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r47a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起點-第十二章 兩難相伴-tc8zj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小說推薦璀璨城13科的吉恩
“这里,小羽!”
一家几乎满座的三层高酒吧,二楼的挨近街道的地方,贝纳尔一身黑色的西装,冲着楼梯口挥手,千羽穿着一身蓝色的休闲装,款款的走了过来。
周围的不少人都看了过来,桌子上摆放着一些酒杯,不断有人过来敬酒,贝纳尔是主管农业的,66号火星基地里20多万人的食物分配都是由他来进行的,以及和其他火星基地的援助交易。
千羽坐下后,贝纳尔起身到酒吧中间处好像大柱子一般的金属机械处,在屏幕上输入了一些酒水和小吃的信息。
“贝纳尔先生,你找我出来是不是已经找到什么信息了?”
卿本佳人之將軍紅妝 沈七公子
直男我愛上一混蛋 雪藍仙子
看着千羽急切的样子,贝纳尔笑了笑,摇头道。
修真者在火影
“事情一扯到伊克那小子身上,你总是会很尽心!”
千羽微微的侧过头,看着街道上嘈杂的人群,夜晚上火星基地里最为热闹的时刻,人们会变着花样的举办一些狂欢活动。
毕竟这里的工作现在基本上不用太过于操劳,大部分行业都有老作用的机器人帮忙。
“真的什么消息都没有吗?”
異世神力誅天滅地:戰神重生
千羽问了一句,贝纳尔微笑着从兜里拿出了一张芯片卡,千羽狐疑的看着这张黑色的中间有着金色纹路的芯片卡。
这种样式的芯片卡千羽没见过,芯片卡相当于每个公民的身份记录,记录着每个公民从出生到死亡的一切信息。
“死者!”
千羽狐疑的盯着贝纳尔。
“你认为死掉的人会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贝纳尔先生,我不知道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贝纳尔笑着看向了桌面上的显示频,自己刚刚点的酒水已经送上来了,他先过去拿了一些酒水过来。
说话间贝纳尔从兜里拿出了一大堆芯片卡,千羽更加的狐疑了起来。
史上最牛主神 南極烈日
“好好查查这些芯片卡上的死者们!或许会有收获。”
千羽马上就反应了过来。
“你的意思是,极有可能是已经登录死亡者在暗中偷偷的策划陷害了伊克吗?”
贝纳尔点点头。
贝纳尔的话点醒了千羽,千羽是知道的,一旦一个人死亡,他过去的一切都只存在于芯片卡中,家人或者后代会持有死者的芯片卡,如果没有后代的话,则由基地保管。
过去的确有过利用死者的芯片卡来作案的事发生,所以后来基地收回了所有芯片卡,有需要的家属可以到基地大厅里领取芯片卡来查看死者的一些信息内容。
“也就是说,有的人明明死掉了,但芯片卡还没有被注销,依然可以使用。”
“这是目前我唯一能够想得到的点,事实证据清楚,伊克家里的监控也没有发现可疑的第三者,最关键的是51号基地里这次援助交换得到了实际好处的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咬定是私底下和伊克进行交易的。”
千羽点点头,她大概明白贝纳尔的意思,但有些不解的是他们这么一口咬定冤枉伊克究竟能得到什么。
“陷害伊克的人究竟有什么目的,我不是太清楚,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会演变成把所有火星基地都拖下水的大问题。”
“有那么严重吗?”
妾本布衣:王爺,別放肆
贝纳尔笑了笑。
“你应该知道一部分火星基地的情况吧?”
“不管是产能或者科技,都无法满足基地内的人,需要其他火星基地援助,人口正在大规模流失,一部分那些落后火星基地的人,已经到其他的火星基地里,沦为二等公民。”
贝纳尔点头道。
“你知道就好,火星基地间越来越不平等了,我们日子虽然过的很舒坦,但其他基地的人日子都不是太好过,你去过51号火星基地吗?”
千羽摇摇头。
總裁老公很悶
“因为生态圈技术的应用问题,他们搭建起来的生态圈并不完善,而持有完善技术的火星基地都不肯派出技术人员去帮忙,最后是我们基地帮助他们搭建了完整的生态圈,但情况并没有因为完整的生态圈搭建而改善,那边到现在还有流血冲突的事件发生,而且是经常有。”
这些事情千羽虽然偶尔听说过,但没有具体了解过,因为这边的媒体很少会报道其他火星基地的事,这也是基地长盖博强制要求他们不准随便报道的。
“我们在一个又一个封闭的基地里生存,每一个基地都是有着不同风格的社会,而这样的社会一旦产能出现问题的话,就会出现动荡,不管是农业还是科技,这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双重保障,资源确实很多,但想要简单轻松的获取到资源却非常困难,恶劣的外部环境,不成熟的技术,无法工业化,但人口却在悄无声息的增长!”
千羽知道这是摆在所有火星基地面前的两难问题,如果想要工业化的话,只需要短短几年,就可能威胁到生态圈的生存,废弃物虽然可以排放到外部的世界,但首先工业化的搭建就是个大问题。
“事物终会有尽头,这个无私的社会如果想要继续进步下去,只能够往一个自私的社会发展了,困难的拓荒社会已经结束了,人们如果再不从自己所从事的工作里获得点什么的话,会出现非常恶劣的情况。”
千羽静静的沉思着,她端起一杯酒,喝了一大口,一阵后千羽似乎明白了过来。
“贝纳尔先生,你的意思是,有人想要借着这次伊克的事情大做文章。”
贝纳尔微笑着点点头。
“我因为身份的问题,是不方便参与进来的,小羽,在庭审前如果还没有找到任何有效的东西,便没有机会了。”
千羽嗯了一声,收起了桌子上的芯片卡,她的眼中透着一股坚定。
“谢谢你贝纳尔先生。”
说着千羽喝掉了杯子里的酒,起身便快步离开了,贝纳尔支手托腮的看向了街道上还在狂欢的人群。
“有些时候必须得舍弃掉一些东西才行!”
此时纳贝尔的身后邻座的地方,一个戴着帽子的女人站起身来。
“纳贝尔先生,真要这么做吗?”
邪王
暮吟煙魂引 櫻落雪盡
纳贝尔思索了片刻后笑了起来,随后站起身说道。
一胎二寶:妖王獨寵妃 繁花五月
“等几天好了,最后的机会,如果无法抓住的话,那么就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