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zwq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超級喪屍工廠》-第1668章 不堪折磨推薦-ul5w9

超級喪屍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喪屍工廠
炽热到了极点的这一颗恒星中,谁也想不到,竟然会有两个物种在里面。
寄生族巡察使感觉自己要疯掉了,这一种烙在身上痛入骨髓的疼痛,让它几乎承受不住。当然,寄生族是没有骨骼之说,但也代表着实在是太痛了,直入灵魂。
陆川一遍又一遍地烙在对方的身上,乐此不疲。
甚至不知不觉中,陆川都有些病态的喜欢上了这一种工作。不像是对付人,更像是对付一个不知名的生物,反正寄生族巡察使看起来就是一团液体,和人类创造出来的怪物史莱母一样,只是颜色不同。
几经折磨,寄生族巡察使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这还是陆川没有完全剥夺它神通的原因,否则它的下场会更凄惨。
陆川终于是停下手来,寄生族巡察使原本一团液体状,现在却是收缩成了一团,小了好几圈,而且液体竟然像是老人的皮肤,皱巴巴的,极为的难看。
用气若游丝来形容现在的寄生族巡察使丝毫不来过,它倒也硬气,硬是一句也没有说。
“不错,我很欣赏你这一种硬气,希望你能够接下来一样扛得住。”陆川没有介意,人类的刑罚手段太多了,这只是其中的一种而已。
烙刑用过了,可以改另外一种,陆川敢肯定,折磨它几天几夜,刑罚不带重复的。
寄生族巡察使剧烈的颤抖着,却是挪动着变成了一个类人形态,它声音虽说是虚弱,却是说道:“来啊,再来啊……”
用人类的话,这绝对是一个汉子。
可惜,陆川不是什么英雄惜英雄的人,他淡笑道:“如你所愿。”
烙具再一次印到了它的身上,陆川又是剥夺了半分寄生族巡察使的神通,这一次绝对的恐怖了,凄厉的惨叫声中,寄生族直接就昏迷过去,剧烈的疼痛突破了它神经能够承受的极限。
陆川手一动,一盆冷水出现在手中,没有停顿地泼了过去。
“哗!”
在水花四溅中,寄生族巡察使清醒过来。
贵为巡察使,它在宇宙中几乎是无敌的存在,除了监察使和总督之外,无人是它的对手。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可这样的寄生族巡察使,如今却在陆川的手中,被折磨到不成了形。
清醒过来的寄生族巡察使,颤抖起来,这一种昏迷过去的感觉,对于寄生族来说,实在是太罕见了,因为它们这一生中,几乎不知道昏迷是什么样的味道。
三國虎符
寄生族巡察使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打着哆嗦,它真的怕了。
陆川望着陷入到了精神恍惚中的寄生族巡察使,平静地说道:“人类的刑罚之深奥,远超你的想象。烙刑只是其中一个,还有一个叫凌迟,你肯定不知道什么叫凌迟,就是将人刮上几千刀而不死,一点一点从他身上将肉割下来,每一刀都非常有讲究,尽量不割破大动脉和血管,让他历经数千刀嚎叫几天几夜才死。”
随着陆川的描述,寄生族巡察使的眼睛里尽是恐惧之色,它终于是怕了。
人类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们是怎么样想得出这一种刑罚的?
论起残酷,这个物种实在是太变态了,寄生族巡察使所知,这么多物种中,从来没有物种像人类一样的残忍,甚至说是远远不如。
什么叫生不如死?寄生族巡察想到之前这个人类总督一遍又一遍地烙在自己的身上,那一种感觉,就是生不如死。
要死不能,而活着却受尽了折磨。
而这一种日子,寄生族巡察使想象不出来,什么时候才是头?
不过寄生族巡察使还是咬着牙,做最后的挣扎。
“好了,今天就先到这里,你不说不要紧,我一样能够找到,不过时间不确定而已。至于你,你会一直享受这一种酸爽,直到你认为说为止。”
陆川拍着手,将这一根烙具收了起来,然后提着寄生族巡察使便是意念移动离开。
接下来,便是搜索。
一次次的意念移动,不断跨越一个个星系。每到一个星系,陆川都会打开感知,确定这里的环境。他有着寄生族总督的记忆,肯定是能够找到的,但需要一些时间。
不断的移动寻找,每一次停留,陆川都会随手就给寄生族巡察使几下,将它折磨得凄惨无比。
对于寄生族巡察使来说,这真的是生不如死。
“你应该明白,我肯定能够找到,不会因为你说与不说而改变。你能改变的,只是我找到的时间。”
再一次地,陆川对着寄生族巡察使说道。
寄生族巡察使沉默不语,它知道这是事实,连它都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享受这一种被折磨到欲死欲仙的生活?见鬼,它根本不想这样。
陆川不用寄生族巡察使回答,又是喃喃自语说道:“现在,不如先让你享受一下什么叫凌迟。”
欲罷不能
陆川将聚星枪取了出来,却是从聚星枪上拆下了一块零件,在手里一抛,在落下间,已经变成了一柄锋利无比的匕首。
伸出手来,在寄生族巡察使的液体上拉扯着,拉出一小块来。
陆川挥动着匕首,在这一块液体上切过,将这一块液体切了下来。
“啊……”
寄生族巡察使又是惨嚎起来,整个液体都在颤抖着,这一种疼痛,超出了它的想象。用铄金武器切割,会彻底将这一块液体从它的身体内分离。
不要看是液体,可以随意变动,但液体像是寄生族人的血肉,分离之下,和人被挖掉了一块肉没有什么两样,这种疼痛,直击灵魂。
陆川将这一小团液体在手里抛了抛,这一小团液体在挪动着,似乎想要回到寄生族巡察使的身上,但陆川怎么可能让它如愿?手一抛,然后手一搓,这一团液体燃烧起来,眨眼间就化成了灰烬,彻底地消失掉。
寄生巡察使骇然地望着这一切,望着自己身上的这一块“肉”被对方毁灭掉。
陆川冷笑道:“这只是第一块,你应该知道,我下刀小点,至少可以给你一二万刀。”
“你是个魔鬼,你是恶魔。”寄生族巡察使却是崩溃了,它想象不到自己挨个几千上万刀是什么样的下场和感觉,它知道眼前这个人类的总督真的会这么做,他肯定会的,因为他足够的残忍。
陆川笑了笑,又是扯过一小块液体……
“我说了,我说了……”寄生族巡察使彻底崩溃了,如同被击穿了防线一样嚎叫着。
月亮和六便士 [英]毛姆
陆川停了下来,说道:“我以为你还可以支撑一下的,还真的是扫兴啊。“
寄生族巡察使如果有汗的话,现在已经是冷汗淋漓了。
很快,寄生族巡察使就在哆嗦中,划出了一个星系的位置,然后不断放大,最终在宇宙中勾画出了这个星系的位置。虽说还是很模糊,但有这一些已经足够了。
陆川不怕对方玩什么花招,就算是陷阱也好,还是有什么在等待着自己,陆川又何惧有之?
陆川的方向感很强,当下认准了方向,锁定了最耀眼的一颗星星,直接意念移动,瞬间就将陆川带到了上百光年之外。陆川并没有停留,拎着寄生族巡察使,再一次意念移动。
宇宙确实是浩瀚,无穷无尽一样。
化工大唐
喜樂田園之秀才遇著兵 千行
陆川的意念移动是变态,可是也需要一点依据做为跳跃支点,一次上百光年,可放到宇宙中实在不算什么了,动则就是以亿光年为单位的情况下,陆川也如大海中的一叶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看到陆地和海岛。
不过有着寄生族巡察使的参考范围,陆川却知道,自己有了方向,很快就可以抵达。
其实寄生族巡察使能够一次意念移动就返回到自己的母星,可陆川却知道,一但自己让它意念移动,它肯定不会返回母星的,而是想办法逃,没有目的的逃。
既然这样,陆川只能是辛苦一点自己,用笨办法来找。
…………
“应该是这里了。”
不知道移动了多少次,在这浩瀚的宇宙里穿行了不知道多少光年,陆川终于是停了下来。
通过对比,在建立的十万光年三维星河图中,陆川找到了吻合的地方。
寄生族巡察使一直沉默着,不过在这一刻,它却是微微颤抖着,它内心是煎熬的,因为它提供了位置,它就是寄生族的罪人。
陆川的眼睛变得锐利起来,其实这里和寄生族总督的记忆,也吻合了。
不得不说,寄生族总督确实是太小心翼翼了,它从来不在自己星系的四周留下过足迹,也就没有了记忆,这样纵然它出现了问题,也不会因为记忆而暴露了寄生族人所在的星系。
可惜的是,它终于不会想到,陆川还是找到这里了。
新一任的寄生族总督,恐怕它不会想到,正是因为它在中转星的审判宫殿里主动的一战,从而引来了陆川的到来。原本这可以避免的,却因为它的举动,被陆川盯上。
若是它知道,真不知道它会不会后悔它的举动?
这世界,纵然有后悔药,但也终于不是它能够用得到的。时间逆转,它无法用到陆川的身上,更不可能用到整个宇宙中,它可以用于一个星域内,或者是一个星球内,终究不可能用到自己的身上。
“如果不是我们是敌人,也许你可以活着。”
陆川将拎着的寄生族巡察使一松手,低声说道。他不会圣母心放了对方,死上一名巡察使对拥有数亿寄生族巡察使的寄生族来说,微不足道。
可是能做一点,便是一点,优势不正是这么建立起来的吗?
道長去哪了
陆川手一抹,寄生族巡察使却是燃烧起来,眨眼间便化成了灰烬。
巡察使几乎是不死的存在,宇宙中几难有谁能够杀得了它们,可却不包括陆川这一类总督。两个等级的跨越,杀它们和杀只鸡没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