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
小說推薦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末日:小姐姐没了我怎么活
半个小时里,他们一直顺着最密集的印痕追击,却没发现任何敌人。
“停!如果你是敌人,会从哪个方向逃?”
“我会向西北!”
“我会向东南!”
“我选择原地隐藏!”
棺镜 独隐
柳帅猛地的拍了下自己的头,说道:“回去,快!”
几人着急上火地往回赶,途经一处很不起眼之地时,还真找到了被掩埋得很好的痕迹。
“这群人很善于潜伏,大家小心点!”手势。
众人向更远的地方探查,又找到好些零星痕迹。
突然,柳帅丢掉根不大的木棍,苦笑着说道:“我们还是中计了!”
小姐姐们有些茫然地看过来。
“他们确实在这里待过,但,只有三个哨兵。真正的核心人员早已撤走。”
琳儿眉头微皱,赶紧将最近发生的事件,在脑海中串联起来。
“哪个方向!”
这条路的反斜面是条几乎不可能前行的崎岖道路。
大家也没问,跟着她向前走。
几分钟后,琳儿猛地停下,指着一块比较干净的石头说道:“看来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对方人数不少,我们得倍加小心才行!”
“嗯!”
三位小姐姐已将枪械上膛,缓缓跟在他后面。
越往前走,敌人留下的痕迹就越多。当他们来到一块较大的石头附近,还在暗处找到了压缩饼干袋子。
“这些人应该才离开不久,别靠太近!”
一行人放慢了脚步……
另一边,逃离的这群人实在太累,有好多都靠在崎岖的山石附近半眯着眼。
“头也真是的,非要我们走这边!”
“谁说不是呢?”
怨声载道的几人连眼睛都已睁不开,很快就已睡着。
呼噜声也影响了更远处的人,他们也靠在石头上睡觉。
不久后,除了站岗二人会时不时睁下眼,其它人睡得如死猪一般。
太阳越来越毒,连站岗之人都已睡着……
二十分钟后,柳帅已能看到他们,担心打草惊蛇,动作更轻地靠向前。
敌人并不知道有人在靠近,还在呼呼大睡。
距离拉近,已能攻击到守卫,未了不弄出较大声响,他仔细计算了攻击点。
如钳子般的爪子直接扭断了他的脖子。
轻轻将他放下时,他怀里的小瓶子却被压碎。
柳帅赶紧藏在暗处,听到两声‘吧唧’嘴的声音后,周围就只剩鼾声。
继续向前猎杀,很快就来到人员最集中处。
刚准备将他们抹喉,身后却传来凄厉的丧尸嚎叫声。
“谁?”
哒哒哒!
子弹太过密集,柳帅不得不躲闪。
而就在此时,变成丧尸哪人已被打成了筛子。
谁也没注意到,飞溅的血液落在了惊慌的小动物身上,它们在悄无声息中变成了另类丧尸。
这些动物只有老鼠大小,让你防不胜防。
好几人被咬,他们也没太在意,直到嘴里嘴里发出丧尸叫声,他们才反应了过来。
此时想要自救已经来不及,刚有抬枪的举动,就已彻底变成了丧尸。
它们疯狂的攻击着附近的活人。
“包围四周!”手势。
小姐姐们立即分散在四周,敌人被完全封死在中央。
哒哒哒!
枪声已变得越来越零星,几个距离他们近的敌人先后被感染。
现在还没被感染的敌人,已不足五人。
“周围被彻底封死了,怎么办,怎么办?”
“冲出去!”
“可,可是?”
“没有可是!”
约三十岁的瘦高男人整理好装备,直接冲向了赵小颖那边。
他不停点射着靠近,赵小颖只能龟缩在石头后面,偶尔还击下。
敌人看到活下去的希望,将速度用到了极致,距离她只剩不到三米。
赵小颖放下长枪,抓起长剑就斩出一道剑芒。
突如其来的攻击太快,他只能尽可能地避开要害,肩胛骨被划出条长口子。
“你?”
听到东瀛语,赵小颖的脸瞬间就变得阴沉,出招速度也变得更快。
受伤男子都有骂娘的冲动,话才到嘴边就被剑芒逼得咽回。
哒哒哒!
和他一起冲出的人终于赶到,密集的火力压得赵小颖根本没办法还击。
“支援下!”
陈双的反应最快,孤月长鞭已袭向最后哪人。
二人可不想受伤,同时向两翼闪躲。
这样一来,赵小颖的压力就变小了很多。
“丧尸交给我,你也去帮忙!”眼神。
琳儿点了点头,直接冲向敌人。
三位小姐姐对上四人,战况瞬间逆转。
“横竖都是死,和她们拼了!”念头闪过,他就灌下了瓶漆黑如墨的药水。
而,另外几人也有样学样。
呜、嗷!
嚎叫声响起,他们的身体不断传出肌肉暴涨声,嘴脸已快转变成野狼。
“同时出手!”手势。
小姐姐们都不在留手,出手都是绝招。
轰、嘣嘣!
一个还未完全变身的狼人被击毙。
剩下的三个则完成了变身,很轻易地挡下了攻击。
“他们使用的狼人变身药剂和以往的不同!”
“我也看出来啦!”
三位小姐姐背靠背地盯着狼人……
柳帅那边却相对顺利,现在已斩掉三分之二的感染者,只要在努力下,就能将附近清空。
就在他信心满满地想斩掉最大哪个丧尸时,它的破胸膛里却冲出只血色老鼠。
嗤啦!
臂膀被抓伤后,强烈的眩晕感袭来。
赶紧灌下自己的血液,不适感才消失了些。
“这些丧心病狂之人,已将丧尸病毒变种,我的血液都有些扛不住啦。”明白这些后,不敢在托大,很小心地躲闪着。
丧尸巴不得你这样,更加疯狂地攻击着。
十来秒时间里,柳帅处处受制,连好几次全力出手的机会都白白浪费。
心中长时间憋屈,无名火已冲上了头顶,等它再也控制不住时,他突然大吼出声。
声音很强,丧尸都愣了下。
柳帅却没时间注意这些,将速度用到了极致,唐刀一刀快过一刀。
丧尸身上被斩出长口子,零星的血污却沾到了他身上。
啊!
剧烈疼痛让他瞬间冷静下来,连续灌下两瓶自己的血液,不适感才消除了三分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