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0zn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ptt-第796章 我需要億點保險閲讀-uu89v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醒来。
身在荒界。
夜色已深。
網遊之極品地精
方正的主要目的虽然是想要去见玄机,但身体确实也已经疲惫的很了。
以你荒唐,換我情長 野心魚
因此,这一觉睡了足足十几个小时。
“你醒啦。”
寵婚霸愛:總裁老公,別玩火 花田EN
流苏坐在旁边的书桌上,正在细心写着些什么。
注意到方正的动静,看他起来,她微微笑了笑,从储物空间里掏出来两盘还冒着热气的小菜,以及一个馒头和一碗米粥,笑道:“这是给你留的饭菜,你该饿了吧……荒界的青菜吃着味道还是相当不错的。”
她顿了顿,说道:“其实我包裹里本来还放了一些汉堡之类的食物,不过都送给那些潜渊的成员了,我记得你储存了大量的食物,不妨都送给他们,也可以做个人情,他们已经很多年没吃过家乡的食物了,咱们可以装些荒界的东西回去,到时候也算物以稀为贵了是不?”
“行,没问题。”
方正点了点头,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这是我们的房间,你忘记了吗?”
流苏叹道:“我们两个似乎很容易被人误会关系,所以又被安排了一个房间了。”
方正拍了拍脑袋,这才反应过来。
他本来以为流苏会事后找孙原另外安排呢,毕竟男女共居委实不太方便,所以他也就没有多说些什么,只一门心思的想要睡觉……但没想到流苏竟然没去更换房间。
注意到方正古怪的视线。
流苏白净的俏脸微微浮起些微红晕,随即迅速隐没。
她无语道:“主要是潜渊组织里男性太多,而且大多都是军人,你可能不理解,但我当年在七连服役的时候,可是没少被战友骚扰,那时候我还没晓梦大呢,就算这样都不行,甚至有人直白就说要养成我,与其在外面被别的男人骚扰追求,倒不如在里面被你……咳咳……口误了……”
重生之坑媽
她顿了顿,继续解释道:“反正沐浴的话,潜渊基地也没有单独的浴室,只有两个澡池,这样就很方便了,我们又不是没有共居一室过,本就是一家人,我信的过你。”
“原来是这样。”
方正点头,算是理解了流苏的答案。
而流苏不愿在这个越描越黑的问题上多说,她问道:“看你神色,好像已经摸清楚了两个荒界之间的关联了?”
方正点头。
流苏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正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总归而言,我算是做了无用功……”
他把自己查探到的真相告知了流苏。
流苏闻言,陷入了沉默之中。
良久之后……
她感叹道:“这……实在是太……”
“太荒谬?”
方正无奈道:“穿越到了未来,把敌人的后人给灭了,太可惜了……如果是到了过去该多好,把敌人的祖宗给灭了就万事大吉了,可惜。”
“有什么好可惜的,到了未来,你大可以翻阅一下荒人的典籍,查一下他们与我们之间大的战役具体都是发生在什么时间段,如果能查清楚的话,岂不是未卜先知了?”
流苏很快提出了相当有建设性的建议。
“说起来这个嘛,其实我们未来姑且也算是赢了吧。”
方正又将历史断层的事情详细告知流苏,对她,方正自然无须隐瞒。
王妃不安於室 小小桑
流苏听了之后,沉默半晌,叹道:“这大概算是个好消息了,可惜,对我们太遥远,目前我们最头疼的,其实反而还是救人,方正你可能还不明白,潜渊军已经二十多年没有新的成员加入了,我们算是意外,而且我们也不可能在这里久留,但云姐怀着的那个孩子却是整个潜渊组织的期盼,如果没有合适的方法的话,可能真的会有一大批成员铤而走险,冒险救人!”
方正反问道:“你觉得我有办法?”
“不,但你不是说你有整个荒界的地图吗?”
流苏认真道:“那地图,包含皇宫吗?包含噬魂狱吗?”
方正明白了流苏的意思。
他说道:“你想硬闯?”
流苏幽幽道:“现在整个噬魂狱的监守更加的密不透风,更森严了好几倍,这与我们两个有脱不开的关系,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云姐被转化成为荒人吧,你有地图吗?”
方正说道:“有。”
愛財之農家小媳婦
“那太好了,恐怕敌人想不到我们会知晓噬魂狱的地形,敌人想不到的点……也许就是我们的胜机。”
“可强行救人并不理智。”
方正摇头道:“你有荒神圣骨,但敌人也知道我们有荒神圣骨,他们一定会备上荒金,虽然不多……但他们肯定还有备份,流苏,我们不占优势的。”
流苏失落道:“总不能眼睁睁的……”
“还有三个月呢,不用着急。”
方正问道:“你也说过,那个云姐很精明,她既然混进了旧人之中,就不会轻易暴露,我们的到来也许加重了防御力度,但还有另外一个可能,那就是我们的到来也造成了一个误会,那就是被他们抓在其中的那个人类女性,拥有着极其重要的身份,所以人类不惜从元星派出拥有荒神圣骨之人来营救她,如此一来,三个月的时间之内,她是绝对无恙的!”
“那三个月后呢?”
流苏说完,忍不住一怔,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叹道:“对不起,我现在好像习惯成自然了,遇到问题就习惯性的把问题都丢给你,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对你的依赖感竟然这么重了,明明以前我都是自己做决定的。”
“依赖我有什么不好吗?”
方正莞尔道:“你刚刚还说我们是一家人的,还是说我们一家三口这个一家人,你得在最上面,你要当家长,我们都需要在你下面才行?”
流苏含糊道:“我也没说过我必须得是家长,虽然从辈份上来说的话,你还要叫我一声姑姑。”
方正笑道:“行啦,其实我心里有一个很疯狂的想法,这个想法如果能成的话,我们不仅仅能救出救出你想救的人,也许还能给这些荒人们一个大惊喜。”
“什么想法?”
“在未来的荒界,并没有旧人的存在,甚至,连有关旧人的记载都没有了!”
方正沉声道:“现在你也该知道,旧人占据了整个荒界几乎超过九成的人口……这几乎就是整个荒界的根基所在,可这些旧人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刻,就那么消失了,你觉得这是因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呢?”
“不可能是全部转化成为荒人了,因为每年旧人转化荒人不过才几千个名额,一下子覆盖上亿,这不现实,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方正看着流苏。
两人目光相对,异口同声道:“叛乱!”
“没错,只能是叛乱!”
方正认真道:“旧人叛乱,并且给荒人们造成了致命的伤害,所以荒人们才会不惜报着自断双臂双~腿连带脑袋的决断,将旧人们彻底抹杀。”
“可旧人有什么能让荒人畏惧的呢?”
流苏话到一半,顿住了,怔怔的看着方正,惊道:“方正,你想……你这是在玩火,那些旧人是什么德性你也看到了,他们跟荒人并没有任何区别,不对,他们倍受荒人欺压,恐怕比荒人还要可恶……荒人中尚且不乏有情有义之人,但旧人真的就烂到骨子里去了。”
“所以,需要把火放在我们能控制的地方,或者说,提前准备好灭火器!”
方正沉吟道:“旧人们实力微弱,给荒人们造不成威胁,那我们就帮他们一把,三个月的时间……很紧张,但勉强也足够了,一旦观想成功,便会拥有匹敌武师之力,如果这些荒人们突然发现那些比泥泞里的烂土还贱的旧人们竟然也拥有了实力的话,你觉得,他们会容许这群泥巴腿子爬上来吗?”
流苏道:“不会。”
“那你觉得,这些旧人们如果有了实力,还会对荒人们信若神明吗?”
流苏摇头道:“不会,但……这太危险了,一不小心,可能甚至会影响我们元星。”
重生之神級修真 淡茶學飲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
方正微笑道:“所以,我需要亿点保险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