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k5q熱門小说 – 第六百零六章 复苏之月 -p1FiOO

黎明之劍

小說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第六百零六章 复苏之月-p1

精灵姐妹欢笑着说道,脚步轻快地走过街头。
“没错,真的是他们自己——而且情况怪异至极!!被举报的都是已经举行过黑暗仪式之后的现场,参与仪式的万物终亡信徒全部都已在仪式过程中自尽,所以严格来说,不管是王室还是东境,在收到线索之后‘抓到’的都只是已经举行过仪式的邪教徒尸体……”
同一时间,圣灵平原东部,王室控制区,小镇。
人人都灿烂地笑了起来。
他一边说着一边飞快地写下了紧急信函,然后一边盖上自己的印记一边继续说道:“我必须返回塞西尔城了——你和我一起回去。”
他心中则是一声暗骂:妈的,所有人都正好掉在坑里!!
片刻之后,资料被重新放在桌子上,自动运行的魔网终端也渐渐安静下来,空无一人的房间里飘过了一阵微弱的风,不远处的窗帘抖动了一下,伴随着屋内些许明亮,一切都恢复寂静。
“复苏之月的第一天看到太阳,意味着接下来的一年都会填饱肚子,”精灵姐妹笑容灿烂地说道,“是吗?”
毫无疑问,经常处理各种情报的琥珀也能想到这一层,这个半精灵脸上也露出了严肃的表情:“很像是大规模的献祭,是吧——圣灵平原的邪教徒在过去的两个月里至少举行了数百次需要参与者自尽的黑暗仪式,可能有多达上千的万物终亡信徒已经完成了献祭!”
“现在再提醒女公爵和那个王子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圣灵平原东部冲突区至少有一半的贵族领主和骑士可能都已经被某种东西感染,”琥珀也意识到了情况的可怕,她的语气急促起来,“不过你说维多利亚女公爵和埃德蒙王子会不会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对?他们并不愚蠢……”
高文眨了眨眼,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之后,他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怎么可能——
“早上好,菲尔娜小姐。”
“北方的情报……”高文放下手中资料,“讲一下。”
琥珀还没说完,高文眉角就突然抖了一下。
精灵姐妹欢笑着说道,脚步轻快地走过街头。
“更可疑的还在后面,”琥珀脸上带着奇怪的表情,“你敢信么——从上个月到现在,圣灵平原对峙带的王室控制区内,贵族军抓到的万物终亡教徒、捣毁的隐秘祭坛数量甚至比东境还多!!”
“早上好,山姆大叔——你的胡子真精神。”
——尖峰基地的窗户是特制的,窗台狭窄而且有凹凸的密封结构,无法放老鼠夹子,这是让高文非常遗憾的一件事情。
“更可疑的还在后面,”琥珀脸上带着奇怪的表情,“你敢信么——从上个月到现在,圣灵平原对峙带的王室控制区内,贵族军抓到的万物终亡教徒、捣毁的隐秘祭坛数量甚至比东境还多!!”
“有什么情况?”高文抬起眼皮看了正从地上爬起来的半精灵一眼,“你这个时间过来可不多见。”
尖峰基地深处,一间门窗紧闭的房间内,一台魔网终端机正在运行。
“没错,真的是他们自己——而且情况怪异至极!!被举报的都是已经举行过黑暗仪式之后的现场,参与仪式的万物终亡信徒全部都已在仪式过程中自尽,所以严格来说,不管是王室还是东境,在收到线索之后‘抓到’的都只是已经举行过仪式的邪教徒尸体……”
高文缓缓吸了口气:“要出大事了——当邪教徒把自己经营多年的祭坛和据点都主动暴露,那就说明他们的仪式已经到了最后一步。”
冬雪正在渐渐消融,今年的复苏之月仿佛比往年要更加温暖,淅淅沥沥的雪水顺着屋顶和塔楼滴落,小镇中几乎所有的路面都因此变得湿漉,在房屋中躲藏了一冬的居民们纷纷走上街头,在这个象征着希望的月份里,为自家房门插上一支从去年保存下来的麦穗——在安苏的民俗中,这意味着对一年饱腹的祈盼。
“北方的情报……”高文放下手中资料,“讲一下。”
“只有一部分烧掉——东境人烧掉了三分之二,王室贵族烧掉的恐怕不到三分之一,剩下的多半都被直接扔进了乱葬坑里,甚至扔到了野外。尽管他们各自的高层领主都下达了必须烧毁所有尸体、用圣水净化所有祭坛的命令,但你应该知道那些下层骑士和贵族兵的执行效率有多差,”琥珀一边说着一边已经猜到了高文的想法,“你觉得那些邪教徒是在用举行过献祭仪式之后的尸体充当污染源?”
毫无疑问,经常处理各种情报的琥珀也能想到这一层,这个半精灵脸上也露出了严肃的表情:“很像是大规模的献祭,是吧——圣灵平原的邪教徒在过去的两个月里至少举行了数百次需要参与者自尽的黑暗仪式,可能有多达上千的万物终亡信徒已经完成了献祭!”
琥珀果然还有下文:“东境和王室贵族之所以效率都这么高,是因为有人举报。”
“这里的工程已经接近尾声,布鲁斯·磐石和班纳魔导师会确保它顺利完成,”高文说道,“目前最重要的是确保南境安定,并想办法掌握北方地区的情况,南境出了问题……也就没什么工程了。”
在机器前端,已经积累了一小摞印好的资料。
人人都灿烂地笑了起来。
“只有最初几次是我们的干员举报的,但从霜月结束之后,举报突然剧增,几乎每天都有邪教徒的线索被送到当地领主面前。干员们用了很长时间才查到那些举报者的身份——你猜是谁?”
高文看着她,一字一顿:“因为‘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
琥珀瞪大了眼睛:“为什么?”
一对容貌几乎一模一样的精灵姐妹漫步在小镇街头。
高文脑海中仿佛骤然划过了一道亮光,他突然抬起头,盯着琥珀的眼睛:“那些被发现的尸体都烧掉了么?”
他这是想到了那些藏身在废土中的邪教徒,担心北方地区的局势只是万物终亡会的烟幕,担心他们真正的目的还是破坏屏障。
高文已经从书桌后站起身,他一边皱眉思索一边在书桌后慢慢走动,猜测着那些邪教徒一定要把献祭之后的遗骸、祭坛、据点都公开出去的意图,而在苦思之中,他突然想到一件事:他想到了维多利亚·维尔德和埃德蒙·摩恩都是传统贵族中的“明智之人”,想到了他们在得到邪教徒的情报之后可能会下的命令——
冬雪正在渐渐消融,今年的复苏之月仿佛比往年要更加温暖,淅淅沥沥的雪水顺着屋顶和塔楼滴落,小镇中几乎所有的路面都因此变得湿漉,在房屋中躲藏了一冬的居民们纷纷走上街头,在这个象征着希望的月份里,为自家房门插上一支从去年保存下来的麦穗——在安苏的民俗中,这意味着对一年饱腹的祈盼。
“复苏之月的第一天看到太阳,意味着接下来的一年都会填饱肚子,”精灵姐妹笑容灿烂地说道,“是吗?”
街道两旁,有年轻的妇人正在整理插在门上的麦穗,有男人正在修补农具,有工匠正在饮酒闲聊,有学徒打着哈欠走出房屋,人人脸上带着平和宁静的微笑,并和路过的精灵姐妹打着招呼。
高文看着她,一字一顿:“因为‘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
“北方的情报……”高文放下手中资料,“讲一下。”
“在发现邪教徒情报之后,当地领主以及他们的护卫骑士是不是必须亲自到现场?!”
“只有最初几次是我们的干员举报的,但从霜月结束之后,举报突然剧增,几乎每天都有邪教徒的线索被送到当地领主面前。干员们用了很长时间才查到那些举报者的身份——你猜是谁?”
琥珀还没说完,高文眉角就突然抖了一下。
“只有一部分烧掉——东境人烧掉了三分之二,王室贵族烧掉的恐怕不到三分之一,剩下的多半都被直接扔进了乱葬坑里,甚至扔到了野外。尽管他们各自的高层领主都下达了必须烧毁所有尸体、用圣水净化所有祭坛的命令,但你应该知道那些下层骑士和贵族兵的执行效率有多差,”琥珀一边说着一边已经猜到了高文的想法,“你觉得那些邪教徒是在用举行过献祭仪式之后的尸体充当污染源?”
说完之后,高文又仔细思索了一下,寻找着自己是否有所遗漏,最后补充道:“请索尼娅信使他们去一趟西部营地,如果北方情况真的恶化,柏德文·法兰克林公爵那边也出了问题,我们就接手西部营地的工程。”
男人,女人,工匠,学徒,士兵,平民,街道上的人一个接一个地笑了起来。
人人都灿烂地笑了起来。
他心中则是一声暗骂:妈的,所有人都正好掉在坑里!!
琥珀眨眨眼:“那这边的工程怎么办?”
在机器前端,已经积累了一小摞印好的资料。
“早上好,菲尔娜小姐。”
“举报?”高文皱了皱眉,“不是你派出去的军情局干员举报的么?”
这像极了某种隐秘的、持续的、大规模的献祭仪式! 黎明之剑 那些邪教徒正在成规模地献祭自身!
毫无疑问,经常处理各种情报的琥珀也能想到这一层,这个半精灵脸上也露出了严肃的表情:“很像是大规模的献祭,是吧——圣灵平原的邪教徒在过去的两个月里至少举行了数百次需要参与者自尽的黑暗仪式,可能有多达上千的万物终亡信徒已经完成了献祭!”
他们咧开嘴,嘴唇之下,整整齐齐的结晶体闪闪发亮。
“没错,献祭,这毫无疑问是献祭,”高文的眉头不知不觉已经紧皱起来,他忍不住用手按着桌子,声音低沉严肃,“但他们为什么要举报……要在献祭结束之后主动暴露那些好不容易秘密建成的祭坛和据点……除非是仪式需要……等等,不一定是仪式!”
高文心中突然浮出了怪异的念头:“……不会是万物终亡会自己吧?”
——尖峰基地的窗户是特制的,窗台狭窄而且有凹凸的密封结构,无法放老鼠夹子,这是让高文非常遗憾的一件事情。
……
高文宁可相信那些被揪出来的万物终亡信徒是自杀的!
高文看着她,一字一顿:“因为‘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
“早上好,山姆大叔——你的胡子真精神。”
这怎么还真是自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