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zqqt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網遊之全能鍊金師討論-第九百六十一章展示-wavyq

網遊之全能鍊金師
小說推薦網遊之全能鍊金師
厨房比维亚那么通虚眼的门看进去也也是很正常的样子,没有独自在外生活的学生,家里常见那种堆满脏盘子和锅的现象做,鲁伊斯坦克来,不是一个学生。总之没有什么特别的,除了那声音,而那声音也完全有可能是旁边的公寓弄出来的,据比维亚那说,鲁伊斯塔格来说话的时候,给他的感觉是他并不希望他走他与他聊天,恰恰是为了把他留在这,这种感觉没有任何的客观依据,却是我朋友的紧张感达到了,据他自己说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步。最奇怪的是,鲁伊斯塔格来似乎是在享受着这种情况,他明明注意到的比维亚诺脸色越来越苍白,汗出的越来越多,而他却依然说着关于博格曼的话题,我猜笑着屋里很安静,赵鹏鹏的说话声只是愈发地加强了这种安静的气氛,却从来没能打破他,他说什么呢?比唯雅诺问自己我应该记起来就很重要,他在心里写的,但是我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事实是比唯雅诺任内都无法再忍,然后他磕磕巴巴的说了声再见就离开了在楼梯上,他刚要走到大街上的时候,碰到了贝罗尼卡加曼迪亚,他问他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能发生什么事,李维嘉那么说我不知道贝多妮卡说,但是你的脸色苍白如纸,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句话,比维亚诺在心里写道苍白如纸,还有维罗尼卡家门,第二的连一张陷入爱情中的人的脸。这是我很讨厌的那种脸,贝多妮卡爱上鲁伊斯塔克来承认这一眼和令人伤心,但这是事实,甚至有可能阿赫利卡也爱上了他,有一次很久以前了比维亚诺和我谈到了这件事,现在想想那时候让我们痛苦的其实是加曼迪亚姐妹没有一个爱上我们,或者说连一点点的喜欢都没有,甚至对我们没表示说一点兴趣,比维亚诺喜欢贝多妮卡,而我喜欢昂科迪卡,但尽管我觉得这已经是人人皆知的事了,我们却从来没敢对他们提过一个字,在这一点上我们和诗社的其他男性成员没什么不同,所有人有的多有的少点,都爱这家门底亚姐妹,但是她们或者至少他们中的一个,却被这位风度翩翩的自学成才的诗人迷住了自学者的确是但却是勤奋向上的自学者谈到他出现在第一个索图的是我们产生了这个认知那是康塞普西。一个顶尖的试射,虽然斯泰因和索托当时被称为是我才现在依旧灵魂上的朋友,但是在和美学上,他从胡安斯泰因的宿舍是竞争关系。
殘幻 月明燈昏
超級少年霸王
氣殺八荒
極品天驕
甜蜜協議:霸情總裁寵上癮
不知为什么,所托的诗社开在医学系,一个通风极差,设备简陋的房间里与学生们上刻的阶梯教室,只隔着一条走廊,那个阶梯教室可想而知充满了甲醛的味道,有的时候甚至走廊里有甲醛味道有的晚上所说的施舍到每周五八点到十点开,但一般都会持续到午夜十二点后,房间里充满了甲醛味道,我们只能徒劳的一根接一根的来试图遮盖这股怪味,除了我和比维雅诺奥莱恩常来斯泰因施舍的人都不去所托的施舍,反之亦然,实际上我们两个在长期的逃课期间不仅去施舍,而且也去成立举办的所有的诗歌朗诵会,或者文化和机会,因此某天晚上鲁伊看到鲁伊斯塔格来出现在那,我们感到很惊讶,他的态度差不多和四个。你的诗社里一样,他倾听着他的评论,简短而又分寸,而且总是语气委婉彬彬有礼,他淡漠疏离而漫不经心地读着自己的作品,对哪怕是最难听的评论都是一声不吭的听着,就好像我们批评的那些诗作不是他的一样,这一点不知我和比维亚诺注意到了有一天晚上爹哥所说对他说,他是一种冷眼旁观的态度,显示的不像是你自己的,是他对她说赵鹏鹏面不改色地承认了,这一点我在寻找他回答,我也不知道他在寻找什么,也有可能像他这样的人注定是要在寻找中度过余生的,也有可能像他这样的人一生当中就是要去寻找的这种寻找很多,但是我不认为有什么错误,在医学系的诗社鲁伊斯塔格来认识的卡门比利亚格兰并和他成为了朋友,虽然没有加盟迪亚姐妹那么优秀,但卡门也是一名很出色的,是人最好。和诗人或有望成为诗人的都拒载拒载,胡安斯泰因的食摄了他们简直就是太棒了。他还认识了玛尔塔波萨达斯外号叫胖妞波萨达斯的姑娘,并和她成为了朋友,玛尔塔是医学系的诗社里的唯一一个学医的学生,一个皮肤很白很胖,多重善感的爱写散文诗的女孩子,梦想成为至少是当时的梦想,文学评论界的玛尔塔阿内克,这位是致力于女作家社会学家也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最起码在我看来,好像谁都要比我伟大一点,他不和男孩交朋友,在斯太爷和苏苏的试射,完美速度,把大约八九个小时的时间在一起度过,但是他看到我和比维亚诺的时候只是礼貌的打招呼,从来不会流露出哪怕一点点的熟悉亲近之感,他对我几乎似乎一点都不在意,他独自一人生活,住在有点古怪的房子里,比维亚诺是这么说的。他也没有其他诗人对自己的作品所抱有的那种小孩子一样的骄傲,他不仅是我们那个时代里最美丽的女孩子,加盟几大姐妹的朋友还真服了迭戈所作诗社里的两位女孩,总而言之,他是比唯雅诺后来人记住的对象,也是我自己记住的对象,然而没有人了解他,胡安斯泰因和蒂格索托我和比维亚诺眼中,康塞普西翁最聪明的人对此也毫无差距,加盟迪亚姐妹也没有,相反有两次阿赫利卡还在我们面前赞扬过鲁伊斯塔克莱的人品,严肃正派,头脑清楚,善于倾听,我和比维亚诺厌恶他,但是我们也没察觉出什么来,只有胖妞波萨大斯捕捉到了真正隐藏在卢维斯塔格莱背后的东西,我还记得我们谈话的那个晚上,我们刚去过电影院,电影结束后,我们进了市中心的一家餐馆,比维亚诺拿着一个文件夹,里面装着斯太因和索托。的人的诗作,这是为了他那么一家,也没有一家出版社看大理的第十一本康塞普西蒙青年诗人诗选收集的我和胖牛波萨达斯,翻看那些这那些纸张,你要学哪些人的作品,我们心里很清楚,自己注意点准确意义,否则我和迪维亚诺的友谊很有可能在第二天就会彻彻底底的破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