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顾不得是什么情况,白松还是迅速把这个浮球拿了过来。
这也得亏是他个子高、臂展长,要是身高1米7的,估计只能爬出去,而且也看不到外面的具体情况。
这是很普通的渔网上的浮球,这种东西渔船上非常多,大小比保龄球稍大一点,是空心塑料,风浪大一点的时候,船上滚几个浮球没人会注意。
白松从旁边的架子上一拿起来,就发现很沉,他现在没有力气,估计的不算准,但是至少有三四斤的分量。
浮球被人用刀扎了个眼出来,里面是一些流体,白松晃了晃、闻了闻,是水泡的馒头之类的东西!
白松很难想象,这位卧底是如何在这种环境下,把馒头和淡水塞到了浮球里面的,这必然是冒了很大的风险,搞不好这馒头都是他自己的伙食!
就目前来说,两位从未正面相认,也未曾说过一句话的队友,合作非常好!
此时不是感动的时候,虽然浮球也有些腥臭甚至病菌严重超标,此时还想这些?
从这个口里流出来的流食,简直是人间最美味的食物!
常健身的人胃消化能力比一般人要强一些,白松几口就喝下了三四百毫升的水和被泡的饭。
他停顿了一会儿,舔了舔嘴唇,感受着胃部依然无限的渴求,没有继续喝。
人体在进食后,胃部知道粮食到了,身体就知道,“弹药来了,火力充足,给我上!”,肌肉和肝脏收到这个指令,才敢肆无忌惮地释放糖原,迅速完成ATP到ADP的转化,满足身体大量运动所需。
停顿了半分钟,白松再次进食。
他吃掉了里面所有的固食和差不多一升水,就没有继续喝水。
虽然依然饥渴,但是再喝不太干净的凉水只会造成更严重的胃部痉挛。按理说,像这种有点凉的食物,这已经超标了,但是身体对水和能量的需求实在是太强了,一定的胃部疼痛和损伤,他已经不在乎了。
呼…白松深呼吸,从鱼舱里爬了出来。
他此时的思路非常清晰,目前落单的就一个人,走私贩伟哥正在船头,没有回去。

伟哥自然在思考问题,他自然也知道张左叫齐哥回去是要做什么。但是,他对齐哥有一定的了解,张左无非还是个毛头小子,伟哥是看不上的,即便后面有人支招,照样啥也不是。
所以,短时间内,齐哥不可能轻易被张左策反,张左也不可能在这种形势下,拿出真的能让齐哥信服的东西。
一百根金条也没用啊,有命拿,没命花啊!
张左现在的威慑,太绝对了!其他人谁也没办法完全相信。
但,伟哥又不会把所有的牌压在齐哥身上。再过二十分钟,时间就差不多了,他会过去找张左谈,现在还不是时候。
这里面的人际关系,白松可以轻而易举地分析出来,但是他不知道伟哥会过多久去舱室里,可能在前面待五分钟,也可能半小时,或者一会儿有人过来找他。
白松不能等。
天色太黑了,所有的星月都已经被挡住,海风掩盖了白松的声音。
甲板比两侧的过道要高一些,白松把自己的身子藏在了甲板的后方,盯着伟哥。
船头是有灯的,不是那种探照灯,就是能示廓的小灯,从白松这里看伟哥还是比较清楚地,但是反过来什么也看不到。
在这里趴了十几分钟,白松感觉身体的力量回归了更多,胃里翻江倒海,但是他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要感谢这个人在船头,否则的话,他身上的味道太大,肯定会被发现。现在船在向前开,船速差不多有每秒八九米,味道在往后飘。
耐心地等着,伟哥终于有些想动的意思,把烟头直接扔到了海里,然后往白松这个方向走来。
优美都市小說 警探長 奉義天涯-第八百九十二章 奮殺推薦
他准备下甲板,进入船两侧的过道,心里还在想着刚刚脑海里的话会不会更有用,突然,一个黑影从下面直接窜了出来,把他吓了一大跳。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头部便直接挨了一拳!
这拳头怎么这么快,这人从下面伸过来…这个人个子好高啊…
伟哥脑海里刚刚想到这个,有些懵的他感觉到巨力袭来,身体立刻站立不稳,向船外倒去。
他拼命地挥舞双手,什么也没抓住。
这一刻,他头部的晕眩和身体的失衡让他求生欲望飙升,身体不可思议地转了方向,就要一把抓住白松的胳膊。
就在这时,他看到对面的黑影抛来一个粗壮的东西,居然是绳子!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奋力地抓住绳子,伟哥一喜!抓住了船上的纤绳,命不该绝!对方是吓唬他,不是杀他!
然而,等他栽到了海里,才发现这是对方抛给他的一小截绳子!
精彩玄幻小說 警探長 奉義天涯-第八百九十二章 奮殺鑒賞
一瞬间,他的哀怨和愤怒被一口苦咸的海水灌了下去,渔船的航行引开的水流把他排开在外,扑腾了几秒,船就离开了他的视线,进入了如墨水般的深渊中。
伟哥所有的不甘都已经没有了意义,求生欲在这种环境下等同于零…

刚刚杀了人的白松眼神如此刻的大海一般深邃,他知道,距离下一次探查没有太久的时间,仅仅是除掉了伟哥,是没有意义的。
他迅速回到第二个鱼舱。
他自己在第三个鱼舱里,他从第二个鱼舱里,随便找了个人,直接抬着,推到了第二个鱼舱和第三个鱼舱之间,接着把这个人推到了第三个鱼舱里。
他自己的鱼舱里,已经有一个人死了。
除了绑白松以外,绑其他人都只是绑了手脚,只有白松被绑的像个粽子。白松用自己解开的绳子,迅速地把死掉的人五花大绑起来。这么多绳子,身上都是脏兮兮的黑水,别人看绳子只会认为是他。虽然这个人比他矮十公分,但是躺下以后蜷着腿捆着绳子,除非下船舱仔细探查,否则不可能认得出来。
把新搬过去的人放在死的人的位置上,白松拿了两截绳子,跳到了中间的那个仓,给自己的手和脚绑上了活扣,一用力就能打开,然后伪装起来,等待暴风雨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