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guh都市异能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討論-第671章 飛鷹看書-nijst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倒是无情,看了眼冷血,随后才开口道;
“汪大人好手段,那赵仙师果然是神通非凡!”
汪直微微颔首,随后开口笑道:“各位,既然段英雄已经伏法,那就先收归天牢,待到日后审讯之后,再行定罪!”
到了此刻,已经再也无人质疑汪直的话,也都是对赵奔三的能力感到无比的敬佩。
而汪直,则是在轻笑几声之后,就转身背着手离开。
剩下的三大部门的人,则是在微微发愣之后,也都是有些无语的跟了上去。
谁也没有想到,让他们头疼无比,久追无果的段英雄,竟然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抓到了!
这边汪直等人离开,而周围围观的群众也开始逐渐的离去,只不过整个过程里,到处都是议论着赵奔三的厉害。
佟湘玉老白等人也都是倍感惊讶,谁也没有想到,赵奔三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
只不过旁边的朱一品,此刻却是面色凝重,看了眼众人,朱一品才开口低声道:“这个赵奔三,按道理来说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啊!”
一句话,让众人都是一愣。
而杨宇轩则是接口道:”
没错,他要是早点拿出这样的本事,恐怕早就被各大部门争破头也要抢走了,又怎么会害怕一个小县令的威胁?”
“这……”
旁边的陈安安有些疑惑的看向朱一品和杨宇轩,随后才开口惊道:“你们是说……赵奔三是假的?”
朱一品点了点头,随后又是低声道:“你们有没有发现,那个段英雄被抓的时候,神情萎靡,眼神空洞,完全不像是刚刚被抓的人啊!”
“一品,你是不是多想了,很多犯人被抓的时候不都是这个样子吗?”
这时旁边的佟湘玉听见谈话,也开口问道。
高官的甜寵:市長大人請自重 淺酌低歌
而朱一品闻言则是摇头道:“不仅是段英雄,还有赵奔三,难道大家没有觉得赵奔三的行踪有点诡异吗?先是被钱夫人抓走,然后现在又跑到西厂来,不管怎么看,这一次的事情都是透着诡异啊!”
一时间,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而柳若馨则是忍不住的心虚,赵奔三可是她抓的,403只不过却没有想到汪直是用在这里。
此刻看到朱一品开始怀疑,柳若馨就忍不住的看向林寒。
只不过林寒还没开口,旁边的朱一品就已经再次开口道:“若馨,我们能不能去看看那个段英雄?如果能够去问一问的话,我相信是能够问出其他的问题的!”
柳若馨一怔,旁边的杨宇轩看到柳若馨如此,便也忍不住的冷声开口问道:“怎么了?莫非西厂的罪犯我们东厂就不能审问了吗?”
“不是,但是这个段英雄……”
柳若馨下意识的就想要拒绝,她虽然不知道汪直在做什么,但是出于对汪直的信任,却并不想让东厂插手此事。
看到柳若馨如此,杨宇轩便又是冷笑了几声,随后开口低声道;“什么赵仙师,不过就是个欺世盗名之徒而已,看来西厂这一次,可是打了一手的好算盘啊!”
听到杨宇轩的冷嘲热讽,柳若馨微微咬了咬牙,然后开口说道:“好!既然你们想去,那咱们就当面对质段英雄,问问他到底是不是我们西厂抓的!
看到柳若馨如此,林寒也微微的捏了捏对方的小手,示意柳若馨不用紧张此事。
先前汪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赵奔三打出名声,然后再利用赵奔三来对付曹少钦。
不过这个计谋终究是无法瞒天过海的,以曹少钦的能耐,自然也不会束手就毙。
如此一来,倒是不如大大方方的露出破绽,到时候林寒在去提醒柳若馨,就可以避免此事。
这边几人商量好,旁边的朱一品就开口催促道:“小寒,柳姑娘,咱们可得快点,要不然到时候你们西厂把人藏起来,想找可就不容易了!”
柳若馨则还是有些犹豫,只不过旁边的杨宇轩则是低哼了一声,看了眼朱一品,他才开口道:“我们现在就跟过去,西厂的天牢,还拦不住我们东厂!”
嫡女醫妃:王爺誘寵小萌妻
说罢,就率先离开,而朱一品则是急忙跟上。
玄黃方真劫 無色定
另一边的柳若馨还有些担忧,不过林寒却低声笑道:“不用担心,这件事情汪大人那边应该是早有准备了!”
想起先前汪直刚刚出现的时候,柳若馨还为对方担心,可是林寒却始终没有什么动容。
此刻听到林寒的安慰,柳若馨也是有些奇怪的开口问道:“小寒,你是不是猜到什么了?”
林寒点了点头,不过却也并没有在多说什么。
柳若馨见此,也是张了张嘴,看了眼周围的老白佟湘玉等人,原本有心想要把西厂的事情告诉林寒,可是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看到朱一品和杨宇轩两人走远,林寒也开口低声笑道:“你先跟过去,我跟掌柜的他们说一下!”
柳若馨点了点头,林寒则是转身和佟湘玉老白几人说了一下,就追上了柳若馨与朱一品杨宇轩三人。
方才汪直请出赵奔三之后,可谓是震惊世人,而现在西厂的人马押着抓来的段英雄,也是在无数百姓的交口称赞之中,到了西厂的天牢之中。
这些事情,自然不需要汪直在去管理,故而此刻林寒几人跟到天牢的时候,天牢里仅仅是西厂的一个千户在镇守着。
这里虽然是西厂,但是单凭杨宇轩的身份,想要进去看一下犯人,也是轻而易举。
更何况,现在有柳若馨在,自然是一句话的事情,就能够做到。
进入天牢,在守卫的带领下到了最底层,这天牢暗无天日,里面关押的犯人看到来人都是连叫冤枉,只不过林寒等人对于此事都是毫不在乎,倒是朱一品,被吓得不轻。
走了没多久,就到了关押段英雄的牢房里此刻的段英雄,正缩在牢房的一角,看到最先进入的朱一品和杨宇轩,似乎是头也不抬,连动都没有动。
只不过等到林寒和柳若馨出现之后,段英雄的脸色却明显的闪过几分惊恐,安安分分蹲起身来,垂着头一言不发。
“不对啊,这个段英雄怎么这么安分?”
朱一品疑惑的上前半步。
杨宇轩则是拉了朱一品一把,随后才低声训斥道:“你不要命了?这个段英雄可是有武功的,你若是被抓住,顷刻间他就能扭断你的脖子!”
我的師門有點強
朱一品尴尬的站在原地,有些惊惧的看着段英雄,只不过却发现段英雄始终都是垂着头,没有任何的动作。
这也让朱一品略微安心了一些,摆手笑道:“没事!没事!你没看他都没有理我!”
刚刚说到这里,朱一品却忽然一怔,指着段英雄的脑袋开口问道;“这个……段英雄是躲在清凉寺里?”
杨宇轩点头,随后才开口道:“你刚才没看到吗?赵仙师画出来了清凉寺的地图,西厂亲自派人去抓的!”
“不对啊!”
木乃伊之永恒的愛情 雪色狐媚
朱一品大摇其头,又是看向林寒,开口疑惑道:“小寒,你觉得这件事情是真是假?”
林寒默然,他当然知道真假,不过此刻朱一品问起,林寒却也开口笑道:“朱哥,莫非你发现什么猫腻了?”
朱一品点了点头,随后指着段英雄的脑袋,开口说道:“你们看,他如果是假装成和尚,那肯定不会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但是你们看他头上的戒疤,很明显就是新的!”
林寒微微点头,旁边的柳若馨却是面色微变,而另一边的杨宇轩则是开口附和道;“那么你是说,这个段英雄,并不是很早就到清凉寺了?而是最近才去的?”
朱一品再次摇头,又是指着段英雄头上的几道伤口,开口道:“还有这些伤口,很明显在段英雄剃度的时候他挣扎了,否则的话,又怎么会出现这么长的伤痕?”
微微停顿,朱一品眼前发亮,开口沉吟道:“我是学医的,这些伤口,出现的时间不会超过十个时辰!”
杨宇轩瞳孔微缩,有些意外的看着朱一品,随后开口问道:“也就是说,这个段英雄,最多也只是昨天才剃度的?”
“没错!这些伤痕和戒疤,都能够证明这一点,甚至我感觉,这根本就是几个时辰前才完成的!”
朱一品肯定得开口。
重生日本當神明
杨宇轩则是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眼朱一品,随后重新看向段英雄,开口冷声问道:“段英雄,朱一品刚才说的可是真的?”
段英雄身子猛的抖了一下,却是把头垂的更低了,这一举动也让杨宇轩和朱一品都是更加的疑惑。
蹲下身子,朱一品就看到段英雄的眼中似乎有泪光闪动,只不过却一直咬紧牙关,始终是一言不发。
“喂,你没事吧?”
空間之農家悍婦 千丈雪
看到段英雄这个样子,朱一品也是有些无语的开口问道。
而段英雄则是缩了缩脖子,似乎极为恐惧的想要后退,朱一品接连问了几声,对方都是毫无应答。
旁边的杨宇轩见状,则是极为不耐的一把揪住了段英雄的衣领,然后高声喊道:“你这家伙,我们问你话呢?你耳朵聋了吗?”
仙楚
说完,就抬手作势欲打!
这一举动,可是把段英雄给吓得魂飞魄散,张开口就嚎叫着,想要挣脱。
只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朱一品却忽然抓住杨宇轩的手臂,惊呼道:“慢着!”
杨宇轩则是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朱一品就开口说道:“你快看他的舌.头……”
众人闻言仔细看去,就发现这段英雄的舌.头竟然被人硬生生的割去了半截,以至于此刻段英雄明明是在开口说话,可是到了几人的耳中,就变成了呜呜啦啦的怪叫了。
“谁这么残忍,竟然对他用了这么残酷的刑罚!”
朱一品忍不住的开口。
随后,他忽然扭头,看向柳若馨,想要质问,却猛然发现柳若馨的脸色此刻却浮出几分惊慌。
不光是朱一品,连杨宇轩也同样是注意到了这件事情。
“这是你干的?”
杨宇轩厉声质问。
柳若馨则是一惊,随后急忙摆手道:“不是我!不是我!”
朱一品则是深深的看了眼柳若馨,随后才冷哼道:“你以为割掉他的舌.头,我们就什么都问不出了吗?”
说到这里,他再次看向段英雄,开口低声道:507“你别怕,我们不是来害你的,我们是来帮你的,谁对你这么做的,你把她的名字写下来!”
杨宇轩也是重重的点头道:“没错,你写下来,我们东厂会为你做主!”
杨宇轩和朱一品的话,让段英雄猛然抬起头来。
又是有些恐惧的看了眼柳若馨,随后他却忽然伸手,在地上迅速无比的写出一个字来。
而杨宇轩和朱一品,则都是有些发愣。
此刻在段英雄的身前,赫然是一个大大的“汪”字。
不用想,他们也能够知道,这必然是指的西厂厂公汪直了。
今天在赵奔三抓到段英雄的时候,朱一品就感到有些奇怪,此刻看到这一幕,更加笃定。
此刻的朱一品,忍不住的开口低声道:“没想到西厂竟然这样的残暴!严刑逼供,滥用私刑,简直是惨无人道!”
说完这话,朱一品还忍不住的看向柳若馨,冷笑了起来。
旁边的杨宇轩也同样是开口轻笑道:“这又怎么会是简单的滥用私刑?我看根本就是西厂想要隐瞒什么,否则的话,干嘛要割掉段英雄的舌.头?”
微微停顿了一下,杨宇轩便直勾勾的看着柳若馨,开口冷冷道:“难怪有人怀疑段英雄的官银案是有内鬼在勾结,如今看来,恐怕是和西厂脱不了关系吧!”
柳若馨张了张口,有心想要为西厂辩解,只不过段英雄受刑的这件事情,她也是毫不知情,此刻也同样是震惊无比。
柳若馨的这个表情,也让朱一品和杨宇轩感到有些疑惑,他们原本以为这件事情是汪直指使柳若馨做的,也正是因此,才会感到愤怒。
毕竟柳若馨从始至终,可都是没有透露半分。
只不过此刻柳若馨的表情,却仿佛是完全不知情一般,面对杨宇轩的指责,如果换成平时,恐怕都已经是打起来了,但是现在的柳若馨,确实秀眉轻皱,显然也是极为疑惑。
不过仔细一想,朱一品也就明白了过来。
如果柳若馨早就知道这里的事情,又怎么会让杨宇轩和朱一品来调查?
看了眼林寒,朱一品也低声问道:“小寒,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天價盛婚:嬌妻太迷人
林寒摇了摇头,随后开口低声道:“段英雄是盗窃官银的凶手,那一个案子,可是折损了不少的人,否则的话,也不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不管怎么说,此人现在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朱一品微微一怔,他刚才看到段英雄被人施以酷刑,故而才一时之间善心大发,忍不住的指责柳若馨。
此刻被林寒一提醒,朱一品才回想起来自己所面对的可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
另一边的杨宇轩则是低哼了一声开口说道:“就算是罪犯,也没必要这样严刑逼供!再说了,这段英雄既然是西厂今天才抓的,又为何要这样做?”
青春如詩:大學畢業那兩年 水榭
闻言,林寒则是开口嘲讽的笑了笑道:“真是有意思,西厂有这样的刑法,难道东厂就没有吗?”
简单的一句话,让杨宇轩瞬间哑口无言。
作为东厂的得力干将,他当然知道这些事情,有心想要辩驳,只不过林寒却再次开口道:“对于这样穷凶恶机的人,你跟我谈论残忍,如今朝廷之上的这几个部门,除了神候府因为有那个会读心术的无情以外,哪个部门没有比这更残忍的严刑拷打的手段,现在你在这跟我说残忍,怕是你昏了头吧!!!”
微微停顿片刻,林寒又开口道:“还有就是,这件事情若馨并不知情,如果你们东厂真的要个说法,大可以去找汪大人,又何必为难若馨?”
杨宇轩愤愤的转过身去,开口冷声道;“这件事情,我自然会禀告督主大人!”
虽然这么说,不过杨宇轩显然是准备先放弃段英雄这边的事情,毕竟他也清楚,东厂西厂在一起这么多年,有着无数扯皮的事情,这件事情就算是禀告上去,恐怕多半也是不了了之。
而柳若馨此刻也终于是平复了心情,看了眼旁边还是有些疑惑的朱一品,柳若馨才开口道:“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向我义父求证,如果到时候能够跟你们说,我会给你们个解释的!”
另一边,林寒也同样是看向朱一品,开口低声道:“朱哥,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
杨宇轩都没办法,朱一品自然是只能叹了一口气,就此作罢。
也正是因此,几人只好离开了天牢,只不过杨宇轩是直接返回了东厂,而柳若馨显然是准备去找汪直,想要问一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至于林寒和朱一品,则是沉默的准备回去了。
只不过才刚刚走到街口,就看到有不少的人蜂拥朝着医馆的方向冲去。
拉住一个往前边跑的百姓,林寒就好奇的问道:“大哥,你们这都是在干嘛?”
那百姓满脸的不悦,压根就不想理林寒,只不过挣扎几下,看到无法挣脱,就只能回头不耐烦道:“是赵仙师回来了,兄弟你别拉我了,我还要去求赵仙师帮我算算姻缘呢!”
林寒一愣,这才是告了声罪,松开那人。
而旁边的朱一品见状,则是忍不住的焦急道:“糟了,这么多人,医馆怎么可能装得下?”
说罢,就起身想要往回跑。
然而朱一品才刚刚有所动作,就有另外一人一把拉住他,劈头盖脸的就开口怒喝道:“朱一品,快点把赵仙师给我交出来,我们可是白纸黑字的签着合同呢!”
一回头,就看到钱夫人那凶神恶煞的脸。
朱一品正是心急,于是直接忍不住的怒道:“赵仙师现在是西厂的人,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钱夫人则是冷哼一声,开口冷笑道:“蒙谁呢?他要真是西厂的人,还回来干嘛?反正我不管,我可是和他签了合同的!”
听见此话,旁边的林寒也同样是开口轻笑道:“呵呵,真巧,我们刚刚从西厂回来,你要不要去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