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明日方舟也太真实了吧
这次的凤阳城复命之行结束了。
事后,炎国监察总部在公告中称,因为天气原因,【炎阳镇】的粮仓遭到了罕见的雷爆袭击,并不是发生了天灾。
不知道是什么原理,雷爆引发了粮仓爆炸,镇内驻守的部队外加“平民”共计死伤超过千人。
然而,根据居住在炎阳镇的居民自己统计,平民根本没有出现死亡。
除了驻守在粮仓的军队外,那多出来的几百“平民”根本不知道是哪来的。
…..
傍晚。
当周良看到浑身粘着血痂的夏风被禁卫军护送回来时,整个人都快吓哭了。
白天就发生在这条街的追杀事件他在窗户内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然而,他一个文官根本不敢出门,只能吓的瑟瑟发抖。
在那之后,周良都没敢出门,直到昨天负责迎接的赵大人带着禁军赶到,他才慌张的把目睹的东西讲述了出来。
虽然之前懵懵懂懂,但就算事后再迟钝,他也能想明白发生了什么。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现在,看着夏风活着回到住处站在他面前,周良的眼中闪烁着货真价实的泪花。
“大人,您….您可算回来了,您这身上,是受了重伤吗?”
夏风露出一个轻松的微笑。
“没有,这些血不是我的。”
周良松了口气,连连重复着。
“太好了,大人您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老周,小空和小凌回来了么。”
“回大人,她们回来了,因为一直找不到您,她们从下午就自行在城内搜寻。”
“叫她们回来吧。”
夏风将染血的外套脱掉,随手扔出了门外。
“老周,帮我准备些热水,我要洗个澡。”
“是。”
“然后,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
深夜,换上一身干净衣服的夏风拒绝了禁卫军护送的请求。
带着老周和两名影卫,他在夜色中离开了凤阳城。
城外,等待他的两架黑钢直升机静静停在荒野中,以及前来接他的同伴。
比起禁卫军,还是这些人更让他有安全感。
芙兰卡,红刀,拉普兰德,ACE大哥,伊芙利特,萧爷,三狼兄弟,在黑羽同伴们的重重保护下,他离开了凤阳城。
不管是谁要杀他,现在都失去了最接近成功的机会,这也是他想证明给某人的东西。
给你机会你不中用,现在,他要回家了。
….
经历了这次事件,相信暗中想要他杀的那个人,永远都不会再生出这个念头了。
坐在飞机上,夏风最后看了一眼炎国的皇都凤阳城,略带嘲讽的哼了一声。
“呵。”
现在回想起来,这次的皇都之行可谓是极度诡异,内务部要他前来复命,结果直到他离开,他都没搞明白要复什么命。
欣逸传说
同时,说好的什么总督第一次来皇都的仪式也没有举行。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其中最大的违和感是,身为炎国的五大总督之一,他竟然都没有见到炎国的帝君,也就是皇帝。
目前为止,他见过的炎国最高级别长官就是言国相,无论是什么事,言国相好像都可以说了算。
在他的认知中,即便是维娜,在重要事宜上也需要和国民议事会商讨才能做出决定。
当然,炎国的政体和如今的维多利亚不同,属于绝对的君主制,但是,言国相只是国相,并不是君主啊。
关于这件事,他在总督会议结束后特意问过。
可言国相的回答是,帝君年岁已高,身体病重,多年来一直在皇宫休养,已经无法会见任何人。
当然,关于炎国皇权的事他也只是好奇而已,其实现在不管帝君病不病死不死,都对炎东的发展没什么影响。
又或者说,在得到和龙门一样的高度自权治后,在正常情况下已经没人可以限制他。
…..
几日后。
回到炎东城的夏风再次召开了炎东高级会议,将这次复命之行的结果对各部官员公布了。
至此,炎东的行政体系将与炎国内陆彻底脱离,之前因治安问题被歹徒袭击身亡的梁部长,也终于可以“安息”了。
会议室内,听到这个消息,以及确认了内务部的正式文件后,炎东各部官员可谓是倒吸一口凉气。
坐在他们的位置,这意味着什么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从现在开始,炎东虽然仍旧属于炎国,但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划分了出来。
此刻,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道选择题。
如果现在舍去炎东的官职返回炎国内陆,他们虽然无法获得同级别调动,但仍旧可以获得炎国高层的信任。
生之传说 阳鼎
但如果他们继续留在炎东,保持着现在的官职,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将失去“衣锦还乡”的机会。
听完夏风的陈述,大部分人都在犹豫不决。
然而,当他们听完夏风接下来关于炎东的发展规划后,这份犹豫当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夏风说的很多,听起来也很复杂。
但中心思想总结起来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那就是。
未来1年内,炎东的整体强盛将全面超过炎国内陆的任何一个地区!
包括皇都所在的炎川地区,甚至可能凌架于龙门。
各种资源的采集厂,大型炼钢厂,感染者医院,源石加工厂,包括各种轻重工业的制造生产,这些项目将会同时启动。
源石科技的覆盖会在炎东地毯式铺开,交通,通讯,食品,地产,进出口贸易等等等等。
这些完全颠覆炎东原驻民认知的产业,会大量涌入人们的视线。
炎东特区,将迎来一个全新的时代!
…..
…..
一周后。
夏风坐在南海岸樱花林的房子里,盯着又被他搞到破破烂烂的红色围巾发呆。
除了那只绣在边缘的小兔子,几乎没有一处是完好的。
这时,风笛带着农耕的厚手套走了进来。
“夏风,你看到我之前用的锄头了么,怎么在院子里找不到了?”
夏风坐在沙发上抬起头。
“不是有拖拉机么,还用锄头干嘛?”
风笛一叉腰。
“你傻呀,拖拉机只能耕地,又不能除草,而且又不能开到院子里来。”
“院子里?”
“是啊,这次我在院子里又种了一些土豆,现在长的很好。”
夏风小声嘟囔了一句。
“维娜不喜欢吃土豆。”
风笛崛起嘴,不满的抱怨道。
“哼,维娜维娜,整天就知道维娜,她不喜欢吃我们喜欢吃啊,天天念叨,我看你干脆搬到维多利亚和维娜一起住在王宫里好了。”
夏风靠在沙发上,嘿嘿一笑。
“我到是想,不过怕不是要被皇家骑士团给打出来,别看泰雷格军团长断了一条胳膊,动起手来还是很凶狠的。
“切,有贼心没贼胆。”
逼婚
这时,风笛忽然看到了夏风手中拿着的围巾。
“怎么,围巾又弄烂了?”
“恩。”
“我记得之前都是霜星小姐帮你补的吧。”
“恩…..”
看到夏风的眼中有股淡淡的失落,风笛抿着嘴走到沙发前,朝他一伸手。
“真是的,算了,给我吧,这次我来帮你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