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远峰要启动电动车项目。
前期的工作,已经做了不少。家满公司的老板陈家满已经动起来。成安配件的老板贾安成已经动起来。那两家公司已经投入真金白银。之前,他俩已经来到远程集团与远峰达成共识。而且,股份公司的名称都有了。
远程集团这边运作起来,可没有那两家公司简单。
陈家满的公司是私营企业。贾安成的公司也是私营企业。唯独远峰这边的远程集团,是一家大型国企。
国企的每一个项目,都得经过职工代表大会。这是企业性质决定的。
远程集团的职工可以拍胸脯说:“远程集团是我们的。我们可以当家做主。”
而私营企业的员工,就不敢这样说。只要有人说,可能就会被开掉。
电动自行车这个项目,是个大项目。远峰吸取教训,没必要像以前的两次,躲躲闪闪。他把这个项目的立项,直接交给职工代表大会决定。
这,就有些悬了。
那边,远峰已经对陈家满和贾安成拍了胸脯,而且接下来的操作细节都想好了。
假如,远程集团这边出了差错。职工代表大会不通过不同意,麻烦就大了。
这,也只有远峰有这个胆量,敢这样做。换句话说,他这样做,就是先斩后奏。
不过,他不是鲁莽。他有过算计。如果,远程集团的职工代表大会上,没有同意这个项目立项,他也要把这个项目做下去。大不了,让陈家满和贾安成他们私营企业做。这是没有退路后的一步棋。
现在,他会争取说服职工代表们。
優秀都市异能 官企 愛下-第369章 不同的聲音展示
现在,远峰所能做的,就是静观其变。他等待不同声音的汇集。
职工代表大会一个小时的集中会议后,分组讨论。
职工代表,一般来说,是这个企业里最能说,或多或少有一些想法的人。
可想而知,分组讨论时,会是个什么情况。据说,有的小组,争论到后来,持两种观点的人,到了针锋相对的地步,不仅仅是争成了面红耳赤,要不是有人拉住,双方要动手统一观点了。
在职工代表大会以外,职工们也关注到这次的项目。
下班的路上,远峰不时被人追上来,或者前面走着的人回头看见远峰,就放慢了脚步,有的,甚至停下,等远峰过来。
这都是真正关心远程集团未来的一些人。
“远董啊。能够上一个大项目,其实,我们也是开心的。”一个老工人说到这,笑了一下,又说:“其实。我们的担心要多些。现在的日子,好过多了。我们就怕这么一折腾,到手的好日子,会有大的变化。一个厂子,就像一个家庭,真的经不住折腾。”
面对这个老工人的话,远峰不好回答。因为,这是走在路上。如果在家中,在办公室里,大家坐着,可以慢慢聊。
走在路上,这话头,没法展开。
“你的担心,有道理。你反映的,我记下了。到时,我来一并考虑。”
“远董。那就谢谢你了。我们一家六口,全在远程集团上班。就怕哪一天,突然出现什么情况,资金链断裂了什么的,我们害怕啊。我们已经提心吊胆一回了,就是那次要破产的时候。”
“远董,远董。”从后面赶上来的一个工人,也有话说。
“远董。听说职工代表大会在开。我不是职工代表。可以说几句吗?”
“可以。当然可以。”
“哦。是这样的。我儿子谈一个对象。女方家中,指望我们买一套房子。远程的收入现在稳定。我们想努力几年,把房子首付的钱攒齐了。”
远峰这个时候,是要接话的。
“谈上对象啦。好啊。祝贺啊。”
“听说,要上新的项目,是个大项目吧。”
远峰告诉,“是的。打算上电动车项目。”
“能不能拖几年再搞这个项目。现在,我们这里生产,经营吧,都很稳定。每个月到手的工资奖金,已经不少。比最好的年成,都要好。”
远峰说:“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
“听说上大的项目。我们就有担心了。上新项目,是要投钱的。要是投那么多钱进去,万一,起不来,怎么办?银行的钱,听说还欠着有两千万。上新项目,是要用钱的。再借银行的。到时,还不上,那就有大的麻烦了。我们被吓怕了。这个企业,差点破产。不过,幸好有你,这才……”
前面在路边等着远峰的人,这时斜插过来,打断了在说话人的话头。
“远董。我有一个情况,要向你反映。”
远峰点头。
这个斜插过来的人,对刚才在说话,被打断话头的人说:“老章,你先停一下。我反映个情况。”
被叫成老章的,要说的话,算是说完了,于是就滞后一步,把远峰身边的位置让出来。
职工代表大会外的信息也在向远峰身边汇集。这个下班途中的场景,只是一个缩影。
职工代表大会分组讨论,用了两个大半天的时间。然后就是汇总。各部门各单位领导带着汇总的意见来到小会议室。
这么多人的声音,不可能一样了。
从汇总的结果来看,反对上电动车项目的人,占了大多数。
反对的声音,归结到一个点上。得不偿失。有例子为证。有效益好的企业,因为盲目扩张,弄了与原先不同的项目,最后,把一个好端端的企业给葬送掉了。
职工们的声音不能说没有道理。
现在,远程的日子,已经恢复到正轨上来。干吗还要折腾。就现在的日子不好吗?
当然,有支持上电动车项目的,而且有说:“居安思危,你不懂吗?”
会有人反驳,“小富即安,不好吗?”
这样的声音,可以说,本质上没有恶意,但结果却同恶意有了类似。
在两种声音对峙时,有人抱着胳膊,大有坐山观虎斗的闲情。
郑晓海听到这些汇总来的声音,脸上的笑意隐隐。这个时候,他是抱着看笑话的态度。他倒是要看看,远峰怎么处理这些不同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