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兵王
小說推薦逍遙兵王逍遥兵王
第4519章
“洛天,也许母亲大人出发点是好的,我相信她以后不会的,”
花想容没有想到洛天突然出手,而且如此霸道,担心他会和母亲动手,于是急忙阻拦两人道。
“孩子,对不起,不是我不自重,是我看开了这一切而已,”
云梦清认真的说道,眼神闪烁。
“洛天,快,帮我杀了她,她不是我,她是巫医天妪,她要坏我的名声,要我取我代之——”
“云梦清”的识海深处,真正的云梦清啸呤连连,怒气冲天,拼命的要冲破了这个巫医天妪设下的屏障,可是,每次都会被弹回。
“哈哈哈,云梦清,你的鼎鼎大名,很快的就会传遍仙界,神界,甚至连荒界也会知道你云梦清的大名,和门下弟子不清不楚,当着自己女儿的面——”
“巫医天妪,你够了!”
云梦清怒气惊天,厉声喝道,让这个巫医天妪如此行事下去,不可想像,即使有一天,她重新夺回身体,又有何面目立于这天地间?
“还请前辈自重,”
洛天皱眉,认真的说道。
“哼,洛天,你少来管我,我毕竟是你的长辈,你敢这样和我说话?”
云梦清冷声喝道。
洛天沉默不语,他记忆中的云梦清可是一个端庄之极,母仪天下的女子,德行操守,仙界第一,可是,刚才,他看到的画面却是——
“母亲大人,你们不要吵了,”
花想容没有想到,一见面,竟然是这样的情景。
“我——才没有和他吵,咳,”
云梦清突然脸色一变,有些苍白,脸色溢出一丝鲜血。
这是她识海中的真正的云梦清发动了强大的攻击。
“前辈,”
洛天一惊,上前一步扶住了云梦清。
最强魔主
“洛天,实话告诉你,我受了伤,我也是借助那名弟子疗伤而已,其实,你不杀他,我也要杀了他,毕竟,我也重声名啊,”
云梦清望着洛天叹息道。
“原来如此,是晚辈多虑了,”
洛天和花想容听了有些恍然大悟。
“那母亲大人,您的伤是怎么造成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花想容关心的问道。
“还好,死不了,”
云梦清看了一眼花想容,然后转身看向洛天:“当年,曾经有人偷袭过我,是来自巫医族的巫医天妪,当年,母亲大人巫医天皇因为此妪做错了事,处罚了她,却是没有想到并没有死,更是觊觎我的巫医神通种子,趁我不备,再次的偷袭了我,月夜事宜繁多,我不想连累他,本想自己解决,却是没有想到,被你误会,”
“原来是这样,母亲大人对不起,我们冤枉你了,”
花想容歉意的说道。
而洛天默然,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可是一时理不出头绪来。
“既然如此,那洛天,你能不能帮帮母亲大人,那个什么巫医天妪,我听母亲大人说起来,是巫医族的一个被处分的强者,此人归来,定会再次对母亲不理,麻烦你帮帮她,”
“我——”
洛天不由的一阵犹豫。
“洛天,不要听她的,她才是真正的巫医天妪,”
眼前的“云梦清”识海中的云梦清不由的吓了一跳,一旦有洛天相助,帮着这个巫医天妪压制自己,自己将无回天之力。
只不过,云梦清再努力,毕竟是在巫医天妪的识海之中,洛天根本听不到。
“嘿,云梦清,我就让你女儿的伴侣相助帮我压制你,等着吧,好工戏还在后面呢,”
巫医天妪的声音传进识海,让云梦清感觉头皮发麻,同是巫医高手,彼此的神通无二,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这个巫医天妪掌握的死死的,她根本没有一点办法,只能硬冲破她的识海屏障,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办法。
“容儿,算了,洛天也有不少的事要做,我怎么可能因为我自己的事在,而耽误他呢,你们两个还是走吧,洛天,容儿就交给你了,记住,以后,如果你的父亲大人回来,找不到我,你就告诉他,我去云游了,让他不必再想我——”
“母亲大人,您说什么呢,您不会死的,容儿不让您死,洛天,你当真见死不救么?”
花想容是一个温柔之极的女人,对洛天极为顺从,温顺,可是,这次洛天竟然犹豫,让她心里有些不满。
“容儿,你不要着急,前辈不会有事的,我答应你便是,”
不想让花想容难过,洛天只好答应下来。
“这个——孩子,为难你了,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的,”
“云梦清”假惺惺的说道。
“前辈不必多礼,”
洛天躬身道。
“容儿,你先出去吧,没有你的允许,不许进来,”
这个假的云梦清也就是巫医天妪看向花想容说道。
“是,母亲大人,”
花容想乖巧的说道。
很快的虚空圣境,山泉云雾之中,只剩下了洛天和云梦清两人。
“孩子,今日之事,我请你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明白吗?”
云梦清望向洛天,然后身形出现在山泉之中,身上的罗衫尽去,黑发如瀑,肌肤如玉,掩映碧绿仙泉池水,别有天地春色。
毕竟,云梦清是天地绝色,此景可以迷魔堕仙。
“前辈——”
洛天不由的大吃一惊,她没有想到云梦清竟然如此干脆,让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你还不快点进来?”
云梦清背对着洛天,露出玉背,有些嗔怪的说道。
蜜糖宝贝无爱承欢 凉宸
“好吧,”
洛天深吸了一口气,身形出现在云梦清的身后,一只大手伸出。
——
“容儿,你回来了?洛天这个小了呢?”
剑宗之内,花月夜顿好了那批精英弟子后,只感觉有些心绪不定,于是很快的就返回了剑宗,正好看到花想容,不由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父亲大人,您回来了,洛天在帮着母亲大人疗伤,”
看到花月夜高兴的掠了过来说道。
“疗伤?你的母亲大人受伤了?什么时候的事?”
花月夜不由的轻皱眉头。
“听母亲大人说,前段时间是巫医族的那个巫医天妪伤了她,似乎伤的很重,刚才还在吐血呢,”
花想容尊从对母亲云梦清的承诺,并没有把私招男弟子进入她修练圣境的事告诉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