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ohd熱門都市言情 兇靈祕聞錄 txt-第五百九十五章:最具價值的線索讀書-ujfft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女螝杀人手法实在太过诡异太过迅速,连驱魔炸弹这种强悍道具也仅仅只能让其显性而无法驱逐女螝,所以他无能为力!
太可怕了,太残忍了,几分钟前方敏临死前那绝望哀嚎仍深深回荡于姚付江脑海,而他也完全能体会到这种无力阻止的恐怖是多么的让人绝望。
青年越想越怕,最后,一个令他颤栗胆寒的词汇不由自主浮现于脑海:
无解!
目前为止粉裙女螝一旦选中某个人,那么这人将百分之百必死,从始至终未有例外,难道……
难道他们这些执行者就注定要团灭在这场灵异任务里了吗?
………
一座山中小镇面积谈不上多大,时间邻近正午,搜集完食物的众人很快返回住宿民宅,不料回来后首先映入眼帘的……
赫然是方敏那早已碎裂一地的残尸!
國產零零發 無罪
“方敏!”
“啊,方敏,方敏她,她……”
嗅着刺鼻腥气,坎坷间,当刘东、孟菲连同执行者纷纷步入客厅的那一刻,看到方敏碎尸,执行者还好,虽人人面色发白但毕竟心中有数,但剩余二人的反应却激烈得多也惊恐的多,孟菲当场发出尖叫,尖叫中身体颤抖,就这样盯着眼前人体零碎结结巴巴,以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女人如此,刘东更为不堪,刚一看到这幅场景,男人就已两腿骤软一屁股瘫坐地上。
他没有说话,没有尖叫,没有做任何事,仅仅只是瘫坐地面看着尸体,如同魔怔般呆滞凝固,久久没有反应,俨然一副被瞬间吓呆的模样。
因为……
来之前他也看到过只粉裙女螝,而方敏的下场十有八九便是自己将来的下场!
至今为止,但凡看到粉裙女螝者,无一人幸免!
“不,不,我不要,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先不谈刘东如何呆滞凝固如何自言自语,发现众人返回,姚付江急忙从卧室跑至客厅,正想叙述方敏死亡经过,未等开口,对面,回过神来的孟菲却抢先转动脑袋扫视四周,一边四处张望一边来回奔跑,在旁人目光注视下来回移动,穿梭于民宅各处,直至重返客厅,女人才慌慌张张提出疑问,提出质疑:“张智勇呢?张智勇怎么没回来?”.
此言一出立即引起现场众人注意,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纷纷摇头表示不清楚,唯独立于程樱右侧的陈逍遥偷偷扫了对面高继坤一眼,入目所及,发现当孟菲提及张智勇姓名时,胖子嘴角略微抽搐一下,旋即恢复正常。
观察过胖子,视野继续转移,悄然扫向赵平,就见视线中眼镜男面无表情,神色不变,既没因孟菲询问而面露异常也没因高继坤存活而倍感吃惊,面部没有出现一丝一毫表情变化,整个人淡定如常,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见期待中的画面没有出现,陈逍遥不免略显失望,失望之余更进一步暗赞眼镜男心理素质,明明是凶手主谋,明明一切都是其亲手策划,不料临了却能摆出一副比任何人都茫然不知的表情。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回答我?你们难道都不知道张智勇去哪了吗?”.
果然,见周遭众人久久不语,问了半天无人回答,客厅内,孟非逐渐情绪激动,开始如疯子般频频质问,连连大叫,之所以如此并非她同张智勇之间私人关系有多好,而是女人认清了现状,发现了真相,加之早早得知女螝会优先屠戮白领一方,如今方敏已死,张智勇则不见踪影,再联想到粉裙女螝,渐渐的,一股不祥预感油然而生,假如张智勇也死了,那么白领一方就只剩她和刘东两人,距离女螝攻击自己还有多久?
想至此处,兔死狐悲感犹然而生。
“哎。”
常言道人和人不同,面对问题的态度亦不尽相同,察觉到女人情绪逐渐激动,彭虎有些看不下去了,叹了口气,放下肩头麻袋,走至孟菲身前出言安慰道:“那个,孟小姐,我并不想打击你,我只希望你尽快面对现实,张智勇既未到场或许已经死了,但我不希望你就此崩溃,毕竟只要活着就有希望,至少我们仍会尽力帮你,陈逍遥你说对不对啊?”.
说着彭虎还特意转头用暗示眼神看了对面陈逍遥一眼,见状,青年心领神会,光头男刚一言罢,陈逍遥亦紧随其后忙碌开来,跑到哭啼不休的孟菲面前频频安慰,最后掏出一张道符递至女人手中道:“妹子……额,不对,看你年龄比我大,孟姐姐你不要怕,把这玩意戴身上,有一定辟邪驱螝作用,你先拿着吧。”.
正如最初所形容的那样,受数千年东方文化影响,面对灵异事件,道士的身份或多或少总能给人以些许安全感,眼见青年又是安慰又见是送符,接过道符,孟菲情绪果然有所恢复,诚然她确实不清楚对方递给自己的黄色符纸到底能不能驱螝辟邪,不过,注视着手中那画满朱砂红字的黄纸,女人倒也心下稍安,情绪虽依旧低落但至少不再哭泣,原本接近崩溃的情绪亦趋于稳定。
见仅用一张普通道符就唬住了对方,陈逍遥心中暗叹,视野本能转移,旋即和其余人一样将目光扫向一旁,看向某人,或者说直到此时大伙儿才真正关注起发呆已久的刘东。
地面,刘东崩溃了,彻底崩溃了,说是如此,事实同样如此,入目所及,就见此刻的刘总经理早已没有了往日领导派头,整个人颓然瘫坐呆滞不休,就这样一动不动盯着对面,盯着方敏尸体。
“他在回来的路上看到女螝了。”
见多数人纷纷看向刘东,赵平没有废话,扶了扶眼镜,直接截了的当把早前男人见螝一事告知众人,此言一出,众人才终于明白刘东状态为何如此不堪如此绝望了,原因不出其右,答案不言而喻,或者可以直接了当的说,下一个要死的人……必定是刘东!
不需要原因,不存在理由,有过多次例子在先,如今任谁都已相信但凡看到女螝者皆死无葬身之地!
想通这点,众人心照不宣对视几眼,可,就在这时……
“啊!哇啊啊啊!”
不知何故,突然间,一直瘫坐地面刘东发出尖叫,其后更是忙不迭双手撑地不停后退,接连向后挪动,边后退边手指前方语无伦次,用满是发颤的口吻失声哀嚎:“粉,粉裙女人,她就在那里!我又看到她了,她又出现了啊!!!”
由于事发突然,加之太过仓促,众人顿时被刘东吓了一跳,慌忙转身,凝视对面,目光纷纷转向男人手指方向,然而……
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看不到。
同张齐风那次一样,不管如何睁大眼睛不论如何定睛观察,对面空无一物,除家具外哪有什么粉裙女人!?.
见此一幕,除因过度恐惧而绝望哀嚎的刘东外,其余人集体内心发寒,同时某个令人胆寒颤栗的可怕结论亦刹那间浮现于脑海:
好快!
不错,印象中当初张齐风自打首次看到粉裙女螝再到最后死亡,前后间隔时间大概有十小时以上,可万万没有想到,当这次轮到刘东时其速度竟缩短那么多,从男人第一次看到粉裙女螝再到此刻第二次遭遇,中间间隔仅为半小时!
怎么会这样?
这到底是为什么?
同一时间,就在周遭众人惊骇狐疑之际,刘东也确实看到了似曾相似的一幕,第二次看到那代表死亡的女人。
近乎凸出眼眶的眼球瞳孔中映射出一道身影,那是名身穿粉色连衣裙的女人,女人皮肤发青赤裸双脚,仍如第一次看到那样站立原地凝固不动,就这么立于眼前,就这么凝视自己,过了片刻,女人动了,做了个小动作,视线中女人缓缓抬起右手做了个下劈动作。
做过下劈动作,女螝又稍稍指了指上方双眼。
待做完一系列让人无法理解的动作后,对方笑了,嘴角微扬,灰白的脸孔露出诡异笑容,朝刘东诡异一笑。
然后,女人消失了。
瞬间消失,瞬间不见,眨眼间从视野中消失踪影。.
皇子無憂
随着粉裙女人的消失,一股冷意袭来,自脚底蔓延至全身,从头到脚将男人包裹,冻的他牙齿打颤,冷的他颤抖连连。
“这是,这是什么意思?你这女人到底什么意思?你想做什么?你到底想做什么?不,不……不要,我不要死!不要死啊!!!”
刘东被吓疯了。
过度恐惧搭配死亡预感共同冲击着他,导致他疯狂询问死命大吼,哪怕女螝现已消失于视野,可男人仍如疯子般语无伦次频繁自语,他想要知道答案,想获知对方何意,可惜,没有答案,没有回复,唯一留下的只有女螝消失前的诡异笑容。
刘东自然不理解女螝消失前手指着眼睛含义如何,可他却知道但凡见过粉裙女螝者皆活不了多久,前后总计三次,而第三次看到女螝时便恰恰是毙命之时,死了,马志龙死了,刘传发死了,张齐风死了,方敏也死了,无一例外都死了,全都在第三次看到女螝时瞬间暴毙当场碎裂,甚至方敏的尸体目前仍存于客厅,赤裸裸展现在眼前。
张智勇虽算失踪,估计也一样凶多吉少。.
结果可想而知,想至此处,随着粉裙女螝消失,刘东本就脆弱不堪神经断裂了,人亦在无法承受的巨大恐惧下彻底崩溃,先是猛的发出哀嚎,旋即起身就跑,如一只被吓破胆的老鼠般不管不顾冲向前方,奔往客厅大门。
哒哒哒哒哒!
逃!
必须逃,必须尽快逃离小镇,不然他会死,会像方敏那样四分五裂死无全尸!.
如上所述,男人被吓破了胆,恐惧中他忘记一切,忘记了所有,忘记了就算脱离小镇仍于事无补的可怕现实。
“拦住他!”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对方要跑,赵平当先发出大吼,但事实上就在他发出声音的那一刻某人就已有所行动,抢在所有人反应过来前抬脚前冲,程樱动了,闪电般一个箭步蹿至刘东身侧,旋即一记肘击狠狠打至男人腹部。
“呜啊!”
果然,遭受重击,刘东当场面露痛苦停止奔跑,双膝跪地,其后就这样手捂肚子惨嚎不休,整个人如同一只虾米般蜷缩一团。
“刘总!你,你们要做什么!?”
因事发突然,见程樱莫名攻击刘东,孟菲被吓了一跳,加之仍未明白过来,随着对方倒地,女人本能发出惊呼提出质问,质问对方为何要打刘东,一边质问一边匆忙跑向对方,不料就在她想要过去时,身侧,彭虎眼疾手快一把将其按住,光头男力量何其之大?一按之下孟菲就这样被死死限制原地,至此寸步难行。
另一方面,见程樱果断出手加以阻拦,用简单粗暴方式让刘东失去行动能力,下一刻,赵平亦紧随其后抬脚赶来,来到男人面前附身蹲下,一把抓住对方衣领,如仔细观察,便会发现眼镜男此刻面容狰狞,俨然一副心急如焚模样。
“告诉我!快告诉我,告诉我刚刚女螝在你面前做了什么动作!?”
是的,在某种思绪促使下,赵平就这样一边大声质问一边不停摇晃着刘东,许是那反复大吼起了些作用,摇晃数下后,刘东终于清醒,抬头仰望,双眼满是惊恐,继而用颤抖着朝眼镜男说出一句话:
“女螝,女螝刚刚指了指眼睛,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啊,不……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呜啊!”
撂下这句话,猛然间,刘东骤然发力,一把推向赵平,猝不及防下,眼镜男被推倒在地,刘东则趁机连滚带爬起身就跑,再次逃往门外。
见刘东又要逃跑,程樱微微一愣,彭虎眉头一紧,唯有高继坤瞅准机会,忙迈开双腿抬脚就追,然……
就在刘东奔出房门逃往街道,就在高继坤随后跟上仓促追赶之际,当胖子途径赵平身旁时,自打摔倒起就一直未曾起身的眼镜男抬了抬手:
“停下,不必追了。”
高继坤愣住了,回头看向身后,看向阻止他出门追击的眼镜男。
听着门外刘东那渐行渐远的脚步奔跑声,客厅陷入寂静,归于沉默。
女鬼萌萌噠:二貨夫君碗裏來 莫小貪
沉默中,众人反应各不相同,一侧,月晓面露不解,方海哑然呆滞,程樱、陈逍遥以及彭虎三人则互相对视几眼,而后纷纷会意般点了点头。
如果说旁人还大多沉浸于种种思绪,那么钱学玲可就丝毫不在意其他了。
“赵平,你怎么样?”
见眼镜男一直未起,以为对方受伤的钱学玲忙三步并做两步奔至近前检查开来,接连查看对方身体,至于赵平……
他没有动作,没有反应,就好像已经完全沉浸在个人思绪中那样坐于地面一动不动,任凭钱学玲检查身体,直到被女人强行拉起,眼镜男依旧无所反应,仍维持着那副低头沉思模样。
“刘总!你要去哪?放手,你快放手!”
也是直到此时,愣了许久,孟菲才如梦初醒呼喊开来,朝大门方向呼喊,一边呼喊一边挣扎,打算挣脱彭虎控制从而去看那早已无影无踪的刘东,聆听呼喊,感受挣扎,见身前正拼命挣扎试图摆脱的孟菲,光头男一阵犹豫,然而就在他犹豫不决时,一脸冷漠的程樱却是至孟菲面前,快速抬手,旋即一个手刀击至女人后颈。
结果可想而知,受此一击,孟菲两眼一翻当场昏迷,程樱则瞥了眼彭虎淡淡道:“这样就安静了。”
十號 龍們客
彭虎扶住孟菲,嘴角偶尔抽搐,看似想要说些什么,可又不知为何,最终,光头男还是一句没说,只是微微叹了口气。
其实他很清楚程樱这番做法是对的,为了孟菲安全,这种时候打晕对方无疑为最佳选择,不过,想到几天前孟菲这伙白领还是5人,如今却死的死疯的疯,每每想至此处,光头男仍不免暗自叹息,无奈摇头,至于那刘东……
估计差多不多也快了,或许这也是为何赵平要阻止高继坤追赶此人的原因所在,毕竟一个注定要死的人你就算将其追回来又有何意义?
刘东死定了。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剧情人物即将死光,意味着如今还活着的剧情人物就只剩眼前孟菲一人!
思绪行至此处,彭虎不由替这些人感到悲哀,可话又说回来,悲哀又能怎么样?无奈又能怎么样?他个人无能为力,所有执行者都无能为力,没人能救的了他们,不单如此,就目前情况来看执行者也即将自身难保,即将陷入绝境,因为,剧情人物一旦死光,下一波要死的便是执行者!
天呐……
冷王爆寵:逆襲王妃惹人愛
这粉裙女螝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杀人手法实在是太过诡异,甚至已达无解程度!
此刻,盯着孟菲,盯着这名唯一还存活未死的剧情人物,同彭虎一样,意识到事态严重的一众执行者们纷纷面色煞白寒意顿生,不管是新人还是资深者,面对剧情人物即将尽数死绝的可怕现实,面对女螝即将攻击己方的残酷现状,人们畏惧了,胆寒了,纷纷冒出冷汗,个个噤若寒蝉,几乎所有人都被那难以言喻的阴寒包裹,笼罩。
好在凡事无绝对,诚然现场之人大多胆寒,可并不代表所有人都会如此,至少陈逍遥并不这么认为,因距离较近之故,刚刚刘东说话时除赵平听到外青年道士一样听到,环顾周遭,见旁人一个个沉默不语,陈道士开始张望,先是看了眼呆愣原地的赵平,又扫了眼神色各异的众人,最后,他将目光所定至某人,投向房间角落早已被连番变故而惊呆已久的姚付江脸上。
踱步近前,一边面露微笑一边伸手在其眼前晃了晃:“咦?付江老弟咋还在这发呆呢?喂喂,醒醒!天亮了!”
许是一番夸张动作起到作用,陈逍遥话音方落,随着身体一抖,打了个机灵,姚付江终于从呆滞中回神,然奇怪的是,刚一回神,青年就一把推开身前正妨碍视线的陈逍遥,旋即朝周遭众人张口大喊,喊出一句话,一句足以让任何人惊愕当场的震撼之语:
“女螝并非完全看不到,我已搞清女螝杀人方式了!”
什么!!!
本来姚付江那突如其来的动作就已引起很多人注意,不料其后竟进一步冒出句愕然之语,听罢,众人微微一愣,下一刻不管新人还是资深者皆无一例外猛然抬头,骤然大惊,集体凝视,纷纷瞪大眼睛看向青年。
原因太过简单,那就是……假如,假如姚付江所言属实,当真知晓女螝杀人方式的话,虽说不见得和生路有关,但至少能让大伙儿了解女螝,知晓情况,甚至从中找出躲避防御的办法!
线索,这是一个至今为止最具价值的线索!
话归正题,客厅内,随着平头青年话音出口,早先低头沉思的赵平竟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略微一滞,旋即猛然抬起头,目光死死盯向了姚付江,当然,不单是他,同眼睛男一样全都深知此意的其于执行者也纷纷将目光集中至姚付江身上,一时间,姚付江就这样成为了众人关注焦点。
“咕嘟。”
和陈逍遥不同,姚付江可不是那种喜欢卖关子之人,果然,感受到旁人目光,又看了眼彭虎怀中昏迷不醒孟菲,瞥向门外,待确定客厅只剩执行者后,青年收回眺望,咽了口唾沫,最后边流冷汗边对众人说出一段比早先话语更为惊人的颤栗话语:
“其实当被害者第一次看到女螝时就已经处于被攻击状态了,只是所有人看不见而已,而当被害者第二次看到女螝时……人就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