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a7s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256章 這個大唐必將長盛不衰鑒賞-gdlao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流鼻血的第二天早上,唐旭来了。
他寻到了贾平安,很是云淡风轻的问道:“某的亲戚昨日说身上燥热,这等如何弄?”
是你燥热吧?
都虚不受补了。
贾平安皱眉想了想,“这是虚不受补,校尉,你那亲戚还得养。按照说法,少说养半年,不得近女色。”
“半年?”唐旭面如土色。
人生已经够无聊了,再不能睡女人,那还活着干啥?
天帝後羿傳
“这药是一位过路道人送的,他说看某骨骼清奇,就给了几服药。”贾平安很认真的道:“他说了,某只要服了那几服药,定然能金……不,定然能成为伟男子,校尉,这话何意?”
这话……
唐旭激动了。
这年头经常能听到些类似的话儿,特别是那些大佬,经常传出他们幼时遇到神仙的故事,挺多了,唐旭觉着贾平安以后定然是出将入相的大才,所以对此深信不疑。
“骨骼清奇,那药……”唐旭有些不解。
那么好的药你为啥给了某?
贾平安笑了笑,“某本来就是伟男子,何须服药?”
唐旭:“……”
难道某不是吗?
但他感动了。
小贾竟然把这等好药给了某,这份心意让某如何回报?
“伟男子……”唐旭解释的比较尬,“就是男儿大丈夫,那个厉害。”
“哪个?”
“就是那个……”
穿越好色女皇之後宮
二人绕口令,贾平安保持着童子鸡的人设完整,然后说道:“那道人说了,但凡服用流鼻血,禁房事半年。”
擦!
半年啊!
那得多难受?
关键是怎么和妻子说?
唐旭想了想,强笑道:“回头某就和他说。”
下衙回家,妻子陈氏笑吟吟的迎上来,“夫君回来了。”
陈氏看着颇为俏丽,但唐旭依旧在外面厮混。
中將老公萌萌噠 花逝
“嗯。”唐旭含糊以对。
吃完饭天也黑了,夫妻二人没啥娱乐,就早早的上床。
上床后,唐旭只觉得浑身难受,而陈氏也觉得奇怪,心想往日夫君都是搂着我的,今日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在外面养了女人?
唐旭却纠结万分,担心陈氏一会儿开口……
拒绝?
夫妻之间哪有拒绝的?
可若是不拒绝,那道人说了要禁房事半年,一旦半途而废就会如何如何。
他越想越烦躁,干脆起身,“某记着百骑还有事,你先睡。”
陈氏哦了一声。
第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日,贾平安见唐旭眼睛有血丝,就问道:“校尉没睡好?”
“嗯嗯嗯!”唐旭随口道:“昨夜某在想着百骑之事,特别是突厥那边的消息。”
“把突厥的消息都送来。”程达去跑腿,晚些四巨头一起琢磨。
“贺鲁的部族越来越多了。”
唐旭琢磨着,贾平安却知道离贺鲁造反的时日不远了。
就在他的琢磨中,邵鹏突然说道:“去年年中,贺鲁遣长子咥运到长安城为质子,陛下授他中郎将之职,随后就遣送了回去。”
唐旭说道:“阿史那贺鲁既然能遣长子入宫宿卫,可见没有反心,小贾你的话偏激了些。”
擦!
贾平安这才恍然大悟。
當LOLI遇見大叔(畢業了,嫁人吧) 瞬間傾城
阿史那贺鲁竟然把长子送到了长安城中,这就是此时最为忠心的表现。
难怪朝中君臣都说贺鲁不会反。
“他的长子如今该到何处了?”贾平安觉得此事紧密相关,甚至有些小激动。
“按照路程算计,早就到了贺鲁的身边。”
贾平安一拍大腿,起身道:“朝中让贺鲁的长子回去,这是宽容之意,否则若是贺鲁存心造反,一个长子丢了就丢了,此举果断,干得漂亮。”
大唐君臣的眼光不差,只是从一个操作就能看出来。
燕傾天下
但他们却不知道突厥的尿性,先帝驾崩开始,他们就不停的在反叛。
“贺鲁必然会造反!”贾平安坚定的道:“校尉,请代某进言,贺鲁必反,恳请朝中派兵前去镇压。”
唐旭犹豫了一下,“你这无凭无据的……”
鐘響無量量劫 迦太基的失落
邵鹏也露出了谨慎之色,“百骑不好掺和政事,而且贺鲁曾经派遣长子宿卫宫中,若是此刻说他谋反,那会……你可知晓大唐有多少番将?”
贾平安点头,“某知晓。”
大唐用番将是有历史的,出名的不少,比如说阿史那社尔,堪称是大唐名将。
当然,以后还有更出名的,比如说安禄山。
邵鹏叹道:“那些番将在朝中有不少友人,所以你这个建言会引来反感。”
贾平安认真的道:“校尉,某依旧觉着……不受监控的庞大势力定然不会臣服。而且贺鲁的麾下全是突厥人,如何保证忠心?某以为,他的长子回去之日,就是贺鲁起兵之时。”
邵鹏笑道:“按你这个说法,乙毗射匮也不安稳?”
贾平安点头,“没错。”
历史上那些被大唐寄予厚望的突厥人降而复叛,牵动着大唐的无数人力物力,以至于高丽那边拖延了许久。
可我在啊!
贾平安只觉得热血沸腾。
唐旭深吸一口气,“罢了,某去说说看。”
晚些他进宫,君臣都在。
“陛下,臣有建言。”
唐旭很懂规矩,所以不会掺和朝政,李治很好奇的问道:“何事?”
“陛下,阿史那贺鲁那边怕是不简单,臣建议未雨绸缪……”
长孙无忌皱眉,“这话老夫怎地听人说是贾平安说的?”
于志宁板着脸道:“统领百骑之人定然要忠心耿耿,不可说谎,陛下,当严惩。”
唐旭……MMP,小贾,你把某坑惨了。
李治淡淡的道:“贾平安是他的麾下。”
于志宁还想继续喷,重回朝堂的李勣淡淡的道:“军中的将领不护着麾下,上了沙场别想麾下为大唐效力。弄不好还会有人放冷箭。”
他看了于志宁一眼,“于相可还有疑问?”
他是此刻的大唐第一名将,于志宁哪里还能质疑。
于志宁骂骂咧咧的退出了。
长孙无忌无意在这等小事上纠缠,问道:“为何这般认为?”
唐旭灰头土脸的,决定回去就逼着贾平安请客,但一想到自己去了五香楼就只能和邵鹏般的看着,眼馋却不能下手,心就冷了大半截。
“贾平安说阿史那贺鲁越发的势大了,他的麾下全是突厥人,并且周边并无大唐的大军牵制,这等庞大势力定然会造反。”
“胡言乱语!”
果然,朝中对待番将比较谨慎。
李治皱眉,“打五棍!”
小贾,你坑了某!
五棍打完,唐旭一瘸一拐的进来告退。
“看好百骑。”李治的话意味深长:不该百骑插手的事儿就别哔哔。
“是。”唐旭觉得自己的圣眷又少了一大截,不禁有些悲伤。
他缓缓出宫,一边走一边活动着,觉得自己被老邵骗了。
回到百骑,他把贾平安叫来,狞笑道:“某被陛下令人责打五棍,如何算?”
呃!
贾平安一脸正气,“为了陛下,挨打也心甘情愿。”
校尉,你难道想抱怨吗?
回过头就会有人说你有怨望。
到时候你的路就走窄了。
唐旭被这话憋的想吐血,指着贾平安道:“陛下和宰相们都批你这话大谬,回头收拾你。还有,某为你挨打,此事如何说?”
邵鹏淡淡的道:“五香楼五次。”
你妹!
唐旭觉得心中难受。
贾平安点头,“好说,可若是阿史那贺鲁反了如何?”
邵鹏笑呵呵的道:“老唐是校尉,若是如此,请客六次。”
唐旭点头,事情就这么定了。
呵呵!
贾平安坐下,格外的平静从容。
程达见了,心想若是换了某得知这等噩耗,早就六神无主了,小贾……某输的不怨。
“老邵,你那什么挨板子的法子不管用。”
“你可动了?”邵鹏觉得不可能。
唐旭怒道:“某一直在动,就没停过。”
“不对!”邵鹏骂道:“不是一直动,是打一次动一次,打一次动一次……”
这特娘的……不就是动次打次吗?
贾平安无语。
“校尉,有消息!”
门外,文书孟亮感受了一下气氛,畏畏缩缩的进来了。
唐旭揉揉屁股,龇牙咧嘴的道:“是何消息?”
孟亮看都不看,说道:“在北方的兄弟传来消息,贺鲁突袭乙毗射匮……”
唐旭正在揉屁股,动作一下就停住了。
邵鹏觉得唐旭没好生学习自己的挨打神功,正在怒不可遏,闻言愕然……
程达正觉得自己不是贾师傅的对手,有些沮丧,闻言只觉得一颗心落到了深渊里。
“小贾!”
唐旭一声惊呼,然后接过了消息,仔细看着。
邵鹏也凑过去看了一眼。
“二十五日前,阿史那贺鲁突袭了乙毗射匮,幸而乙毗射匮得了朝中的提醒,早有准备,阿史那贺鲁无功而返……”
唐旭用力拍打着贾平安的肩膀,笑的猖獗之极,“咱们百骑要露脸了,某又要露脸了,哈哈哈哈!”
邵鹏骂道:“此事乃是小贾算计出来的,与你可有半文钱的关系?”
唐旭的喜悦被打折了,但依旧欢喜的道:“小贾立功,那不就是百骑立功?”
邵鹏的眼中多了喜悦之色,却故作严肃的道:“先前谁在质疑小贾?”
MMP!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唐旭骂骂咧咧的准备进宫,却顺带拽走了贾平安。
“某就不去了吧。”贾平安觉得自己现在的朋友圈不够强大,所以不想在朝堂上冒泡。
唐旭三人看着他,贾平安坦然一笑。
这是货真价实的不想去。
“太谦逊了。”唐旭不由分说,拽住贾平安就走。
宫中,此刻于志宁提到了百骑。
“陛下,百骑如今兼顾着哨探外藩的重任,臣以为护卫陛下之职当留给千牛卫。”
老于,千牛卫有你儿子还是什么,你就这么卖力的为他们说话。
若非知道于志宁不是小圈子的人,早就上了李治的黑名单。
长孙无忌看了外甥一眼,想到那个扫把星的各等骚操作,第一反应就是赞同,“老臣附议。”
“那贾平安行事太……臣附议!”
马丹!
看着起身的三人,李勣脸颊抖动,心想小贾那些手段让人想吐血,这下算是被反噬了。
李治有些头痛,第一个念头就是把贾平安弄去千牛卫。
黑道公主的復仇計劃 南宮沫兮
但仔细一想,若是他去了千牛卫,把那地方弄的和百骑一样,让群臣头痛怎么办?
他可以随口拒绝,但先前唐旭的事儿被抓了把柄,哎!
“此事,且容朕再慢慢思之。”
咱来个缓兵之计,缓一缓的自然就忘记了。
“陛下,唐旭和贾平安求见。”
李治黑着脸,于志宁却怒了,“陛下,这是不依不饶啊!先是请了唐旭代为进言,被驳斥后竟然让唐旭带着来御前……陛下,这等跋扈之人,当严惩。”
李勣干咳一声,看了于志宁一眼。
老于,你站哪边的?
于志宁一个愣神,心中暗叫糟糕。
唐旭和贾平安都是陛下的人,百骑更是陛下的自留地,某先前呵斥唐旭也就罢了,可现在竟然建言惩处贾平安……
陛下为如何看?
定然是觉得老夫吃里扒外。
于志宁把肠子都悔青了。
李治淡淡的道:“让他们来。”
既然不知趣,那便用板子来教他们什么是规矩。
唐旭和贾平安一进来,于志宁就看了他们一眼,特别是贾平安,更是使了个颜色。
老于这是咋地了?
于志宁是有名的墙头草,今日怎么给咱抛媚眼了?
“何事?”李治看着贾平安,就觉得自己最近太仁慈了些,以至于让这个扫把星越发的嘚瑟了。
少年人,要经常敲打此是。
“陛下。”唐旭昂首道:“百骑在北方的兄弟刚快马传来了消息,阿史那贺鲁突袭乙毗射匮……”
轰!
殿内马上就轰动了。
长孙无忌起身喝道:“可成功了?”
大伙儿都知道,若是乙毗射匮被击败,阿史那贺鲁顺势收了他的麾下,那实力会膨胀的无以复加。
一个近年来最强大的突厥势力将会诞生,大唐的麻烦来了。
唐旭说道:“因朝中上次遣人去提醒了乙毗射匮,其部早有准备,阿史那贺鲁无功而返。”
“好!”长孙无忌击掌,欢喜的道:“第一战败北,士气将会大损,阿史那贺鲁若是不蠢,就只能远遁!”
“那奸贼……”于志宁怒道:“大唐对他不薄,可此人竟然谋反,可见狼子野心。当起大军征伐!”
征个屁!
众人说了许久,李治却吩咐道:“请了诸位老将来。”
那些国宝级别的老将在京城就等着厮杀的机会,此刻得了召见的消息,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啥?阿史那贺鲁谋反?”梁建方咆哮道:“老夫早就说那人不地道,比不得阿史那社尔,当初他进京就该弄死了……”
阿史那社尔也来了,闻言苦笑不已。
但他不同,他在大唐领军多年,战功赫赫,没谁把他当做是外人。
所以梁建方连解释都不带解释的。
李治问道:“诸卿可有建言?朕当倾听。”
梁建方说道:“陛下,若是消息无误,老臣以为阿史那贺鲁初战失败,当会远遁,去收拢部族,蓄养实力。但在此之前,他会选择一个地方突袭,作为示威……”
李治听了这番分析,心中一松,面上不禁多了笑容。
长孙无忌不禁觉得有些无奈,心想老夫的分析就是如此,你为何不信?
“若是不示威就远遁,那些部族不会信服于他!”梁建方的分析极为出色。
李治笑道:“驸马都尉说说。”
阿史那社尔的妻子是先帝的妹妹,也就是李治的姑姑,说起来还是长辈。
阿史那社尔看了长孙无忌一眼,说道:“大将军所言甚是,臣并无异议,只是……”
邪王訂制寵:爆萌小醫妃 洛日
他指指贾平安,“臣听闻百骑的贾平安一直在为此事奔波,而朝中却置之不理,臣知晓,这其一朝中觉着阿史那贺鲁当年就是大唐的败将,目睹了大唐军队的悍勇,如此不该反叛。其二便是顾忌朝中番将的脸面,可……”
阿史那社尔笑道:“臣入唐多年,早已是唐人,为何要顾忌臣的脸面?”
赞!
这话说的让贾平安欢喜不已。
这才是他心中的大唐啊!
李治亲自下来安抚了自己的姑父,阿史那社尔却说道:“臣自己的荣辱不打紧,可朝中有贾平安这等年轻大才却不知重用,臣为大唐感到了担忧。”
长孙无忌的脸颊颤抖了一下,看了贾平安一眼。
阿史那社尔乃是大唐有数的名将,若是论战功,连梁建方都比不得。他为贾平安发声,那扫把星该得意激动了吧?
可贾平安却很是平静。
激动个毛线,他才十六岁,要想不断升职,迎娶白富美,最好的法子还是军功。
大唐军功第一!
突厥、吐蕃、高丽、百济……以后还有大食,以及西域,这个时代出现了大唐,但也出现了这些强劲的对手,要想大唐长盛不衰,就得一一和这些对手过招,唯有击败了他们,大唐才能说是天下第一。
不,世界第一!
李治看着贾平安,眼中有欣赏之色,“贾平安去岁说阿史那贺鲁不可靠,朝中也未曾深信,不过却派人去提醒了乙毗射匮,所以此次阿史那贺鲁无功而返……这一切皆是你的提醒。若是没有你的提醒,此次大唐的麻烦不小。今次你又冒险进言,朕却险些责罚于你……”
唐旭觉得屁股那里又在疼了。
于志宁老脸一红,起身道:“陛下,臣先前却是误解了贾平安。他虽然年少,可此次有赖于他,局势才没有崩溃,臣……先前失言了。”
他冲着贾平安拱手,贾平安颔首表示接受这份歉意。
哪怕是墙头草于志宁,在犯错后依旧能果断承认自己的错误。
这样的大唐,必然会兴盛!
贾平安依旧平静,不卑不亢。
李治含笑道:“少年有担当,更有大才,朕当量才施用。”
这是期许,帝王的期许殊为难得!
李勣欣慰的看着这一幕,他一直觉得这个少年的未来将会是一片光明,此刻这等印象就更深刻了。
帝王年轻力壮,知人善任,臣子坦率勇敢,辅以那些名将……
贾平安觉得这个大唐走在了一条宽阔的大道上。
末世唐僧
这个大唐将会顺着这条大道一直狂奔,直至盛世。
長生謠 悠悠帝皇
而且这个盛世必将更加的长久,更加的灿烂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