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三日后。
科考之后,新晋官员的头一回上朝。
谢长鱼自然也是早就收到了为隋辩公子制作的官服,一身青衫,五彩金线绣制而成。虽然素雅,但穿在谢长鱼的身上居然还有些养眼。
随着上朝的官员鱼涌而入,整个朝堂之中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头。官员们进入之后都是开始交头接耳地谈论起来。
这次上朝的主题也就是科考之后新晋的那些个官员。其中风头最盛的也就是这出了名的状元郎隋辩。
“听说这状元郎可是提早交卷了的,没想到居然还能拔得头筹!”
“就是啊,这从古至今就没几个人提早交卷的,要不就是彻底的自暴自弃了。谁家公子哥不是拼了命地写,拼了命的检查,生怕出了什么差错。这隋辩公子倒好,不仅提前交卷,居然还一举拿下状元郎!”
“听说这一次的科考是丞相大人监考,所以格外严厉。不少的世家子弟都被刷下来了。偏偏这个隋辩公子居然就成了个状元郎。”
“这次江南八大系的才子有好多都是不错的名次,这盛京这回可是真人才济济啊!”
这些官员们一个个可都是人精,虽然讨论地极其激烈,但是也不见得会得罪什么人。
倒是有人眼尖,看到谢长鱼便是惊叫着指向她:
無名 島
“快看!那个是不是就是小隋公子?”
不少对这状元郎好奇的官员们一个个都是转头看了过去,想要目睹一下这隋辩公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谢长鱼倒是像是回家一样,优哉游哉,根本就没有新官那般拘谨紧张。
而那谢长鱼的年轻才是让所有的官员们感觉诧异的。这般年轻有为,自信满满的人才不多。上一个这样不把朝堂当严谨之地的,已经被雷劈死了。
“隋兄。”赵以州也来了,穿着一身青衫,白面书生的模样。见到谢长鱼,他那慌张的神色也是一下子就镇定了下来。
相对来说,赵以州可以说是整个朝堂之上身份最为低微的人,见到一个熟人也能够缓解一下紧张。
谢长鱼含笑点了点头:“以州兄,今后我们就是同僚,多指教。”
赵以州又一次拘谨起来,只好是尴尬地应了下来。
最后一个来的是江宴。依旧是那身不换一样的白衣,进了朝堂之后根本就不带给谢长鱼一个眼神的,站到自己的位置上,满脸清高。
谢长鱼自然也是看到他,目光上下挑衅似打量了下。这男人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一脸的臭屁好像别人稀罕巴结他一样。
谢长鱼已经有很久的时间没有和江宴碰上了,曾经还是谢长虞的时候,在朝堂之上和江宴斗嘴,现在看来倒还是真有些怀念。
“皇上驾到!”
当宫喜扯着嗓子高喊,所有的官员都立刻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低着头不看来人。
谢长鱼现在也是为了能够重回朝堂,可现在的身份毕竟不如曾经,这时候自然是要和别人一样。赵以州也是慌忙站在了谢长鱼的身侧,低下了头。
稍将最近官员们递上来的辞呈讲述了一番之后,厉治帝便是终于提及了这次的科考。
“各位科考选拔上来的官员们,今日也是头一遭上朝。今后就要和各位老臣们一起共事,相信我大燕国必然会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之下更加强盛。”
“吾皇万岁!”
厉治帝一翻慷慨陈词,引得众多官员们纷纷附议。
“这位想来就是我们大名鼎鼎的江南八大系第一才子隋辩公子吧?早就听闻隋辩公子大名,今日终于在朝堂之上见到你了。朕着实是有些激动啊。 ”
那厉治帝笑眯眯盯着谢长鱼的眼睛,要不是谢长鱼对这厉治帝实在是了解,怕是都要觉得这是个仁君了。
明明之前就已经见过,但这厉治帝居然还说是第一次见,着实是有些虚伪。
不过谢长鱼是个聪明人,此时直接出列,对着高堂之上便是一拜。
天降萌宝:电竞鲜妻微微甜 北夏
“谢陛下赞赏。下官游历四方,为了发扬国家,为国除患而来。此次了了心愿成了陛下的左膀右臂,为的就是能够帮陛下排忧解难。”
谢长鱼的表情都是非常真切,让人看不出来一丝一毫的虚假作戏,和之前谢长鱼刚进朝堂的时候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厉治帝见谢长鱼表忠心,也笑着点了点头,又是一一夸赞了下那些新晋的官员。
谢长鱼眼尖,自然是见到了人群之中的陈均温景梁。这两人也同样通过了科考,一个个都是恭敬不已。
随后那和蔼的目光便是落在了一边的江宴身上:“江爱卿,朕本想着在科考之后就安排人前往江南治水患。正好,朕听说这隋爱卿聪明机警,有大智慧。这样吧,隋爱卿就跟江爱卿一起,前往江南如何?”
这老东西,果然还是滴水不漏。
之前和谢长鱼打了赌,自然就不会放弃。这下也是当着不少大臣的面直接提出。
本来大家都一直在担心会是谁去治水患,毕竟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谁也不想干。见到皇帝指定,一时间也都是松了口气。
“下官知道了。这一路定然会辅佐丞相大人,治不好江南水患,下官誓不回京!”谢长鱼也是非常配合地表示。
江宴也微微颔首:“下官领旨,定圆满安置好江南子民。”
厉治帝说罢,便是大笑不已:“好一个隋辩,好一个江宴!有你们二人,朕也就放心了,朕就恭候二位佳音了。退朝!”
厉治帝似乎心情很好,甩着龙袍宽袖便径直离开。
在场的官员们自然也都看出来了这小隋公子要面临的一切。要是能够成功治好水患回来,这隋辩在朝堂之中的地位定然是水涨船高。要是不能的话,就如同隋辩所说,他这辈子也就回不来了。
“下官先预祝小隋公子治水患成功,回京升官进爵!”
“下官同祝。丞相大人千岁!”
那官员们一个个都是上前来预祝。谢长鱼也不紧张,照单全收。
只那江宴却似乎没将这放在心上一般,对谢长鱼这个搭档也是根本不看一眼,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