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超凡贵族
第二天中午,萨希尔塔娜被一阵烤肉的香味从深沉的睡眠中唤醒,她没有睁开眼睛,仍然保持细密悠长的呼吸,连颀长尖俏的耳朵都不动一下,看起来还在睡觉。
她记得昨天靠在太阳精灵的怀抱里睡着了,没有做任何防备就在一位陌生的半神强者身边入眠,等同于把自己的生命安全完全交给陌生人。
这对于地下城的暗精灵雌性而言是不可想象的错误,唯一的解释是她被对方给魅惑了。
高等暗精灵都具有魅惑天赋,萨希尔塔娜是其中的佼佼者。她还接受过地下城主母系统化的严格训练,对魅惑天赋和精神奴役有非常深刻地认识,其能力远远超过普通的高等暗精灵,堪称蛛牙城的魅惑大师。
萨希尔塔娜回想自己被强大的龙裔女仆俘获,见到神秘又陌生的太阳之子时,用一种极其巧妙的方式施展自己的天赋魅力。这种魅惑技巧不着痕迹,重点凸显萨希尔塔娜的柔弱无害,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勾起太阳之子的怜悯心,从而赢得对方的好感。她做得十分隐秘,自信不会被对方察觉到魅惑秘术的蛛丝马迹。
事实却是,她一见到太阳之子,就激动地难以控制自身的情绪,原本只准备了一个微不足道的魅惑技巧,结果魅惑天赋全部展开,就像心灵中打开一个微小缝隙从内部裂成了一个大口子,她便遭受到严重的魅惑反噬。太阳之子让她睡觉,她自然而然地就入睡了,完全丧失自我辨识的能力。
萨希尔塔娜感到十分惶恐,她可以命令被俘获的奴隶笑着自杀,而她之前的精神状态和奴隶没什么区别。
不过,萨希尔塔娜承认那种感觉美妙极了,太阳之子的气息令她既安心又满足。尤其他抚弄自己的耳朵,暗精灵女祭司现在回想起来,全身上下,从耳朵到脚尖都是一阵酥酥麻麻。
如果能在太阳之子身边当一个高位女奴也挺不错的,唯一值得的担心是三位龙裔的嫉妒之火……萨希尔塔娜心想,她已经拿到黑血主宰的魂火结晶,按照地下城主母和精灵女皇的约定,她们会支持她建立一座新的地下城。她如果能独立执掌一座地下城当然最好,问题是太阳之子不愿意放自己离开,精灵女皇和主母们的承诺就毫无意义。
太阳精灵的高位女奴应该比地下城主母拥有更高的地位和权势。但竞争肯定也更惨烈……来自蛛牙城的暗精灵女祭司按照固有习惯去思考问题,
在地下城,上位主母们漠视,甚至鼓励下位者明争暗斗,而许多你死我活的血腥斗争往往出于暗精灵雌性强烈无比的嫉妒心。萨希尔塔娜没有信心爬到三位龙裔女仆头上。那么,龙裔女仆的嫉妒之火就能把她烧成灰烬。
萨希尔塔娜认为自己担心是有道理的。昨天,她投入太阳精灵的怀抱,三位龙裔女仆的恐惧目光便聚焦在她的身上。就算是最迟钝的地底恐爪怪也能感受到那三股带有怒气的龙威,何况是精通魅惑的暗精灵女祭司?
都说灵巧的半身人能听到别人的心声,他们的这项天赋能力在暗精灵女祭司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人间暗血者 修师化兰
萨希尔塔娜不仅能感知生物的情绪变化,还可以引导这种变化,从而完成由魅惑到奴役的全过程。
只不过,昨天她受到魅惑反噬,情难自禁,身边又有太阳之子庇护,完全没有在意龙裔女仆的情绪变化,居然当着她们的面向太阳之子邀宠。这显然触犯了地下城一条约定俗成的禁忌。
萨希尔塔娜醒过来,没有感知到太阳之子那种温暖亲切的气息,而三位龙裔女仆强横的气息却像夜晚的火堆那么显眼。梅雯、芙格瑞和另一个龙女仆正在烤肉,而失去太阳之子保护的暗精灵女祭司内心慌张,她害怕龙裔们趁太阳之子外出不在的机会,变身为龙兽把她给分食了。
兽皮斗篷勾勒暗精灵雌性优美的身体曲线,呈现出的蜷缩睡姿看起来像小兔子那样无知又无害。萨希尔塔娜一边装睡,一边通过心灵联结感知自己的恶魔奴仆。得到五只恶魔奴仆的心灵反馈之后,她悄悄松了口气。龙裔女仆还没有对恶魔奴仆下杀手,看来她暂时是安全的。
萨希尔塔娜不敢召唤恶魔奴仆靠近营地,担心这会刺激到三位龙裔。她打算命令一只恶魔奴仆去找太阳之子,只有祂才能在龙的利爪下保护自己。
暗精灵正准备付诸行动的时候,听见不远处传来太阳之子好听的声音,“既然醒了就起来吃点东西。”
“大人,您在这里啊,我以为…..”萨希尔塔娜喜出望外,从粗制滥造的兽皮斗篷里直接跳出来,全然不顾自己春光外泄,当她看见维克多坐在篝火旁,身边是三位美貌绝伦的龙裔女仆,后面的委屈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主要是太阳精灵那双亮金眼眸,昨天他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侵略性和占有欲,瞬间就点燃了萨希尔塔娜的情绪。但他现在看自己的眼神平和中带着一丝高高在上的漠然,萨希尔塔娜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和这位半神之间的差距,内心的热情跟着就冷了一大截。
这一个晚上,维克多都在修炼金蟾秘形,精力的恢复速度虽然比不上修炼神话三头蜥观想法,但免去了欲念翻腾的副作用。
昨天,梅雯和芙格瑞把身心疲惫的暗精灵女祭司带过来,明明是拷问她的好时机,就因为维克多刚刚修炼完波尔塔诺斯秘法,情绪波动大,他自己心猿意马,还导致暗精灵受到强烈的精神魅惑,双方无法进行正常交流。
无敌神皇
维克多吸取教训,暂停修炼波尔塔诺斯秘法。他现在还没有完全掌控增长的精神力量,眼眸是亮金色,而非平常的暗金色,像水雾之魂和火焰之心都不能使用,但控制自身情绪却没问题了。
“过来,吃点东西。”维克多表情平淡,用近乎命令的口吻邀请暗精灵共同进餐。
惊疑不定地萨希尔塔娜回过神来,拉好兽皮斗篷,光着一双纤足,仪态优雅地走向篝火,笔直匀称的洁白小腿在斗篷下面时隐时现,令人浮想联翩:这件粗犷原始的兽皮里面究竟是怎样的美丽身体?
这种淡淡诱惑恰到好处,在暗示一种强弱区别,魅惑之余透露出屈服的信号。相比之下,维克多的几位白银骑士情人只配给暗精灵女祭司当学生。
萨希尔塔娜不敢过于靠近太阳之子,三位龙女仆都盯着她,虽然没有展露龙类的竖瞳,那种威胁的意味却非常明显。
她在一个不触发龙女仆恶意的距离停止前进,曲腿跪坐下,隔着篝火面对维克多,显得十分拘谨,好像刚刚的风情诱惑与她无关。
高等暗精灵的魅惑难道是一种本能?索菲娅可不太喜欢使用魅惑天赋……维克多若有所思,示意负责烤肉的芙格瑞分一份食物给暗精灵女祭司,并对狄丽说道:“你去把苍月女士的衣甲和物品都拿过来。”
萨希尔塔娜对此没有表示任何异议,双手接过龙女仆给她的烤肉,小口小口地吃着。
等暗精灵吃完自己的那份食物,维克多开口说道:“苍月女士,我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来自人类国度的贵族领主,岗比斯王国的金眼伯爵,维克多.温.兰德尔殿下。所以,我是人类,并非精灵。维克多.夜莺是我伪装身份的化名,你可以称我为伯爵大人,或者兰德尔殿下。”
“是,尊贵而伟大的兰德尔殿下。”萨希尔塔娜俯首致意,颀长尖俏的耳朵微微抖动,表示“我不信太阳精灵是人类”的意思。
维克多懒得解释,颔首问道:“我离开神庙之后,发生了什么?”
暗精灵女祭司回答道:“艾兰塔的薇尔王女登上塔顶,她没有找到您。由于万灵之境的领域消退缓慢,高阶以下的战职者仍然不能离开神庙,我们只能继续待在里面,等万灵之境的领域完全消退。”
她顿了顿,瞳孔收缩了一下,继续说道:“第三天晚上,有格罗斯虫族亡灵从地底入侵神庙,艾兰塔的朱克诺斯将军和银鹰城的月歌将军提前感受到危险逼近。火眼先知举行占卜仪式,他预示有数万只蚁族怪物从亚速尔塔山脉地底的坑道群向神庙进发,它们将汇合格罗斯虫族亡灵,攻入神庙,杀死所有人。”
“不得已,指挥官们允许高阶战职者自行离开神庙,而中阶战职者只能跳入祭祀深坑,设法从地底暗河找到出去的路。殿下,您的人类奴仆纳尔森原本可以穿过万灵之境的领域,但他选择和月歌将军一道,带领幸存的中阶战职者跳下祭祀深坑,寻求生路。”
“我是第一个离开神庙的,后面的情况就不清楚了。”
维克多沉默片刻,又问道:“除了我的部下和依露丝.月歌,还有其他高阶战职者跳下祭祀深坑,从地下暗河寻找生路吗?”
萨希尔塔娜摇了摇头,如实说道:“殿下,我出身地底王国,很清楚一条陌生的地底暗河有多么凶险。所以我主张趁蚁族怪物大军尚未包围神庙,高阶战职者尽快脱离险境。”
黑血主宰死后,蚁人女皇反应迅速,调遣蚁人大军包围神庙都在维克多的预料之中。
被亚述巫医称为不死者的蚁人女皇至少是半神位格,而且祂不是黑血主宰那样的新生儿,就算维克多状态完整也未必能战胜对方,而蚁人女皇想消灭维克多也几乎没有可能。
怒风剑圣都第一时间逃走了,精灵帝国的高阶战职者疲惫不堪,没有一战之力,选择逃离险境实属正常反应。维克多没想到,连来自地下城的萨希尔塔娜都不愿意走地底暗河,可见下面环境非常凶险。
纳尔森晋升黄金阶完全可以对抗万灵之境的领域,从相对安全的亚速尔塔山脉逃离神庙,但他的性格不允许他抛弃同伴独自逃生,选择陪克劳斯、布兰登和红狼他们闯一闯祭祀深坑连接的地底暗河。
兰德尔远征军和精灵部队参加神庙之战,可以说是损失惨重。精灵部队当场战死的中阶职业者接近四成,纳尔森队伍里的炼金生物几乎全灭。幸存者跳下祭祀深坑,能活着回到地表的人恐怕是渺渺无几。
这种级别的战斗,牺牲是在所难免的。不过,精灵帝国体量庞大,损失一批精锐战职者也能承受的起。维克多辛辛苦苦培养的心腹将领要是都折损在地底暗河,对于兰德尔家族来说是非常重大的打击。
维克多现在只期望灰胡子矮人先知的占卜预言准确无误……至少,他前面的几项占卜预言都应验了。
暂时抛开纳尔森的事情,维克多转而推测蚁人女皇的接下来的动态。
亚速尔塔神庙其实是一座古代炼金塔,而且炼金塔符文水晶保存的比较完好。国王融合炼金塔符文水晶,不仅成功修复了7号炼金塔的基础功能,还增添4种新炼金单位,魂火上限提升到17325个单位。由于时间紧迫,维克多没有去查阅7号炼金塔升级后的细节。事实上,亚速尔塔神庙的四大虚空元素平衡汇集,维克多当时就可以在神庙上面生产炼金生物。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蚁人女皇绝对不可以让维克多占据亚速尔塔神庙。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换句话说,蚁人女皇是要移巢了,蚁群的主巢穴将搬进亚速尔塔神庙。
维克多不确定亚速尔塔神庙得天独厚的元素环境会对蚁人女皇产生怎样的影响,但祂从此由暗转明是个不争的事实。在战术上,维克多有了一定的优势。不过,蚁人女皇渴望得到7号炼金塔的元素符文水晶也是个事实,17万多的魂火单位就能帮助祂扩张蚁群的规模。
蚁人女皇原本就想攻破亚速尔塔人的神庙,吸收里面的炼金塔符文水晶。但是,“弗雷娅之泪”的领域法则阻止蚁群靠近神庙,现在月神圣物的领域失效了,维克多估计蚁人女皇势必要派出战争蚁王来追杀他。因为他随身带着7号炼金塔元素符文水晶。
另一方面,黑血主宰遗留下来的晶体对蚁人女皇或许也有价值。蹊跷的是,7号炼金塔在维克多手里,黑血主宰的结晶也被暗精灵女祭司带出来了。为什么直到现在,维克多都没有感知到蚁群的追兵?
维克多让两位龙女仆撤掉篝火和烤肉,对跪坐在对面的暗精灵女祭司问道:“精灵帝国的月神祭祀就这么让你独自一个人先离开神庙?”
萨希尔塔娜保持低头俯首的姿态,声音柔柔地解释道:“殿下,我不是一个人离开的……我奴役了三十四头神庙黑血恶魔,它们原本无法通过万灵之境的领域,我利用诡术转嫁它们的灵魂力量,暂时提升部分恶魔的灵魂强度,等我脱离万灵之境的领域范围,身边只剩下5头四阶黑血恶魔。”
维克多没想到萨希尔塔娜还有这种本领,亮金色的眼眸闪了一下,冷冷地说道:“苍月女士,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艾兰塔的薇尔王女让你先行独自离开,是因为她们认为你会成为蚁族怪物的目标……你偷了一件属于我的东西!”
萨希尔塔娜似乎早有准备,她将双手触到地面,饱满光洁的额头放在手背上,这种五体投地跪姿凸显出她的纤细腰肢和浑圆翘臀。
“是的,我取走了您的战利品——恶魔领主的灵魂结晶……我,萨希尔塔娜.苍月愿意背弃蛛牙城,向夜莺大人奉献我的力量和灵魂。我祈求大人收我为您的女奴。”
维克多怔了怔,他还没有开始谈条件,传奇阶的施法者就这么跪了?
他摩挲自己光滑的下巴,心想,“难道她有什么阴谋诡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