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qmr3都市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五百六十六章 村子展示-cfmq8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昨晚上那雪下了得有几个钟头吧,这儿多久没下过雪了……”
“……这雪一停,天时还真是冷,凉飕飕的……把那车窗户劳烦关下……”
“……嘎嘎,嘎嘎……”
“……老冯,买新衣服了啊,手里还提着件,给媳妇买得啊……”
“……这不是天时冷了吗,儿女从外地寄了套衣服回来,给我和他们妈,我这去镇上给取了回来……我看天时冷了,就干脆给穿上了……你这去哪回来啊。”
“……嘿,去走了个亲戚,三姐屋里孩子不结婚吗,昨天去得,非得留我在那住一夜,就今早这会儿才坐车回去……”
一辆有些老旧的城乡公交车摇摇晃晃着,沿着蜿蜒的道路,往着绵延的山岭中开着,高楼耸立着,热闹着的城市在车后渐渐远去,
车上,混杂着些鸡鸭鹅毛的味道,几个装着些雏鸭,家禽,蔬菜,菜苗的背篓,撮箕,肥料口袋,或被人抱在怀里,或被搁在过道上,
几个认识的乘客说着话,带着小孩的乘客拉上了旁边的车窗,紧了紧孩子的衣服,把拉链在往上拉了些,提着塑料口袋,站在车门边的人,不时望着窗外看看,似乎在确认着地方。
廉歌坐在后排个靠窗的位置,看着已经进入绵延山岭中的公交车车窗外,不时掠过的景象,听着身侧车里响起的,混杂着的声音,
车窗外,是绵延着的山岭,从盘绕在山腰的山道往上,或是层层梯田,或是几栋散落在路边的人家,或是繁密植被覆盖着,几只飞鸟不时被惊起的山林,
车上,后一排,一个小女孩脸蛋似乎因为冷有些红,正目不转睛着望着廉歌肩上的小白鼠,
小白鼠先是也朝着窗外的转动着脑袋,张望着,注意到那目光,不禁往着旁边再缩了缩,
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肩上的小白鼠,不禁微微笑了笑,再收回目光,看了眼这车里形形色色的乘客,听着耳边混杂着的话语声。
昨夜,离开那剃发摊后,随意找了个酒店歇息了一夜,到清晨,廉歌随意坐上了这班城乡公安车,离开了那座城市。
……
“……那我就先走了啊,下回聊,下回聊……”
仙雷 天一生水
公交车往前,沿着道路走走停停,进了这绵延的山岭后,上车的人少,下车的人渐多,
總裁愛夠沒 阿竟
车上,渐安静下来,
行驶过盘山公路旁,藏在林间飞鸟的啼鸣声,山风扰动着枝叶的窸窣声,渐渐压过了车内的话语声,透过车窗,在廉歌耳边响起。
……
“……走了,下车了……”
公交车再停下,又下去个带着孩子的乘客过后,车里的乘客,仅剩下了廉歌。
公交车再启动,继续往前开着。
车窗外,远处山谷中萦绕着的云雾,渐渐在往当空攀升的朝阳下散开了些,
路边被太阳挥洒下阳光映出的枝叶,不断变幻着。
……
“……小伙子,到终点站了。”
盘绕着山腰的公路旁,有个稍显宽敞的平地,供着城乡公交车停放。
司机停下了车,拿起了水杯,朝着廉歌招呼了声,
廉歌再看了眼车窗外,下了车。
神醫傻妃:呆萌王爺很腹黑
……
车外,远处的山谷中还萦绕着些阳光未驱散的云雾,
一座座山丘绵延着,往着远处延伸着。
转过目光,廉歌再看了眼前侧,
再往前,盘绕着山丘的公路已经化为混杂着些碎石,泥土的泥路,久久才能看到个背着背篓的附近村里人,往着这处来。
顺着这泥路,往着远处望了眼,廉歌再挪开了脚步,沿着这条似乎因为昨夜雨雪有些湿润的泥路,继续往前走着。
……
“……飒飒……”
“啾啾……”
清风扰动着枝叶,卷动着远处山谷中的云雾,
几只飞鸟就落在路边,不时轻跃着,在泥路边杂草灌木中,觅着食,不时发出几声啼鸣。
沿着泥路,廉歌一边向前走着,一边看着沿途的景色,
肩上的小白鼠也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张望着泥路边上的山丘上,似乎在看有没有果树。
再往前走了阵,再从身侧掠过几个提着,背着肥料口袋,背篓的村里人,脚下踩过的泥路渐渐变窄,路过的行人也愈加渐少,
沿着路往前望去,似乎看不到人家,也看不到行人。
……
“……吱吱,吱吱吱……”
又绕过个山丘,泥路旁山丘上的山林化作了一块块种植些作物的梯田,还能看到些附近村里人,在田地里劳作,
一直转动着脑袋,似乎找果树没找到的小白鼠再立起了前肢,朝着前侧叫了两声,
金牌嫡女:蛇蠍二小姐
前侧,绕着山丘的泥路边,多了条岔路,那条岔路是条坡道,坡道往着下延伸着,
虽然坡道下,被旁边座山丘挡住了些视线,却能看到那坡道下,正是饭点往上升起的道道炊烟。
位面跑商
转过视线,看了眼小白鼠,廉歌微微笑了笑,再收回了目光,往着那岔路口一边继续挪动着脚步,一边看着道路边,沿途几座山丘上,梯田里,正劳作着的附近村里人,
“……妈妈,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啊……”
“……等到把这些苗都栽下去,在浇一遍水,就回去。”
旁边座山丘上,一块梯田里,一个穿着有些显旧的棉袄,蹲在地里的小女孩,一只手拿着个小锄头,在地里挖着一个个坑,一边往后一点点退着,抬着头,看着就跟在她身前的农妇,
射雕之我是良民!
真心傻瓜
农妇手里攥着把菜苗,也拿着个盛水的长瓢,一边往小女孩挖好的坑里放着菜苗,填好土后,又浇上一些水,一边对着小女孩说道,
“……可是,可是,那就来不及了……”
小女孩拿着锄头,再挖了个坑,回过头朝着身后张望了张望,眼里有些着急,
“……什么来不及……你赶紧挖快点,把这些菜苗都种下去,我们就能回去快一点……”
惡魔的彩球歌
“……哦……”
小女孩缓缓低下了头,点了点头,应了声,不过手下动作却还是更快了些,
“……那妈妈,等会儿,我就不吃午饭了吧……”
“……死丫头……”
……
听着那山丘上,梯田里传来的话语声,廉歌朝着那侧望了眼,顿了顿目光,才转回了视线,
继续挪着脚步,往着那岔路口走去,廉歌脸上笑容渐渐褪了去。
……
岔路口往下,一条坡道连着坡道下的山谷,
山谷被四面的山丘包围着,一户户人家,就散落在这山谷底。
一户户人家上,正升着渺渺炊烟,
忙活着,翻晒着院子里粮食的妇女,提着锄头从地里回去的男人,几个光着脚,在村道上的小孩,正追赶着,玩闹着。
替嫁:暴王的寵妃 百裏畫紗
看了眼,廉歌挪开了脚步,沿着这坡道往下,朝着这山谷中的村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