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我的1982
我考虑的那个东西太狭隘了?!!!我怎么就狭隘了呢?
王波听着李忠信对他的评价,他感觉到他的心脏就好像是被点燃的火炬,熊熊的怒火一下子就燃烧了起来。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忠信啊!你三舅我怎么就思想狭隘了,今天你要是不给我说清楚,咱们两个必须要好好说道说道了。”王波气呼呼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对于李忠信说他思想狭隘,王波是一百个不满意,啥叫他思想狭隘?他什么时候思想狭隘了?
“环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丽,蓝天也是幸福,要着力推动生态环境保护,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我这样说您不反对吧?
生态兴则文明兴,没有生态,就不会有文明,所以说呢!人与自然从来都不是分割的,自然是维持人类文明最重要的保护墙,只有守好这道保护墙,人类文明的千年大计才能实现。
然而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人们对自然的利用开采程度日益剧增,生态环境形势严峻。
资源的过度开采,引起资源短缺,地质灾害;废气排放引起大面积的酸雨侵蚀破坏,温室气体增加;过度捕捞导致生物多样性锐减。
地球就像是一条年久未修的小船,就要覆没在茫茫的宇宙中,面对地球遭遇的种种生态问题,难道,我们就坐视不管吗,答案显然不是。我们因自然而生,固然不能脱离自然而存在,那么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问题就是我们所要解决的。”李忠信看到王波有些生气,他慢慢地对王波讲解了起来他对这个方面的看法。
李忠信一直就觉得,没有青山绿水,没有好的生态环境,那么,对于人的生命来讲,首先就是不负责的一件事情,生态环境好了,污染少了,那么,人们的寿命至少会增加很多,所以,在生态环境上,必须要做好。
随着现代社会和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得人类社会的生活环境也就遭到了严重的的污染和破坏!工业排放的废水,废气,汽车排放的尾气,森林的乱砍乱伐,一次性塑料袋筷子用过后的乱丢乱弃都让人们的环境遭到了破坏和污染。
王波不屑地看了李忠信一眼,嘴巴微微一撇,十分鄙夷地对李忠信说道:“少拿那些个没有营养的臭氧层子的话来敲打我,你说的那个,随便找来一个小学生都知道,咋,把我当小学生了呗?
保护环境的事情,那基本上都是嘴巴上说一说,全世界人们都大声地喊着要保护环境,但是,有多少国家或者是多少人做到了?
就你知道保护环境,就咱们忠信公司保护环境,那有什么太多的作用呢?别的我就不说了,每天那个什么老美那边,在中东丢下一颗导弹或者是爆发一点什么战斗,那些东西会污染多少环境,你咋不去管一管呢!
大海里面的鱼都快被那些个外国的大型渔船打没有了,你咋不去管一管,顺便给大海那边放生一些鱼苗,算你回馈大海。
我看这个事情行,你在海上也是有着那么多的捕捞船的,一天打鱼数量都是几百吨上千吨,从海里面捕捞出来那么多的鱼,你是不是应该成立一个海洋生物研究所,然后专门研究海里面的鱼类,到时候往大海里面放生鱼儿。
你要是把老美那边丢的导弹不让丢了,或者是每年往大海里面放生个几万吨鱼苗,那算我思想狭隘,要不然的话,就别提那么多大道理。
大道理好像谁不懂似的,你在大街上随便抓住一个小学生,你问问小学生,爱护环境的事情,他随随便便就能给你说出来一二三来。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的1982-第兩千六百一十章狹隘?推薦
你知道吗?咱们公司投放到松花江里面的鱼苗,有相当大的一部分都被那些个搞电鱼和绝户网的渔民弄走了,跟没投放的时候差不多,那么做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和金钱,一点实际的意义都没有。”
王波越说越兴奋,他觉得,在这个事情上,他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忠信公司不是善堂,环境治理的这个事情,真的不应该归属于忠信公司来管理。
他们放入松花江里面的鱼,大部分也是被非法捕捞了,他们这边往里面放,下面就有专门的渔民或者是打鱼的捕捞。
那些个该死的捕捞者,基本上都是玩那种绝户网,他们放松花江里面的鱼苗,他们都能一网打尽,根本就不考虑生态不生态的。
忠信公司这么做,王波觉得实际意义不大,不过呢!这个事情是李忠信一手促成的,也花不了多少资金,王波也就那么样了。
可是,要是李忠信拿这个事情来嘲讽他思想狭隘,那他就得和领着掰扯掰扯了,在这个事情上,并不是他思想狭隘,而是他觉得不值得。
“三舅,您这就是有那么一点抬杠的意思了,美国那么大的一个国家,现在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国家,他们想扔导弹,是任何人都阻拦不了的。
这个根本就是一个无解的命题,不过呢!我还是要说,我们该做什么事情就做什么事情,首先我们做到问心无愧就是了。
只不过呢!刚才你说渔民搞绝户网以及电鱼的事情,这个事情我觉得应该管一管,哪怕是让黑省渔业部门的管理人员重视起来一下也是好的。”李忠信有些无奈对王波说了起来,他知道,这次算是王波占据了上风头,毕竟很多事情,是他根本就无法办到的,别说是他了,就是国家现在也是一样,没有强大的实力,那些个事情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去管的。
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1982 起點-第兩千六百一十章狹隘?相伴
至于后面说的让渔业部门的人管理一下那些个搞绝户网的渔民什么的,李忠信觉得还是一个比较可行的办法,真要是管理上去了,松花江生态链的恢复至少要比后世快上十几二十年,至少会让松花江边喝松花江水长大的人能够喝到更加干净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