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而以两个人现在的修为实力,若是被这两把锤砸个正着的话,绝对就是当场爆炸成血雾的下场!绝对的撑不住!绝无侥幸!
反应最快的一位道盟飞天高手眼疾手快,伸手间已经抓住身边的两位白山城御神修者,将之送入大锤与那两位少主之间!
官山河睚眦欲裂:“不要啊……”
随着擦擦两声轻响,那两名御神修者不差先后的撞在两柄大锤之上,轰然爆裂,化作漫天血雾之余,那位飞天高手一声厉吼,两掌运足了修为,狠狠地砸在了两柄九九猫猫锤之上!
轰的一声,暴起的气浪,令到整座大殿瞬间坍塌,全无抗衡余地!
而那位硬接大锤轰击的道盟飞天护卫,因为变生肘腋,更兼蓄力不足,硬接双锤的两手齐齐粉碎,胳膊也因此断成了好几节,口中猛地喷出来一口殷红的鲜血。
却犹自大吼一声:“扣下来!”
只要扣下来这两把大锤,那左小多的战力,就再也不会有那么强大了!
在之前交手过程中,他们可是很知道左小多的实力底细,之所以能够以弱战强,超过五成的原因都是因为这对份量超出想象的大锤!
可以说,失去双锤的左小多,战力至少要减去五成,甚至还多!
在左近的几人齐齐动作,飞身而上。
而就在这一刻,这一瞬,黑白气息骤发氤氲波动,那两柄大锤居然呼的一下子,凭空飞了回去,飞向左小多。
“草他么!”
一位道盟飞天高手忍不住破口大骂:“麻痹!这样大的锤,居然也能做流星锤!”
然而在那电光石火的一闪之间,大家分明都有看到,这两柄锤的后面,真的连接着一条若隐若现的纤细绳索!
而普天之下,就只有一种生物的筋,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能够牵引得动,如斯重锤。
几位飞天高手只感觉心肝都在疼。
“么得,居然用蛟龙筋做绳子?!真特么奢侈!”
几个人不约而同的撞破了大殿房顶冲上天空,抱着万一的指望,看看能不能拦截两柄大锤重回左小多的手中,但事与愿违,只见对面数十米处,左小多两手挥舞,已经将飞回来的大锤接在了手里。
口中哈哈大笑:“不知刚才砸死了几个?谁的运气那么不好呢!?”
官山河与蒲关山的眼中尽都是闪过一抹至极的愤怒。
在生命危险到来的时候,白山城的高手,居然沦落到对方直接抓起来当作盾牌使用的地步!
其中一个,还是官山河的小舅子!
以那出手挡锤的道盟飞天,根本就不用牺牲两人以之缓冲,毕竟他们两人才不过御神修为,根本就起不到多一点的缓冲效果,若那道盟飞天直接拦截的话,顶多也就是他的伤势再重那么一分半分而已,以飞天境修者的恢复能力,多那么点伤势,根本差相仿佛。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可他却偏偏就选择拉人挡锤,让自己少受那么一点伤损!
那一刻,官山河差点没傻掉。
亦是在那一个瞬间,官山河对蒲关山传音了一句话。
“老大,若真的到了生死关头,这些人,真的会护着咱们?”
蒲关山当时并没有回答,因为答案,已经在他心中,他是真的不想面对,不敢面对。
……
空中,激战已经展开。
左小多将日月阴阳锤与千魂梦魇锤交错使用,威势更胜以往,然而接战才不过半分钟,突然间双锤猛然交错,狠狠地一个对撞,喝道:“今日,我要与你们决一死战,不死不休!”
噗噗噗……
三枚锥针,无声无息的飞了出去。
然后,三位站得远远的、在一边观战的白山城御神高手就此无声无息的翻身栽倒。
几位飞天高手忍不住稍稍一顿,互相转换一个熟悉的合围联手方位;然而下一刻,左小多一个大翻身,直接砸向了官山河,一口气就是十几锤连环出击。
官山河大喝一声,但是就只接了一锤,便告脸色苍白的急疾后退,而左小多再施天元遁法,瞬间化作了一道白线,竟是就此抽身而退!
“追!”
云漂流一声大喝。
那边,官山河一口鲜血仰天喷出,自身气息一下子委顿了下来。
左小多飓风闪电般的冲出白山城,身后带着一长串的追杀队伍。
心头怦怦乱跳!
擦,老子差点玩大了。
自己跟李成龙的一番推衍,都已经尽量高估白山城这边的战力,却哪里想到,这边居然有整整十个,整整十个飞天高手!
这特么……何等卧槽!
还有,刚才冲出来的……多多少少的有些容易,那个家伙多了不说,接我几十锤不会受伤还是可以的,我本想砸他作为掩护,接着翻身,以日月轮转的方式砸另一个家伙突围的。
但是没有想到直接一锤就砸飞了。
现在却也只好将错就错的从这里冲出来了,虽然方向上有些误差,但只要跑出来就行!
飞天境高手又如何,能够追的上老子的天元遁法吗?!
天元遁法果然牛逼,左小多脱离了险境,旋即便稍稍地放慢了移动速度。
不放慢不行,老爸给的天元遁法实在是太给力,一旦展开开来,动辄就是嗖的一下子没影儿了,影都没了,还追什么追?
那么这帮人岂不是又要回去喝茶去了?
那小草还怎么展开行动?
自己打草惊蛇都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上了,怎么能不进行到底呢?
不得不说,左小多的考量还是颇为周全的。
他稍稍一个停顿,做出来一个受伤的样子,转头悲愤怒喝:“好……好功夫……好……好毒辣……好卑鄙……你们……你……”
话音未落,径自掉头踉跄而走。
彼端,云漂流一愣:“刚才谁出手了?是谁得手了?”
一问之下,居然有二三十人自承出手了,各式各样的招法秘术无数,就是不知道左小多所说的好功夫源自何人!
“那是…真受伤了?”云漂流心下陡然一喜。
“蒲关山!”云漂流直接下令:“全力以赴,干掉他!”
此时此刻,再也没有什么蒲山主,蒲前辈,老蒲什么的亲切礼貌称呼,就是直呼其名,直接下令,俨然是将蒲关山当做了自己的手下了。
蒲关山面无表情,一掠而出。
官山河惨白着一张脸,踉跄而至:“我刚才拼着受了一下重击……给了他一下阴的……”
云漂流心头一点疑惑,顿时消失,刹那间笑得春花绽放一般灿烂:“原来如此,老官,好样的!”
官山河惭愧道:“只可惜,现在这一战……却是帮不上老蒲了……”
一边说,嘴角的鲜血不断地汨汨流出来。
云漂流拍拍他肩膀:“你好好休息,好好修养。给,这是一颗疗伤金丹,还魂续命,应验如神,服下去好好调息,身体为重。”
那边,追上左小多的蒲关山开始压着打了。
左小多边打边撤,却在在彰显力有未逮,连走劣招,百忙中还往嘴里塞了几颗丹药,尽都被众人看在眼内,看得清清楚楚。
果然受伤了!
“四面防备,构建合围之势,难得此子落单,机会难得,不要让他跑了!”云漂流居中而立,运筹帷幄,自有大将风范。
“是,公子。”
便在这时。
左小多一连百十锤接连轰出,口中大叫一声:“蒲关山,你身后的那个年轻人是谁?”
他甚是好奇云漂流身份。在白山城指挥蒲关山?这,可不一般啊。
蒲关山怒道:“关你甚事,你管得着么?”
手中剑疯狂舞动,有如狂风暴雨一般推进。
与左小多对战以来,现在这已经是蒲关山所使用的第九口剑了;他这一生收藏的神兵利器,基本全部都毁在了左小多的手里。
此时此刻,蒲关山手头上就只剩下这最后一口了。
换言之,一旦这口剑也毁掉了,蒲关山就再没有称手的备用兵器了。
是故此刻面对左小多的大锤,并不敢太过分的强横硬碰。招式走轻灵之道,四两拨千斤。
左小多又吐出一口鲜血,但身子却一下子轻灵起来,忽的一下子脱出去千丈之余,喝道:“你们以多为胜,小爷失陪了。”
然而下一刻,一口剑突然横空飞来,强势阻截,正是左小多去势之所向。
“砰”的一声,左小多一锤狠狠砸出,轰飞阻截之剑,但他也被反震之力震得身子摇晃,去势顿止,那边,道盟八大飞天四面散开,合围之势已立……
“我擦!”
眼见对方即将合围,面对如此阵容,左小多也不敢再玩了。
陡起狂势一锤,将蒲关山砸得踉跄后退,随即就是一声厉喝,整个人好似变得虚幻一般……
明明影子还留在原地继续挥锤,但身子已经化作了一道虚影冲出去四五千米,在茫茫风雪中,一声长啸,刹那间,无影无踪!
亦是在此刻,八大高手已经在左小多原本战斗的位置,完成合围之势。
但左小多的真身已经踪影不见,残影亦告消失。
云漂流紧紧的皱起了眉头,看向蒲关山。眼中有狐疑。
在见我的爱 半世墨城
转角遇到爱 小胖Style
蒲关山正在勉力调息,却仍是控制不住的口吐鲜血,脸色惨白如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