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c2m3優秀都市小说 平民神探 愛下-第1922章 第二人格看書-byt1q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说实在的,胡德胜的死,一直存在着很多的谜团,要不是今天抓到了胡德凯,恐怕当年的事情,很难在翻出来。
至少在面对胡德凯说出那句话的一刻,不只是审讯室里这些警员懵了,就连丁凡都愣住了。
当年发生在小山村的事情,根本不是丁凡想象中那么简单的。
原本只是以为,胡德胜的死亡,是因为那本书,而那本书之所以会初心在胡德胜的背包里面,只是因为青春期的孩子,对于这些新鲜的东西存在一定的好奇心而已。
万万想不到,事情根本就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你们这些警察,脑子里面装的都是浆糊吗?”
胡德凯的疯狂举动,好不容易被压制下来,别看他就是一个五短身材,可真的发起疯来,还真不是三两个人能按得住。
审讯室里的三个警察,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接近疯狂的胡德凯按住,差点就要用镇定剂了。
没想到,被按住的胡德凯,低头沉思了良久之后,整个人身上的气势骤然一变,抬起头的时候连眼神都变了一个人似的。
之前那个眼神中还带着一点自卑的小胖子,这会儿好像换个一个灵魂一般,那双眼睛中充满了侵略性。
嘴角挂着邪恶的笑容,呼吸也变得粗重了不少,说话更是没有一点收敛,挑衅一般的看着丁凡,恶狠狠的说道:“生长在小山村的人,永远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究竟有多美好,因为他们就好像坐在井底的青蛙一样。”
“所看到的,永远都只是那巴掌大的一小块天空!”
“胡德凯就是这样一只井底的小青蛙,还是一直十分可怜又无助的青蛙,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他天生就是残缺的,可笑的就是这只可怜的青蛙,对于井外的一切总是充满了幻想,可他也知道,这个深井将是他一生的牢笼,他根本就别想离开,也别想出去!”
胡德凯说话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几个人,相互看着对方的表情,这会儿已经完全懵了。
谁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一个人点着自己的名字,评价自己的过去,却好像在说一个外人似的,他用的完全是第三方的口吻。
这种情况实在太反常了,唯独是丁凡很冷静,好像一早就知道了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其实丁凡对于他的反常,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冷静,内心也存在了一点吃惊。
之前就猜想过,这胡德凯八成有点神经分裂,或许已经存在了第二人格。
但是人格分裂之后,主人格未必会知道有另外一个人格存在,而且很可能不知道这个人格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大多都是这种情况,第二人格出现几乎都是不固定的,或许只是一个条件反射都有可能会刺激到人的大脑,导致这个第二人格的出现。
现在看来,胡德凯的主人格应该就是选择了退让,换成了这个第二人格帮他承担这些他所不能承担的压力。
“井底之蛙有能怎么样?”丁凡抓过本子,伸手在上面写下几个字,丢跟身边的罗队长,小声的说道:“就算是井底之蛙,至少他有出去的心思,他想过有一天自己能冲出那个井口,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总比不知道翻身咸鱼要强得多吧!”
罗队长看着丁凡写下来的字,眼前顿时一亮,似乎也明白了他的意思,点了一下身边的记录员,叫他继续记录,别在看热闹了。
反倒是坐在对面的胡德凯,有点没想到丁凡会来上这么一句。
停下想了想,冷笑着说道:“你还真是跟胡德凯想法一样,他就是这样一个不切实际的人。”
“甚至我都觉得他有点傻,不就是一本破书吗?”
“他看到那本书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虽然不认识字,但是上面的插图却深深让他迷恋其中了。”
“这个白痴,想要那花花绿绿的纸,折成飞机,他想要拿着东西出去炫耀,让那些从来不带他玩的孩子都看看,他有一架漂亮的纸飞机,你说他是不是个白痴?”
逆天鬼算:腹黑病王傾城妃
“那些人根本就不将他当成人看,谁会在意他手上拿的究竟是什么?”
说道这里,胡德凯似乎一下沉默下来了,刚刚还带着几分得意和猖狂,现在却明显变得有些心疼了,苦笑着摇着头,继续说道:“这个世界上,或许也就只有胡德胜将他当成人看。”
“可惜,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同人不同命,都是一个父母生下来的,胡德胜长得精神,脑子也聪明,他就有机会到山外面去上学,家里对他也看好,所有的好吃的,都可他先吃,新衣服都是他在穿,有谁可怜过胡德凯这个可怜虫?”
“那天他怀里抱着那本书,找到胡德胜,央求他给自己折一个纸飞机,可胡德胜却用没时间拒绝了他。”
“那是胡德胜第一次拒绝,以前他不是这样的,自从舅舅回来之后,胡德胜明显跟自己的弟弟有所疏远了,胡德凯虽然有点傻,但这一点他能明显的感觉到,哥哥变了。”
“气呼呼的胡德凯抱着怀里的书,坐在院子里面发呆,翻看着手上的图画书,最后竟然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这本书已经落在了胡德胜手上,还跟他说什么这书不能看,爹妈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打死他的。”
“真是一个笑话,就因为一本书,还要打死人?”
丁凡坐在一边安静的听着,时不时在本子上面手滑动两下,好奇的问了一句说道:“最后他不还是死了,而起因也是因为这本书啊!”
胡德凯脸色一正,翻着眼睛看了丁凡一眼,脸色略微有点狰狞,恶狠狠的说道:“没错,那本书就是胡德凯塞进他哥哥的书包里。”
“事情有多严重,他并不知道,说实在的,他很想看看,这本书是不是真的有那么严重,而且他也没有见过哥哥挨打。”
“他就抱着这么一个可笑的目的,将那本书塞进了自己亲哥哥的背包里面,而最后的结果就是……”
“他知道了结果,也知道了起因对吧!”丁凡微微皱了一下没有,眯起了眼睛冷声的问道:“其实你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胡德凯的身上,难道这些都没有你的教唆吗?”
“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这一切其实都是你在背后教他对吧?”
“当年的胡德凯,也不过四五岁的年纪,他想不出这些手段,摆明了就是他背后有人给他出了主意,这个人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你!”
不滅戰魂 小李路過
賢妻有毒
胡德凯一听,不屑一顾的冷哼一声,勉强的抬手一挥,骄傲的说道:“我只是看不过而已,胡德凯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生出来,他父母将所有的精力时间全都用在了他的哥哥身上,对于他也不过就是当成家里的狗在养着。”
“气不顺的时候,胡德凯就是一只任由抽打的野狗,他那个爹动不动就打他一顿,过的根本就不是人的生活。”
“他很想知道,是不是他哥哥胡德胜惹事之后,也会被打,还是这个被打的人,从头到尾就只有他自己。”
“不是我逼他去的,而是他自己想的,他在问我,我就随便告诉他了!”
看上去,眼前的这个胡德凯,对于家人没有什么感情,但事实上,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是在逃避的。
而且有意无意的还在躲闪什么,要是没猜错的话,他所回避的东西,应该他心底中的悔恨。
“胡德胜被打,你应该很开心吧!”丁凡没有做太多的分析,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接着现在的机会,继续引导他,顺便问道:“我听说,胡德胜那天晚上被打的很惨,随后胡德胜就自杀了。”
“他是一个好哥哥吗?”
洪荒之吾為昊天 問道乾坤
“如果是,那么在他离开人世的时候,他必然会跟自己的弟弟做一个告别,因为他们今后没办法在见面了。”
果然说到这个最关键的时候,胡德凯的第二人格也不是很愿意承认。
看来当年的这件事,一直都是他们心中极大的阴影,并不是那么容易面对的。
“他来找过胡德凯,但说的全都是废话!”胡德凯根本没有意识到,说起胡德胜的事情,短短一句话竟然让他控制不住泪水流了下来。
向青春揮揮手
“他说,他要走了,这个家,他已经受够了,要不是因为胡德胜这个傻弟弟,当初他就跟着舅舅一起出去了。”
“胡德凯这个傻子,当时竟然还感动的哭了。”
“看着他哥哥离开家,他却无能为力,最后却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白痴一样的计谋。”
蘇廚
“胡德凯就是个傻子,胡德胜也没有聪明到哪里去,他根本就不知道,在他跑出家门之后,胡德凯直接跟他爹说了,哥哥要离家出走的事情。”
“看着他爹怒火中烧的跑出去,你一定想象不到,胡德凯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他哥差点被打死,也没有说过着书是从他手上来的,可他却很喜欢欣赏他哥哥被他爹暴打的样子。”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胡德胜没有在被暴打一顿,而是直接跳河自证清白去了。”
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谁能想象到他的心里竟然拿会有这么多的弯弯绕绕。
武俠系統狩末世 補丁1號
装的好行没事人一样,背地里用的手段,还真是够下作的。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小孩子能用出来的手段,难道胡德凯从小就这么有心计吗?
或许从他的出发点来看,他想要的其实并不多,他很期待家人的陪伴,而且是个十分惧怕孤独的人。
可他还不明白,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一直陪着你走下去,总有一天大家会分道扬镳。
可一个偏激的人,他不能接受这种分离,尤其是他心中最重要的哥哥,或许在本意上,他没有想过要杀死哥哥,只是觉得自己劝不动,通知了他爹,哥哥应该就走不了,却没想到,那一次胡德胜会异常的极端,宁愿选择轻生也不愿意在回到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