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6bn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討論-第433章相伴-ti3vr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小說推薦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第433章
你知不知道钟意深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如果当初不是他跪在地上祈求我教你,你现在不会就是一句死尸,你竟然敢杀了他。我要让你赔命。”
紫菱诧异的看着秋老爷子,他不相信秋老爷子口中的儿子竟然是钟意深,因为大家都知道秋老爷子的儿子,应该是落寒才对。
“秋老,饶命,我只是想开车撞死林风暖那个贱人,她知道我们太多太多的事情了,而且现在合同在他的手上。
我害怕万一,所以想亲自去解决她,但我没想到。白诺当时也在,我开车想着要不就直接把他们一起撞死好了,反正他们两个人都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意深会为了救白诺而跑出来。”
紫菱紧紧的拽着秋老的手,解释道,其实他也不想伤害钟意深,虽然他对钟意深没有感情,可是钟意深对自己的好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
“你这个女人太狠毒了,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让你去下面陪着意深,这样意深一个人,就不会无聊了。”
名門摯愛:億萬老公寵上癮
紫菱整个后背都被汗水给浸湿了,他惊恐的不知道该怎么去跟这个人解释。
“我现在不想再听你说任何的一句话,你现在就给我去陪我的儿子。”
“秋老,难道你忘了当初钟意深在世的时候,我们就一直想要完成我们的大业,现在钟意深死了。我们更应该待在他那一份更好的完成,到时候将他们呈现给钟意深。如果现在就这么放弃了,就算什么?那我们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吗?而且,你知道你的计划中缺我不可。”
“好,我可以饶你一命,但如果这件事,你再办的我不满意,我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的。”秋老微眯起双眼,浑身散发出一种危险的气息。
落寒疲惫的回到卧室发现已经空无一人,她心里一紧,赶紧去看衣柜,发现衣柜里面,没有了他的衣服,他跑到林风暖之前住的房间,发现他的房间也收拾的非常干净。
桌子上只剩下一封信,落寒艰难的拿起来:易遥,对不起,我刚刚答应过你要陪你一起面对,可是我做不到了。请原谅说话不算话的我。可能你现在会特别诧异我为什么离开。
我离开的原因有两个,我刚开始,找你接近你进入秋家只是为了找出杀害我父母的仇人,现在我已经知道是谁了,所以我不想再待在秋家了。
第二个是我不想再连累无辜的人,请你不要找我。
我们两个本来就没什么关系,现在我我们两清了,我将自己交给了你,你得到了你想要的,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希望以后我们能各自安好,勿念。
林风暖的不告而别,落寒顿时心如刀割,但是他没有办法。因为这是林风暖的决定,他只能尊重他,难道自己对林风暖的付出,在林风暖那里一文不值嘛,他竟然用他的爱来交换他的第一次,林风暖是不是太看不起自己了,自己的爱对于林风暖来说,难道就这么不值一提。他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了绝望,整个人都瘫软在地上。
林风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银城明明那么大,可是却没有一个地方容得下他。
不知不觉他来到一个商场门口,上周自习和白诺逛街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一周前,四人浩浩荡荡的进入了商场,白诺看上了一家古风店,她特别喜欢旗袍。那里的装饰也是她很喜欢的,风格都特别复古。他们便进入了那家店。白诺当时看了一眼林风暖,挑眉问道,“旗袍可以吗?”
狂妃來襲:醜顏王爺我要了 叁月驚蟄
林风暖刚想说话就被落寒给打断了,“旗袍,小诺你穿还差不多,就是他那个身材,算了吧,穿出来也没什么看头。”落寒当时扫了一眼林风暖讽刺的笑着。
林风暖原本是想拒绝的,因为落寒不喜欢自己在外面穿的太暴露,但是被落寒一刺激,自己反而更加不服气的拿起了白诺挑的一件旗袍,换上。
见林风暖去了换衣服,白诺也开始看起了别的旗袍的款式,因为他自己本身就特别喜欢旗袍,她喜欢那些有古风和韵味的所有东西。他一眼就看到了放在最里面展示窗里面的旗袍。
看了一眼纪北和落寒,落寒和纪北也顺着白诺的眼神望去也看见了那件旗袍,确实那件旗袍看上去非常的美丽。上面还有一个白色的坎肩,将旗袍的曲线感修饰的非常的完美。
白诺招了招手,服务员赶紧跑了过来。
“展示台的那件旗袍是谁的?”
“回白小姐的话,那是国际一线女星慕斯小姐的,听说她要穿这个去参加秋氏的聚会,所以他很早之前就在这里定制了。还是刘邦少爷亲自带他过来的呢?”
“是吗?给我取下来,我现在就要给林小姐试试”。
“这,这恐怕不好吧,要是被慕斯小姐知道了,他一定会责怪我们的。而且慕斯小姐已经交过定金了。他待会儿应该就会来取衣服了,这待会儿我们该怎么跟他交代呀?”
“你别忘了你的上司是秋氏集团,给你发工资的是秋氏,而不是慕斯。所以我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要跟我顶嘴。听懂了没?”
“好的,小姐”。
纪北宠溺的看着自家妹妹,这语气看来在国外没少欺负别人呢?
服务员也不敢得罪白诺,因为自己的顶头上司秋少正坐在旁边,纪少也在旁边,而且白诺又是白家小姐,谁敢得罪?
林风暖从试衣间走了出来,一件青色的旗袍将她的身材婀娜多姿地勾勒出来了。简单的设计让林风暖显得非常的优雅,大方的领口和袖口都恰好地将林风暖手臂的件线条给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这是林风暖第一次尝试穿旗袍,效果却非常的惊人,落寒突然失神的看着林风暖,她没有想到穿这件旗袍的她犹如新生一般,光彩照人。
純陽醫聖 吳聊
不得不说白诺的眼光是独到的,他之前以为林风暖不适合穿旗袍,因为她不算太高,而且它的比例并不适合穿旗袍的比例。
而且她的脸型是典型的娃娃脸,穿西式的礼服会比旗袍好看。但现实出来的结果却是截然相反,如今穿着这身旗袍在林风暖却更加出彩。
“好看吗?”林风暖试探性的询问着二人的意见。
落寒赶紧回过神来。
“风暖,看落寒的样子,你就应该知道答案了。”纪北打趣着落寒。
“很漂亮,你把这一件拿去试试吧。”白诺将手中的这件旗袍拿到林风暖面前。这件旗袍跟古典的旗袍不一样,它是一件中西式结合的旗袍,既有西式的性感又有中式的优雅。
一卡在手 霞飛雙頰
他要比古典的旗袍更短,一条白色的看见配着黑色的旗袍,看上去仿佛特别不搭。林风暖将这件旗袍换上,比起刚刚那件旗袍的庄重,这件旗袍穿在林风暖简直让人挪不开眼。
因为林风暖的身材比例并不算完美,所以落寒会给他选择西式的礼服,但这件旗袍比古典旗袍要短,完全将小小飞的劣势发挥成了优势。
白色的坎肩,配上黑色的旗袍,给人一种神秘感。在完美的修饰出林风暖的身线的同时,将林风暖的魅力很好的展示出来。
落寒和纪北直接看的傻掉了眼。
“还差点什么呢?”白诺喃喃着,他总感觉确实让人很惊艳,但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落寒干咳了一声,两兄弟都将赤裸裸的目光收回。
纪北摸了摸鼻子,见白诺若有所思。
“诺儿,你在想什么呢?”
“我总感觉这一身差了点什么,但我也说不清楚。”白诺拧紧了眉头,认真思考。
林风暖在镜子前转了一圈,落寒和纪北也思索着,他们不觉得差什么呀,觉得这一身特别的惊艳,特别的完美。
熱鬧喧囂的彪悍人生
三人都看着白诺,白诺依旧站那眉头紧促,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啊,我知道了拿我包过来。”
白诺猛然一声将三人吓了一跳,经理赶紧拿过白诺的包,白诺从包里取出一枚宝蓝色的胸针。胸针的样式看上去简单大方。但下面有一只黑色的耀石像极了一个人的眼睛。让人挪不开眼,白诺将胸针别在了林风暖的坎肩上。
瞬间,林风暖的旗袍像活了一样。
没有人有过这种大胆的想法,因为胸针一般都别在西式礼服上很少会出现在中式的旗袍上,这一刻他们本来看上去那么不搭的三件物品却在这时显得如此的般配。
所有人都惊讶于白诺的眼光。
店内的服务员此刻钦佩无比,他们觉得这位白小姐一点都不像传说中的什么都不懂,他对时尚这方面真的有自己很独到的见解。
白诺当时给自己挑了一件简单的白色连衣裙,看起来很低调也很舒适,现在的她穿衣都偏舒服。
一阵微风吹来,林风暖打了一寒颤,整个人的思绪都回来了。拉着行李漫无目的的往前走去。
白诺,拜托,赶紧醒过来,我还等着你给我挑旗袍呢。
三个月后,医院里,纪北的脸上开始长起了胡须,整个人也没有往日的精神,他痴痴的望着床上落寒。
限時逼婚:男神的獨家溺愛
秋意遥拍了拍纪北的肩膀,安抚道,“纪北,不要太急,一切都会有转机的,落寒一定会醒过来的,他那么单纯,老天一定会让她醒过来的。”
纪北苦涩的笑了笑,喉咙有些干涩,这三个月来,他一直在默默的隐瞒、安慰着父母,可是在很多个午夜梦回的时候,他都想放声地嚎啕大哭,他不知道是什么让他最终坚持了下来。
落寒,已经过去三个月了,你知不知道,你如果再醒不过来的话,我真没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诺儿,你不是说你喜欢精致的男孩子嘛,你睁开眼睛看看,哥哥现在有多邋遢,你快醒过来管管我好不好,还有爸妈,你不想要他们操心吧,这三个月来,你一直没有给爸妈打过电话,他们已经开始起疑了。
落寒,你快醒过来吧,我真的好累好累。
秋意遥将身边的一件外套盖在了纪北的身上,纪北起身,像屋外走去,两个人来到了医院下面的花园里。
纪北看了一眼秋意遥,声音干涩的开口问道,“林风暖还没有回来,你没派人去找她嘛?”
阳光缓缓地打落了下来,久待病房的纪北被阳光照耀的睁不开眼,秋意遥看着远处的一棵树,嘴角扯出一抹笑容,“她心里的那道坎过不去,她不想见到我的,他害怕再连累到别人。”
纪北点起了一根烟,烟雾弥漫着他,他吐出一口白烟,“还没有查到幕后之人嘛?那天出事的地点,还有那辆车,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这三个月来,秋意遥很少能安心入睡,这件事就像一个恶魔一样紧紧的跟着自己,她知道一天查不出幕后之人,林风暖就有一天危险。
誰的青春不張揚 童年磚頭
他比任何人都想查清事情的真相,可是幕后之人的实力似乎要比自己大很多,而且很了解自己,不管尝试了多少种办法,都没有办法将幕后凶手给找出来,所有的一切都做的很完美。让人无从下手。”
秋意遥也拿出一支烟,抽了起来。
“照这样说,落寒就白出事了,钟意深就白死了,林风暖就得一辈子躲着,只有等那个人放过我们。”纪北的语气开始有些激动,自从自己的妹妹出事后,他一直想找出是谁干的,然后将那个人碎尸万断。
秋意遥将烟掐灭,修长的手指划过垃圾桶,“纪北,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的。落寒这个仇我一定会帮他报了,可是目前。”
秋意遥没有再说下去,她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不是无所不能的,原来他连自己最喜欢的人都保护不了,要看着她独自一人再外面生活。
纪北也察觉到自己说话有些重了,落寒的昏迷让他的情绪没办法很好的控制,经常会情绪失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