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tey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催妝 ptt-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鑒賞-xf0ip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下完一局,宴轻看看天色,还早。
于是,问许子舟,“许少尹,还下吗?”
“下。”许子舟很肯定,他想摸清宴轻下棋的路数。
宴轻正想继续打发时间,点点头。
二人遂又来了一局。
这一回,宴轻依旧东一下,西一下,这落一子,那落一子,看起来杂乱无章,许子舟心思沉定,仔细推敲琢磨,融合他所学凌画所教,换了个棋风,最后,依旧与宴轻下了个和棋。
许子舟依旧没看出来宴轻是什么路数。
宴轻又问,“许少尹,还下吗?”
“最后一局吧!”许子舟看了看天色,想了想,“明儿还有事儿,顶多再下一局,不能更晚了。”
宴轻没意见。
最后一局棋,宴轻依旧还是如刚刚两局棋一样,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来,若是有人在一旁品评一句,那就是乱下,而他的神色,也像是在乱下。
但即便是乱下,还是在许子舟的全力以赴下下了个和棋。
许子舟终于相信了,宴轻的棋艺他看不懂,哪怕他如今已自诩会下棋了,他拱手,“小侯爷厉害。”
“夸奖了,说了是打发时间而已。”宴轻站起身,“走了。”
许子舟也起身,与他一起踏出云香斋,夜里的风一吹,他脑子清醒了,多问一句,“小侯爷,是不是再下一百局,我与小侯爷也是和棋?”
宴轻“哈”地一笑,“谁知道呢。”
许子舟默了默,“小侯爷与谁下棋,都是这么下吗?”
宴轻打了个哈欠,“我已许多年没与人下棋了,以前的事儿都不太记得了。”
许子舟无话可说了,“在下送小侯爷回府吧!”
宴轻摆手,“许少尹自己回吧!我不送你,你也不必送我了。”
许子舟点点头,“也好。”
于是,二人分路,各回各家。
宴轻如以前一样,溜溜达达往端敬候府走,只不过后面多了一个影子云落。
他走了一条街后,对云落问,“会背人吗?”
云落点点头。
宴轻不客气地说,“走不动了,你背我回去。”
云落又点点头,背起宴轻往回走。
宴轻趴在云落的背上打哈欠,“许子舟挺可爱,你说是不是?”
云落默了默,回答他,“是。”
许少尹都快被憋疯了,但依旧好涵养的没掀翻桌子转身就走,还陪着小红爷爷下了三局棋,可不是可爱吗?
“哎,可惜他不会来跟我一块儿做纨绔。”宴轻惋惜。
云落觉得这话他不用接,索性不说话。
魔鬼的殺人遊戲
“你会把我的所有事儿都告诉你家主子吗?”宴轻忽然问。
云落想了想,“主子没交代。”
“那你会主动交代吗?”宴轻又问。
文賊 木子心
云落又想了想,“小侯爷指的是哪方面?”
宴轻接连打哈欠,但还是说,“事无巨细的那种。”
“不会事无巨细。”云落回答。
宴轻问,“不会事无巨细吗?那你会主动交代哪方面?不交代哪方面?”
美女軍團的貼身保鏢
云落再想了想,“比如有女人刻意接近小侯爷,比如东宫找小侯爷麻烦,比如事关主子的事儿。”
宴轻琢磨了片刻,“今儿我与许子舟喝茶,与她无关吧?”
云落不太明白宴轻什么意思,“小侯爷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与她无关,就不必告诉她了。”宴轻趴在云落背上,困倦不已。
云落顿了一下,明白了。
宴轻没等到云落回答,撑着眼皮问,“嗯?你怎么不说话?”
天下為聘:腹黑邪皇逆天妃
云落小声说,“今儿这事儿,小侯爷确定与主子无关吗?”
三句话不离未婚妻,打击的许少尹怀疑人生,怎么就无关了?别欺负他啥也不懂。
宴轻很肯定地说,“确定,真与她没什么关系,我就是与许子舟偶遇,看他顺眼,一起喝了茶,下了棋而已。”
云落不信。
宴轻威胁,“云落,你若是被我赶回你主子身边,以后再不得踏入端敬候府半步,你还觉得这事儿与你主子有关吗?”
云落:“……”
这威胁太要命了!
主子说什么都是要嫁进端敬候府的,如今小侯爷在主子的眼里就好比她的眼珠子,心头肉,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若他真得罪了小侯爷,这人一辈子不准许他踏入端敬候府,那他等于被踢出了主子身边,不受器重了。这还得了?
云落无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小侯爷说的对,这件事儿与主子无关,不告诉也罢。”
宴轻满意云落识时务,放心了,闭上眼睛,“好困,到家也别吵醒我,直接把我扔床上就行。”
回到明朝當王爺
云落点点头,“嗯”了一声。
他背上背着的这个是祖宗,惹不起。
宴·惹不起小祖宗·轻很快就睡着了,且睡的很香,夜深人静,云落的脚步声就是催眠符,他被人背着,睡的毫无负担。
凌画不客气地赢了萧枕三局棋,让他输的脸色很臭不想下了时,总算出了登云阁。
萧枕问,“宴轻呢?走了吗?”
掌柜的拱手,很是恭敬,“回二殿下,一盏茶前宴小侯爷与许少尹已离开了。”
萧枕蹙眉,“他们喝个茶而已,怎么喝到这么晚?”
这都月上柳梢头了,他难道与许子舟有什么可聊的,一下子就聊到了人约黄昏后?
“宴小侯爷与许少尹下了三局棋,到了这时候。”掌柜的道。
萧枕一怔,“哦?宴轻又碰棋了?他不是许久不下棋了吗?”
天生混王
掌柜的不清楚原因,“小的也不太清楚,总之是宴小侯爷与许少尹下了三局棋才走。”
萧枕转头看向凌画。
凌画也很意外,打算明儿问问云落。
萧枕盯着凌画,“他如今倒是屡次破例了。”
凌画懒得惯他的阴阳怪气,转身下了楼梯,对他摆手,“我先走了,你回去小心点儿。输了棋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至于睡不着觉吧?”
萧枕气的哼了一声,他是因为输了棋生气吗?他是因为她今儿晚上明显就是故意的,对他在棋盘上大开杀戒,一点儿也不留余地,是怕他跟她下一晚上的棋?
有了宴轻,她对他愈发没耐心了。
许子舟回到自己府里,管家迎了出来,“公子,您回来了?老夫人还没睡,等着您回来,说有事情想跟您说。”
许子舟揉揉眉心,“我娘有什么事儿,等到这般时候?”
管家摇头,“老夫人没说。”
许子舟只能去了她娘的院子。
许夫人的屋子里亮着灯,一边在灯下做针线活,一边等着许子舟回府。
许子舟进了屋,看到她娘又在灯下做针线活,无奈地说,“娘,我说您多少次了,不要这么晚还做针线活,伤眼睛,您怎么就不听呢?”
“往日都不做,就是今日想等着你,怕犯困,才做针线活打发时间。”许夫人见儿子回来,放下了针线活。
许子舟坐下身,“娘有什么事儿找我?您以后有事儿,提前告诉小厮一声,我会尽早回来,不必等这么晚的。”
许夫人立即说,“怕耽误你正事儿,偶尔熬一次夜,也没什么。”
她看着许子舟,试探地问,“今儿又是凌小姐送你回来的?”
许子舟顿了一下,想起今日,真是一言难尽,摇头,“不是,是回府的路上碰到宴小侯爷了,与他去云香斋喝茶,又对弈三局,才回来晚了。”
“原来是与宴小侯爷啊。”许夫人笑了一下,诚然地道,“儿子,为娘等你这么晚,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怕你想不开,宴小侯爷与凌小姐为娘瞧着很是般配,凌小姐虽好,但与你的缘分不够,也没法子,你可别走死胡同。”
许子舟还以为她娘等这么晚有什么事儿?原来是担心他这个。
他点头,“娘放心,儿子省得。”
他顿了顿,心情复杂地评价,“宴小侯爷的确与凌小姐挺配的。”
玲珑心肠绕的九曲十八弯,折磨起人来一样厉害,他今日算是领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