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myd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愛下-第五百二十章 七彩光道的深處熱推-stg5z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小說推薦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陈宣以一敌二,实力爆发,身躯之外像是出现了一片璀璨的神环,向外扫出绚烂的光芒,每一道光芒都同时拥有了【永恒时空】、【返本还源】、【画地为牢】、【魔火炼神】等七八种强大的法则之力,将紫衣圣人、玄龙尊者的攻击统统扫的溃灭。
他像是一轮不朽的大日,狂冲而过,体表的光芒铺天盖地冲向对方,同时挥拳如电,爆发出强悍的波动,向着两人的身躯疯狂砸去。
紫衣圣人、玄龙尊者很快陷入到了可怕的境地之中。
他们的法则、肉身、法宝,被陈宣全方位的压制,施展出的杀术起不到丝毫作用,陈宣那里像是成为了永恒的烈日,光耀世间。
轰隆!
忽然玄龙尊者的法宝被打得粉碎,被陈宣欺身而上,一记【战帝之手】直接拍在了胸膛之上,打得惨叫一声,肉身当场炸开。
他的这些碎裂的血肉忽然爆发出璀璨神光,企图向着远处逃去,只不过陈宣体表的神环忽然扩散而出,如同形成了一个囚牢,将他的这些碎裂血肉全部囚禁在内。
一刹那,这些碎裂血肉像是经历了无数年岁月,精气和生机在迅速消失。
“啊…”
玄龙尊者发出刺耳的惨叫,疯狂的挣扎,“主上会替我报仇的,主上会替我报仇的…”
噗!
他的所有血肉都被瞬间化干精气,化为了一片片碎裂的石块,而后这些石块也统统化为齑粉,永恒的消失。
这个过程中,陈宣依然在悍然的向着紫衣圣人发动攻击,拳拳到肉,打得天崩地裂,星空炸开。
紫衣圣人连连大吼,肉身和法则全都催动到了极致,两条手臂被砸碎了十几次。
忽然,轰的一声,陈宣的身躯直接从紫衣圣人的体内一下穿了出去,轰的一声,将紫衣圣人的身躯震得炸开,法则之力和九仙葬魔诀的力量爆发而出,迅速的削减与吞噬着紫衣圣人的精气与生机。
紫衣圣人怒吼一声,立刻施展出了一门极其可怕的禁术,燃烧血肉与精气,爆发出可怕的力量,生生震开陈宣的法则,而后他的神魂裹着剩下的血肉,刹那冲入到了七彩通道之中。
陈宣刚想追过去,忽然转身看向其他的方向,他大喝一声,直接施展出了强大的空间之力。
“禁锢!”
轰!
如水般的光芒从他的身躯之中向外扩散,浩浩荡荡,向着其他的方向侵袭而去,将那些正在冲锋,与众人大战在一起的阴兽王、阴兽皇全部禁锢,如同化为了一个个冰雕一样。
“湮灭!”
轰!
又是一层如水般的光芒扩散而出,蕴含了可怕的时间之力,浩浩荡荡,让这些被禁锢的阴兽王、阴兽皇像是瞬间经历了无数年的岁月一般,体内无尽的精气和生命在迅速流逝。
在它们惊恐的哀嚎下,一个个身躯迅速老朽、腐化,成片成片的化为飞灰,轰的一声终于全部消散,化为了一团团混乱的混沌气。
仅剩下一些之前投靠天帝和元的一些王级至尊,一看到这一幕,顿时头皮发麻,惊恐不已。
他们连忙转身就逃,不顾一切冲入了七彩光道。
另一个方向,天空尊者和剩下的两头祖级阴兽,连忙舍弃对手,就要冲向七彩光道。
不过铁龟道人、夺天尊者、魔僧、法空方丈全都在全力出手阻拦。
他们根本无法脱身。
陈宣看了一眼,身躯忽然间穿梭虚空,瞬间出现在了天空尊者的身后,一记战帝之手当场轰杀了下去,轰的一声,将天空尊者的身躯直接打的炸开。
一群人立刻全力灭杀。
在众人全力的灭杀下,天空尊者和剩下的两头祖级阴兽,全都没能承受得住,神魂和肉身彻底化为了飞灰。
“大家怎么样?”
铁龟道人喘着粗气,忽然看向身后的一群王级至尊和寻常至尊开口喝道。
“前辈放心,大家伙都没什么事。”
一位王级至尊立刻回应。
“对,已经来到了这里,当一鼓作气,彻底杀进去!”
有人大喊。
魔僧脸色冷漠,道,“七彩光道的另一端,直通阴暗宇宙的最深处,我当年进入的时候,另一端的位置,刚好是对方的头颅所在,各位要做好准备!”
一群人纷纷吃惊。
头颅所在?
“道友,将史前古殿召唤过来吧。”
法空方丈出现在陈宣的近前,开口道。
“可以!”
陈宣点头,道:“不过我无法召唤,我只能去将它带来,你们在这等我,两个时辰左右应该可以回来。”
他的身躯刹那消失,动用了强大的空间之力,瞬间穿梭了无数里。
不多时,他再次出现在了那处史前石殿的近前,眼神沉凝,看着这口古朴神秘的石殿,忽然来到这处石殿的下方,直接将其高举起来,向着七彩光道那里再次赶了过去。
这口石殿极其沉重,举在手中,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像是高举了一个庞大的宇宙一样,若非他肉身够强,说不定真要被这口石殿压垮。
系統的超級雜貨店 南山易秋
时间不久。
空间破开,一股浩瀚沧桑的气息汹涌而出,陈宣的身躯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近前,他手中高举着巨大的古朴石殿。
整个石殿通体灰白色,弥漫着一阵阵难言的磅礴压力,简直如同一处无比恐怖的太古神岳一样,刚一出现就让这里的一群王级至尊脸色变幻,纷纷生出了一股莫大的压力。
“各位,可以动身了。”
陈宣开口道。
“陈宣,青铜天棺你还能感应到吗?”
铁龟道人忽然问道。
能穿越世界的武者 北極神樹
“上次感应就在通道深处,这次却无法感应。”
陈宣直接摇头。
上次他花费了二十万的气数值才确定青铜天棺的位置,这次气数值所剩不多,已经根本不够使用的了。
“走!”
魔僧眼神冷漠,率先冲了进去。
陈宣高举着巨大古朴的石殿紧跟着追在后面,在其后则是其他活化石和一群王级至尊、普通至尊,光芒汹涌,所有人都在行动。
整个七彩光道被他们的气息顿时冲击的一片模糊。
尤其是这口古朴的石殿,被陈宣举着,一路冲进去,让空间、时间都在扭曲、迷蒙,七彩光道如同都要承受不住。
这条光道幽深久远,一群人迅速飞行,足足飞了两天之久,才终于在前方看到一片诡异的光门,从里面散发出一阵阵难言的阴寒力量。
魔僧眼睛一冷,刹那间冲了过去。
随手是陈宣,再然后则是一群活化石、其他的王级至尊、至尊。
一群强者全都从那条七彩光道中冲了出来。
不过眼前的一幕,却让众人大吃一惊。
这片区域时光混乱、极其斑驳,能以肉眼可见的看到一条条灰色气流在流动,每一道灰色气流之中都蕴含了一幕幕画面。
这些画面在不断地交替、覆盖,来回重复。
细细看去,这些灰色气流内的画面,赫然是曾经被毁掉的一个又一个的生命纪元,这些生命纪元排列有序,组成一个巨大的圆圈,一个个兴盛,一个个毁灭,又一个个兴盛,如同固定的电脑程序一样!
陈宣心头暗惊。
和之前一些人猜的一样,宇宙在轮回,曾经发生的事在不断重复!
“他在哪里?”
陈宣问道。
轰隆隆!
忽然一阵阵恐怖的气息扩散而出,压抑可怕,如同无边的宇宙向着众人碾压而来,所有的王级至尊、至尊都脸色狂变,一刹那灵魂颤栗,血肉瑟瑟发抖。
他们有一种蝼蚁面对天龙的感觉。
轰!
陈宣急忙高举着石殿,以功力催动起石殿,整个石殿的大门敞开,汹涌出无尽恐怖的气息,迅速的抵消向这股威压。
与此同时,圣子裂天那里也连忙催动起铜灯,幽绿色的火焰如同潮水一样向外扩散,浩浩荡荡。
眼前的灰色气流被强大的威压影响,生生的停顿了,如同旋转的齿轮被强大的力量别住了一样,在这片灰色气流的后方,一个无比可怕的阴影在迅速的接近,无边无际,覆盖而下,带着滔天的威压。
“你们来了。”
冰冷淡漠的声音浩荡而出,分不清是男是女,伴随着电闪雷鸣,回荡在众人的脑海。
众人看到眼前的一幕,全都蒙了,心头惊骇,不可置信。
这片巨大的阴影看起来像是一颗极其浩瀚的星球,直径不知道多少丈。
但和其他星球不同的是,这颗星球通体漆黑,表面不断扭动,散发出一阵阵强大恐怖的吸力,比宇宙之中最可怕的黑洞,吸力都要强上数千倍。
刚一出现,很多王级至尊、寻常至尊就被吸得身躯摇晃,想要忍不住冲过去。
陈宣第一时间禁锢空间,挡住了众人的身躯。
他的心中同样无比震撼。
只见这颗黑色诡异的巨大星球上方,一个只剩下半边身躯的人影出现在那里。
他的身躯极其雄伟,浩瀚无比,像是一座魔岳一样,下半身已经与这颗黑色诡异的星球彻底融合。
星球像是成为了他的身子!
他的目光冰冷、淡漠,没有任何感情,皮肤上密布无数的黑色符文,下方的黑色星球上更是传来一阵阵凄厉的鬼叫声。
只见不断散发吸力的黑色星球上,赫然布满了一张张痛苦的面孔,在扭曲、在哀嚎、还有的在大笑、在痛哭,表情变幻,人生百态。
铁龟道人、夺天尊者、法空方丈等人全都心头迅速的发沉。
因为他们在这无数的面孔上发现了他们很早之前的故人。
太上尊者、天机尊者、问天尊者…全都在那里。
除此之外,还有不久前逃进来的一群王级至尊、至尊,也都出现在了那张面孔上。
我不可能這麽俗 懶紮衣
这样一幕简直诡异!
“战天尊者,你可真是可怕!”
法天方丈寒声道。
“这么多年过去,看来你终究是成功了,这就是你最终的形态,这就是宇宙的阴暗面?”
夺天尊者低沉道。
“来吧,与我融合,成为我的一部分吧,有了你们这群人相助,我将彻底迈出那最后一步,看到了吗,我现在的身躯多么的完美,七情六欲、人间百态,在我的身上都有体现,我就是天,我就是道,从今以后,宇宙繁荣、万物生存,全都将在我一念之间。”
战天尊者威严冷漠的说道。
他身下的那些面孔,忽然停止了嚎哭和大叫,全都发出了一阵阵诡异刺耳的笑声,如同亿万厉鬼在发声一样。
“与你融合?”
魔僧语气发寒,道,“战天啊战天,你永远都不会走出那一步的!”
“这么说你们还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让我亲自出手吗?”
战天尊者冰冷的开口。
“道友,召唤混沌天棺吧。”
法空方丈再次低沉道。
陈宣心头发沉,一言不发。
黑色星球上的可怕人影,眼神冰冷,忽然开口,“混沌天棺,你们是在找这个吗?”
轰!
非常大小姐 永恒熾天使
他一只巨大的手掌从身下的黑色星球上直接一抓,一口古朴神秘的青铜棺椁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多谢你们为我送来了其他两样圣物,我不仅可以吞掉你们,同时也可以让这三件圣物真正彻底的融合了!”
他冰冷的开口。
一群活化石全都脸色阴沉。
混沌天棺居然掌握在了对方手中!
“没得选了,动手吧!”
魔僧语气冰冷,第一个抬拳轰了过去,恐怖的光束撕开空间,如同无尽的星河,狠狠冲向了那颗黑色的星球。
轰隆!
不过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他的功力虽强,但是打出去的刹那统统自动消散在了黑色的星球表面,连黑色星球上的一个面孔都没能撼动!
自动吞噬一切!
“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们与我的差距,蝼蚁企图撼天,那就只有一死!”
可怕巨大的战天尊者语气冰冷,忽然间身下的黑色星球在发光,加速蠕动,表面之上像是出现了无数的粗大血管,咚咚作响,而后一下子吸力增强了不知多少倍。
荒唐仙醫 雲流雨
轰!
原本被陈宣禁锢的空间,这一刻忽然间统统崩溃,身后的一群王级至尊、至尊全都发出惊骇的大叫,身躯不受控制,猛然间向着那个黑色星球狂冲了过去。
“一起出手!”
法空方丈大吼。
一群活化石毫无保留,全都暴吼一声,将自己的攻击发挥到了极致,向着前方那颗黑色的星球和战天尊者轰杀而去。
陈宣更是纵声一啸,无尽的肉身之力爆发,高举着巨大的石殿,气血磅礴,体内如同万千火山喷涌,直接生猛的将这口巨大石殿狠狠砸了过去。
裂天圣子连续喷出三大口血水,和身边的巨魔,一同将铜灯的威力催动到最大,顷刻间发出无尽绿色的火焰。
与此同时,正在被吸过去的那些王级至尊、之尊也全都在大叫,不顾一切的出手。
一刹那,这片区域当场炸开了,什么都看不见了。
毁灭性的光束扫灭一切,轰鸣的声音让至尊都被震得脑海浑噩。
不过无比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即便在众人如此可怕的轰击下,战天尊者和身下的黑色星球居然也没有任何的损伤。
他的面孔冰冷、威严,不为所动,一个巨大的手掌狠狠扫在了横击而来的史前石殿上,咚的一声,将这口史前石殿直接扫的横飞出去,沿途所过,震碎了大量的王级至尊和至尊。
裂天圣子发出来的幽绿色火焰,他看都不看。
剩下的黑色星球,乌光诡异,不断扭曲,自动的吸收一切。
極品雙瞳 瀟湘公子
不管是幽绿色火焰还是其他活化石打出来的法则,统统无效,被全部吸收。
他磅礴巨大的身躯,如同无边的阴影,带着冰冷、可怕、绝望、恐怖的气息向着众人飞快接近而去,剩下的星球上吸力更加恐怖。
整个空间都在被他吞掉、融合,众多王级至尊、至尊全都在发出凄厉的惨叫。
一个个人影像是飞蛾扑火,不受控制的向着他身下的黑色巨球冲去。
噗噗噗噗!
强者在被连续吞没。
魔僧、法空方丈、铁龟道人、夺天尊者全都在暴吼,声音惊天动地,自身气血都开始燃烧了起来,主动扑向对方,疯狂轰杀。
陈宣更是纵声一啸,身躯迅速的变大、膨胀,一刹那化为五米多高,抓着那口被扫飞出去的石殿,抡动起来,呼呼作响,空间成片成片的粉碎.
连带着对方散发出来的吸力都被他以石殿生生的扫的扭曲、崩散。
轰隆!
陈宣以史前石殿向着对方的身躯那里再次狠狠砸了下去。
战天尊者眼神冰冷威严,一个巨大的手掌瞬间拍了过去,与那口沉重古朴的石殿撞在一起,两者之间顿时爆发出了无法想象的恐怖气息。
头一次,他的身躯被震得轻微一晃。
而陈宣却当场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掀的倒飞了出去,双臂鲜血淋漓,里面的骨头寸寸炸开,连带着内脏都被震碎了。
那他的身躯却瞬间完成重组,倒飞的刹那,一记【时空法则】瞬间扫了过去。
刷!
战天尊者忽然间消失不见,下一刻出现在另一个方向,一只巨大的手掌铺天盖地,像是拍蚊子一样的向着魔僧、法空方丈等人扫了过去。
轰轰轰轰!
一阵阵轰鸣发出,这些活化石根本和他不是一个档次的,身躯被他的手掌扇中,全都一一炸开,化为血雾。
只有魔僧生生抗了下来,身躯被掀飞出去,手臂崩溃,胸膛被打的凹陷,五脏六腑全部炸开。
“来吧,全部与我融合吧!”
战天尊者语气冰冷,轰的一声,忽然间身下的黑色圆球像是复活了一样,里面发出刺耳尖锐的大叫,一刹那这种大叫回荡了整个区域。
天摇地晃!
刺人脑膜!
连带着活化石在这种叫声下,都被震得捂住双耳,发出大叫,感觉到魂魄要散了一样。
铁龟道人、法空方丈全都在大吼,疯狂的抵御。
夺天尊者则拼命地弹动瑶琴,铮铮作响,惊天动地,与对方的这种音波抗衡。
陈宣、魔僧也不集中精神力,全力抵御。
重啟九七
不过战天尊者的身躯忽然间迅速的靠近了过来,身下的黑色大圆球像是连接向了无底的深渊,迅速将铁龟道人、法空方丈、夺天尊者吞噬了过去。
四面八方的众多王级尊者、尊者也全都被他迅速吞噬一空。
他眼神冰冷,巨大的手掌再一次向着陈宣和魔僧横扫而过,轰的一声,将这两人的身躯全部扇的倒飞了出去。
狂妃難寵:腹黑相公是顆蛋 三秋
魔僧的身躯更是当场炸开。
不过他的反应极快,炸开的刹那便迅速冲出,瞬间出现在了远处。
陈宣也一刹那倒退了不知道多远。
他脸色震撼,已彻底心寒。
这样的怪物根本就是打不死的!
任何攻击全部免疫!
这还怎么打?
轰隆!
忽然,战天尊者双手探出,一下将那口古朴的史前石殿和神秘的铜灯统统抓在了手中。
在他的头顶上方,青铜天棺已经漂泊多时。
“传承久远的万古圣物,今日也与我彻底融合吧,我将真正走出最后一步!”
战天尊者语气冰冷而又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