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mc6引人入胜的小說 極品貼身家丁 起點-第2530章 怎麼狠怎麼來分享-m4d3u

極品貼身家丁
小說推薦極品貼身家丁
燕七本就轻功绝佳。
与凡尘真仙一通热吻,功力大涨。
此刻的他,世上罕有敌手。
什么突厥第一快刀手?
燕七凛然不惧。
“夜玉虎,别跑呀,来,与我决一死战,我要看看你,是虎还是猫!”
“燕七,休要猖狂,我和你拼了,当我突厥第一快刀手是浪得虚名吗?”
月落星沈
夜玉虎跑不过燕七,宝刀乱舞,迎向燕七,企图在混乱中击杀燕七。
他的刀术当真精湛。
舞的密不透风,灼灼生辉。
三生劫:無良上神愛上我 糯米團子220
燕七一见,暗叹果然厉害。
换成一个月之前的他,还真未必能杀得过夜玉虎,最多也就是个平手。
但现在不同了。
燕七运起巫山云雨经,眸光立刻变得犀利敏锐,像是猫一般。
燕七眼中的一切景象,变得很慢。
方才,夜玉虎的宝刀舞动的密不透风,此刻看来,却像满是窟窿的筛子,没有一处不透风。
“杀!”
燕七看准了刀锋中的漏洞,挺着军刺捅进去。
“啊!”
夜玉虎吓了一跳,不敢继续玩刀,急忙退后。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密不透风的刀光之中,这根黑漆漆的棍子是如何刺进来的。
巧合,绝对是巧合。
夜玉虎舞动刀光,将燕七卷入一片炫亮。
燕七探出军刺,竟然神奇的穿透了炫目的刀光,刺向夜玉虎的胸口。
日!
夜玉虎吓懵了,立刻后跳。
这下,他终于知道,刚才那一招不是巧合,而是实打实的真功夫。
夜玉虎惊恐的看着燕七,心生畏惧:“你到底是如何从密不透风的刀光中杀进来的?”
燕七哈哈大笑:“密不透风,我看是四处漏风吧?”
“燕七,你受死吧。”
夜玉虎他脸色铁青,冲上去,与燕七以性命相搏。
燕七眸光狡黠:“果然是条疯狗,看我如何打狗。”
燕七专心凝神,与夜玉虎对打。
电光火石间,二十回合闪过。
絕品仙妻
夜玉虎露出败象。
燕七军刺刺向夜玉虎的心口。
“不好!”
夜玉虎匆忙闪身。
神武霸帝 不信邪
噗!
军刺刺入了夜玉虎的小腹。
“跑!”
夜玉虎顾不得鲜血涌出,疯狂逃向城头。
燕七就在后面,慢吞吞的追。
他也不急。
这条疯狗,早晚会血枯而亡。
……
城头之上,战火连天。
夜格疯狂进攻。
刀石沉着应对。
夜格死了太多人,但为了救下夜玉虎和五万铁甲战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换句话说,夜格顾头不顾腚。
“父王,父王……”
夜玉虎用尽全身气力,终于窜上了城头,纵身一跃,飞下城头。
夜格大喜过望:“接住玉虎,快接住玉虎。”
一帮突厥军兵急忙用肉身相接。
城头之上,突然出现燕七的影子。
燕七一甩手。
军刺似离弦之箭,追杀夜玉虎。
噗!
只是一下,军刺洞穿夜玉虎的胸口。
砰!
夜玉虎摔倒在地。
胸口,还插着一根黑漆漆的棍子。
鲜血顺着军刺的血槽汩汩流出。
“玉虎,玉虎!”
夜格抱紧了夜玉虎的身体,凄惨大叫。
他想要堵住血洞。
但是,胸口里面扎透了,如何堵得住?
燕七站立于城头。
以铁石心肠看着这一幕,眸光凝重。
这凄惨一幕,是他刻意营造的。
实际上,夜玉虎小腹被军刺捅破,鲜血涌出,无需燕七补刀,那也是必死无疑。
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但是,燕七就是要在夜玉虎跃下城头的一瞬间,再给他补上一刀。
燕七非常狠。
他故意给夜格希望,再让他失望。
夜格抱紧夜玉虎,双眸通红,眼泪汩汩流出。
“玉虎,玉虎!”
夜格失声狂叫。
夜玉虎一句话都说不出口,看了夜格两眼,脑袋一歪,死掉了。
“啊!”
夜格如有万箭攒心之痛,哇呀呀大叫:“燕七,你好狠,你好狠!”
燕七眸光冷厉,盯着夜格:“我狠?哈哈,你竟然说我狠?难道只有你有儿子?你可知道,你杀了我大华多少兄弟姐妹?难道,他们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他们没有父母?”

大华的兄弟姐妹被你们杀死了,你们不仅无动于衷,甚至于开怀大笑,怎么,现在轮到你的儿子死了,你就开始悲恸大哭了?哼,此时此刻,我就让你尝尝家破人亡的感觉!”
夜格被燕七质问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心中堵得慌!
燕七指着夜格,继续在他伤口上撒盐:“我还告诉你,不仅你儿子死了,突厥五万铁甲骑兵,也被我杀得精光,片甲不留。”
“啊?”
夜格闻言,胸口如遭重击,一头栽倒在地。
“王爷,王爷,快起来,王爷!”
泥洛夫急忙扶着夜格站起。
燕七继续刺激夜格:“血债必须血偿!你率领突厥骑兵,连年犯我边疆,杀我大华儿女!这些年,死在你们手中的大华人有多少?数以十万计。”
“今日,我就让你血债血偿,让你尝尝大华军兵的厉害,我大华军民团结如一人,试问突厥谁能敌?”
刀石带头大吼:“大华军民团结如一人,试问突厥谁能敌?”
军兵们一起喊。
万人同吼。
吼声震天。
夜格承受不住刺激,啊的一声,又晕了过去。
“王爷,王爷保重啊,王爷!”
暗黑破壞神之無極限
泥洛夫一见不好,大势已去,急忙打鼓收兵。”
突厥大军灰溜溜的退去。
浮生·宣華錄 木魚囝囡
燕七远望夜玫瑰。
夜玫瑰深情的望了燕七一眼,纵马离去。
城头之上,一片欢呼之声。
徐天虎和冷幽雪随后赶到。
徐天虎道:“老大,五万匹铁甲战马,折损了三万匹,还剩两万匹完好无损。”
冷幽雪道:“突厥铁骑,一个不留,全部杀了。”
燕七点点头:“虎子,冷幽雪,你们为大华立下汗马功劳,厉害,太厉害了。”
徐天虎和冷幽雪对望一眼,开怀大笑。
燕七又拍了拍刀石的肩膀:“刀兄将城池守护的固若金汤,此乃决胜之关键啊。”
刀石十分激动:“守护城池,乃我之职责所在,命可丢,城池不能丢。”
“好样的。哈哈哈。”
燕七大手一挥:“此战大胜,待我给你们升官,全部升官。哈哈哈,这一仗打得痛快,太他.妈痛快了,哈哈哈哈。”
城头之上,一片爽朗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