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调防
赵煦心想密折不是大家都在看,皇祖母你还说比其他朝臣的密奏有趣?不过恭恭敬敬地答道:“司徒已是外臣,每次询问朝政,司徒皆闭口不谈。”
火熱都市异能 蘇廚 txt-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調防相伴
“近日的奏闻,只提到了让沈括在河东路那个……自力更生,以开拓铜冶之所得,筹备钢铁中心,并命宋用臣勘查太原到真定的通道,规划铁路。”
“至于修不修,那要看情况,由四路量力而行。”
“总之不会给朝廷增加多余的负担。”
“他从来就不会给朝廷增加任何负担。”高滔滔说道:“如朝臣皆是这般清慎,哪里又有这场风波?”
赵煦低眉顺目:“因此更要太皇太后出旨,底定朝堂。”
好看的都市异能 《蘇廚》-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調防鑒賞
辛巳,太皇太后独遣中使赐苏辙诏,谕令早入省供职。
丁丑,又诏臣下当清慎不党,重申都省都堂两议之制,并以吕大防,刘挚驰废制度于先,畏讥避事于后,各罚铜三十斤。
吕大防、刘挚诣合门谢罪,高滔滔却又高高举起轻轻落下,促二人入省视事。
一场风波到此平息。
壬寅,左正言姚勔外放蒲州、右正言虞策外放绛州,郑雍判太常寺、杨畏判国子监。
癸卯,以之前所出诸恩皆未及瑶华宫,有干清和,特旨加奉千缗。
两个徐邸官到底没有放出京城,不过瑶华宫乃是赵颢原配冯氏和离后出家,戴发修行的地方,高滔滔此举其实就是对赵颢的敲打。
赵頵知道后好开心,母亲大人真好,这次到底没将哥俩捆在一起吊打了!
丁亥,以孙迥知北外都水丞,提举北流;李伟权发遣北外都水丞,提举东流。
苏油回到大名之后,上章提了几个建议,第一条就是考查整修河北诸路水道,提振运力。
故而两位都水丞的任务,除了巩固黄河新旧二线,还要整治新旧二线之间的诸多水道,保障朝廷从两淮支援河北的重要通道。
苏油的第二条建议却是河北路将领资历过高,监军童贯身份不足监劾老将,而西路李宪久守边陲,应该轮换,请朝廷将两人作为交换,以李宪为河北监军,以童贯为西北监军。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蘇廚 ptt-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調防讀書
李宪已经五十六岁,童贯才三十七岁,一个资历老,一个年富力强,西征是苦活,应当年轻的顶上,朝廷同意了这次轮换。
苏油的建议还有一点,就是西路新军久戊,同样应当轮换,如今铁路已经可以通到玉门关,正好可以让童贯回京述职,然后带领一部上四新军去西陲锤炼,而李宪则带领西部一部到汴京,交于朝廷,然后来河北任职。
这是考验大宋铁路运转能力重要举措,虽然说铁路是重要的战略部署工具,但是不经过验证谁都不知道效果,如果不事先演练查漏补缺形成制度,缓急之际只怕会措手不及。
少数大臣都知道苏油这道奏章是要干什么,不过大多数人不知道,于是争议再起。
吕大防和刘挚才吃了一个亏,于是赶紧召开都省联席会议,讨论这件事情。
章敦在会议上侃侃而谈,认为轮戊制度本身没毛病,乃是防止地方军队独大,武将猖獗的得力措施。
以前这么做是断不可能的,因为各地军队强弱差别过大,士兵贪恋故土,也不愿迁移。
但是如今大宋的军队已经不一样了,新军将士素质不是旧军可比,连队以上都有监军,做思想工作就是他们的常务。
而且就战术水平和军事素养来说,新军各部的技能,已经差别不大,指挥统御皆有制度。
士官们都是学院教导出来的,相互间的战术思想和指挥方式区别不大,完全可以实现“易兵换将”而战力不损。
而且这样也兼顾了公平,对于增强大宋军队的整体实力有好处。
尤其是两个监军的互换,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现在这个理由不是正好?
前边那些都可有可无,最后一条刺到了文官们敏感的神经。
鉴于后唐的惨痛教训,对于带兵的宦官,文官们深刻忌惮。
精华言情小說 蘇廚 ptt-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調防推薦
李宪在西边担任监军已经整整十年,西域都护都换了两茬,就他没有挪窝。
他是赵顼的亲信,可是现在台上的是太皇太后,自先帝驾崩后连面都没见过。
这几年李宪自己都提心吊胆,年年上书请求解除军务回守宫观,朝廷一直没有批准。
司徒的建议太好了,李宪去河北,一定能压制住军方,而司徒在河北,又一定能压制住李宪。
所以李都监回京是不可能回京的,丢去河北刚刚好。
经过表决,提案获得通过。
童贯得知消息兴奋坏了,当天就打包行李,快马兼程奔赴汴京,路过大名的时候拜会苏油,感谢苏油给他的机会。
苏油大笑,给他设宴饯行,童都监弱冠立志,要为陛下秣马天山,苏油不知道还则罢了,既然知晓,岂有不乐成美事之理?
然而心中冷笑,文官的心黑你童姥姥还是没明白,扫荡天山的功劳跟灭辽岂可同日而语?
因此这边只能让李宪来干,干完之后正好光荣退休,省了朝廷今后多少力气?!
这么搞对如今这些干得还算不错的太监其实有些亏心,不过苏油安慰自己,我这可都是为了你们好……
一同返程的,还有王彦弼。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熱門都市小说 蘇廚討論-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調防相伴
徐国大长公主那一套要不得,温柔乡是英雄冢,王晦成了王彦弼师爷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禀告苏油,要王彦弼搬到对门,跟自己住到一起,要不就住在节度府,公务之余,专心学问。
苏油觉得有道理,写信给徐国大长公主,将那些女孩子送回汴京,然后给王彦弼下了禁足令,这尼玛差点忘了,今年将是大比之年。
王彦弼的这段时间的文章大进,苏油回来之后一一读过,发现经过王晦的梳理调教之后,当真是士别三日,又得刮目相看。
同样的还有漏勺,走之前就跟王晦说好了的,王老师,要是方便的话,你给彦弼那套练习题,呵呵呵,也给汴京我家寄去一套,我再让他寄回来给你批改,谁家还没个熊孩子呢……
而且这事情吧还真得得抓紧,要不然过两年大苏还朝,太皇太后任命考官,多半又会是他,到时候还得避嫌,不是耽误咱家孩子吗?
搞得王晦压力山大,啥意思?一个进士都不够,还要买一送一?
好在俩孩子基础本来就不错,而且勋贵家的孩子有个好处,就是得恩荫之后还能跟着自家长辈参与实际政务,这就是将中得进士之后的观政环节提前做了,当年张方平和赵抃就是这样折磨……啊不锤炼苏油的,不然那个探花还真有些难拿。
经过一年的专题训练,王晦觉得俩孩子都有把握。
但是苏油对自家孩子的信心却不如王晦,因为他有些吃不准,这到底是自家孩子真有长进,还是有人帮他作弊的结果。
这娃可是有前科的。
冬,十月,癸巳,诏导河水入汴。
朝廷对有史以来第一次新军拉练重视非常,开封到兰州两千七百里,兰州到敦煌两千一百里,这是近五千里的调防!
为了腾出铁路运力,高滔滔命引河水入汴,加强水运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