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14ww精品都市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七十七章 入席分享-da6ii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举办宴席的大殿上,男客女客分左右坐满,中间空出的地方足够几十个舞伎翩翩起舞。
陈丹朱坐在最前列的位置,能看到漂亮舞伎耳朵上带着的珍珠坠,彩绸在她眼前飞舞,陈丹朱只觉得眼晕,她移开视线看左右后,左右后方坐着的不知是哪家勋贵的老夫人,年纪都有六七十岁,穿着雍容华贵,满头白发,面容算不上慈祥也算不上严厉,板板正正,因为皇帝下令欣赏歌舞,于是都在专注的欣赏歌舞——
对于这种一等勋贵能坐的位置,多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她们没有丝毫的质疑好奇,没有人多看陈丹朱一眼,也没有人跟陈丹朱说话。
“夫人,夫人,您是哪家的?”陈丹朱试图跟她们说话。
註意!坦克 古德裏安
喊了半天,就在以为阿婆们年长耳聋,陈丹朱把声音要提高的时候,一个老夫人终于转过头,对她肃重的抬手嘘声:“皇宫重地,陛下面前,不要喧哗。”
喧什么哗啊,其他地方的说笑声都快要盖过乐声了,不仅喧哗,还有人走动,走到皇帝那边,又是敬酒又是说话,皇帝自己都在笑,笑的比谁声音都大!也只有她们这边如同坐着木头人,陈丹朱好气,但又不能跟年长的夫人们吵架——如果是年轻的女孩子,她有一百种办法跟她们拌嘴。
陈丹朱看向右前方主座,皇帝坐在正中,贤妃徐妃陪坐左右,左下方依次是太子燕王齐王鲁王,右边坐着太子妃,金瑶公主,以及出嫁的几个公主和驸马,此时也很热闹。
陈丹朱看过去,对金瑶公主招手,金瑶公主被夹在太子妃和几个姐姐中间,其中一个公主发现陈丹朱的动作,将身子挪了挪,更加挡住了视线——
哈!陈丹朱瞪眼,她才瞪眼,就见皇帝也瞪眼看过来,笑着的脸沉下来,不怒自威。
罢了,这就是皇帝故意的,就是把她叫过来盯着,免得她在家里太自在吧。
陈丹朱坐直了身子,板正了脸。
见陈丹朱老实了,皇帝心里哼了声,眼里带着几分得意,收回视线继续跟眼前来道贺的世家权贵说笑。
楚修容也一直看着这边,此时忍不住微微一笑,然后见那女孩子没有坐直多久,就开始挪动,缩着身子站起来——
“丹朱小姐。”坐在她身后盯着的阿吉立刻低声道,“你干什么?”
不管显赫的世家贵妇,走进这大殿都不能带自己的婢女,宫女们也只负责上酒菜引路,身后紧跟着一个太监侍奉待遇的,也就陈丹朱了。
陈丹朱转过头对他娇娇一笑:“上茅房,人有三急,皇帝的宴席上,难道也不让人上——”
真是抓住机会就要胡说八道,阿吉无奈的说:“丹朱小姐是不急吧,还不快去。”
陈丹朱哼了声,提着裙子越过他,又回头笑嘻嘻问:“阿吉不陪我去?不怕我惹麻烦啊?”
虽然他是太监,但到底是男女有别,阿吉涨红脸,气恼的瞪了陈丹朱一眼,唤站在席侧的一个宫女:“姐姐,劳烦你陪丹朱郡主去更衣。”
宫女知道阿吉是皇帝跟前的红人,听别的太监们说,常听到皇帝大声喊阿吉阿吉,一刻都离不开呢,对于他的吩咐当然笑着应声是,再对陈丹朱引路做请,陈丹朱对阿吉摆摆手跟着宫女出去了。
…..
…..
龍州風雲
楚修容看到那女孩子跟着宫女从侧后门出去了,再看阿吉站在门边等候没有跟出去,就知道是去更衣了。
没过多久,就见一个小宫女从侧后门进来,来到金瑶公主身边低声说了什么,金瑶公主立刻也起身离席了,这一次太子妃以及另外几个公主没有在意。
楚修容笑了笑,是陈丹朱耍的小把戏吧,他端起酒杯,微微出神,想着如果此时还是在周侯爷的宴席上的话,金瑶还会叫着他一起出去,然后在殿外,三人站着说话——
他看着侧后门,宫女以及贵女贵妇们间或进进出出,但并没有太监或者宫女走到他面前来。
“三弟。”燕王将一杯酒举起唤道。
楚修容收回视线看向他,含笑端起酒杯,与燕王一饮而尽,紧接着太子也与他举杯,鲁王也忙跟着凑趣,兄弟几人喝了三轮,楚修容的视线再回到陈丹朱的所在,那边的位席还空着,这女孩子总不会耍赖借口更衣一直到宴席结束吧。
也是她敢干出的事,不过是被皇帝事后骂一通。
楚修容一笑,视线转向皇帝那边,然后笑容一凝,不知什么时候,坐在皇帝一侧的徐妃离开了。
…..
……
陈丹朱从更衣的小室磨磨蹭蹭走出来——更衣的场所,也是歇息的场所,布置的精美舒适,准备了熨衣熏香以及卧榻,陈丹朱在里面用澡豆洗手,让陪同的宫女给熨并不以皱的衣衫,自己在卧榻上半座拨弄了半日熏香,实在没事做了才懒懒走出来。
然后看到了外边的厅堂里坐着的细眉凤眼的宫装妇人,虽然是第一次见,但脸型眉目依稀几分眼熟。
陈丹朱含笑施礼:“见过徐妃娘娘。”
鬼龍仙尊
徐妃含笑道:“丹朱小姐不要多礼。”
陈丹朱依言起身,徐妃打量她,她也笑吟吟打量徐妃。
“丹朱小姐一直出入宫廷,但我们这还是第一次见。”徐妃笑道。
陈丹朱点头:“是啊,这都怪陛下,也不说让我去拜见娘娘们,我跟娘娘也不算陌生了,娘娘送过我好多次礼物呢。”
天底下敢这样说皇帝的,也就丹朱小姐一人了吧,后宫这些妃嫔们也比不上啊,可见她在皇帝面前的地位。
徐妃当然不敢顺着话说陛下,只道:“丹朱小姐忙的都是大事,跟我们这些闲人女子不同。”
陈丹朱笑道:“那今日不忙了,娘娘找我要说什么闲事?”
虽然早就知道陈丹朱飞扬跋扈,言语肆意,徐妃还是第一次亲身体会,她不由笑了,牵住陈丹朱的手,上下左右的端详。
“丹朱小姐,真是天仙般的人儿,谁见了能不喜欢呢。”她感叹,“所以这件事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黑公主
陈丹朱笑道:“别客气,娘娘尽管说,既然娘娘喜欢我,那我在娘娘就不会不好意思的。”
这样的女子,也不用东拉西扯,徐妃决定开门见山:“丹朱小姐人人都喜欢,修容也不例外,只是,我希望丹朱小姐不要喜欢他。”
这话说出来,听到的人肯定要吓一跳,但眼前的女子却哈哈笑:“娘娘这话不对吧,并不是人人都喜欢我,娘娘就不喜欢。”
她还冲着徐妃笑嘻嘻的摆了摆手指头。
愚妻不候 美烊烊
早已经了解陈丹朱是什么样的人,徐妃也不惊慌。
“我不是不喜欢。”她无奈又诚恳的说,“丹朱小姐这样的人,我真的很喜欢,但这世上的姻缘,除了喜欢,还要看合适不合适,丹朱小姐,你跟修容不合适。”
“丹朱小姐应该也知道,修容他从小遇害,导致十几年都深受病痛折磨,能活到如今是非常的不容易。”
“他终于小有所成,被陛下看重,不用像以前那样混吃等死,我希望他能做更多他想做的事,如果跟丹朱小姐成亲,他必然要被束缚手脚。”
“丹朱小姐,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所以修容对你情有独钟,丹朱,如果你也是真的喜欢他,也看在一个母亲的面子上,请——”
徐妃没有再说话,眼泪慢慢的垂下来。
陈丹朱默然一刻,神情怅然:“不知娘娘信不信,我如同娘娘一样,希望齐王殿下能过的好。”
徐妃看着这女孩子,她知道,对于陈丹朱这样的人,威逼利诱是没有用的,所以她就动之以情,放低身段,苦苦哀求——
现在看来,这样的确是对的。
“殿下对我多好,娘娘看在眼里,而我是感受在心里。”陈丹朱轻声说,“好几次都是他出手相助,还为了我顶撞陛下,甚至不惜自污声名。”
徐妃泪眼看着她,此时她就不用再多说了,不说话胜过说话。
萌寶來襲:冷情爹地請投降 言兮
“女人嫁人就是为了终身有靠,齐王就是这样可靠的人,跟着他能夫荣妻贵,但是——”陈丹朱喃喃,深吸一口气看向徐妃,神情坚定,“我不能为了一私之利,耽搁他的前程,那不是真的喜欢他,那是害他,只要他能更好,我愿意——”
说到这里女孩子说不下去,转过头咬住了下唇,似乎要咬住眼泪不让它掉下来。
看起来,真的,可怜,无助,弱小——
虽然,但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徐妃的面容有些僵硬,她停顿一下,轻声问:“丹朱小姐,有什么要求?”
陈丹朱转过头来,看着徐妃娘娘,诚恳的说:“三百万贯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