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刺客之王
明澈水色剑光八方流转,把偌大圣殿尽数淹没,也把众多强者尽数淹没。
秦时月、金毓秀、英佩里亚第一反应都是尽快脱离剑光领域。
湛然明净的水色剑光,灵动高妙又浩渺无尽。
一座剑光领域,居然真有横盖星河纵贯千秋之势。
众多神级强者的神域,都被剑光覆盖。这一点非常非常可怕。
每个神级领域都有自己独特的法则,独特又强大的力量。
众多神级强者汇聚在一起,每个人神域都不一样。高玄却凭着一己之力,就把所有领域尽数淹没覆盖。
秦时月这等强者,都感应不到其他人的状况。他心里很清楚,高玄再强也不可能一剑把所有人都斩死。
这座宇宙内,也不太可能有那么强大的力量。
只是高玄剑光领域太过高妙,自上而下覆盖了所有强者领域。并把所有人分割开来。
如此高妙绝伦剑术,把他们人数上优势全部抵消了。
秦时月也知道,最好办法就是全力出手。只要众人都是这个想法,大家集合全力总能破掉这座剑光领域。
问题是别人肯定不会这么想。遇到无法破解的剑域,大家肯定想着先脱身。
土正南下场也告诉所有人,没人经得住高玄一剑。
秦时月现在想来,高玄也是故意先一剑杀了最强横的土正南,以此威慑众人。
想一剑斩杀土正南这等强者,高玄想必也是竭尽全力。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面对这么多神级强者,高玄一把剑又能杀多少?
秦时月能想明白其中道理,他也相信,其他人也能明白这个道理。
问题是人性自私,情况如此混乱,谁愿意强行出头。谁愿意去直面高玄的绝世神剑?
就是秦时月都不愿意死拼,他只想着尽力逃脱剑域,再想应对之策。
想到这里,秦时月毫不犹豫发动了九州鼎。
他的九州鼎就在咸阳星深处,九州鼎建立的庞大领域笼罩了整座咸阳星域。
中央星域能自成一体,把所有邪神挡在外面。一是有赛博空间覆盖,二是有九州鼎建立的庞大领域。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刺客之王 txt-第六百六十六章 橫掃推薦
换做其他强者,秦时月只是驾驭九州鼎就足以直接压死对方。
面对高玄的剑光领域,秦时月却感觉无从用力。
千年以来,九州鼎也在不断进化。可比起高玄来,却似乎又差了一层。
秦时月心里其实很难受别扭,千年之前他就总比高玄差一层。看不透高玄修为,也看不透他行事。
直到高玄重伤,他才忍不住行险一搏。这固然是对权势的渴望,对秦家的维护。更多却是出于他不服输的心理。
千年之后,高玄再次冒出来。秦时月本以为做好了一切应变准备,结果对上高玄还是不够。
总是棋差一着,秦时月被高玄压的也很恼火。但他还很冷静选择启动九州鼎,强行脱离剑光领域。
金毓秀、英佩里亚也做出了同样选择。两人也是九州鼎主,凭着九州鼎总能脱身。
这三位都有九州鼎,能挣脱剑光领域的束缚。
其他人可就没有这个本事了。就算是木源这样强者,论真实修为也不比秦时月他们差多少。但他手上终究没有九州鼎。
一千年来,圣堂在九州鼎投入了不知多少资源。大多数神晶其实都融入了九州鼎。
正因为有着庞大资源投入,九州鼎才越来越强。
秦时月、金毓秀、英佩里亚他们身份如此超然,人不在圣堂却能掌控权柄,就是因为他们掌控了九州鼎和赛博空间。
木源等人就是差了这一层。在这个关键时刻,这一层的差距就足以致命。
木源心里叹气,可他也找不到强行脱困的办法。只能展开青龙风雷旗护住自己。
到了神级层次,他可以驾驭任何一种源力,也可以带着满身神器。
但是,那样做意义不大。强者比的不是谁有弱点,而是谁更强。
只有专注一条道路,才能走的更远,走的更高。
这件青龙风雷旗,木源成神后投注了所有精力和资源。
哪怕高玄剑光领域如此高妙绝伦,青龙风雷旗一展,一片闪烁电光强行驱散剑光,让木源有了容身之地。
木源感受到周围有异样源力激荡,青龙风雷旗再展,青色电光蔓延开来。
木源就看到高玄正翩然抽剑后退,被他一剑刺穿那人身穿火色莲花战甲,面容精致,赤红眼眸瑰丽迷人。正是十二门徒中第十一圣者火红莲。
火红莲是火家旁系出身的绝顶天才,年轻的时候就结成超一品金丹,很顺利点燃神火成就神级强者。
她年纪虽小,要说真实战力稳稳能进入前五。就是积累不够,本命剑器红莲剑差了一点。
中剑后的火红莲也感应到漫天铺展雷光,她赤红瑰丽明眸中露出几分求救的神色,却没能发出任何声息。
火红莲跟着就化作一朵巨大红莲花层层绽放,然后,花瓣片片凋落,转即枯萎。最后化作一团污浊浑水飘散。
木源又是一惊,火红莲的浊世红莲能够死而复生,是第一等强横神通。
怎么在高玄剑下,这门神通都彻底失效。
穿着深黄长袍的高玄,不知何时飘然来到木源身前。
木源周围铺展开的亿万道电光,对高玄全无任何影响。
长袖飘洒的高玄如同一抹幻影,站在雷光之中居然没有任何源力碰撞反应。
木源深沉的看着高玄:“轮到我了?”
高玄无所谓的说:“反正都要死,不过是先一步后一步的事。有差别么?”
木源想了下问:“我现在投降还来得及么?”
“哈哈哈……”
高玄大笑摇头:“刚才给过你们机会,现在想跳反却是晚了。”
木源枯木一般的脸上挤出一丝苦笑:“总是要试试。万一呢,对吧?”
“当然。蝼蚁尚且贪生。”
高玄对此到是很赞同:“不怕死的人,总归是不正常的。”
木源长长叹口气:“你既然执意要杀我,我也只能拼死一战。”
他说:“不接纳我,是你犯的一个重大错误。”
木源继续说:“在战斗之前我有个问题,你是怎么一剑杀死土正南和火红莲的?”
“告诉你也无妨。两人虽是神级,却受不住我剑意。杀死土正南的是天河剑。厚土虽厚却有尽。我以无尽天河破之,所以他土崩瓦解形神俱破。
“那个火红莲以神魂凝炼成浊世红莲,很有想法。我以黄泉剑破之。黄泉死气最盛,她这红莲是怎么也活不了。”
听高玄慢悠悠解释了一番,木源对高玄拱手点头:“恍然大悟,多谢阁下指教。”
他对高玄说:“剑法我远不如您,修为、神器也是大大不如。我就用自己毕生领悟神通和您讨教。”
高玄点点头:“正要领教。请。”
木源深吸了口气,他一摇手中青龙风雷旗,人就化作一株参天青树。
青树树冠如同巨伞,树枝上长满鲜嫩绿叶,甚至上面还接着一些圆溜溜绿色果实。
这么一株绿树,凭空而生,无数细密如丝的树根深深扎入虚空。
哪怕在剑光领域中,这颗青树都并不显得怪异突兀。
相反,这颗青树郁郁葱葱,充满了生机。
高玄见了都自然而然就生出了一股喜悦。
任何正常自然生命,都会喜欢勃发的生机。只有负空间的生命,和正空间生命相反,才会如此敌视生命。
高玄喜悦的同时也有些赞叹,以生命转化为一株青树,这种神域具现化是如此的精妙,又是如此的强大。
青树本身就代表着无尽生机活力,其根系遍布虚空深处,意味着他能吸收到源源无尽的能量。
就算斩断这这棵树,不能把根系全部斩灭,木源就还能复活。
当然,把神域具现为青树本身,其实也就放弃了战斗。至少面对高玄这样级别强者,青树毫无战斗力可言。
也只有这种特殊神域具现化形态,才能让木源保持这种特殊神通。
高玄轻拂青树粗壮树干,“这到也有趣。”
他又自语说:“也不知道木材怎么样,锯下来打一套桌椅应该还是挺好的……”
高玄说着话手中弘毅剑一拂,一泓秋水般剑刃无声扫过青树。
青树顺着剑痕缓缓裂开折断,巨大如伞树冠轰然倒地。
受此重创,青树上郁郁葱葱树叶尽数枯黄掉落,树枝枯萎。
转眼之间,变成两截的青树就成了两段枯木。再没有一丝生机。
这等变化非常快,却又极其自然。
又过了一秒,枯木重重腐化,分解成片片碎屑。就是深深扎入虚空的亿万如丝树根,都被腐朽力量侵蚀,慢慢腐化分解。
至此,木源的神魂彻底消解。
高玄左手微微一动,冥王裂魔刃已经把木源神魂烙印收起来。
这等神级强者的神魂,非常珍贵非常有价值。当然不能浪费。
包括土正南等众多强者神魂烙印,都被高玄收起来。
本源意识溃灭,众多强者留下的神魂烙印虽强,却并没有任何意识。只是保留了生前的经验记忆等等。
神魂烙印被冥王裂魔刃收走,再有什么底牌也没用了。
其实就算没有冥王裂魔刃,也没人能在高玄面前耍花招。
高玄力量层次本就最高,重新学了修真体系,重练神魂,恢复力量后变得更加强大。
秦时月等人的神级,大概和他千年前状态差不多。在身体层面上,甚至还差了许多。
他们真正厉害的地方在于力量变化更精微细密。同样一分力量,能发挥出十倍百倍的威力。
等高玄也掌握了这种精微变化,他从力量层级上就真正超越了秦时月他们。
高玄展开剑光领域,这样一群强者立即就被分割成一个个单独个体,任凭高玄宰割。
什么超一品金丹,神级强者,真交手绝接不住高玄一剑。
算上木源,高玄已经斩杀了七名门徒,十九名神使。
现在就剩下两个门徒,三名神使。
事发突然,很多神使还在外面,还有三名门徒也不在。不过没关系。
错过这决定性一战,他们生死已经无关紧要。
高玄长袖一拂,人已经到了金玉瑶和火云恒面前。
这两人气息相投,年轻的时候又有过亲密关系,共同修炼过特殊秘法。
在高玄剑光领域中,两人居然汇聚到了一起。
高玄到不在意,对方要是能结成五行大阵,还能和勉强抗衡一番。现在么,对方再没有任何机会。
看到高玄飘然而至,金玉瑶和火云恒都是神色一紧。
金玉瑶主动说:“阁下,我们也许可以谈谈。”
“恕我直言,你们没有这个资格。”
高玄弘毅剑一转,“动手吧。”
金玉瑶和火云恒知道没的选了,两人都沉着脸,一个催发白虎斩仙剑,一个催发九阳焰光剑。
银白剑光和九道赤金日轮融合,化作更为堂皇煊赫的白金剑光。
两人居然催发神剑领域合并,两柄神剑双剑合璧。
这等神域叠加异常复杂,双剑合璧也让两人力量暴增到了一种极致。
两柄绝世神剑也真正融合成一道白金日轮,向着高玄直接压下去。
白金日轮煊赫堂皇,其势炽烈无匹,其光锋锐绝伦。
如此浩荡威势,把高玄深渊剑域都强行破开。
困在剑域中众多圣者,都看到冉冉升起的白金日轮,感应到那日轮中蕴藏无尽剑势。
众多圣者都是又惊又喜。惊的是不知这是何等力量,居然能强破高玄剑域。喜的是己方终于有人站出来,能和高玄正面一战!
从剑域中逃出来的秦时月、金毓秀、英佩里亚三人,也都感应到白金日轮之威。
三人遥望白金剑轮,眼神都很复杂。到了他们这一步,才知道要双剑合璧有多难。
两大神级强者的神魂就不可能完全契合。想要做到这一步,就要先让两道神魂融合。这种融合完全是不可逆的。
催发出这绝世一剑后,两大神级强者神魂必然要一起溃灭。正因为是燃烧神魂的一击,才有如此惊天动地的威能。
到了这一步,白金日轮已经穿透圣殿法域,穿透赛博空间的虚拟神国。
煌煌白金神光,辐射八方,把整座咸阳星域都照亮了。
咸阳星域有数十个行政星,有三个分属星域。星球之间彼此距离是以光年来计算的。
在这个剑光领域范围内,不论人在做什么,都自然能接受到的白金日轮释放出无匹威能。
秦时月看到这一剑都暗自可惜,要是两人早用这一剑,他们趁势动手就有很大胜算。
现在么,只怕很难威胁到高玄。
秦时月见识多高,其他人可没有他这种见识。大多数圣者都心生喜意,如此剑势岂不是必胜?
高玄都微微点头,剑势运用到这种层次,只说力量已经近乎巅峰。可惜,两名神级强者纵然燃烧神魂,在剑意层面终究是差了很多。
这种境界,剑意差一丝那就是极大差距。更别说双方有着本质差别。
高玄等到白金剑轮威力攀升到巅峰之际,这才横剑直斩。
这一剑雄浑无匹剑势浩荡,所有剑光却尽数汇聚在剑刃上。
秋水般剑刃一横,照亮星域的白金剑轮就轰然裂开,爆成无尽光雨。
这一剑以强对强,以力破力。弘毅剑催发的天河剑意直接碾压白金剑轮,彻底击溃两大神级强者双剑合璧。
这样绝世无匹的剑法,也让观战所有圣者都吓坏了。
高玄用这一剑证明,他就是力量冠绝星河,无人可及。任凭你双剑合璧,也是不堪一击。
这一剑,斩破日轮,斩杀两位神级强者,也斩灭了所有圣者斗志。
众多圣者都是不假思索各自展开神通,四散逃脱。
“想走,我送诸位一程。”
高玄驾驭弘毅剑一转,辉煌浩荡剑光八方扩散,所有圣者都浩荡剑光压住,整座空间都被无尽剑光锁住。
辉煌浩荡席卷星河剑光跟着的向内收敛,无尽剑光旋转成漩涡收缩成一点。
被困在漩涡中众多圣者虽然竭力挣扎,还是被旋转收缩剑光直接压碎。
高玄轻轻一拂弘毅剑,悠悠剑鸣声中旋转剑光漩涡无声消散。
偌大圣殿内,已经空空荡荡。所有圣者尽数消失。就是激荡的剑光源力,也消散的干干净净。
就只有云清裳一个人站在高玄身后,她想了下对高玄说了一句:“干的漂亮。”
高玄矜持一笑:“不值一提,谬赞谬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