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gxq人氣都市言情 浮雲列車 愛下-第五百五十八章 中斷的儀式閲讀-y725r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时间在梦中过得比现实更快,尤利尔意识到。他不过醒来了三天,梦境便过去了近四年。奥雷尼亚帝国与圣瓦罗兰的战争结束了,冬青协议的签订近在眼前。先民的时代即将迎来最辉煌也最惨烈的终曲——与邪龙的黎明之战。接下来,秩序阵营的神秘生物们组成了圣米伦德大同盟。
他不知道这四年中发生了什么,史料从未记载过这里。学徒看着乔伊身后的披风,那仿佛是一段他永远也无法触及的旧日时光。
他再次回到峡谷,眼下它的名字就是冬青了。这里的地貌与千年后差别很大,附近没有斜坡,只有一座刚刚断裂的木桥。峡谷两侧是银歌骑士团和圣瓦罗兰的森林种族,原野上旗帜如云,林地前荧光飞舞。假如双方不那么剑拔弩张,也许那座桥多半不会倒塌得那么快。
重生盜墓世家女 羨兒朵朵
尤利尔看见了维隆卡。这位后世流传的龙祸战争的主人公似乎老了一些,但仍鹤立鸡群。他穿着更华丽的盔甲坐在一匹火焰色的骏马上,胸前佩戴的军团长的矩形徽章和脸上胡子修剪的形状差不多。威武不凡的银白长披风盖住马后臀,边缘点缀沉沉的金叶。他看起来几乎与高塔走廊里的画像一样了。
他们刚抵达,维隆卡就驱马接近。一种似曾相识的神色在他眼睛里掠过,如同在书页中见到同一幅图画。他先前身侧的骑士只稍微侧过脸,向乔伊点点头。然而维隆卡注意到了传教士。
他还记得我?尤利尔不知道这个梦境的规则。莫尔图斯被烧了两次,人们时而察觉他,时而视若无睹。学徒推测只有『忏悔录』的主人或者持有者才能发现他,但“胜利者”维隆卡是个一千年前逝去的人,他的存在是梦的构成。哪怕他的一举一动都像是活着,可他不是真人,毋庸置疑。
在这个梦里,乔伊也不是真人。甚至连我自己也不是。尤利尔心想,我们都是梦的组成,是自我真实意识的一部分。
只是他仍不能确定构成梦境情景的要素。“大人。”学徒说。在这里,似乎维隆卡比导师更好说话。“多年不见,三神保佑您。”
“的确是很久了。”黎明之战的传奇骑士边说边扭头与另一人交换眼神,后者摇摇头。尤利尔追着他的目光,看见了另一张熟悉的面孔。
但其实也不是很熟悉。尤利尔在高塔顶层见过他的画像而已,木框下方只有一个名字。麦克亚当·冯·红盾。我应该知道更多的。学徒不敢直接用视线打量对方,根据姓氏判断,这位骑士属于奥雷尼亚的皇室成员。在上一次在莫尔图斯尤利尔没认出他,但现在很容易分辨了。他的面孔在英俊中透露出极度威严,眼神令人难以对视。如果对乔伊的恐惧源于面无表情和神秘,那他带给人的畏惧源头就是严肃。
他让人害怕,尤利尔心想。这是连青之使都无法相比的。外交部副部长是个刻板且循规蹈矩的人,而眼前的麦克亚当……学徒觉得自己几年前居然还敢对他的举动提出异议,简直就是平生最有勇气的行为。他有国王的面孔,但愿也有国王的气度。学徒装作不认识他。
“你这几年不会还在莫尔图斯吧,尤利尔?”维隆卡说,“我可没在玛朗代诺见过你。”
“我离开了城市,在乡下传教。”假如对方询问莫尔图斯的现状,这样的回答可以有效遮掩。事实上,尤利尔觉得自己在现实中的所做所为其根本就是这回事。“偏僻之地更需要信仰指引,大人。”
“倒也没错。”维隆卡踢踢坐骑。他从队伍旁走过,回到侍从身旁。他们对面就是木桥的残骸。
華娛之巨星推手
由于梦境锚点的限制,尤利尔无法直视导师,但他能感觉到对方狐疑的打量视线。最终,乔伊扣上头盔,带着他身后的骑士走到帝国的旗帜下。尤利尔注意到那并非是银歌骑士团的位置。
“快到时间了,殿下。”有人提醒。
“快到?”侍从扬起眉毛。他也不是维隆卡的侍从了,麦克亚当是奥雷尼亚皇帝的继承者。黎明之战波及了整个诺克斯,许多史料失落在战火中。除了高塔的画像,罗玛竟然没能找到关于他的更多信息。尤利尔询问索伦,结果它也表示一无所知。“还有多久?说具体时间。”他强调。
“十分钟左右……十分钟十四秒。”
“准备构建通道。”这位皇子殿下命令,“以免到时候手忙脚乱。”
我要做首輔
“是矩梯,殿下?”
“最好不用。”麦克说,“光明正大好过疑神疑鬼,帝国是胜利者,又不是求和的一方。”
戀戀同居日 所思
“没错。”维隆卡也赞同。尤利尔不禁看了他一眼,这位传说中的骑士的称号就是“胜利者”。先民记载,他战无不胜,从未有过败绩。“让元素使来。千万别把我们的好邻居吓坏了。”
森林种族在对岸窃窃私语,紧张地盯着对岸的帝国骑士们。他们并非只有绿精灵,事实上,自然精灵在其中只占一部分,其余则是树精和德鲁伊、骑山猫的小妖精,还有数量差不多能把山谷填满的油橡皮小人族,后者像一串串果实般沉甸甸挂在枝头。这些古怪的神秘生物在千年后都堪称罕见。学徒甚至发现了一头长翅膀的幼龙,一开始他还不敢确认,直到对方在呼吸时烤焦了一株兰花。
木桥对面等着几个自然精灵。他们大都笼罩在云雾之中,看不清脸孔。只有苍之圣女坐在一头高大雄壮的麋鹿背上,无甲的手指紧抓住鹿角。她头顶的叶冠晶莹碧绿,神色却苍白坚硬,目光冷酷。她昂着头,竭力保全战败方仅剩的尊严。可尤利尔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从没在人类的记载中见过对她的细致描述。后来率领圣瓦罗兰加入秩序战线的是另一位苍之圣女,不是她。
麦克接受了建议。“只要你的部下稍微远离一点,长官,效果就会成倍提升。”他连玩笑听起来也像在教训,“看来一会儿我得过去才行,他们是决不可能往这边走一步的。”
“请别这么干,殿下。不值得拿安危冒险。”某个近卫骑士劝说。
“我想不出有谁比我更珍惜我的性命,爵士。”麦克亚当告诉他,“然而再拖下去可就不只十分钟了。银歌骑士会跟我一起过去,你们留在这就行。当心点儿,别把旗弄倒了!”他转过头。“乔伊?还有几分钟?”
没人回答他。尤利尔看着导师的身影越出队伍,从层叠旗帜下钻出来,再被聚拢在最前处的银歌骑士团遮住。学徒只瞧见一片银白头盔。紧接着,寒冷和闪光一同迸发,风中扑来雪花,一道平整宽阔的霜雪之堤横跨峡谷,连接起两岸。冷气四溢,苍之圣女周身的云雾也发出细小的结冰声。乔伊拨转马头,让开道路。
“这是那个莫尔图斯的小动物?”维隆卡也想起来了。
“就是他。”麦克亚当回答。他看起来不介意乔伊的冒犯。“你连自己手底下的人都认不出来?”
“胜利者”拿剑柄提了提面甲,“他是才来两年的新人,而且变化真不小。最关键的是,我可不知道你给他起了这么个可爱的名字。”他的嗓门也不小。乔伊阴沉地盯着他,尤利尔也不由得抬起头,并差点被锚点直接送回现实。
亂世節 香籠
“你要等他决定从手下亡魂里挑个名字出来?”麦克亚当牵动缰绳,坐骑率先踏上冰堤。“还有两分钟,爵士,我们该关心正事了。”
银歌骑士令行禁止,跟随长官们迅速抵达对岸。由于导师守在道边,尤利尔没敢过去。他是不是乔伊?学徒不愿意承认。这个梦来自千年前,来自先民和龙祸的时代,来自『忏悔录』和无名者。我在梦中印证历史,却又反过来质疑现实。然而无可否认,这里面疑点重重。他开始渴望醒来了……
……但爆炸声驱逐了退缩的念头,尤利尔瞠目结舌地看着火焰在对岸升起。冲突爆发得太快,几乎堪比莫尔图斯的陷落。可不该是这时候。冬青协议必然会完成,它的诞生和结束在历史上都有着重大意义。也许这里不是过去?他一时难以从震惊中摆脱。
乔伊的反应比他快得多。帝国骑士的队伍刚撤回平原一端,冰桥立刻颤栗起来,升起大蓬白雾。箭矢的闪光偶尔落入深谷,更多扎进草地。尤利尔听见绿精灵用他们自己的语言吼叫,帝国骑士则高呼反击,间或爆炸和撞击声。难道自然精灵真的打算假意投降?他们这么做能有什么好处?
麦克亚当在骑士们的保护中首个跃下桥面,涨红脸色在白雾的映衬中如此鲜明。“胜利者”还站在桥上,阻挡涌上来的森林种族。他的每一击都极为有力,飞箭在空中就被折断粉碎,更别提森林种族们脆弱的身体了。事实上,这与其说防御,还不如视作追击屠戮。白霜被鲜血浇淋,蒸出腾腾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