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8k49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十方武聖 愛下-40 不同 下(感謝割了動脈喝脈動ai盟主打賞)看書-o4w95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
郑富贵笑了笑。背着手,在内院里转悠着,不时活动活动双脚。
“这飞业城内,七家盟,洪家堡最强,其次是三帮二派,再其次就是我们各大武师院。再其次,就是那些小帮小派。如盗帮之流。”
他指了指魏合,继续道:“这飞业城,最厉害的,其实就是七家盟的欧家家主,飞业城城守欧辰。在之前洪道元没起来前,欧辰就是这个。”
他竖起大拇指。
“欧辰…”魏合将这个名字记在心里,放在和洪道元一个层面的位置上。
“欧辰一身金钱劲狠毒阴损,非常厉害。可谓是碰着就残,打着就死。他是到了练劲的层面,这锤炼皮肉到了顶,就会自然按照你修习的功法,生出不同劲力。
他欧辰的劲力就是欧家祖传的金钱劲。非常霸道。”郑富贵叹道。
“郑老,那这练劲,是怎么练出来的?”魏合好奇问。
“练劲?等你突破铁皮,再把回山拳意境完全领悟,两相结合,把气血更上一层楼,之后,就能出劲了。不过我回山拳的回山劲,还是弱了欧家的金钱劲不少。但我们也有我们的优势,那就是比起金钱劲更容易练成!”
郑富贵傲然道:“那欧家上上下下上百号人,真正练成金钱劲的也不过就一个。”
“那老师,我们回山拳有几个?”魏合好奇道。
“我们回山拳……”郑师忽然陷入沉默,顿了顿,“以前还是很多的。”
“…….”
大咖主角攻略 董鄂婉寧
最強妖獸傳承
“现在,你只需要知道,你老师我只要还在,回山拳就倒不了。”郑富贵再度恢复傲然。
虽然他现在老了,年纪大了,气血衰退很多。
但身为曾经的练劲高手,就算气血衰退,打几个三次气血的高手还是没问题的。
魏合大致也看出来了这点,心头对这糟老头子的实力倒是惊讶了下。
练劲高手。看来就是整个飞业城最高的实力了。
“那老师,其他武师院是不是也和我们回山拳一样?”魏合再度问。
“不一定,不过有资格去城守府报备,开办武师院的,都至少要达到三次气血到顶。”郑富贵点头。
他瞥了魏合一眼。
“你小子别多想了,先练出九霞花,锁住气血再说吧。练出九霞花开,达到铁皮层面,就能大幅度锁住气血衰退。将气血巅峰期,延长到四十岁。之后才有资格考虑突破劲力层次。”
“弟子明白。”魏合点头。
听郑老这么一说,他也大概对城内武道这一块,有所了解。
“反正你只要知道,现在的你,不算什么跑腿人物了,在底层多少也算有点实力。一般小帮小派里最厉害的也就二次气血到顶。”
“好了,别好高望远了。继续!”郑富贵沉声道。
‘是好高骛远吧…’魏合忍不住在心头纠正。
他来不及多想,对面郑富贵已经一拳打了过来。
在这种不断的锤炼招数下,领悟画卷意境,才是最快的练招方法。
这个环节全靠悟性,思维领悟力。之后的磨皮和气血积攒,则是全靠天赋。
三个环节加起来,才是石皮的修行方式。
在内院里接受开小灶,足足一个多时辰后。魏合出了内院,正好看到程少久才换好衣服,打着呵欠,正和自己带的新人说话。
看到魏合过来,程少久举手冲他晃了晃。
“早啊,小河。”
“程哥,你这是?眼圈怎么这么黑?”魏合愕然道。
程少久两只眼睛下面全是浮肿和黑眼圈,一看就是晚上严重睡眠不足。
听到问话,他顿时摆摆手,叹气:“不提了。昨天我苦练招数,忽然有所领悟,欣喜之下,就自己犒劳自己,喝了两杯,然后又和几个兄弟一起听了会曲儿,熬了大半夜才睡。”
“……”魏合无言以对。
这话骗小孩子还差不多。
他们这些人,气血充沛是常人数倍之多,熬一晚上就能把自己熬成这幅德行?说笑吧。
程少久也是有些尴尬,抓了抓头干笑两声,不再多说。
他这几天,自从那晚被魏合刺激后,第二天便开始发奋练武,每天勤学苦练,很快,热情便开始消退。
前天就是如此。
穿入梁祝 泥男
他努力了一早上,偶有所悟,欣喜之下,于是决定犒劳自己一下,跑去把珍藏的美酒开了一坛,和朋友喝了个精光。
等酒醒过来,兄弟散场,天色也晚了,于是他便想着,今日天色太晚,不如明早一大早起来再练,这样人精神也旺,悟性更好。
于是他便早早睡下。
第二天一大早,他起来,正要开练,却感觉肚中饥饿,便想着,吃点东西了再练,磨刀不误砍柴工,先肚子里有货,练起来才能心头踏实。
于是他美美吃了一顿早点。
吃完早点,太阳出山,照射在练武场上,又有些晃眼。
程少久觉得今天太阳太毒,晒得久了人可能会受不了,这种天气练武,暴晒对皮肤不好,而且出汗量太大,太容易疲惫,效率不高。
他就想着等过一会儿天凉快点再练。于是他闭目养神,等待太阳凉快些。
等到太阳慢慢不那么热了,正好小妾带着刚出生的女儿程荷来看他。一起的还有其余几个他的女儿儿子。
一家人和和美美,总要留点时间陪陪家人。
于是他便陪着家人一起玩闹了一阵,开开心心吃了顿午餐。
没办法,毕竟自己孩子,总不能不管吧?
吃完午饭,休息了下,一个许久不见的兄弟来请他吃酒。
这么久不见,不去不行,程少久便又一起去了喝花酒,兄弟不能不陪,这么久不见,人家主动请客来找他,不去岂不是不给面子?
于是他去了,玩到傍晚回来,遇到另外几个兄弟,也请他喝酒。
刚刚才去了一个兄弟的酒席,那个兄弟的酒席都去了,这几个兄弟的不去,消息传出去,岂不是看不起他们?
无奈之下,程少久又去了一趟,喝花酒,玩到傍晚。身子虚得不行出来。
回到家,他坚持毅力,练了半个时辰,发现时间太晚,已经到了半夜,又该睡觉了,否则第二天根本起不来。于是便回房睡了。
第二天,他早早起来,正要练功,却听到一个兄弟家中发生变故,急需帮助,他马上匆匆带上人手赶过去。
等忙活了大半天,终于帮忙解决好,那兄弟为了感谢他,死活拉着他又去喝了花酒。连请了四个妹纸作陪。
程少久回家时,几乎连站也站不稳。回去后,休息了一阵,正好大伯那边叫他过去帮忙整理库房。
他好些天都只顾自己的事,忽略了家里,于是内疚之下,便又去帮着整理库房….
然后晚上又遇到镖局镖头的家人病重,他作为大少爷,必须带人前往看望…
軍門撩歡:紈絝少爺別性急 月上鏡妝
晚上回来又遇到另一个许久不见的兄弟,被拉去喝花酒….
想到这里,程少久长叹一声。望着一脸奇怪看着自己的魏合。
他心头有股说不出的苦闷。
这苦闷无处宣泄,最终只能化作一声长叹。
“对了,小河你如今突破,层面和以前可不同了。我这里有人找过来,想让我说媒。”
程少久笑了笑,压低声音。“是关记药铺的东家之女,我偷偷请人去看过,长相身段那是相当惹人,绝对符合你的要求。
而且关记药铺可不是小户人家,在石桥町里,也就是我家和姜家能压他一头。你若是娶了那位关小姐,以后必定衣食无忧,练武的资源说不定也能一并包圆了。”
他絮絮叨叨的又说了些关家的厉害,特别是这关家自家也有不少护院,且在还和城外不少小堡都有供需关系,背景深厚。
若是真能成就好事,对魏合可以说是一步翻身了。
可惜魏合压根不感兴趣。
他得了郑师的承诺,从郑师这里可以得到练功积攒气血的资源,其余部分可以通过挂靠自行凑得,并不想托庇于其他人。
至于接亲,如今形势越发艰难,飞业城局势也越来越紧张,外城区部分町渐渐凋敝,各家逐渐开始以土堡和内城区为核心。
万一真要打仗,他现在结亲岂不是多了几分牵挂?
隱婚老公,老婆你好!
一个二姐可以背着就跑,要是再多几人,那就无解了。
“对了,程哥,你现在的九霞花练到几朵了?”魏合忽然问。
“……”不提这个我们还是好朋友…
程少久被说到痛处,当即闭嘴。
他绝对不会给人说,他九霞花现在才练到第五朵….
只有突破到九朵,才能达到铁皮,达到三层气血层面。
当初魏合进门时,他程少久堪堪突破,达到石皮,现在快两年了。
连魏合都石皮了,他还是进展缓慢。
“努力吧,我已经将石皮修到了气血圆满层次。你要明白,至少要五朵九霞花以上,才能达到圆满。”程少久面容镇定道。
“师兄果然厉害。”魏合点头佩服。
“说起来,你之前一直在找的带毒粉末之类,我给你找到一种。不过,也正是因为帮你找这个,我才和关家有了联系。”程少久继续道。
“哦?程哥可是找到了?”魏合心头一喜,到了他如今这个层面,生石灰有点不够用了,很多反应及时的好手,面对石灰粉都能及时避开眼睛这种关键位置。
而一旦没撒到眼睛,生石灰的杀伤力也将大幅地降低。
所以,他找程哥帮忙寻找可以替代之物。
“这东西如今只有关家有珍藏,你若是要,得自己去买。这是他们的原话。”程少久回答。
他是真心为魏合考虑,如今魏合突破石皮,以他的潜力,要想突破再进一步,基本是不可能了。
也该好好谋划发展,和后面的生活,为以后做打算。
而若是和关家这样的大户连起来,对他以后的生活保障而言,也是个不错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