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czfu火熱連載小說 神魔書 ptt-第二百八十九章 喬被栽贓了熱推-4aon1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还是让一切回到青松街一百五十八号。
时间,也调整到十月三十号的大清早。
天还没亮,乔就雀跃欢呼的蹦到了司耿斯先生门口,用力的砸响了大门。
‘嘎嘎吱’,司耿斯的宠物巴库双臂挂在门把手上,扳下了门把手,紧接着双足在门框上一蹬,借力将房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乔从门缝里挤了进去,巴库欢快的叫着,一下就蹦到了乔的胳膊上,顺着他的胳膊迅速爬上了他的头顶,然后好奇的抓起乔的长发胡乱的挥动起来。
“该死,巴库,你在干什么?”
乔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头皮的变化,巴库挥动着他的长发乱舞,乔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什么鬼?这是什么鬼东西……啊,我的头发?怎么会……”
穿着睡衣,因为大量失血而脸色有点微白的司耿斯先生打着呵欠,慢吞吞的从卧室里走了出来。他有气无力的看着乔,然后猛地瞪大了眼睛。
“哦,乔,你的头发……你真应该庆幸,你不在图伦港。否则夫人和两位小姐,一定很有兴趣,在你的头上玩点新鲜花样!”司耿斯先生瞪大眼睛,一脸戏谑的看着乔一夜之间长出来的,几乎拖到了地板上的黝黑长发。
司耿斯先生作为一个‘异端’,见过太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他猜测,乔一定是服用了军方送来的两支药剂,所以身上发生一些奇异的变化,完全不需要大惊小怪。
玉人不淑
不过是一头长发而已……他甚至见过服用某些秘药后,直接长出一对巨龙翅膀的‘幸运儿’。虽然那家伙很快就被金橡教会送上了火刑架,但是那一对巨龙翅膀的威势,时隔多年,司耿斯先生还是念念不忘啊。
乔骂骂咧咧的将巴库从脑袋上扒拉了下来,骂骂咧咧的跑回自己的房间……过了一会儿,乔顶着一头好似狗啃过的凌乱短发,越发抓狂的骂骂咧咧着,又跑到了司耿斯先生的房间。
折腾了好一会儿,乔终于在兰木槿的帮助下,将头发打理成了干净清爽的板寸。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乔诧异的吹了声口哨:“哇哦,木槿,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样的手艺?”
兰木槿将一柄精巧的小匕首插回了靴筒,不紧不慢的说道:“在军队里,这是大家都必修的活计……毕竟在野外,可不是哪里都能找到剃头匠的。”
乔挑了挑眉头,满意的拍了拍头顶的短发:“真心不错……呃,司耿斯先生,继续刚才的话题,我们去找点事情吧……唔,比如说,弄一门野战炮,在大街上冲着安德鲁的马车放一炮?”
瞳孔里闪烁着淡淡的绯红色幽光,乔眉飞色舞的笑着:“就好像我在图伦港挨的那一炮一样……我们去给安德鲁,送上诚挚的问候吧?”
“我们必须要让他知道,有些事,不能做;有些钱,不能拿……尤其是,那还是我的钱。”
乔的心头充满了怨气,他硬生生的被人讹诈了……固然他已经完美的报复了威纶大法官,他对威纶大法官的敌意消散了一点,但是他对安德鲁和马格南的怨气,却越发的浓厚。
司耿斯先生的脸抽了抽,他向窗外看了看,决定不接乔的这个话茬儿。
实在是……在帝都,弄一门野战炮,冲着一位公爵家族的成员轰上一炮?
司耿斯先生很想告诉乔——您是警察,你是在司法大学进修的警察……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尤其是以您的身份,这种事情,不要说做了,您就不该想啊!
司耿斯先生有点憔悴,似乎离开图伦港后,乔的性格发生了一些变化,再不像以前那个慵懒、颟顸、整日里混吃等死的乔……他反而有点像巴库这猴头,变得古怪精灵、飞扬跳脱了。
“或者,我们弄一千桶火药,把维尔纳家族在帝都的城堡,给轰上天?”乔的脑子里,一个又一个异想天开的计划不断的冒出来。
風煙引 十四闕
啧,精神海开辟,智商在不断的提升,乔的脑子越来越好用,也越来越不受控。
“唔,我们当然不能直接用火药桶去炸他们家的城堡……我们,在他们家城堡附近租一栋房子,然后,挖一条地道,直通他们家的主宅?”
乔歪着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兴奋得有点语无伦次。
亢奋,莫名的亢奋……乔浑身的血液都在加速流动,他已经进入了‘绯红’的战斗本能状态,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对被他认定为敌人的安德鲁,以及安德鲁背后的家族做点什么。
司耿斯先生和兰木槿相互看了看,两人都有点不知所措。
兰木槿很干脆的转身,然后离开了乔的房间:“我去问问……看看早餐怎么样了……乔,还是十人份么?”
“二十人份吧!”乔的注意力被转移到了早餐上:“嗯,今天心情莫名的很好,想要多吃点……通知食堂,给兄弟们加餐……嚯嚯,我们现在很有钱,不是么?”
司耿斯先生抿嘴一笑。
乔的心情当然是很好。
霸衛
给兄弟们加餐,也是应有之理……现在乔,真的不缺钱。且不说那些已经妥善藏好,暂时还没办法变现的好东西,就说从耳语森林俱乐部弄来的金币和现钞,那都是一大笔钱!
“乔……”司耿斯先生正想说点什么,外面突然有喧哗声远远传来,而且很快就响起了沉闷的撞击声和打击声。
小妻不乖,總裁真霸道
乔、兰木槿、司耿斯先生同时跑到了阳台上,朝着声响传来的方向看去。
青松街一百五十八号的大门洞开,被乔留下继续做看门人的老瘸子满脸是血的倒在了地上,一小支大概二十几人的骑警冲了进来,正和昨夜值夜,还没换岗的一支血斧战团的队伍发生了碰撞。
十名血斧战团的战士一字儿排开,挡在了骑警队的前方,一名战士手持一根长棍大吼:“这里是私人领地……退出去!”
长棍一抖,‘呜’的一声闷响,长棍重重打在了一匹战马的前蹄上。
吞食星空
这匹战马一头栽倒在地,马背上的骑警怒骂一声,抢在战马倒地之前,从马鞍上跳了起来,连滚带爬的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
‘呼’!
一名骑警策骑冲撞了上来,手中加长的警棍狠狠击下。
水北天南
手持长棍的战士不闪不避,长棍顺势向前一捅……就听一声闷响,警棍砸在了战士的肩膀上,而那骑警也被长棍点在了胸口,大声叫骂着被一棍子从马背上捅了下来。
二十几名骑警当即和十名战士打成了一团。
好几个骑警同时吹响了警哨,尖锐的哨子声撕裂了清早的宁静。
血斧战团的战士们也发出了高亢的狼啸声,不远处的一栋宿舍楼内,一道道矫健的人影直接从窗口蹦了出来,三五成群的战士迅速组成了突击阵型,一路长啸着冲了过去。
“这些警察,是怎么回事?”乔压低了声音,眸子里一抹幽光闪过:“我们做的事情,漏了?”
兰木槿狠狠一摇头:“不能!”
司耿斯先生沉声道:“不可能……他们绝对不可能这么快找上我们……那些东西,也不在这里,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该找到这里来!”
乔皱起了眉头:“感觉不是很好,我们去看看……嗯,等我穿上那套行头……司耿斯先生,你先过去稳住局面,这里是帝都,要是打死几个警察,可就麻烦了。”
乔正在说话的时候,更多的骑警从洞开的大门内冲了进来,密集的马蹄声中,起码有两百名骑警呼啸而来。
战马飞驰,警棍乱挥。
十名血斧战团的战士寡不敌众,他们大吼着将十几名骑警从战马上击落,密集的警棍呼啸砸下,犹如雨点一样落在他们身上。
只是两三下,十名战士就口吐鲜血被打翻在地。
“投!”
眼看同伴被重伤,从宿舍楼中冲出的血斧战团的战士中,有人大吼了一声。
近百名血斧战团的战士撒腿狂奔,同时右手狠狠向前一挥,伴随着刺耳的破风声,二十几杆标枪、三十几柄飞斧、数十把飞刀带着缕缕寒光,劈头盖脸的朝着冲锋的骑警投掷了过去。
血斧战团的战士,起码都是超凡一阶的实力,最弱也有数千磅的力气。
标枪、飞斧、飞刀被他们全力投出,顷刻间就飞出了数百尺,径直笼罩了冲锋的骑警。
骑警队伍中,一名三级警校嘶声大吼:“混蛋……跳……”
两百多名骑警同时从马背上跳落,狼狈的在地上连连翻滚。
‘噗嗤’声大作,战马庞大的身躯成了最好的肉盾,十几头战马被标枪洞穿,二十几头战马被飞斧、飞刀打得和筛子一样。
数十头战马哀鸣着倒在了地上,浑身喷血向前滑出了十几尺远。
“你们这是在犯罪……你们袭警……你们怎么敢……这是重罪……你们这群混蛋!”刚刚发号施令的三级警校很倒霉,他在地上翻滚的时候,一柄飞刀要死不死的从天坠落,恰恰扎在了他臀部肌肉最丰满之处。
三级警校痛得‘吱儿’一声惨嚎,反手拔刀,鲜血一下就从伤口里喷了出来。
沉重的步伐声响起,数百名手持各色武器的警察排着整齐的队伍,从青松街一百五十八号的大门冲了进来。
更多的血斧战团的战士,还有威图家的护卫纷纷从宿舍中狂奔而出,朝着这些侵入的警察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