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大唐之从当咸鱼开始
“几位随我来。”中年人看到长孙皇后这样说,便带头朝着屋子里面走了进去。
王寅则是在旁边看的一脸蛋疼:长孙皇后的样子这人肯定是认出来了,既然这样还非整这些蛋疼的暗号干毛。。。只能说老李你丫的真会玩。。。
“几位选个款式吧。”中年人带着三人进到屋里后指着地上的棺材造型示意了一句。
王寅一瞅顿时乐了:好家伙,这棺材都流行DIY了?
王寅差点脱口而出一句‘给我来个翻盖儿的’。。。。。。
“那就给我来个三边的吧。”长孙皇后看了一眼地上的那些棺材,随口来了这么一句。
然后中年人就不说话了。
“就照着这个样式来吧。”长孙皇后一边说着一边取出来一个东西递了过去。
“咔吧。。。”中年人接过之后仔细的看了几眼还用手摆弄了一番,王寅看他似乎触动了什么机关一般那个东西顿时发出了一阵轻微的响声,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露出来了的样子。
“参见皇后娘娘!”中年人验完货之后当即便恭恭敬敬的对着长孙皇后行了一礼:“之前失礼之处还望娘娘体谅。。。”
“不必多说了,本宫知晓。”长孙皇后伸手示意他免礼:“长安城的事情都听说了吧?”
“回娘娘,倒是有所耳闻。”中年人闻言点了点头:“听说今天在兴道坊那边街头发生了凶杀事件,好像还有个小郎君被人给劫走了。。。”
虽然他们是李世民的‘暗卫’,不过他们一般只有在得到李世民的命令的时候才去执行,平时是不会主动出去了。
这样也是为了减少自己等人在人前的曝光率,更好的掩饰身份。
“那名被劫走的小郎君就是太子。”长孙皇后一脸认真的对着中年人点了点头:“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争取明日早朝之前可以将太子的下落找到,不然的话。。。。。。”
虽然长孙皇后话没说完,不过在场的人都清楚的知道太子找不到的后果了。。。
“下官这就去处理此事!”得知被劫走的是太子之后中年人再次对着长孙皇后行了一礼,随即便把令牌交还给了长孙皇后。
说完这些之后中年人便径直朝着后院走去了。
“好了,咱们回去吧。”事情处理完之后长孙皇后便对着王寅和程凌雪示意了一句。
“我想起来了!”刚要离开的时候王寅忽然直接拍了一下巴掌,把长孙皇后和程凌雪吓一跳。
“寅哥,你想起啥了?”程凌雪闻言疑惑的看了王寅一眼。
“王寅?”长孙皇后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丫头,还记不记得之前那个张家的车队?”王寅一脸兴奋的看着程凌雪:“当时我就绝对哪里不对,只是那会儿没想起来。。。刚才我突然想起来了!原来是里面有个人的样子看上去有些熟悉!”
“什么张家车队?”长孙皇后听到王寅这样说顿时更懵了。
“皇后娘娘。”程凌雪闻言对着长孙皇后福了一礼:“今天寅哥带着我去太子被劫走的地方找线索的时候正好碰上张家的车队出行,就是长安城那个大唐很多地方都有产业的张家。”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笔趣-第六百八十八章 終於想起來了看書
“原来是这样。。。”长孙皇后闻言点了点头,随即便疑惑的看着王寅:“王寅,这张家家大业大的,若是平时撞见他家什么人出门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丫头,之前你说这张家和番商也有生意往来对吧?”王寅没有搭理长孙皇后反而对着程凌雪问了这么一句。
长孙皇后见状倒也没有怪罪的意思,因为看王寅现在说这话,这张家似乎是有问题了。。。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起點-第六百八十八章 終於想起來了鑒賞
“嗯,他们家的铺子里面就有很多从番商那里买回来的宝物之类的,在长安城也是很受欢迎的。”程凌雪闻言肯定的点了点头:“我记得小时候还去里面见过几次,的确是番邦风格的东西。。。”
“高明。。。番商。。。原来是这样!”听完程凌雪的讲述之后王寅一脸恍然的样子:“错不了了!”
“寅哥,你到底发现了什么?”程凌雪看到王寅光顾着在那自顾自的说话完全没有解释的意思,顿时便催促了一句。
“还记不记得当初我刚来长安城的时候住过一段时间的大牢?”王寅听到程凌雪的催促之后便反问了一句。
“嗯。”程凌雪闻言点了点头。
“你的意思是和张家有关系?”长孙皇后闻言疑惑的看了王寅一眼。
当初王寅住过大牢的事情她自然清楚了,毕竟像他这样把京兆府尹的大牢当成客栈住还赖着不走的。。。整个大唐可就他王寅独一份儿了。。。而且当初陛下在王寅离开之后还把那面王寅用来当墙壁的巨型琉璃给搬回宫里去了呢。。。
对于这件事情长孙皇后自然记忆深刻了,只不过她记得当初王寅好像是以为被冤枉偷了程咬金家的东西才进去的,这和张家也没什么关系啊?
“那一晚本来我在客栈的楼顶乘凉呢,忽然跑过来个贼把从你家里偷来的东西塞到我的手里然后她就跑了。”看到程凌雪点头之后王寅继续说道:“后来我就被衙役给抓到大牢里面去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下午在街上遇到的那个眼熟的人应该就是那个贼了。”
“原来是这样。。。”程凌雪闻言点了点头,不够随之更加疑惑了:“可是这和张家有什么关系?”
王寅闻言瞅了瞅程凌雪身上某个规模非常不科学的部位,顿时叹了口气:算了。。。这不怪你。。。
“王寅的意思应该是这贼既然敢跑到卢国公府偷东西,那么肯定不会是一般的毛贼了。。。”长孙皇后闻言双眼一亮,然后看着王寅说道:“估计这贼的身份有些特殊了。。。”
“聪明!”王寅闻言冲着长孙皇后竖了竖大拇指:“毕竟一般的毛贼可是没这个胆量了!当然若只是这样的话还不能说明什么,但是想到之前丫头说的这张家和番商有来往后才引起我的怀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