
“不急!”
“你们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发展和蛰伏,能量不足那就慢慢研究和少量进化,相信我,你们会有机会离开这片星球的最底层的!”
“现在,给我去孵化几只幼虫,记得要小一点的,我待会要马上带走!”
再次拒绝了对方想要向上一层发展的请求后,阿纳金这时突然停在了一个看起来比绝地圣殿还要恢弘高大的孵化场面前,在伸手触摸那蠕动和有着冰冷触感的角质层外壁后,他才笑着下达了命令,说出了他来这里的主要目的。
媽咪九塊九:總裁爹地快娶走
‘尊敬……’
‘阿纳金主人,请您稍后,迷你小型幼虫开始生产,很快就会孵化并给您送来…….’
点点头,虫后也不问对方讨要小型幼虫到底是为了什么,只是一转身,就朝着不远处在孵化场旁边开始冒出的几个只有人类拳头大小,并正在疯狂蠕动着的球形小蛹的爬行了过去。
然后很快,那几个小蛹破裂开来,在炸开了一坨坨恶心的荧光色的营养液体后,几只只有成年人类手指那般大小的虫子便爬到了虫后的手上,被她用一个生物树脂样的瓶子给装到了里边并拧住了盖子。
總裁的清純小情人
‘阿纳金主人……’
‘您要的幼虫准备好了……’
(°°)~~(°°)~~(°°)~~(°°)~~(°°)~~
幼虫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