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nsud优美小說 皇兄萬歲笔趣-95.天河三千星,不獨照月明鑒賞-s2tx6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十四境受箓之劫已经到了“暮色时分”了,最后一丝纷扰也已消失了,尘埃近乎落定,万物归于安宁与修养。
夏极带着妙妙,雪夫人踏遍了三大洲,去到了很多很多地方,也做了很多事。
新的妖族诞生了。
这妖族几乎完全是出自夏极一人之手,这一族所有最初的妖精都是被他所点化、所开启的灵智。
而这些开启了灵智的妖精们落地生根,也开始了繁衍,
有了繁衍,就有了种族的细枝再分出,
而这些新的生命自然也是新的物种,是本身蕴藏着灵智的存在。
如此,经过了这一劫的孕育,新的妖族已然壮大。
就好似夏极在受箓之劫的“朝阳”里种下了一颗种子,
如今这种子已经长成枝叶繁多的大树了。
而夏极在最初播种时,就在这种子里揉入了他的善恶观念。
所以,新的妖族竟是喜好和平,竟与人类能一定程度地和平相处。
甚至在某些村庄、城镇出现了妖精与人类共居一城、同种一地的场面。
小妖精们和凡人们彼此早上见面打个招呼,相安无事,各忙各的。
继而,因为妖精相貌大多俊美或是柔媚,所以逐渐的竟出现了人与妖之间的爱情。
新妖族的产生,必然带来和旧妖族的冲突。
可是,旧妖族里,魏洲有小蛛后、白狐王、黑狐王,
燕洲有娑罗树妖齐觉,
海里有西海龙王以及万剑之龙,
除了它们,还有很多很多旧妖族的妖精都与夏极有些因果。
因为夏极的存在,新旧种族注定了进行的厮杀,便是消弭于无形了。
规矩也立起来了。
再渐渐的…
新旧妖族竟是形成了一个初步的整体,
并且推举出了十二妖王。
这十二妖王分别是:
蚂蚁皇后,蜘蛛女皇,小蛛后,白狐王慧心,夏极收为弟子的小树妖,娑罗树妖齐觉,西海龙王风红玉,万剑之龙…再加上后来夏极又收了一只虎妖,一只猴妖,一只象妖,再点化一只异鸟,使它升为大鹏。
其中,以万剑之龙为第一妖王。
大鹏后发先至,为第二妖王,又与虎妖王,象妖王结为兄弟。
西海龙王风红玉,为第三妖王。
娑罗树妖齐觉,为第四妖王。
黑狐王稍稍弱了些,便是为第七妖王白狐王的副手。
傻夫家有良田千畝 阿謹
至于最末的妖王,则是夏极从石隙里点化的那小树妖,他毕竟修炼时间最短,夏极也没有给他开多少开小灶,他能成为妖王,多少也是因为他身边有一位师兄,一位师弟。
他的师兄叫梼杌,他的师弟则是一个人类传奇,是夏极后来挑选的一个弟子。
如此,合计十二之数。
今后,人间若存,天下之妖都以这十二大妖为首。
而这些曾和夏极有着渊源的小妖精们,也各自有了各自的归宿,有了各自的世界,可谓圆满。


之前在燕洲发生大乱时,魏洲自然也是遭遇了黑潮怨灵修士袭击。
但,此处南有二十诸天,北有道门强者,而主宰整片大陆的又是“新众神庭”的大神主姬玄。
在激烈对抗里,人族修士竟然凭自己的力量抵御下了攻击。
因为姬玄是从五色神令里重生的,他身上的“天命”已被洗去了,他的境界压制也不存在了,在这些对抗里,竟然建立了不小的威信,实力也是突飞猛进。
姬玄是做过天子的,是行过人间路的,自然知道民生疾苦,便也是立下大愿,要天下百姓安居乐业。
夏极路过魏洲时,便又是与他灌顶了不少东西,然后顺手带走了当地的怨主,为梼杌收了一个小师弟。
而在今后…
姬玄注定也会得到更好的成长,庇荫一方,成为诸多凡间王国之主头顶上悬着的宝剑,君临天下。


离开魏洲,夏极又去到了这一世最初醒来的云洲。
云洲的怨主就是戴萌。
这里虽然爆发了许多怨灵和人类修士的动乱,但竟是以一种平缓的方式过度了,只爆发了小规模的动乱,却没有如同燕洲般的灭种之战。
魔尊,半天山之北西方的一帝一后,半天山之南的一些大势力,也是联合了起来。
夏极的到来使得这种平缓更加柔和了。
他直接带走了戴萌,算是梼杌的小师姐。

而此时,时隔三百多年,齐国与花家竟然都还在。
夏极便是扮作普通百姓去到了齐国都城郊外,然后考察了一下刚好外出田猎的齐国天子。
这位天子表现不错,算过关了,夏极便是说了几句“为国为民,江山社稷为重”的话,然后留下了仙人机缘。
那位年轻的天子算是中兴之主,他也不傻,隐约就觉得夏极的面容很熟悉。
他当时迷惘,事后便是越想越不对,回到皇宫后,便开始翻阅祖宗画像,翻着翻着就翻到了三百年前,
然后,他在其中寻到了当初十七皇子“镇国王”的画像,
发现这画像竟然和今天赐予他福源的仙人一模一样,除了头发银白,除了气质更为玄妙,其他便是大差不差了。
这位齐国天子哪里还不知道这是老祖宗回来福泽后代了,便是急忙亲自带人去寻找,但哪儿还能找得到夏极的踪迹?
经此三百余年,王朝和宗门之间的关系也没那么僵硬了,机缘巧合之下,齐国天子便是从一个修士处得知了一件大事。
自家老祖宗竟然就是以一千九百年前的夫子转世。
齐国天子大喜,他直接把人教彻底立为国教,命天下百姓独尊夫子。
其他王朝的国主在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也纷纷效仿。
一时间,人教夫子祠,香火鼎盛,万国祭拜。
而每到新年,天子更会在祭祀列祖列宗前,祭祀这位夫子,将祭品里最好的一道呈于夫子神龛之前,以示敬重。这些都是后话了,也与夏极的世界极难再重叠,便不多提。

夏极在离开之前,又去往花家,为花晓婵扫了一次墓,烧了许多纸钱,虽然知道这一切在这个世界并无用处,但至少算尽个孝道。
穿越之心若漣漪
然后,他又扮作酒鬼考验了一下花家的后人,从中择选了几名心性不错的孩子,教导了几日,留下机缘,便是飘然而去了,这也算是福泽花家后代了。

夫子祠堂,妖族祠堂,佛门寺庙,香火盛大…
这些香火总有不少是直接归于了夏极,时刻在壮大着他的业力。
新妖族的存在更是因他而生,这整个越发庞大的种族亦是在为他提供着力量。
而夏极行走于四方之时,天地亦在变化。

白叶孤已经被彻底的“改造”完毕了,他成了怨灵修士,然而却还存着自己的意志。
如今,他已经承了黑潮的意志,今后…他虽依然还是自己,但却注定为了黑潮挥刀,但这刀却不是屠杀人族,而是去寻找,去感受,
这算是黑潮除了“毁灭”之外的另一丝若有若无的意志,
也刚好是存了白叶孤这样的人,否则这意志还不得出来。

受箓之劫,终于到了“深夜”。
月华垂落。
在遥远的未知大陆。
一个白袍男子正跪倒在雪地里,他双手担着一个绝美的女子。
那是他的妻子,然而…
这女子在受箓时,却被怨灵融合了灵魂。
在即将完成融合的时候,女子似乎明白了自己将不再是自己,于是她选择了死亡。
同时,也是因为她察觉到自己的存在,变成了夫君最大的枷锁。
夫君的刀从前如同神一般,不带一丝烟火红尘气息,而自从与她在一起后,便多了人间的味道,变得软弱了。
所以,在她彻底失去自己的意志之前,她要做这最后一件事。
成全自己,也成全夫君。
所以…
她支开了夫君,然后吞下了毒药。
当白袍男子赶到时,只看到她冰冷的尸体,还有一封书信。
书信上写着她要说的话。
从那天开始,白袍男子把自己关在天牢之中十天十夜…
他孤独的抱着刀,两千年岁月,如大梦一场,镜花水月,历历在目。
他痛苦地沉浸于其中。
而,当他再次走出时,他便注定了不再是凡人,而是神明。
是刀中的神明。
是斩尽黑潮,漠然无情,出刀再无任何牵挂,超脱了生死的刀神。


话分两头。
云海涌动,撑出一片并不大的空间。
超級實習生
这空间被黑暗的虚无世界所包裹,而除了中央的一座大殿,再无他物。
这里是苏家的四次重天。
苏临玉在这里住了许久,如今却到了寿元尽头。
不知为何,她根本没有办法从这个宇宙接受到业力,因此也无法破开十三境,寿元止步于两千年。
此时,苏月卿和胡仙儿正在她身边…
因为,苏临玉是夏极娘亲的缘故,苏月卿对她很好。
她已经想尽了一切办法帮助苏临玉去接受业力,可根本没用。
苏临玉似是对这方宇宙彻底绝缘,完全无法承到业力。
她如今神色虚弱,躺在床榻上,奄奄一息,而她自己心底也大概猜到了原因,见到苏月卿于狐仙儿悲伤,便是轻叹一声道:“我早在两千年前就已经死去了,多活了两千年…也值了,不必悲伤。”
她又深深看了一眼床边的苏月卿,“可惜我儿子去的早,否则能有你这么一个妻子,那可真是他的福气了。”
苏月卿在旁边不停地安慰她,陪着她,直到她的双眼缓缓闭上。
而一丝奇异的气息从她身体里逸散而出,缓缓落在了苏月卿体内,紧接着,无数关于“厨艺”的信息落入了苏家家主的脑海里。
这些“厨艺”充满了特别,似乎吃了可以直接提升实力…
苏月卿忽然明白了这位“娘”为什么那么喜欢做菜。
原来,她还有这般的神奇力量。
可是,苏家家主并没有因此而开心。
她望着虚无的黑暗,心底终究是思念着那个男人,
自他身死,自己便是绝了任何双修的念想,
獸人世 天遠大
专心地提升自己修为,同时经营家族。
一千五百余年宛如弹指,闭目之间,犹存思念。
但她心底又有些感慨与惶恐,若是他还在,这份相思,可能被成全?


燕洲往南,有一片汪洋大海。
隔着大海便是下一个大陆了。
银发的男子坐在海边。
白雪落下,海水缱绻。
暖男事務所 逍遙遊 凱瑟拉
他双手还维持着担着的动作,但他怀里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五百年一次生灭,五百年一次婚宴…”
银发男子喃喃着。
声音有些苦涩。
“年年喜庆,年年墓穴,生死茫茫,便不思量,也难相忘…”
我的反派逆襲之路
他说着这些话,但手里只剩下一件衣裳了,那是一件白猫耳的斗篷,斗篷上还压着一个平板电脑。
而一炷香时间前,那虚弱无比的少女还躺在他怀里,十指趴在屏幕上,双眼缓缓闭着在等待死亡。
而他什么都做不了。
这是天定的规则。
有了规则,无论你想不想遵守,却都被约束其中,而不得不守。
顺天者,醉生梦死。
逆天者,生不如死。
正想着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声音。
72小時通牒:神秘老公來襲 單兮
啾~~~嘭~~~
他身后一处海边小城上空响起了炸响。
紧接着,落雪的天空被染得五彩缤纷,如是成了花园。
一阵响,一片亮,虚幻的很。
银发男子这才意识到是新年到了
这新年,是五百年的终结,也是妙妙如是被定好了的死亡时间。
鞭炮漫天响起,烟花在远处城市的上空绽放,隐约还有凡间人们欢庆的声音随风飘来。
大海起潮,轻一下重一下,远一下近一下地拍打着沙滩,在雪夜无有光芒,只是衬托的远处越发通明了。
银发男子长舒一口气,
他站起身,抓着那件白猫耳斗篷,斗篷犹存体温。
他刚刚侧身,却看到不少人站在自己身后。
那些人正用担心的目光看向自己…
有小苏,有“雪夫人”年盈,有“魔尊”许玲玲,有“玄武尊者”谢琼峰,还有不少之后来认了的夏极第一世的弟子。
他露出笑。
而再一刹那,却感地面动荡,
沙滩外冻土的泥尘似不堪撼动,从下而上缓缓破开。
一棵参天之树从地面钻出,那树越升越高,在深冬大雪里散出枝叶,撑开了数里大小的绿荫,而树干上爬满了各种小妖。
小妖们好似早有准备,纷纷点燃了红灯笼。
无数灯笼,就如地上生出了繁星,一下子比远处城市都热闹了。
还有许多小妖爬到树顶,开始放起了许愿灯。
光明里,几个大妖王则是坐在枝头,笑眯眯地看着那的银发男子。
有蚂蚁皇后,蜘蛛女皇,白狐王黑狐王,还有小树妖,梼杌,戴萌,还有魏洲的怨主…
紧接着,树荫里又钻出了一只穿着金甲圣衣的猴子。
再一刹那…
远处天穹响起长啸之声。
一只双翅遮天的大鹏从原飞来,落临此处,双翅一掀,漫天飞雪就散去了,露出了郎朗月光,宛如一尊银盘悬挂在星河上。
再一刹那…
大海之上,怒涛击扬。
滚滚洪流之中,却见一条金红色的巨龙,与一条玄奇无比的金属巨龙正破浪而来。
这是风红玉,也是由“剑墓万剑、铜钟将军、灰尘姑娘”组合为一体的第一妖王——万剑之龙。
这许许多多人和妖精的到来,顿时让前一刻还寂静的沙滩变得热闹了起来…
夏极本是独自在此,可竟却是瞬间被诸多人包围在了中间。
雪夫人走到夏极面前,笑着恭敬道:“老师,新年晚宴早就准备好了,要不要讲几句话呢?讲完了,小妖精们可就把晚宴给变出来咯。这晚宴我们可是花费了很多功夫的…”
夏极心底一暖,他正要说话,忽然心有所感,微微侧头。
只见,远处月光铺设的金色海道上,荡漾着一叶扁舟。
扁舟如叶,随着波浪飘动。
舟还未至,但声音却远远传来了。
那声音柔媚无比,带着十分的诱惑。
“小女子已经三天三夜没吃饭啦,不知夏大官人能不能行行好,邀小女子入宴呢?”
冰霜月华下,那扁舟的船头坐着一个绝色妩媚的女子,
不是苏甜又是谁?
苏甜远远的托腮看着他,姿仪动人,带着月光也冲刷不掉的倾国倾城。
夏极想起之前的约定,没想到苏甜是当了真。
他轻轻吐出一口白气,仰头望月。
天河如水,众星拱月,
不独照月明。
福妻逢春

PS :今天1更,别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