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5cl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李朝萬古一逆賊 ptt-23.世上從無萬全法-8l9hc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见到众人各抒所见,赵万永大致也弄明白了整个事情的前情后果,对于通货啥的多少有了一定的认识。再加上他本来就是个聪明人,很多东西一点就透,自然轻松。
尊上的異能嬌妻 波斯貓
“诸位莫非觉得世上有万世不易之法?”
傾君策,隱身貴女
小赵说话就是这么慢条斯理的,很少见他着急的样子,毕竟世家大公子出身,从小耳濡目染,见过的大风大浪多了去了。等闲一点小事,根本打动不到他什么。现而今讨论这样的大事,依旧是这般不疾不徐的样子。
“世上确乎未曾有过万世不易的良法……”洪景来正在权衡,突然被小赵一点。
唐三界
還魂草
原本还在思索到底是哪种经营和监管模式最好的众人,也在一瞬间被提点到。是啊,怎么可能找到什么一劳永逸的好办法。既能保证铸造的钱币质量稳定,又能保证经手的官吏或者商贾不会上下其手。
除非是在梦里!
与其找什么万世不易之法,不如就找见效最快,暂时最佳的办法。先凑合着用二三十年,等将来时移世易,再行变化。而且那时候洪景来这一批人要么已经去世,要么已经七老八十,根本也管不到了。
后人自有后人的办法,怎么可能离了现在几个人想的办法就办不成事了。这个地球离了谁都一样会转,没有谁一定要靠谁。
事情一下子展开成这样,那就简单了!
没什么好争论的了,直接就由宣惠厅出面新设铸币局,但是不由宣惠厅的官吏主导铸造货币,而是全部委托给三大商团以及贡商队四家。他们铸造完货币,经过宣惠厅的检查核验之后,即可投放进入市场。
看着四家商团好像没有任何足以获利的地方,但是朝廷和洪景来肯定不会让他们白干,从此以后应该由宣惠厅发放的俸禄和军饷,都经由他们转发。原本应该投入市场的钱币,直接存在各商团的柜上,由他们经办各处所需要的物资等项。
等于凭白给各商团增加了准备金,且减少了使用大米向各商团购买物资时造成的损失。是既便利于各商团,也使朝廷购买物资更加便宜的简易办法。
当然整个环节还需要填充细节,不可能就这样简答草率,中间如何保证质量,加强监管之类的问题,都需要经由各方一同协商,再行确定。
代发俸禄和军饷也不可能说让百官去人家店铺里拿钱,官员们脸上肯定过不去。还是需要设置一处披着宣惠厅外衣的所谓官方衙门,把各商团集中到一块儿,代发朝廷给百官和诸军的俸禄军饷。
银行这个词似乎不能直接拿来用,“行”的话倒是好理解,和隔壁清国一样,朝鲜也有各行各业的说法,行自然的代表着某一种行当,某一种产业。但是彼时清国取用“银行”二字,乃是因为当时清国是流通白银作为货币的时代,银就是钱。如果当时用的还是秦半两,那极有可能就叫做钱行。
以此类推,也有可能叫做什么“刀行”、“布行”、“泉行”,甚至是“铲行”等名字。真不过是因为当时用的是银子,所以才有了这么一个名字。很贴合生活实际,也符合当时人们的普遍习惯,翻译的“信雅达”三个标准都基本符合。
可惜现在的有明朝鲜国,根本就没有多少钱币在流通,乡下的百姓还过着一石米能换几尺布,又能换几斤盐的生活。说句难听点的,可能这个国家有超过一半的人口,从生到死不知道钱是什么的东西,没有见过钱。
所以强行套一个银行的名字上来,根本就没有人能明白这是个啥。硬是要望文生义的话,人家可能以为这是个什么银器店,也可能是首饰店。
文至武聖
历史上现成的钱庄、票号、质库之类的名字相对能让人往银行业务上想,但是也不太切合朝鲜的具体情况。
“既然如此,与其生造名词,不如就称户曹公钱所!”崔正基很显然没有起名字的天分。
“和都捧所仿佛,公钱所……”金在昌摸着胡须,不置可否。
“到是通俗易懂,乃是发放公钱之所。”韩确表示起码这名字够俗,俗到一听这名字就知道是干嘛的,都不用猜测什么用途。
“那边就先暂且用这个名字!就称户曹公钱所。”洪景来也是个起名废,俗名就俗名了,现在才开始筹备,有好名字将来再说。
醜妃一一暮雪
“那么下官这就去寻四位大行首,与之商议具体的章程。”起的名字被大伙儿所接受,崔正基来了干劲,准备好生干下去。
“好!崔老弟能者多劳!”洪景来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本来这个事情也应该由崔正基去办,现在人家既有干劲,又积极主动,洪景来自然是放心的全部交托给他。反正这个事情还有的忙呢,丁若镛那边连个冲压机的毛都没搞出来,就算有现成的螺旋冲压机,那从图纸上落实到实际,也要花几个月的时间。
腹黑小皇“叔” 亂鴉
隨身水靈珠之悠閑鄉村
有这么多的时间,再细致的章程也给商量出来了。甚至可能还有修改一稿二稿三稿的时间,慢慢来,一点儿不急。
商议已毕,众人起身告辞。洪景来多吩咐了崔正基几句,暂且不要把这个事情向外泄露,能多瞒一天是一天,毕竟重整钱法,发行新货,那都是事关成千上万人生活的大事。消息抖露的太早,而事情又迟迟未办的话,容易产生些闲言碎语。
把人一一送走,唯有小赵放慢了脚步,跟着洪景来一道送客。洪景来情知赵万永有什么事要说,便也不着声色,不催促轿马前来。
“有一桩事情,不知道世兄是否还记挂在心上。”赵万永小声问道。
“不知老弟说得是?”洪景来跟着赵万永慢慢往外走。
“现在宫庄田以及抄没宫庄管事那些隐田的数目几乎一百万结,加上此前掌握在户曹的五十余万结公田,世兄准备实行均田法还是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