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那些诡异而神秘的字符,和字印既然不同。
充满浓郁生机的字符,源源不断地进入少女的躯体之中。
钦原全神贯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一切,心脏砰砰止不住地跳动。
纵使她活了十万多年,在看到女儿即将复活的这一刻,心中亦是激动不已。
字符嗡鸣颤动。
正好与大地震动的频率一致。
嗡——嗡嗡————
钦原越看越惊讶。
从未有人见识过复生之法。
也从来没人掌握过这种足以令世人疯狂的方法。
哗——
复生画卷飞旋而出,就像是一条丝带一样,化作长龙围绕女孩,上下翻飞。
一股更加强大的能量,排山倒海般宣泄开来。
钦原感受到了强大的力量,凌空后飞。
砰!
古建筑顿时被那强大而可怕的力量震碎,化作漫天碎渣。
令人更加惊奇的是,漫天碎渣在空中像是被定格了似的,没有落下。
守在四方的众人,回身看了一眼,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极致的控制力,神秘的力量。”
“陆阁主……”
从始至终,陆州的表情未曾变化。
他甚至没有被古建筑的破损影响到,注意力完全沉浸于复生画卷的调动。
他能感觉到那股能量,从复生画卷中源源不断地倾巢而出。
他甚至也能感觉到,一旦稍有不注意,就会失败。
这力量神秘至极。
“天道?”
陆州喃喃自语。
【叮,初步领悟天道之力,请继续努力。】
陆州没有分神,竟在这时候,脑海中浮现了复生画卷里的字符,想起了系统升级后的天字卷字符。
也不知为何,竟有一丝丝顿悟。
“起!”
那女孩悬浮在空中。
密密麻麻的字符像是漫天星辰,萦绕着她。
就在这时,一个又一个更加巨大的字符落了下去……不是进入奇经八脉之中,而是落入了地面。
第一个字符落入地面的时候,大地微颤。
第二个字符落入,大地剧烈颤动。
第三个,第四个……漫天的碎渣终于失去了定格,纷纷落地。
陆州拂袖而过。
漫天碎渣都在顷刻间飞了出去。
众人惊呼出声。
“这是神啊!”
“陆阁主竟有搬山填海之能!?”
对于这样的修行者。
破坏,已经无法展现他们的境界。
对于绝大多数修行者而言,破坏总是比创造更加容易。
复生无疑是比创造更难的一件事。
随着源源不断地字符落入地面……
陆州的意识,在复生画卷里像是被一道巨大的旋涡吸走了似的,在暗无天日的世界里,旋转了数圈。
他看到了功德石进一步暗淡了下去。
最终熄灭!
陆州的意识也在功德石熄灭的时候,回归本体。
目光落在了悬浮在空的女孩身上。
特殊的能量令陆州啧啧称奇。
陆州无法解释,也无法明白。
他想要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默念天眼神通。
在天眼神通之下,他看到了字符落下地方,正徐徐冒起一道道青烟似的能量。
守恒法则说,一切能量皆应守恒,从何处来,理应到何处去……
陆州看向了大地。
轻声自语:“大地?”
他想起在深渊中看到的浩瀚星河。
他在深渊中修炼的百年时间,大地的力量也在源源不断进入他的丹田气海,使得他的蓝法身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轰隆!!!
剧烈的震动将陆州的思绪拉回。
也就是这时候,秋水山大弟子华胤大声喊道:“古阵要崩塌了!大家小心!!”
钦原不敢相信。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
那原本看不到的屏障,在这时亮了起来,就像是一层忽明忽暗的气泡似的。
这是古阵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
钦原说道:“我来顶!”
她踏地而起,化作兽形态,在天际展开双翼。
其他族人一同飞起,与之并列。
同时展翼。
唰————
上古圣凶的力量,都在这时,大量地倾泻了出去。
用以弥补即将崩塌的古阵。
这种感觉,像是末日降临,天地崩塌!
所有人都紧张至极。
陆州看了一眼天空。
便继续催动复生画卷。
维系那澎湃的生机。
这一次使用复生画卷和之前截然不同。
他有强烈的预感,这一次,要成功了。
这种感觉,随着地面上冒出青色能量,越来越强烈。
也许正是因为复生画卷的引动,才使得古阵出现了振动。
古阵的力量本就强大,钦原使出了全身的力量,也不过是维系了片刻而已。
终究还是无法长久的维持。
砰!
古阵倒弹反噬力量!
如同海浪一样从天而降,拍打钦原。
钦原向下坠去。
这时,天裂开了。
古阵的透明屏障,支离破碎!
狂风袭来。
外界的气流涌入,迅速填满了闻香谷。
百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凋零。
“古阵,没了!”
钦原落地之后,无力地看着天空。
他们活了近十万年的闻香谷阵,就这么没了。
住得久了,难免有感情。
钦原早已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古阵没了,如同家没了。
天空阴云密布。
时不时有大量的凶兽掠过。
这是失衡现象的特征。
比起两百年前,失衡现象减轻了不少,有稳定的趋势。
钦原收拾心情,回身看向陆州和她的女儿。
然后,看向脚下。
咔——
大地也裂开了!
“小心!!”
蜘蛛网似的裂缝,迅速蔓延。
恰在这时,闻香谷的正当空,出现了一道光。
如同苍天开眼。
光华落下。
“戒备!”
赵红拂喊道,“这是巨型符文通道!”
符文通道,不偏不倚,正好开在了闻香谷的正上方。
那巨大的光环中间,纷纷落下一个又一个的修行者。
他们的身后,都有一双翅膀。
眼尖的钦原看到这些修行者,惊讶地道:“羽族?!”
“是羽族?”潘重问道。
“是羽族!”
羽族的修行者们排列成阵。
最后一位羽族高手,从符文通道中缓缓降落。
身上散发着巨大的光晕。
一双翅膀,也比一般的羽族要强大的多。
只不过……他面相却极为丑陋,尖嘴猴腮,似狐似鼠。
身上也是黑漆漆的。
他的个头极大,明显高出其他羽族。
他缓缓降落,出现在天际。
钦原说道:“是羽族的飞诞大将军。”
“你认识?”
“羽族并不是一个种族,而是由多数擅飞的羽族组成。”钦原说道,“这便是上古圣凶之一的飞诞大将军,有小帝君之威。”
“……”
潘重好奇地道,“那你们钦原为什么不是羽族?”
“……”
说到这里,钦原露出了尴尬之色,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处境,说道,“钦原没有通过羽族的考核,被淘汰了。”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天空中的羽族,纷纷降低高度。
那飞诞大将军缩小了光晕,高高在上地俯瞰众生。
众羽族躬身:“大将军,已经到闻香谷了。”
他的目光落下。
看到了下方悬浮着的陆州,以及那浑身死气的小丫头。
也看到了悬浮在闻香谷四面八方的弱小修行者。
大渊献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地面的振动。
也知道闻香谷古阵的存在,便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没想到果真如此。
闻香谷古阵,破了。
他满意地点了下头,淡淡道:“本将军早就跟羽皇说过,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不可小觑蝼蚁的力量……你看,蝼蚁竟能撬动大地的力量。”
“大将军……属下请命,解决了这帮蝼蚁。”
“去吧。”
大约五名羽族飞掠了下来,朝着众人进攻。
钦原沉声道:“我来!”
钦原化作一道流星,朝着那五名羽人飞了过去,刀光剑影之间,空间撕裂了似的,砰砰砰砰……
钦原一串五,眨眼间击溃五名羽人。
五具千疮百孔的尸体,从天而落。砸在地上。
魔天阁众人和秋水山弟子们,看得惊讶,没想到上古圣凶的力量竟如此强大。
这帮羽人的修为可不低,也远不是钦原的对手。
钦原遥指当空说道:“飞诞大将军?”
飞诞眉头微皱,声如天音,淡淡道:“钦原?”
“这里是我钦原的地盘,速速离开。否则我大开杀戒!”钦原说道。
飞诞呵呵笑出了声,说道:“钦原,你也是上古圣凶,也算是神君的修为。十万年前,钦原跪着恳求羽皇,加入羽族。难道……这么快就忘了?”
钦原心中微怒,但依旧态度高亢道:“当年是迫不得已。大地裂变,谁人不想求生?”
“可惜,你钦原还入不了羽皇的法眼。如今……却守着这小小的闻香谷。我倒以为是谁能撬动大地的力量,竟然是你钦原一族……你可知,引起大地裂变,是何后果?”飞诞沉声道。
“我不管是什么后果,今日就算是羽皇亲临,我也不答应。”钦原说道。
“放肆!”
惊雷似的音浪荡漾巨大的涟漪从天而降。
轰!
钦原掌心朝天,荡出巨大的音功,将音浪抵消。
这短暂的交手,使得钦原下降了高度,差点没能稳住。
“十万年过去,你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飞诞淡淡道。
钦原再次回头看了一眼陆州,还有浑身充满生机的女儿。
一条生命……似乎在这时,回归了。
她感受到了女儿的心脏,在这关键的时候,跳动了一下。
砰。
不轻也不重。
正是这一次的心跳,令钦原浑身一颤,眼圈泛红!
“活了!”
秋水山的弟子们。
魔天阁的成员们,皆露出了惊喜之色。
那环绕在少女身上的死气,都随着这一声心跳,自动离去。
飞诞皱着眉头失声道:“这……死而复生?!怎么可能!?”
身为羽族的帝君。
他不相信有人类能够做到这一点。
十万年前,没人能做到,十万年后,也不会有人做到。
死亡是真理,真理不容置疑,不容打破!
“蝼蚁只配死亡!”
掌印落下。
钦原见状,化作流星,穿过了那道掌印。
砰!
钦原的利刃击溃掌印,出现在高空中。
也就是这时候,飞诞大将军,已然来到他的身前,一字一句道:“神君终究是神君,我会证明给你看,神君和帝君的差距……有多大!!!”
吱————
小范围的空间凝固。
飞诞大将军掌如黑爪,抓向钦原的心脏。
钦原解开空间冻结,凝结光晕,砰!
挡住了飞诞大将军这一击,凌空后飞了数百米。
飞诞大将军虚影一闪,跟着出现在钦原面前。
一招又一招,接连不断,狂风暴雨般砸向钦原。
飞诞大将军有常胜将军的称号,亦是羽族最骁勇善战的羽族战士,同时他也是羽族最好战的修行者。死在他手中的修行者,不计其数。
十万年前,曾率领羽族,攻城略地,成就了羽族城邦,也成就了他的地位。
羽族的势力也是在那时建立而起。
他的战斗方式及其疯狂,也很直接。
砰砰砰,砰砰砰……
每一次进攻都蕴含大规则。
其他人只能远远地观看,很多动作,无法捕捉!
诚如飞诞大将军所言。
神君和帝君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钦原抗了大约数十招过后,再也无力继续施展道之力量,一个规则上的差距,便是云泥之别。
砰!
飞诞大将军一掌命中钦原,将其击落。
他表情平静,口吻漠然道:“杀光,一个不留。”
“是!”
飞诞大将军将注意力放在了使用复生之法的陆州身上。
就在众羽族高手将要抵达闻香谷的时候。
陆州身前的少女,缓缓落地。
众多的羽族高手,疯狂扑来。
“看好她。”陆州将少女推了出去。
砰!
踏地而起,冲向天际!
钦原抬头,魔天阁众人抬头,秋水山弟子们抬头。
血液躁动,精神亢奋。
陆州眨眼间出现在羽族高手的群体当中,脚下莲开!
空间,时间都被冻结。
轰!!!
极致的天相之力,附带规则,击中所有羽族高手。
待那些羽族高手横飞的同时,陆州脚下的莲花,飞出一朵朵小型莲花。
每一朵莲花之上,附带幽蓝色的电弧,成旋涡旋转之势,划破天际,穿过羽族人的胸膛!
砰砰砰……砰砰砰……
飞诞大将军目光一沉,无法理解地道:“明明不是至尊的气息,为什么会这样?故意隐藏手段?”
他不敢小觑陆州了。
当即化作流星,横向直逼陆州的面门。
砰!
一掌打了过去。
陆州抬手相迎。
两掌相撞。
两者僵持,陆州长发飘扬,一道道电弧从脚下升腾而起,从腿部到腰间,从腰间到头部。
遍及五官,遍及双眸!
蓝瞳深邃,摄人心魄。
飞诞大将军头皮发麻,心情沉入谷底,面露恐惧之色:“魔……”
砰!
陆州奋力向前一推!爆发所有的天相之力。(一小部分天道之力)
飞诞大将军的手臂被强大的力量吞噬。
“啊————”
飞诞横飞了出去。
他二话不说,掉头疾飞。
陆州爆发完天相之力后,感觉到一阵虚弱,但很快丹田气海又源源不断地补充大量的天相之力。
陆州施展大挪移神通。
抛出时之沙漏!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