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oq4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普渡笔趣-第777章 鎮平三界 (二合一章)熱推-yzukw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两军陈阵于九重云霄。
人界联军舰群如蝗,密密麻麻。
五岳神山悬于最高处,散发着璀璨的五色神光,翻涌着滚滚如潮的五色祥云。
其中还有着一些方阵,鬼气森森,令人不寒而栗。
那是属于幽冥十帝中的几位。
天界兵将,更是数以亿万计,绵延不知几许,入目尽是一片灿烂的甲光戈芒。
龙兽、天马低鸣,汇聚在一起,就成了雷霆之啸。
只是散发出的森严、肃杀之势,已经令得风云色变,狂风呼啸,兵戈锋芒如森,杀伐之气沉凝,滚滚如实质。
忽见其势一滞,狂风止息,肃杀之云翻涌,被无形之力排开。
一人骑乘白虎,自九霄之上踏空而来。
“参见帝师!”
“见过圣僧!”
“佛爷!”
人界联军一众首脑一见,纷纷拜道。
只是称呼纷杂,各不相同。
另一面,天界诸神将,九司仙官虽败退大半,却未损一人,十方天神、诸殿神将,也多是形势所迫而败退,伤者过半,身亡者不及五指之数。
倒是诸部天兵将主,已伤亡过败。
此时诸神将见得来人,俱皆面露复杂之色。
他们如何不知,这骑乘白虎的和尚,便是那位灭杀了三界之主,九霄天帝的存在?
对于此人,说恨,谈不上。
能为天界各司仙主,众殿神将,为天帝司牧三界,哪一位不是站在三界最顶尖的俊杰?
这一场天人之战,到了如今,早没了对错之分,只有立场与胜负之别。
重生之本性 青色羽翼
天帝已逝,三界也需要一个新主。
对方能灭杀天帝,已经足以证明,他有这个资格,也足以令诸仙神将心服、敬畏。
与其说恨,不如说不知如何面对。
令人最意想不到,同样也出乎陈亦意料的,是之前似乎最跟他过不去,一口一个说他触犯天规天条,要将他正法的那位司宪仙官——正法天王,最先站了出来,
对陈亦参拜:“正法参见三界新主!”
满头白发飘扬的劫轮天王,与一身青甲戎装,英姿飒爽却面目娇美的伏魔天王相视一眼,也站了出来,同声道:“劫轮/伏魔参见三界新主!”
天帝不再,天界便以这三位天王为首。
众仙诸神见得三大天王都已经如此,也不再犹豫。
在诸殿仙主各部神将的带领下,齐齐参拜:“参见三界新主!”
诸仙众神共朝,亿万天兵伏拜。
声势震动三界。
穿越成草包五小姐:絕色狂妃
哪怕有心有不甘之辈,也知大势已定,面色如土。
联军的玩家们,也满心震骇地看着这一切。
他们一直以为,在小须弥之中,所有人都是“玩家”,所有人都是平等的。
但经历了这一次漫长的伐天之战,他们懂得了许多东西。
最大的体会,就是敬畏二字。
尤其是在看到眼前这一幕,感受更是直观。
这一刻,对于他们来说,是一次真正的蜕变。
一声震动三界的朝拜之后,九重云霄归于一种死寂。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没过多久,陈亦的声音打破了这种死寂。
“我乃佛门弟子,一介闲僧散人,如何就是三界之主了?”
“不然!”
还是那位正法天王,一如既往,梗着脖子将陈亦顶了回来。
一本正经地道:“你掀动人间幽冥,以下伐上,搅乱三界,罪犯天条,更篡逆弑帝,罪无可赦!”
“……”xN+1
陈亦脸皮抽抽。
在场双方无论上下,皆是满脸呆滞。
刚刚不是你最先出来舔的吗?
怎么转脸就喷?
难道你还修炼了无敌键道?
倒是天界诸神将,尤其同为九司的几位仙官,都是捂起了脸。
“不过,”
“国不可一日无君,天不可一日无日,三界更不可一日无主,天帝既逝,三界之中,也唯你有此能为,可言出成宪,掌天规天条,统慑三界,以调日月星辰四时,众生生灭兴衰,”
“天帝之位,必有功德伟力者居之,你德虽不足,力已堪为,虽有不赦之罪,但若登上帝位,言出便是天宪,当可自勉罪罚,故此,为三界计,为己计,你都要坐这帝位,”
正法天王抑扬顿挫,正气凛然,条理清晰,说完又是梗起脖子一拜:“请天帝登基!”
咒術法師 布恩先生
“……”
这老小子怕不是精神分裂?
陈亦抬眼扫过劫轮和伏魔这俩,二人与他目光接触,便心领神会。
一起走了出来,趁正法慷慨激昂之际,一左一右,一把将其架起,往回拖走。
“放开我!放开我!”
“本司是为三界计!是为苍生计!为何要阻我!”
“天地不可一日无主!尔等都是罪人!要谢罪的!”
“啊!我没……!”
也不知两人把他拖到了哪里,声音渐去渐远,最后只隐隐听到一声惨叫,一个疯字,便没了声息。
“……”
联军众人都是一脸尴尬无语。
这就是那个最强三仙官之一的……正法天王?
这是正经……呸!不正经天王吧?
“阿弥陀佛。”
陈亦不得不开口,声音传遍九重云霄,把逐渐有点失控的场面拉了回来。
这个奇葩……
明明比谁都一本正经,还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却偏偏能一板一眼的地将这么严肃的画风带得不正经起来……
“此番人皇伐天,乃因天界不仁,”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众生为刍狗,乃天道至公,大仁不仁,”
“天界之不仁,以众生万物为役使,”
“为天帝者,当法天地之不仁,万物消长,众生生灭,自有其道,妄加干涉,强取豪夺,必招横祸。”
總裁讓我修理一下 誰家公子
陈亦朗声道:“天人之战,虽是祸根深种,但杀生即罪,此战终由我而起,也当由我而终,一切孽业,皆在我身,”
現代熟女故事 艾宣
“尔等今日起,便各归所属,各正其职,天人有别,自有其道,不可擅越。”
所以说,话不能乱说。
尤其是到了陈亦这样的境界。
话音才落,陈亦就见九重云霄之中,丝丝缕缕的黑气升腾而起。
浓黑如墨,黑得似乎连光都能吞噬。
这玩意儿陈亦太熟悉了。
恶业。
不过他也没有意外和懊恼。
既然挑起了这场大战,这本就是早有准备的事。
遍布九重云霄的恶业,如同飓风的旋涡一样,倒卷而来,旋涡的中心,就是陈亦。
却不能沾染其身,便尽数被他眉心三瓣莲华给吸了进去。
众生之业,如影随形,却不可触,不可及,也不可见。
除了陈亦外,并没有人能看到这恐怖的一幕。
涉及三界万物众生,持续了近一甲子的大战,哪怕一方是几乎无穷尽的天兵天将,一方是号称不死天灾的玩家,产生的业力也是很恐怖的。
众生之业,不是杀生才会产生。
一举一动,都有可能有业力随身。
地府招待辦
动作越大,业也越大。
而且,就算是玩家有小须弥做后盾,在这场战争里真正死去的也不在少数。
只不过除了最初被周紫薇用星辰之力磨灭的那部分外,那些死去的都入了幽冥,等待新的轮回。
有一部分是死在天界诸仙主神将手下。
这些大神通者,也有不少有着真正击杀玩家的能力。
毕竟玩家之所以不死,只不过是因为用的“替身”。
若能直接从神意魂灵的层面上击杀玩家,那也就是真的死了。
但其实更多的人,反而是在漫长的战争之中,表现碌碌,没有得到突破,老死在时光之中。
无边恶业加身,哪怕尽被三瓣莲华所吸纳,陈亦也有些难以忍受。
神意昏昏,几乎被无边恶业带入万劫不复之境。
反复在心中默念摩诃心经,才将之镇住,恢复清明。
虽是凶险至极,却也不过是一刹那之间。
并无人发觉他的异常。
因为根本没有人能想得到。
陈亦也不是自己矫情,无缘无故地承担这样的风险。
从一开始,成为所谓的佛门弟子,就是在无可抵抗的前提下,半推半就。
他一向不是个舍己为人的人。
哪怕他本性良善,随着境界修为的提升,胸怀更是非昔日可比。
这样做,也并非全为他人,更是为了让自己问心无愧。
也就是俗话说的,念头通达。
退一步讲,吸纳了这无边恶业,其实也是为自己添了一张底牌。
这么庞大的恶业,召唤的地藏法相,究竟会有什么样的伟力,陈亦自己都无法想象。
这么看来,一点都不亏。
一切都在刹那间。
陈亦已经恢复正常,骑在嗷嗷嗷背上,一眼扫过下方,绵延无际的双方军阵:“若有不愿者,可出来与我一辩。”
“我不服!”
忽闻一声高呼:“你无端兴兵,祸延三界,弑杀天帝,天地难容!”
“天帝逝时,天雨圣血,万物同悲,便是铁证!”
一人破开虚空,立于亿万军阵,重霄之上。
他并非一人,身后还有一众数十人紧随而出。
一个个仙姿卓越,一身法力鼓荡,风云动荡,气息强绝。
这本也在情理之中。
能破开虚空之人,三界之中,也不过屈指可数。
“三界新主,必要无量功德伟力具备,”
“你空有其力,却无其德,万万做不得这三界新主!”
“不错!三界之主,何等尊贵,岂能随易而定?”
“此战可终,但人间唐王逆兴罪师,祸乱三界,当受天之极刑!”
那人与身后之人一人一句,不是说的三界新主,便是各种问罪。
不过他们倒也还有几分清明,问罪之时,没有敢把陈亦算在其中。
事实上,他们也没有那个胆子。
若不是三界新主,干系太大,这些人也不敢出头。
只不过是见陈亦有息停干戈之意,猜测他必定有所顾忌,不敢再多造杀孽。
而且,陈亦嘴上所说的话,也让他们生起侥幸。
以为他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所谓君子可欺之以方,这才硬着头皮出来。
想要掀起众人同仇之心,以众意相压,令陈亦妥协。
但,这些人也是利欲熏心,鬼迷心窍了。
“我提议,三界新主,除玉墟仙宫,女仙之首,紫虚元君娘娘之外,无人可配其位!”
“不不不!东华仙君才是新主大善之选……”
“唉……”
一众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还在夸夸其谈,却被陈亦一声叹息打断。
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见一只弥天巨掌,如若一座五指大山,从天而降。
对于这个仙人来说,别说一座山,就算十座百座砸来,也伤不了他们半根毫毛。
只不过,可惜他们面对的并非是凡俗之山。
而是一座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神山”。
五指大山之中,有法咒转动,阵阵梵音唱响。
又有万象森罗,乾坤逆乱。
这一群人,都如同被定在半空中一般。
“轰隆”一声巨响。
婚不成,情難就
一众数十人,被巨掌尽数拍到了地上。
卷起万千层云,滚滚翻涌。
连一声惨叫都发不出来,数十人已经烟消云散,灰灰了去。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陈亦合什于胸,满脸慈悲道:“这几位施主道行还是差了些,辩不过小僧,自惭而去,真是可惜,可惜……”
“……”
众人沉默。
你老人家管这叫“辩”?
那刚刚被压成泥的那群人,天界诸神,大都认得。
那都是不愿受天界册封,依附于玉墟仙山、玉墟仙宫的散仙。
能有这底气的,自然都不会是弱者。
不过,这些散仙下辈子恐怕都要发奋,从好好重新学习文字开始了……
“罢了,还有何人要与小僧一辩?”
陈亦摇摇头,目光再次扫过。
所到之处,却是人人都迅速低头。
开玩笑?
你老人家说的那个“辩”字,可是要写作“死”字!
“也好,没想到尔等都如此深明大义,我心甚慰。”
陈亦满意地点点头。
“既如此,今日之后,尔等都各自返回,待天界新主御极九霄后,三界共为之贺。”
他望向虚空之处:“东华道友,紫虚道友,天地分阴阳,天界本就是由二位分掌男女诸仙,”
“如今倒也没有必要变了,还请二位出山,共掌天界。”
“……”
陈亦这番话,令众人大惊。
一男一女自虚空步出,神色莫名,与陈亦相对而立。
吕纯阳摇头叹道:“看不清,看不清……”
陈亦轻声一笑:“哈哈,听闻东华道友喜爱美酒,饮酒之乐,不正在那半梦半醒之中?”
奮鬥小農女逍遙山林間
吕纯阳微微一愣,旋即点点头:“不错,既看不清,便看不清吧,去休去休……”
话音未落,便已转身隐于虚空。
只剩下一个远去的声音在云霄中回荡:“共掌天界之事,贫道应了……”
“甚好。”
陈亦点点头又看向紫虚元君:“紫虚道友如何?”
紫虚元君眼中闪过几丝莫名之意,高昂脖颈,微微点了点头,一言未发,便也转身离去。
陈亦微微一笑,也不以为意。
他和这老婆娘的过节,在天魔化身那破戒一刀下,也算清了。
别看这婆娘现在还是一副高傲的模样,其实体内虚得很。
破戒一刀下,她能保得真灵不灭,已经是侥天之幸。
没有个千八百年,是别想恢复了。
而且她真灵得保,破戒刀意却未去。
这千八百年里,必定要受尽折磨,却不足为外人道。
陈亦让他二人共掌天界,便是要以其威望,镇平三界。
至于他自己,根本不可能用一个天帝之位,将自己束缚于这一方世界之中。
人皇伐天之事,至此已终。
扫了一眼下方众人,伸手一抓,从联军之中提起一人,没有再多说,点点头,便骑乘白虎,踏空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