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陈晴和成泰熙两人继续看着电视闲聊一阵香港那边的事情,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果然有人送电影拷贝过来,包括最新上映的《招魂3》和热度依旧的《鬼影实录》。
夜深人静,两个女人看恐怖片难免有些发怵,陈晴干脆喊上还没有睡的莉莉·法维尔等女侍,大家准备好各种零食饮料,一起来到别墅内的私人放映厅。
成泰熙对现象级的《鬼影实录》更感兴趣,陈晴直接选择了《招魂3》,还问大家有没有意见。
当然没有。
于是就这么愉快地做出了决定。
其中一位女侍带着拷贝去隔壁操作间里安装一番,回来关掉灯光,捧了一桶薯片和大家凑成一堆儿坐好,大银幕上的新世界影业厂牌片头也已经过去。
刻意渲染的冷寂色调中,开篇是一处破落的小诊所。
这从房间内的布置和一些文字标牌可以看出,办公桌上的铭牌写着‘马克·科尔斯医生’的字样。
诡异的飘移镜头伴随着夜晚从窗外吹入的冷风不断游荡,最终定格在小诊所一扇房门门口,随即,房门哗的一下被拉开,放映厅内的众女还以为会有一只猛鬼窜出来,都吓了一跳。
好莱坞著名反派演员迈克尔·马德森扮演看起来更像屠夫而不是医生的高大发福中年人摘着口罩从房间内走出,身后跟着一个还捂着小腹脸色苍白的年轻女子。
熟练地去药厨搜罗了一些药片包好,科尔斯医生看着虚弱地歪坐在长椅上的女子,语气很是无所谓地安抚道:“刚堕胎都这样,回去休息几天,吃一些好东西补充下营养,很快就会好的。”
女子只是捂着肚子不说话。
科尔斯医生也不再多言,包好一袋药片,走到女子身边丢在她腿上,搓着手道:“谢谢惠顾,五百美元。”
女子按了按膝上的纸袋,又缓缓拿过挎包,掏出一把零钱数了数,可怜兮兮地递过去:“我只有三百多。”
科尔斯医生一把接过,数了数就塞进口袋,随即从办公桌上的名片盒里抽出一张递过去:“好吧,谁让我这么善良呢,如果你身边其他人有需要,记得帮我打个广告,24小时营业。”
女子接过名片,机械地点了点头,抓起装药片的纸包,颤颤巍巍地起身就向外走,随即被喊住。
女子回头。
科尔斯医生指了指刚刚的屋子:“那个小东西你要不要带走?”
女子被吓了一跳,连忙摇头:“不,我不要。”
科尔斯医生也没有勉强,嘿笑了一声,说道:“是不是后悔了?没必要这样,你这么年轻的姑娘,将来想要多少孩子都能生。”
女子心虚地附和笑了下,再不停留,匆匆离开。
镜头切换。
诊所旁边的树林,寥落冷寂的月色之下,科尔斯医生利索地用铁锹在地上抛了一个坑,随意把脚边一个装着什么东西的垃圾袋踢了进去,埋好,返回诊所,洗手,换衣,关灯,然后开上自己的小皮卡,离开镇子边缘的这处诊所,返回家中。
游移的镜头注视皮卡远去,再次回到医生刚刚的刨坑处。
冰冷的月光忽然被云层遮盖,呜咽般的风声之中,突然之间,一只仿若实质的稚嫩小手从土里探出,随即很快爬出一个由于还未发育完全而有些残缺的婴儿身体。
虽说很容易分辩这只是一个没有实质的灵体,因而恐怖程度略有弱化,但那诡异残缺的外表,还是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只是这恐怖的一幕,直接就让私人放映厅内几位女侍吓得闭眼轻呼出来。
陈晴搂着下意识靠过来的成泰熙,同样觉得浑身发毛,不过她胆子到底更大一些,继续望向大银幕。
鬼婴爬出地面,摇摇晃晃地起身,一边左右找寻打量,一边轻声稚气地呼唤:“妈妈,妈妈你在哪,妈妈,你为什么要抛弃宝宝,妈妈,呜……呜啊……”
随着稚嫩的呼唤变成呜咽,声音也越来越尖锐凄然,逐渐充满了戾气,本来还勉强能看的鬼婴灵体也逐渐变得狰狞,不仅如此,哭泣的鬼婴四周,开始有更多婴灵从地下爬出。
小镇一栋房门前。
醉归的邋遢汉子砰砰砰敲着门,听到鬼婴的凄厉呜咽,疑惑地打量四周,什么都没有,于是抬头。
镜头开始上移。
躲藏在云层当中的月亮,不知何时再次出现,只不过,本该如同玉盘般的月亮,已经变成了血红色。
血红色的月光重新洒落回到地面。
画面当中,不只是科尔斯诊所旁的树林里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鬼婴,小镇周边,仿佛感受到了某种召唤,幽暗的溪流里,有浑身湿淋淋呢喃着好冷啊的红裙女鬼缓缓爬出;街道尽头的参天古树上,舌头拉长双眼凸出的吊死男人双手在空中虚抓,哦哦啊啊不成词句地坠在一处枝干上扭动摆荡;横穿小镇的公路中央,一个头颅完全成九十度扭曲的老人试图被自己的脑袋掰正,一边抱怨开车那么快干嘛,头都撞歪啦;某处房屋的浴室,带着裂痕的梳妆镜里,脸上全是暗纹分不清男女双眼赤红的鬼物撑着镜框两边,缓缓从镜中拔出身体……
连续切换几个特写之后,镜头重新拉远,小镇开始浮起的薄雾中,伴随着各种各样的鬼魂厉叫,居民家里的灯光陆续亮起,随着一个女人凄厉的‘鬼啊——’的尖叫声,画面定格,显出了影片的标题:《招魂3:血月》。
楔子和标题之后,开始出现沃伦夫妇灵异博物馆画面的过渡性片头和主创字幕。
别墅内的私人放映厅里。
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哪怕《招魂》系列从一开始就一反好莱坞常态地往往从头把观众吓到尾,而不是惯常那种磨磨唧唧直到最后才出现鬼魂的剧情模式,但,这部续集,从楔子开始就直接放大招,一点都不让人缓冲,实在是更不讲规矩了啊。
而且,无论是畸形残缺的鬼婴,还是面色惨白的溺死女人,又或者从镜中爬出的赤眼魔物,都完全是恐怖片里能够给出的最惊悚形态,任何一个都足够让人汗毛倒立心脏发紧,甚至下意识闭上眼睛。
这一次,却是一次来了一堆。
稍微舒缓的片头音乐中,大家回过神来,坐在后排的莉莉·法维尔小心靠上前,轻轻拉了拉陈晴衣领,面对同样带着怕色的陈晴突然转身,法维尔又被吓了一跳。
陈晴是差点骂人。
看恐怖片的时候你偷偷摸摸往人家脖子上摸,搞事情啊。
莉莉·法维尔也反应过来,有些委屈,又小声道:“陈小姐,要不我回去睡觉了,再看下去会做噩梦的。”
本来莉莉如果没有拉陈晴衣领,事情很好说。
现在,电影里外都被下了一跳的陈晴可没那么好说话,立刻拒绝:“不许走,”说着还看了眼银幕光亮映衬下都明显想要离开的其他姑娘:“都不许走,陪我看完。”见所有人都垮下脸蛋,一张张都挺漂亮,陈晴色心又起:“等下我们一起睡,就不怕了。”
陈晴发话,大家只能打消提前退场的念头。
不过,另外一位女侍克里斯蒂·拉瑟姆又建议道:“要不,陈小姐,我们打开灯吧?”
见周围姑娘一个个小鹌鹑似的,陈晴反而更多了几分胆气,把身边成泰熙朝自己搂了搂,再次拒绝:“开灯看电影,那多没气氛啊,好了,都闭嘴,开始了。”
银幕映出的光线里,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能作罢。
随即又都不敢再相互多看。
这昏灯暗地的光线下,再加上影片暗示,身边人的脸似乎都有些苍白,不似活物。
正片开场。
艾德·沃伦正戴着一副奇怪的平光眼镜,在街边一个便利商店挑选硬币。
恰好没有生意,面色和蔼的肥胖黑人女店主伸手主动挑出了一枚,说道:“这个,这个好,很新。”
艾德·沃伦笑着摇头:“新的可不行,要的就是旧的,越旧越好。”
“嘿,我知道有人喜欢收藏硬币,不过,这些通用的联邦钢镚,好像没有收藏价值?”
艾德·沃伦稍微迟疑,笑着解释道:“我可不是用来收藏的,”说着拿起一枚,很欣赏地举在手中打量片刻,独自放在一边,随即有些没头没尾地对女店主解释道:“有些硬币,被人使用的次数多了,会带有很神奇的愿力,能够克制阴晦,带来好运。”
黑人女店主听艾德说的煞有其事,却不怎么信,说道:“我听说银行会定期收回销毁废弃的钱币,你应该去那里,肯定最旧。”
艾德摇头道:“愿力聚集起来不容易,必须是一个人的美好念头,还会被恶念冲消。而且,自然消散也很快,那些废弃钱币可存不住太多。”
黑人女店主明了:“哦,那我明白了,纸币肯定存储不了你要的愿力,只能是硬币。”
“女士,你很聪明。”
黑人女店主好奇心更胜:“那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些……带有愿力的硬币,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捉鬼,”艾德笑容无害,又补充道:“我是一个灵异调查员。”
黑人女店主明显强忍着才没有翻白眼。
艾德很快挑完,小心把脸上的特制眼镜取下,掏出自己的钱包准备按约付给女店主双倍的价格。
黑人女店主也看出了门道,瞟了眼不多的几枚硬币,下定决心指了指那只眼镜:“我可以戴一下吗,如果很有趣,这些硬币都白送你。”
艾德稍微犹豫,还是点头,又道:“你可以看一眼,但我还是会按约定付给你钱。”
这样当然最好。
黑人女店主伸手拿起眼镜,戴上,看向被艾德挑出来的几枚硬币,顿时露出惊讶表情。眼镜视野内,相比其他,被挑出来的那几枚硬币,果然都散发着暖暖的白色光芒。
小心地取下眼镜还给艾德,黑人女店主表情里多了几分敬畏:“先生,这竟然是真的?”
艾德把几张纸币递给女店主,点头道:“当然。”
黑人接过纸币,又明显有些不舍地看向那几枚硬币。
艾德把硬币收起来,笑着道:“这些对你没用,你这里很干净,而且,这些硬币必须尽快使用,离开了人群之间的流通,硬币上的愿力还是会很快消散。”
黑人女店主点点头,立刻又道:“您这么说,我以后就能睡好觉了,坦白讲,我住在楼上,夜里总是能听到奇怪的声音。”
“大概率是老鼠,”艾德道:“这个你可以找捕鼠人。”
“我现在也这么认为,那些可恶的小东西。”黑人女店主笑着露出一口白牙,说着又对那副眼镜好奇起来:“先生,您这副眼镜,有什么神奇的吗?”
“其实很简单,上面涂了最纯洁的初生婴儿眼泪,以及……”艾德说到这里打住,笑道:“还是不告诉你了,因为这副眼镜不只能分辨硬币,还可以看到你不想见到的东西,这样对你不好。有些东西,你看不见它,双方都能相安无事。”
黑人女店主很听劝地点头:“先生,您说的非常对。”
正聊着,两位穿黑色西服的中年男子一起进门,看到艾德,快步走过来,其中一位向他展示了一下自己的FBI证件:“请问是沃伦先生吗?”
艾德镇定点头。
问话的西服男子确认了艾德的身份,急切地做了个请的手势:“沃伦先生,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您帮忙。”
艾德朝略微惊讶又很快恍然的黑人女店主点了点头,和两人一起向外走,一边道:“我需要先去附近办一件事情,他们同样很急。”
两位FBI探员大致能猜测艾德要去做什么,没有反对,其中一人还道:“恰好,沃伦先生,可以让我们先旁观一下您的能力吗?”
“当然。”艾德点头,又半开玩笑:“我以为你们FBI会把我们灵异调查员当骗子。”
两人都有些尴尬,其中一人诚实道:“如果是一个星期之前,沃伦先生,我肯定会当你是骗子。”
三人说着来到马路边,艾德正要拉开自己的车门,听两人这么说,暂停了动作,微微皱眉:“一个星期,而又是你们找上我,两位,我只希望还没有人因此丧命。”
两位探员闻言,表情都有些恐惧和无力,其中一个摇了摇头:“艾德先生,很遗憾。”
艾德没有再废话,拉开车门,指了指副驾驶:“我们坐一辆车吧,你们谁和我说一下事情的大概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