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别墅的大门被打开了,林年将背后横挂的菊一文字则宗调转角度,从门外跨了进来顺手带上了门换起了拖鞋。
期间他抽空抬头看了一眼餐厅,见到了坐在餐桌上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的曼蒂和金发女孩,有些意外地开口说道,“没有打起来?”
“就差那么一点。”金发女孩抬起手指比了一个一点点的姿势笑眯眯地说,“我跟你说了让我跟她谈什么问题都能解决的,倒是你那边呢?那群转校生解决完没有?”
“没什么意外发生,倒是楚子航和恺撒他们像是猜到我有问题了一样,就随便跟他们聊了两句。”林年换好鞋把菊一文字则宗丢在了鞋柜上,刀鞘与刀镡结合的地方流出了一抹暗红的辉芒,“但现在他们应该还没怀疑到正主的头上,依旧以为凶手是次代种或者初代种,我告诉他们我会处理的。”
“接下来的故事靠编就行咯?要不要我们真的再来打一架给你的故事增加一些细节?”金发女孩偏头问。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然后你一不小心被我打死了?”林年问,“中午的时候我就警告你了,别大意,小心摔跟头,结果你还是摔了。”
“鬼知道没有记忆的你跟你师姐配合起来那么天衣无缝,如果你师姐真想杀我,那一枪直接狙掉我脑袋,大概我就真的挂了吧?”金发女孩笑眯眯地看着桌对面一直没吭声当哑巴的曼蒂。
“是么,那你不该谢谢人家手下留情了?”林年走到了餐桌边上,拉开椅子坐下了,看了一眼金发女孩又看了一眼曼蒂。
“多谢曼蒂姐手下留情,没有一枪爆了我的狗头!”金发女孩有模有样地双手合十向曼蒂拜了拜。
然而曼蒂并没有理会她,从大门被打开的那一刻起,她的视线就一直放在林年的身上,直到林年安稳地坐在了她的身边,“师…”
“先把这个东西给撤了。”林年伸手点了点脑门淡淡地说,“一直压着我的脑袋感觉很烦。”
曼蒂把喊到嘴边的师弟给吞了回去,然后点燃了黄金瞳,坐在椅子上的林年明显感觉脑袋轻松了很多,这才把手放在了桌上,“碍事的人已经出局了,现在我们可以谈正事了。”
“有我坐在这里你们尽管聊,不会有第四个人听得见我们说的话。”金发女孩悠悠地说。
“那师姐,我就开门见山了。”林年看向曼蒂,“‘皇帝’是谁?”
“喔喔喔。”不止是曼蒂,就连金发女孩都差些站了起来,后者抢先曼蒂一步伸手压了压林年,“太快了,这个进度太快了,慢着点。”
“我没问你。”林年看也没看金发女孩直视着曼蒂,“我们彼此都清楚的,在你临走之前,你把那枚国际象棋塞到了我的口袋里,那已经是一次明显到不能再明显的暗喻了,我并不蠢,所以猜到了你想告诉我什么,但却因为环境受限的问题无法开口…而眼下卡梅尔小镇的这个领域就是你选择开口的地方,所以我来了,给我们之间创造了一个理想的聊天环境。”
“师姐,别提什么选择和凶手了。”林年淡淡地说,“你只是想找个机会跟我聊一聊,而我现在也给了你这个机会。告诉我‘皇帝’是谁。”
曼蒂看着林年沉默了很久,最后轻轻叹了口气摇头,“很可惜我不能说。”
“为什么?”
“如果现在她告诉你‘皇帝’是谁,那么无异于是直接将整个桌子给掀了。”金发女孩淡淡地说,“你还不明白她现在的处境吗?”
“你师姐从以前开始就是‘皇帝’的人,就在最近一段时间失去了‘皇帝’的信任。”说到这里时,金发女孩看了一眼桌上的黑色棋子,继续说,“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清楚‘皇帝’是怎么样的人,一旦祂对某人起了怀疑,那么等待着那个人的只有死路一条。”
林年看向了曼蒂,而曼蒂却是以沉默默认了金发女孩的话…他从未见过自己的师姐这么严肃过,眼眸中流露出的是与他印象里那个女孩不符合的沉重和平静。
“但你的师姐很聪明啊,她一直都很聪明,但如果他不想太过悲惨的话,就不能期望自己过得很开心,所以她就得蠢上那么一些,不那么出色耀眼,于是久而久之就成了大家眼里的‘B’级学生,曼蒂·冈萨雷斯。但在骨子里,她可是一个能跟恺撒·加图索和楚子航堪比的‘A’级!”金发女孩说。
“‘A’级?”林年看向曼蒂上下打量了一下她,“舞会皇后,国际象棋天才,年级第一?”
曼蒂别开了脸没避开了林年的视线,林年也叹了口气示意金发女孩继续说。
“你师姐应该很早就在给‘皇帝’卖命了,但‘皇帝’跟人的契约呢我也理解那么一点的,用华尔街的术语说,祂跟每个人的交易都有一个仓位,一旦价值下跌就得立即抛售,很明显你师姐的价值也一天不如一天了,尤其是你师姐拥有者独特的思维方式。”
“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你师姐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吗?”金发女孩淡笑着说,“那我就简单帮你剖析一下吧,正主反正也在旁边,如果我说得不对她可以立马打断我。你师姐玩国际象棋不一定都很厉害吗?或者用打遍天下无敌手来形容更贴切?可你真正知道能在国际象棋上达到这个位置的人真正的逻辑思维方式么?”
“这些人啊…在看到自己兵马就位,一场厮杀即将开始的时候,快感就会油然而生,在挪动第一个棋子之前,她们都会认为自己是赢家,她们想要的不是下棋,而是胜利。”金发女孩说,“在这个梦境里的人生赢家?梦境外的废材吐槽女孩?这些都不是神髓…对于你师姐来说扮演才是神髓,现实里演戏,这里也演戏,她真正想要的是赢啊!”
“因为如果赢不了,她就得死,而且死得极为难看。”金发女孩平静地看向了曼蒂,“跟着你跟得越久,她就知道自己在‘皇帝’那里越来越不做好了,在‘皇帝’终于要放弃她的时候,她也做出了求生的决定,她在来这里之前跟皇帝达成了一个新的交易…而交易的内容是她将假意投诚我们,作为更深层次的间谍扎进我们这边,继续为‘皇帝’提供可观的正收益!这样她在短期内就不会被放弃。”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四百一十四章:三方對談讀書
火熱都市言情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宇宙無敵水哥-第四百一十四章:三方對談看書
“她只是想活着啊。”金发女孩说,“所以才会尽力的抓住一切机会,努力的去扮演,无论是间谍,还是…你的师姐。”
林年没有说话,眼眸中静像水,一旁的曼蒂也保持着一言未发,任由金发女孩继续说下去。
“可很显然,你师姐很聪明,特别聪明。”金发女孩笑出了声,“因为她知道‘皇帝’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的东西…而我也不是。”
她笑着看向了曼蒂幽幽地说,“‘皇帝’吃人不吐骨头,我就不是了吗?难道我就是吃草长大的吗?在她看来其实我是跟‘皇帝’同样级别的东西啊…而面对这样的东西,简单的假意投诚又怎么能骗到我呢?”
“…所以她干脆就将这件事正正当当地放在了桌子上来谈了”林年呼了口气闭上了眼睛,“无论‘皇帝’还是你,你们两个都是自大的家伙,有自信掌控她这枚棋子,相信在最后一刻她这枚棋子是属于自己这边的,能给对面带去致命的一击…而这样她也能活得更久一些,不是在某天被当做弃子丢掉。”
“这是一次博弈啊。”金发女孩说,“皇帝清楚她的心思,也很乐意跟我们玩一玩,顺着计划将她推到了我们的面前。你师姐现在想投靠我们,但我们又不排除她是皇帝那边倒勾过来的,可皇帝其实也吃不准你师姐是不是真心实意想帮他做事…这样你师姐的身份忽然就微妙起来了。”
“按照正常的情况来看,像这种立场模糊不清的间谍是该第一时间杀掉的。”林年说。
“是啊…但很幸运的是,我是你的师姐。”曼蒂开口了,她看向了林年,“所以‘皇帝’没有杀我,而是任由事态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因为我?我不觉得我在‘皇帝’那里有那么大的面子。”林年冷声说,“我甚至不认识祂。”
“‘皇帝’的身份是禁忌,如果你师姐透露了这个情报,就是在主动找死,现在她好不容易搏出来的生面也会毁于一旦。”金发女孩看向林年,“但你可以问她一些其他情报,既然是双面不确定因素的间谍,那‘皇帝’肯定也做好准备透露一部分情报到我们这边来了。”
曼蒂也十分干脆地点了点头,“既然要投诚,肯定也得带上投诚礼,这是一次情报的互换,接下来我会告诉你们一些‘皇帝’的情报,一些很重要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