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hsej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九天仙緣 愛下-第三千三百二十六章 水魂火神熱推-f31w4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柳牵浪在无限魔魂游忆中,随着对古今的深刻了解,也在不断认知自己:
五位小天峰护法,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一脸无奈之色。
此前还暗暗高兴,心道小天峰终于出现了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物,实指望小天峰从此扬眉吐气,扬名立万的机会到了,可如今······
清骨等人痛苦的叹息着。
此刻云千梦一改往日的冷漠,苍白着脸色一刻不停的注视着柳牵浪,无限惆怅。
因为焦虑,纤手握着的泪血丹心剑,发出震颤低吟,絮空大师见此,也不知如何安慰,只是心疼的默然摇头。
另一处为柳牵浪紧张不安的是方天迎芳和夜香,二人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秉着呼吸,默默为柳牵浪祈祷。
柳牵浪此刻的局面除了文阳公子一脸快意之外,玄灵门内还有一人暗自窃喜。
这个人就是太苍峰新入门便出类拔萃,被列入太苍七仙之一的欧阳浪龙。
只见他昂首傲立,一脸鄙夷的注视着毫无作为的柳牵浪。
偶然瞥见宋震焦急的模样,更是甭提心中多快活了,良久以来的恨意顷刻之间没了大半。
双目圆睁,一眨不眨,很怕错过了好戏。
心中暗道,今日一定要亲眼看到柳牵浪到底是怎么一败涂地的,是什么下场,输了玄灵宝藏,列为峰主还不手撕了他才怪。
看来众位峰主尊上说的没错,什么天生阴脉之体,一看就是个短命鬼!
欧阳浪龙一边注视着柳牵浪一边心里发着狠。
可是盯着盯着,发现柳牵浪毫无征兆的突然飘入了丈余虚空,竟然毫无征兆的盘膝坐在了那里。
这样的变化,正当为柳牵浪惋惜的慈缘大师,清心道人自然也注意到了。
不过柳牵浪的变化实在是有些出人预料,前一秒还笑盈盈的欣赏着身边数十位炼丹师的精彩表演,下一秒就盘膝坐在了虚空。
前后的变化实在太快,除了冰魄真人和善惯书生根本就没有人看清他是怎么做到的,对此慈缘大师和清心道人不由心中诧异。
就在柳牵浪无声无息的坐在虚空的那一刻,玄灵门的五尊炼丹炉也蓦然神奇的燃起了殷红色的火焰。
那火焰之中如浪花一般,翻卷跳荡,又似狂风一般,飞速盘旋。
同时爆发出道道金光,令在场的所有人都置身于金色幻梦中一般,惊愕不已。
“天雷真火!”
慈缘大师和清心道人骇然道。不错,冰魄真人和善惯书生看到慈缘大师和清心道人惊诧的表情。
他们盯着炼丹炉审视再三,确定炉中正是小天峰天雷诀神功造就的天雷真火。
真是后生可畏,一个新入门不过几个月的新界弟子竟然修炼成功了玄灵门的无上神功,而且已达到了炉火纯青,大极致的境界。
且能融会贯通,将神功造就的天雷真火巧妙地应用到炼丹之事上来,精妙之处堪称精彩绝伦。
移目注视着柳牵浪,二位赞许的点了点头。
凡是精于炼丹的丹药师都明白,若要炼制出上好的丹药,除了上等的药才,绝佳的配方,优良的丹炉,再就是炼丹所必须的火候。
幻靈
炼丹之火,大体分为凡火,地狱熔岩之火,注灵真火,法灵真火,玄灵真火,仙灵真火,神灵真火,天雷真火,九天真火。
而各种炼丹之火还有属性之分,是谓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以及一些变异属性,每种属性又有高下品级之说,甚为复杂。
而柳牵浪注入五尊炼丹炉的正是无数炼丹师梦寐以求的极品炼丹之火,而且是传说中的天雷真火,雷属性。
这种炼丹之火,在场的除了一些门派要人,其他小辈没什么机缘的甚至连听都没听过。
然而让在场的人哗然的还不止如此,只见虚空中的柳牵浪炯眸烁烁,手腕轻翻,五尊炼丹炉上的五份奇香灵药,袅然升起,在丹炉上方三尺的高度。
每份中的各种灵药流转着绮丽的色彩彼此缠绕交互搭配着,同时爆发出点点绚烂的星光,极是玄妙。
而后倏然钻入了炼丹炉,灵药入炉,闪耀在金色的殷红火焰之中,有如钻入条条游龙闪着五光十色的色调,更是一番神奇的景象,煞是好看。
别的炼丹师炼丹之时皆是一脸肃穆,万分谨慎,而柳牵浪在虚空之中,面色坦然,动作轻盈。
偶或抬眼望着天际流云,一派潇洒悠闲地样子,好似丹炉之中的所炼丹药和他没关系一样。
我成了正道第一大佬 傅嘯塵
让许多炼丹师大为不解,炼丹之事,仅是炼一炉丹药就已然是灵力心魂消耗十分巨大了,亘古以来听都未听过有哪位炼丹师竟然同时炼制五炉丹药的。
诸位炼丹师包括转魂丹王都目瞪口呆的审视着柳牵浪,就像审视一位天外来客一般,无法相信却又不得不信。
不过在场的所有人虽然看到柳牵浪的诡异,但对其是否能炼制出丹药仍旧是疑惑重重。
已是其炼丹之法有悖常理,二是因为玄灵门峰主言辞宣布过以月出为限,超过时限,就算炼制出丹药也算失败的。
现在已是午时将过,还有不过两个时辰就是月出之时而柳牵浪不过才刚开始不到半个时辰。
所有人都怀着好奇的心情审视着柳牵浪,盯着那五尊闪耀着绮丽光华的炼丹炉,数万人的修炼场此时变得鸦雀无声。
就连文阳公子都忘了赌约之事,瞪着丹凤双眼,讶然的凝视着柳牵浪的一举一动。
虚空中的柳牵浪凝视了一会儿天际流云,视线重新回到五尊炼丹炉上,身形翩然又升高了数丈,双目之中突然射出道道璀璨的银光,蓦然射入了丹炉。
丹炉中的天雷之火,猛然受到银光强大灵力助势,显得欢快异常,噼啪声响有如兴奋欢呼,更加迅速的旋转腾挪起来,里面绮丽的丹药缠绕穿梭的速度也随之越加快速剧烈。
本来爆射的金华化作道道光虹,不停地鼓胀收缩,令人目不暇接。
而柳牵浪身前身后不知何时倏然冒出五条银色长龙,围着柳牵浪扶摇晃动,龙睛爆闪。
然后声声沉吟后,蓦然飞向五尊炼丹炉,然后每条银龙缠绕着一尊炼丹炉,盘旋不息。
同时巨口不停地向炼丹炉之中喷吐着更加妖异的火焰,在这样的过程持续了大概一个时辰。
而虚空中柳牵浪静然立起了身形,双目恢复了炼丹前的清澈深邃,双手环胸,欣赏了一会儿五条腾挪缠绕的银龙,然后眼闪兴奋,银袖轻挥,五条银龙一阵沉吟后,先后射进了柳牵浪的袖口。
恰在此时,金光闪烁的五尊炼丹炉爆闪的道道金光纷纷钻回炼丹炉,继而殷红的天雷真火也熄灭了。
这时柳牵浪俯视了一眼惊愕中的人群,飘身落到原来五尊炼丹炉中间的位置,朗声道:
“玄灵门小天峰代峰主柳牵浪炼丹完毕!”
然后一脸笑意的看着那些还在紧张炼制丹药,尚未完工的炼丹师和对面的文阳公子。
文阳公子从惊愕中清醒过来,晃了晃脑袋,耳际还在回荡柳牵浪的话语:
“玄灵门小天峰代峰主柳牵浪炼丹完毕!”这怎么可能!?
文阳公子机械的摇着裂云扇,瞪视着柳牵浪,看着他一脸的笑意,心里直起鸡皮疙瘩。
仅仅一个半时辰,就炼制完了仙丹,而且还奇葩的一下子炼制了五炉,这真是仙界奇闻一件。
而周围那些炼丹师除了一部分炼丹师完成了炼制,还有一部分惊诧于柳牵浪的诡异炼制之法,速度上慢了许多。
陆续炼制完的,只是默立炉后,羞于申报。不过这些炼丹师不但毫不遗憾,反而无限崇拜的瞻仰着柳牵浪。
看到这些,文阳公子好不气恼,心里也不由打起鼓来,死盯着五尊炼丹炉,生怕里面真的炼制出仙丹来,自己输了赌注。
看到柳牵浪飘身落下,冰魄真人和善惯书生,早已按捺不住,双双放出神识,探析了一番五尊炼丹炉,虽然不能完全判断炉中是何种丹药,但炼制成功已是毫无疑问的了。
至于和文阳公子的赌约,谁胜谁负早已了然于胸。
至此二人脸上一直冷漠严肃的神情蓦然轻松了下来,彼此相视罕有的一笑,眼中流露出抑制不住的兴奋之色。
二人炼丹前后的变化,絮空等各峰主看在眼里,皆是放出神识,暗暗探析了一番。
然后同样面现欣慰之色,同时不约而同的凝视着柳牵浪微微颔首。
同时也深深体会到掌门峰主的大智大慧及其英明果敢,自愧不如。
絮空身前的云千梦一直紧咬的朱唇,已隐隐泛出血丝,几滴殷红的鲜血滴落,恰好落在洁白的裙衣之上,夕阳下泛着红艳艳的色彩。
猛然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传来,又看到师父絮空大师的表情,揪紧的心方才放下,重又一脸羞红闪着兴奋的眸子看向昨夜那个令人害羞的身影。
不远处,柳牵浪的好兄弟宋震更是无比的激动,也顾不上规矩了,跑到兰双,方天迎芳和夜香近前,高声大语的为哥们吹嘘个不停,全然忘了要上场修理哥们的茬了。
看到喜欢的人又一次创造了神奇,方天迎芳双眸脉脉,恨不得飞到柳牵浪身旁,和他并肩站在一起。注意到方天迎芳的表情,夜香不失时机地又逗趣了一番,引得宋震一阵爽朗大笑。
鉴丹案台之处的慈缘大师和清心道人,如梦方醒,自叹有眼不识泰山,空为一代尊长,竟然如此小看了柳牵浪这位新界弟子。
本就惜才之心,此时更是爱慕有加,相反对不可一世的文阳公子又多了几分憎恶。
当然,二人只是心中做如此想,但作为证人,并未表现在脸上。
当夕阳最后一抹余辉洒向斗丹场上八八六十四尊炼丹炉的时候,最后一名炼丹师也宣布炼丹完成了。
學霸的黑科技時代 咬文嚼紙
然后每位炼丹师都规规矩矩的立在炼丹炉后,静待慈缘大师,清心道人,以及各派要人代表现场共同检验炼制的丹药成功与否,丹药质量数量等级如何,是何种丹药,然后当场宣布结果。
冰魄真人作为东道主和本次竟宝大会的主持者,虽然心中无限畅快,但仍旧稳然坐在那里,见最后一位炼丹师也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炼丹。
方才起身朗声道:
“恭贺诸位炼丹师皆按比赛规则和时间成功完成炼丹,接下来由请慈缘大师和清心道人,雅伯上人率领诸位鉴官入场现场开炉验丹!”
说完仍旧落座,和善惯书生等诸位峰主目视着慈缘大师等一一鉴别八八六十四炉丹药。
每鉴定一炉,便听到慈缘大师朗声报出该炉炼丹师的名号和所代表的门派以及丹药的情况。
按往届的规矩,鉴定丹药是按着从外向内的顺序依次鉴别的,也就是说先是鉴别十六仙门的丹药,然后是三大家族的。
最后是斗丹场正中央四出之势的四大门派玄灵门,文阳宫,清心道和修罗寺炼丹师所炼制的丹药。
从外到内人群中不停地爆发出惊雷般的掌声,此届各派炼制的丹药品级及质量都非常的高,场中不时传来意外惊喜。
“桃花门,炼制香体丹三颗,高品精阶。甘醇花露两瓶,高品高阶。”
“神木门,炼制筑基丹两颗,品级上品。神木补元丹两粒,品级绝佳。”
······
“云山长水,炼制仙境焰火莲金丹两枚,大成丹两枚,清髓丸三颗,隐身膏两贴,皆为上品。”
龍珠戰神
“仙卷岛,炼制聚灵丹三颗,长生丹两颗,升仙丸一颗,三叶灵花果浆两瓶,皆是佳品。”
“流峰欧阳,炼制神踪丹两颗,金刚大元丹三颗,守魂散一瓶,还髓丹三颗,皆是上品。”
随着时间的流逝,慈缘大师终于带领诸位鉴官步入了四大门派炼丹炉所在的位置。
首先来到的事文阳宫的五位仙界文明的五位炼丹师的炼丹炉面前。
慈缘大师,清心道人等人皆是与五位炼丹施礼之后才请对方开炉验丹的,对这五位极是敬重。
第一个开炉的是强脉药仙乐天君的丹炉。
慈缘大师尚未开启,就闻到丹炉之内飘出淡淡清香,不由赞道:
“不愧为强脉药仙,此等品级丹药真是难得一见!”
“哈哈,大师过奖了。”
乐天君笑道。然后施礼道:
“请!”
说完解开丹炉封印,四颗通体幽蓝,鸽蛋大小,蓝华闪烁的丹药立刻出现在了乐天君的掌心之上。
馨香四射,远远都能闻到此丹药的淡淡清香,令人心旷神怡。远远看去,好似四团幽蓝的火焰在乐天君掌心跳荡。
慈缘大师等人纷纷颔首,清心道人道:
“上届强脉药仙炼制的通脉神丹流芳丹界,今日更是仙界惊闻,竟然研制成功了失传已久的九天绝脉补元丹,老夫真是佩服。”
什么,“九天绝脉补元丹,”丈余距离之外的柳牵浪听得真切,不由怦然心动,对这位强脉药仙不由多看了几眼,暗生结交之意。
接下来慈缘大师等人一一坚定了甄药仙姑药三娘,转魂丹王起回生,驻颜湘君童丽儿和冲顶神叟越飞层的丹药。
这四位炼制的分别是最榄香,无疆散,永青丹,畅修露。
皆是引起各派人士一片唏嘘哗然。
柳牵浪审视着五位,五位对这位奇葩丹术的玄灵门小天峰新界弟却离奇的成为了代峰主,而且莫名其妙的闯入炼丹界也感到分外好奇,各怀心思的有意无意的打量着。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条无形的线在牵引彼此,越走越近。
验完文阳宫五位炼丹师的丹药,接着验完了清心道和修罗寺的丹药,同样博得掌声一片。
最后慈缘大师等人来到了柳牵浪面前。慈缘双手合十,颔首道:
“柳代峰主,请解封取药!”
柳牵浪赶忙向诸位前辈一一施礼,然后飘身后退几步,随即说道:
“诸位前辈请看。”
话语未落,就见五尊炼丹炉悄然自动开启,纷纷射出五道玄妙绮丽的神光,各自缠绕丹炉飞旋了数圈。
然后一字排开,停在了柳牵浪头上三尺左右的距离,方圆十里都看得见。
慈缘大师,清心道人等人,以及不远处冰魄真人,善惯书生和各位峰主,其他门派中人定睛看去。
只见五炉丹药闪烁着五种色彩,从左到右依次是蓝,翠,金,红,紫五种颜色。
且每种颜色的丹药色凝欲滴,辉光闪闪,各发幽香,香气袭人,闻之令人胸怀豁达,达意凝神,浑身充满力道。
看了一会儿,慈缘大师和清心道人虽见识广博,却是惭愧的摇头道:
“柳代峰主,丹术绝伦,丹药更是空前绝后,还请亲自为在场的各派人士诠释一二。”
说完带头闪立一旁,将柳牵浪留在中间。
柳牵浪施礼道:
“晚辈遵命!”
然后中食二指朝场中高处虚空一点,修炼场上空顿时出现一个巨大的淡蓝色的仙文光幕,接着二指频动,洋洋洒洒挥舞一番。
场中所有人凝神看去,只见五种颜色的仙丹同色一组翩然飘至光幕之上,从上到下均匀分布,每组丹药之下是潇洒冷峻的诠释仙文。
exo遇上戀少女
远处,宋震兴奋的笑道:
“哈哈,三哥就是牛,那些炼丹师虽然厉害,也只能每人一次炼制一炉丹药。
你看三哥,一次竟然炼制五炉,而且你看,每炉都是五颗。”
“行了你,就别嚷嚷了,赶快看仙文幕吧!”
夜香打断宋震道。
“切!你看得懂吗?”
宋震扭动着黑白二眉斜瞥着夜香问道。
“这,”
夜香被宋震一问,揉了揉眼睛,转头问兰双道:
“兰双师姐,那上面是什么仙文,我怎么不认识!”
兰双笑道:
“还说呢,到现在着急了?那是天仙文文字,比你们学的地仙文文字要难一些,在仙学城的时候我总劝你们别总是玩乐,有很多机会研究一下的,可是你们······”
“唉!别说这些了,那上面到底什么意思?”
宋震急道。
逆襲唐末之楓羽帝國 楓羽飄搖
兰双闻言,不由脸上一阵羞红,呐呐道:
“我也看不太懂!”
“哈哈,哈哈!”
宋震笑道:“原来你也看不懂,那还训我们!”
夜香也不由扑哧笑出声,和宋震相视一笑,击了个掌,然后怪怪的看着兰双。
场中慈缘大师浏览一遍光幕,对这些丹药已然了然。
然后看了一眼柳牵浪,微微颔首,心中暗自赞叹柳牵浪为人,这是有意为自己留有颜面。
然后高声宣布:
“玄灵门炼制五炉丹药,每炉五颗。
分别是永青丹,追仙丸,千心散,异域穿越丸和魔魂丹,皆是绝品精阶品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