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6qp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洞螟 txt-第六百七十四節 留手與做戲-6pz14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眼见活口已灭,解雁行伸手在储物口袋上一摸,一块阵盘瞬间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传送法阵的阵盘在手,解雁行在面对师弋时终究是有了一些底气。
解雁行一边用阵道功法激活手中的阵盘,一边看着师弋大笑道:
“想抓我,门儿都没有。
你杀了我阵天门如此之多的高阶,我派圆觉境高手必然震怒。
下一次见面,就是我阵天门倾巢而出之时。
介时我倒要看看,有圆觉境修士介入,你还能有什么能耐。”
说罢,解雁行手一松,在他手中的阵盘脱手向着地面落去。
在这个过程中,阵盘快速的展开。
按照上一次师弋应对解雁行师兄时的情形,其人顷刻之间,就会被这展开的传送法阵带离这个地方。
正是因为知道这个过程的速度很快,所以解雁行才会显得这么有恃无恐。
就在解雁行以为,师弋只能眼看着他离开之时。
解雁行的法华之上,突然传来了一声脆响。
接着,其人的整个法华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崩成了无数碎片。
在解雁行一脸惊愕的表情之下,一滴血珠就好像吹气球一般膨胀了起来。
眨眼之间,那滴血珠就变成了一只黑毛恶犬。
那只恶犬方一出现,就对着身前的解雁行张开了大嘴。
看着恶犬口中雪白的獠牙,解雁行的呼吸都不由得为之一窒。
惊慌之下,解雁行抬起手臂想要格挡。
然而,在犬噬的利齿之下,一切活物都只能是它的食物。
伴随着解雁行的一声惨叫,其人的整条胳膊直接被恶犬给撕了下来。
不过,解雁行凄厉的惨叫声,在半途直接戛然而止。
这倒不是因为解雁行,直接死在了犬噬的撕咬之下。
最终传送法阵的发动,还是救下了解雁行的一条性命,其人成功的被传送法阵带离了天藤山。
师弋略带遗憾得看了眼,犬噬口中叼着的那条手臂。
解雁行可以算是第一个,在犬噬的撕咬之下逃生的修士。
不过,这并不是说解雁行的实力有多么的强大。
究其原因,还是师弋留手所产生的结果。
如果不留手的话,赶在传送法阵发动之前,犬噬就能一口将的解雁行给了结掉。
师弋追杀解雁行最根本的目的,还是要搞到他身上的土属性螟虫。
师弋如果在此地将解雁行杀死,其人魂魄带着螟虫又不知道会飞去哪里。
时间本就不充裕,师弋可没有那个功夫。
再花费几个月甚至半年时间,重找一次螟虫宿主。
对于解雁行的逃脱,师弋虽然心有遗憾,但是并没有太过在意。
从师弋知道解雁行乃是势力高阶之后,其人就已经无路可逃了。
毕竟,势力出身的中高阶存在,他们全都会被符契所束缚。
解雁行身为阵天门高阶,就注定了其人不可能丢下门派单独跑路。
此时此刻解雁行能待的地方,有且也只有阵天门这一个地方。
所以,师弋并不担心解雁行会跑太远。
而阵天门作为杀死李道纯的罪魁祸首,师弋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放过他们。
如此一来,解雁行的威胁倒是正合了师弋的心意。
一念及此,师弋将云天从神仓当中放了出来。
出来之后的云天,看了看地星所造成的巨大深坑,其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面对这样威力的法阵,如果是他自己应对,那绝对是必死无疑的。
想到这里,云天心怀感激的看了师弋一眼。
不过,师弋对此并没有什么表示。
毕竟,这对于师弋而言,不过举手之劳罢了。
接着,师弋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直接御空向着一个方向飞了过去。
云天见状紧随其后,两人很快就来到了天藤山之旁的一个地方。
看着眼前一座损毁严重的山峰,失去了幻阵的遮蔽,这座山已经完全看不出有天藤山的样子了。
之前,朝吟阁一行不幸中了埋伏,被束神龛敌阵给带入了阵中。
如今,师弋就是想要看看,是不是有幸存者存在。
接着,师弋和云天分头展开了搜救。
然而,最终的结果实在有些遗憾。
除师弋和云天以外的十三人无一幸免,师弋和云天忙碌了半天。
在那山上的法阵当中,也只找到了这十三人的遗体。
苦力怕的綜漫之旅
云天看着这些尸体,之前绝境逢生的喜悦,一下子被拉回到了低谷。
为了对付天藤山,朝吟阁一方可以说是倾巢出动。
可是这一战下来,白龟窟和同盟方的八人死了个精光不算。
朝吟阁的高阶修士,如今也只剩下云天这一个光杆司令。
如此凄惨的结果,云天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
如今,云天真不知道该如何领导朝吟阁,继续在才国修真界生存下去。
一想到往后将会面临的困难,云天不禁长叹了一口气。
如今,唯一利好的消息就是。
天藤山这个朝吟阁的昔日仇家,比朝吟阁还要惨。
他们的高阶修士被地星大阵一击团灭了不说,甚至就连天藤山驻地当中的中低阶修士,都被解雁行给杀了个精光。
除了外派的少许弟子,天藤山这家势力已经可以说是完全覆灭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如果就此了结的话,云天倒还可以接受。
其人只需要带领朝吟阁,低调的休养生息即可。
然而,事情很明显还这远没有结束。
天藤山虽然已经覆灭,但是阵天门可还依旧存在着呢。
经此一役,阵天门死了九名高阶修士。
这样巨大的损失,换了哪一家势力都不可能不闻不问。
更何况阵天门作为一家一流势力,其门内是有圆觉境修士坐镇的。
如果阵天门找上门来,朝吟阁又能拿什么和对方斗。
仅靠他云天一人,恐怕阵天门的圆觉境存在,一只手就能捏死他。
面对这种退无可退的局面,云天下意识又将目光看向了身侧的师弋。
如今,也只有师弋能够拯救他和朝吟阁了。
待云天吞吞吐吐的将心中所求说了出来,其人心中不禁有些忐忑。
青梅竹馬:杠上無良小嬌妻 浮生若羽
毕竟,云天知道师弋的修为也只有胎神境而已。
师弋虽然展现出来的实力很强,但是每个境界之间,都存在着十分难以逾越的鸿沟。
要求一名胎神境修士,去对付阵天门这样存在有着圆觉境修士的组织。
正常听起来,就好像是在要别人去送死一般。
云天真的担心师弋会在大怒之下,断然拒绝他。
“师道友请一定要救救朝吟阁啊,无论你有什么样的要求,我都可以答应。”未免师弋拒绝,云天直接对师弋哀求道。
师弋闻言,直接开口说道:
“真的什么条件都可以么,那么我需要一捧无源之水。”
师弋原本就有对付阵天门的心思,不过此时对云天提要求,倒不是有挟恩求报之意。
之前就已经提过了,如今的寒天报身对于师弋而言已经有些鸡肋了,师弋有心想要重新选择一个报身能力。
而阵天门毕竟有着圆觉境存在,师弋想要借改变报身能力的机会,增加一些对付敌人的胜算。
听完师弋的要求,云天不由得愣了一下。
倒不是说师弋的要求有多么的过分,对于云天而言,师弋的要求可以说太简单了。
原本云天都已经做好了,师弋借此机会狮子大开口的准备。
无源之水虽然珍贵,但相比于朝吟阁这么大一家势力,那真的只能用毛毛雨来形容。
不过,现在云天为难的一点就在于,朝吟阁已经没有现成的无源之水了。
之前,存放在秘库之内的两捧无源之水,可以说是朝吟阁所仅存的。
可之前也已经被,那三名白龟窟高阶修士拿走了。
想到这里,云天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尸体,其人不由得心中一动。
云天没有多说什么废话,直接动手从甘谈的储物口袋当中,把之前其人取走的无源之水又给拿了出来。
甘谈三人虽然已死,但是他们尸体最后肯定是要还给白龟窟的。
这种情况之下,三人的储物口袋自然是不好轻动的。
不过,这无源之水本就是甘谈来到朝吟阁之后,朝吟阁方面附赠的。
真个重新拿走,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这种情况,除非甘谈他们重新活过来亲自指控云天。
然而,这明显是不可能的。
事关朝吟阁和他自己的生死,云天拿的是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甚至为了不漏破绽,剩余两人身上无源之水和无焰之火,都被其人一并给收了回来。
最终这三件无本之物,全都到了师弋的手上。
重生彪悍軍嫂來襲
拿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师弋也是心满意足。
师弋当即就答应了云天的请求,帮助朝吟阁应付下阵天门这一关。
撒旦追婚9999次:寶貝,求翻牌
“师道友你准备用什么方法,来抵挡阵天门的进攻呢。
不如我再传书一封,舍了一张老脸,向白龟窟求些援兵吧。”云天愁眉不展的对师弋说道。
虽有师弋的亲口承诺,但云天还是有些没底。
毕竟,阵天门在才国可是仅次于,耀罗宗之类的大势力。
师弋闻言,随意的摆了摆手,十分平淡的对云天说道:
“没有那个必要,相比于被动挨打,我更喜欢主动出击。”
…………
阵天门驻地之内。
解雁行跪倒在地上,大声的哭嚎道:
“门主,我师兄以及一众同门死得好惨啊,请门主一定要为他们报仇。”
说着,声泪俱下的解雁行将头邦邦的磕在身前的石阶之上。
不一会儿,石阶就变得一片殷红。
站在石阶之上的人,乃是阵天门的当代门主。
同时,其人也是一名圆觉境修士。
阵天门门主闻言,有些不敢相信他自己得耳朵。
其人三步并作两步,直接来到了解雁行的身前。
扶起解雁行的同时,阵天门门主一脸焦急的问道:
“天藤山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与你一同前往天藤山的那些同门,又究竟遭遇了什么。”
“门主可还记得,之前我与师兄一起向门内传回来的一封符传。
我们二人虽有预料到朝吟阁方面找了厉害的帮手,但是却没有算到对方远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强。
我们一行十人,最终只有我侥幸从对方的手上活了下来。
其余的师兄弟,尽数死在了对方的手上。”解雁行一脸悲伤的开口解释道。
阵天门门主闻言,不禁感觉一阵头晕目眩。
一战损失了九名高阶修士,这对于任何势力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那人到底是谁,我定要将其人碎尸万段。”阵天门门主咬牙切齿的对解雁行问道。
“据我所知,其人乃是一介散修。
不过,其人与朝吟阁的云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只要将朝吟阁作为目标,一定能够将那人给逼出来。
门主,请您一定要为那些死难的同门报仇啊。
我亲眼看着师兄死在对方的手上,如果不是为了回来通风报信,我定然要与对方血拼至死。”解雁行满脸热泪的哭求道。
说罢,解雁行又要向阵天门门主跪下。
阵天门门主见状,一把扶着解雁行的手臂。
其人看着解雁行那不断涌出鲜水的手臂断口,颇为感动的说道:
“雁行快请起,我知你们师兄弟向来感情深厚。
你放心好了,此事无论如何也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杀了我阵天门的人,就算对方死上一万次,也难消我心头之恨。
如今,这件事已经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雁行,你下去将伤口重新包扎一下吧,剩下的事情自有我来做主。”
解雁行闻言,自然又是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
不过,就连那阵天门门主都没有发现。
在解雁行转过身之后,其人的脸上带起一丝莫名的微笑。
雪中火神錄 黑夜小歌
在解雁行看来,有着阵天门门主亲自出马,这一次师弋是必死无疑了。
一想到这里,解雁行的脸上就忍不住想要露出笑容。
然而,很快其人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伴随着地动山摇一般的剧烈晃动,几架犹如上古魔神一般的巨大傀儡,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了阵天门的驻地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