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3dg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劍宗旁門-第四百章 突如其來的腦結石看書-n1id5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剑崖立教大典在一片风声鹤唳之下落下帷幕,一众参加大典的人几乎都是逃也似的离开了这天裂山……他们觉得天裂山好可怕,还是不要多想那些有的没的事情吧。
而在众人退场的时候,乾荒大教的观礼队伍却被剑崖教的一众门徒死死盯着……任何人都能走,唯独他们不能走。
大教风度?那是什么,以后需要的时候再说,现在他们只想要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北尘霜感觉自己进了贼窟,这么不讲道理的人还真是从没见过,尤其是这么不讲道理居然还拥有如此势力,更是成为了乾荒大教的敌人……
这一次剑崖教的经历真的是令北尘霜大开眼界同时也是内心铭记。当所有观礼者都离开了之后,她和她的随从们就面对了剑崖教众门徒的怒火……
她的随从,竟然是只有一个修为最弱的得以存活,其他的统统被当场斩杀……她起先还为了自己一个仆从的死亡流泪,但是这个时候她的脸色却冷得可以,体现出了一种最真实的冷漠。
这些仆从已然必死,那么她也没有必要浪费眼泪来收买人心了。她只关心自己是否能活……现在看起来是能活下去的,只要那个活下来的仆从能够将剑宗的要求带回极北之地,而教内高层也愿意拿那位石中君的性命来与她交换……
不过现在这些都还不是她最担心的,她最担心的是如何在这位剑崖圣子身边活下来……没错,她被丢给这位剑崖圣子看守了。
此时的苏礼形象上真是说不上有多好……浑身业火熊熊燃烧也不知道还要稍多久,他此时根本不能碰任何人,碰了就是被烧为灰烬。
这不就等于是让他什么都不能做了吗?
不,恰恰相反,这仿佛是给他打开了某种神奇的开关……
一条条法术锁链从他的背后延伸出来……他竟然是以狱崖神符拆解开来的狱锁来取代自己的手臂!
而且因为他的狱锁理论上只要真元足够就能够随意增加数量,所以他觉得自己的生活仿佛还更方便了一些。
唯一不好的就是个人形象问题了……浑身业火燃烧,然后数不清的‘触手’环绕,这画风怎么看都像是地狱魔物爬上了人间啊。
馴服花心校草
可是以前他还担心自己的心魔状态被人看见了会人人喊打,但是现在他的这个形象简直就是魔中之魔,也没见人来找他麻烦……毕竟大家还是明事理的,东洲修真界只是和魔劫过不去,又不是和他这种绝世大魔头过不去对吧?
于是在这种指导思想之下,那已经避了一阵风头准备好好修炼魔道的无生和尚就又被挖了出来……东洲正道既然自称是正道,那总要找点事情来做吧?
名門婚謀
魔佛无生,这被众所周知的魔劫就乖乖把这口锅背起来,让山东正道人士可以有点行侠仗义的由头。
至于苏礼?那叫做以身镇魔的‘镇魔剑’!没见人家连业火都不怕么,惹不起啊惹不起……
呆在苏礼的身边,绝对会被北尘霜当做是一生的耻辱,因为苏礼那一身黑不溜丢的锁链竟然有一条是缠在她脖子上的!
阶下囚就得有阶下囚的样子,把人铐起来也没多大问题,甚至这锁链能够将人的真元都给锁住封印这也没什么……可是这拿条链子拴着她的感觉,尤其是当那条黑背白腹的狗子呆在她身边的感觉,实在是令她羞耻极了。
“你们就真把这人丢给我了?”苏礼语气有些无奈地问。
“我们都没功夫,就交给你吧。到时候你是买一送一地把人送回去也好,还是不当心玩死了都没关系,总之在你手里我们放心。”夏铭乐呵呵地看着苏礼说道,原本他喜欢拍着这个后辈的肩膀说话,但是现在就算了。
鬼王狂妻:紈絝大小姐 蕭七爺
什么叫‘买一送一’的送回去……他听不懂!
魔獸拳皇 七星海狼
巫女筆記 楚未央
狠狠地瞪了眼这群没个正形的长辈们,苏礼只能脚下生云,带着这北尘霜驾云而去,回到他的东犄山。
飞得有点慢,但是一路上北尘霜却又是羞耻又是紧张,就怕苏礼一个不慎将一点火星溅到了她的身上,将她也给点燃了。
同行的还有舞阳和暴烝,如今的舞阳已经算是正式入门了,他被孤棹子正式收为入室弟子……讲真,苏礼从没想过自己竟然还能够有这么个‘师弟’。
不过如今大教初立,孤棹子正忙于符宗的大小事务倒是没有时间来带徒弟了,所以只能让苏礼这个当大师兄的‘代师授艺’,教授舞阳符宗传承。
这个决定让苏礼露出了抗拒的表情,但是内心却很喜欢……因为他那东犄山上还有一地活蹦乱跳的萝卜没人照顾啊!
正好他终究业火缠身,要看着这北尘霜也不是很方便,那么让舞阳来做就正好了。
于是四人来回到了东犄山,苏礼将大小事情都丢给了舞阳和暴烝来处理,自己则是回到静室中准备苦修一番。
他准备在金丹上将东洲地图给补全了……虽然这不一定能够强化多少实力,但在他看来这却是自己修行的一种道吧。
如今剑崖教正是气吞万里君临东洲的时候,他的金丹上自然要有东洲全地形才好。
至于他闭关的时候那北尘霜如何处理?神力加持的狱锁根本不需要他操心,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狱神’这个特性最近变得特别顽固和明亮。
……只是就在他要入定进行金丹纹刻的时候,却是猛然察觉到这天地元气又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仿佛是有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一般。
这个时候他是真想要询问一下赤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惜他周身被业火覆盖,赤老根本无法冒头,冒头就是死。
他只能停下修行小心戒备……他觉得自己最近的运气应该会很糟糕,毕竟被这么多的业力所纠缠着,运气肯定不比从前。
“哎呀!”
果然,他就觉得自己脑袋一震,然后眼冒金星感觉要完……
突然间有个东西砸到了他的脑袋,而且还是感觉把他脑袋给砸破了的样子!
他觉得这个时候有个别人闯进来说不定能够看到自己一地脑浆的情形……
只是很奇怪,他在捂着头疼了一会儿之后却发现其实自己啥事都没有……不,他的脑袋里多了一块结石……
苏礼:“……”
誘拐嬌妻:錯入總裁門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到底是什么东西砸到他脑袋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