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婿歸來
小說推薦龍婿歸來龙婿归来
在方伟张开嘴之前,突然,外面传出一声响亮而明亮的声音。
方栋颤抖着,转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门。
方霞,他为什么回来?
父亲!
方霞迅速走进大厅,恭敬地跪在地上致敬,“方霞满怀希望,从东海很幸运,夺回一页拳击谱,那凌羽枫人受了重伤!”
他从衣袋里掏出,凌羽枫给了他一页拳击,方伟突然欣喜若狂。
“太厉害了!
他拍了拳谱,认真地看了看,不禁笑了起来,“凌羽枫你受了重伤吗?”
“是的,凌羽枫得意,没有让我眼前一亮,我没有任何准备,我利用了他准备不足的机会,严重地伤害了他!”
方霞点点头。
方伟急忙帮助他:“做得好!做得好!”
“方栋,谢谢你的关心。作为方家族的一员,第二兄弟将来也是方家族的一员。他非常清楚自己的责任,所以他不会打扰你!”
方霞曾经看到过方形的冬天,在眼神中不屑一顾,有点不掩饰。
他看着方栋,看着方栋的表情,真的很想笑。
精彩絕倫的小說 龍婿歸來笔趣-第七百五十一章:致敬閲讀
这个混蛋,真的不希望看到自己的背影,派南山去杀死自己,还认为可以做到无瑕疵吗?
此刻,方霞对此东禁有一些谢意,如果不能这样说,那是凌羽枫那一群人的威慑力,可以安全地回到方家,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我的第二个兄弟重回安全区是一件好事,我感到非常高兴!”
方栋的表情迅速变化,立即露出笑脸。
“方氏一家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他们将来自然会越来越好。如果能为他们提供一点帮助,我将感到满意。”
方霞点点头,看上去很满意。
那眼神,让方栋在心里非常难受。
似乎突然之间,他和方霞的位置,有巨大的分别!
“父亲,此页面仅仅是开始。我将为我的家人带来更多好处。”
方霞认真地说:“这是我的责任。即使我为此付出生命,只要方家人能够变得越来越强大,这也是值得的。”
方伟点点头,笑了笑,拍了一下方霞的肩膀。
“我对你说的没错,哈哈哈!”
“这个芳族有你,是芳族的幸运,我不信任别人,但是我自己的孩子,我相信你,可以使芳族变得更加强大!”
“是!”
方霞和方栋同时喊着。
方伟用拳头走开了。
他不想浪费时间,看看它有什么特别之处。
特别是背面的图案,这是所有人最大的秘密!
在大厅里,方霞拉起椅子,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
他转过头看着芳东。
“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为我担心吗?”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龍婿歸來 起點-第七百五十一章:致敬展示
“当然。”
方说:“你是我的第二兄弟。” “我当然想念你,就像我父亲担心你一样。”
“只是因为有了你,那个凌羽枫门才显示出它的实力,我们的家门口,却被踩在地上踩啊。
在方伟缺席的情况下,方栋大胆地讲话。
他一直都是这样,即使与方霞交谈,即使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未来的方佳家主,方伟有意让方霞接手,他也不甘心。
有一天没有得到官方的确认,他就有机会!
“是吗,那个凌羽枫广场家,你在哪里?你做了什么?”
方霞起眼睛。“你开始了吗?你阻止了他,还是只是躲起来不敢放屁!”
“你…”
方栋呼吸急促。
“凌羽枫非常严厉,但是那就像我受了重伤一样,如何夺走了他身体的拳击频谱,这就是这种能力,这个人可以弯曲和伸展,只要它可以实现目标,你仍然可以学习。”
芳霞一双高傲的模样。
喝完茶后,他站起来,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回头看了方栋。
“对了,南山呢?”
他眯起眼睛。“为什么你不是最忠诚的人?”
方东的脸变了。
你是什么意思?
“哦,你们所有人都说凌羽枫非常凶猛,这并不意味着什么,我担心他会在时间到来时突然来这所房子,但却没人保护你。”
方霞微微一笑,哼着一声,没再说,直接转身离开。
看着方霞那双小菜一脸的野心,方冬握紧了拳头,脸上立刻出现了凶杀机!
即使面对那个人,也是他的兄弟!
该死的!
方栋愤怒地大喊:“南山,真是浪费!”
失败的!
南山失败了,芳霞居然可以安全地回到芳佳,这该死的浪费,养育他有什么用?
现在,方霞带着一张拳击符号回来了。她可能会得到奖励,而不是受到惩罚!
他的位置很快得到恢复,将比以前更高。
方栋的表情很复杂,闷闷不乐,哼哼然后离开。
但是方霞并没有回去休息。
他直接去了后山洞地牢。
“次子!
门口的几个警卫立刻大声喊叫。
“开门。我想进去。”
好看的都市小说 龍婿歸來 ptt-第七百五十一章:致敬鑒賞
“第二个儿子,家主公司说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开门!
方霞面对沉重,庄重的方式,“不懂我的话!”
守卫犹豫了一下,然后,不敢再说一句话,把铁门甩开了。
方霞用一只眼睛看着他们,轻轻哼着。
在这个芳族家庭中,除了芳伟,他的位置是最高的,尤其是在他带着一本拳击书回来之后,他是芳族的英雄。
他走进去,直奔最深处。
在最后一个房间里,芳仍坐在梳妆台前,好像他还没死。
她仍然想见他,向他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
“姨。”
方霞大喊。
自从她被囚禁以来,他二十年来都没有来见房然。
接近方然的任何人都可能会受到方伟的严厉惩罚!
方无视它。
我似乎什么也没听到。
方霞打开门,走进去,叹了口气。
“阿姨,小霞来找你。”
方芳仍然没有转过身,只是轻声说道:“方霞是明,你怎么办。”
二十年前,那个叫阿姨的小男孩,才十岁,现在三十岁的芳霞,她还不知道。
“我二十年来都没有见过我的姑姑,所以小霞什么也不想解释。我的姑姑必须比我更了解芳氏家族的规则。我只是芳氏家族的一个微不足道的成员。也不敢超越他们。”
方放开嗡嗡声,带着一丝嘲讽。
她当然知道芳家的规矩。
“但是现在,情况有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