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z1z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txt-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挑撥離間-inn1g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
裴仁基面色冷峻,将大帐内的将校介绍给许敬宗之后,虎目中光芒闪烁,淡淡的说道:“新年已过,热闹已经过去了,一切都要回到正道上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是武将,就是要训练士卒,就是要冲锋陷阵的。大夏虽然定鼎天下,但周围还有不少的强敌,陛下的圣旨也许明天就会到来,抽调诸位上战场,那个时候,或许就是诸位建功立业的时候,但想要建功立业,就需要强大武力,否则的话,哪怕是上了战场,也难逃一死。”
“遵从大将军之命。”众将听了脸色一正。蓝田大营作为训练大营,其主要的任务,就是向朝廷输送大量优秀的士兵,但作为领军的将校,未必没有出兵的机会。
许敬宗在一边听了却了面色阴沉,这个裴仁基哪怕是被贬,还是如此的桀骜不驯,一声令下,蓝田大营数万大军,无人敢反抗,许敬宗恨不得现在就上书天子,狠狠的教训一下裴仁基。
“许将军,既然成为军中的一员,就必须按照军中的要求来办事,何时休息,何时训练,何时吃饭这些都是规矩,既然陛下让你来做长史,自己就要以身作则,希望你能跟的上。”裴仁基忽然望着许敬宗说道:“在军中,你代表的不仅仅是你自己,还是陛下。”
“末将受教了。”许敬宗面色阴沉,敢怒不敢言,裴仁基所说的一切,都是以朝廷法度为准绳,打着的都是李煜的旗号,无人敢反抗。
精靈轉校生:花樣少女轉到愛
“很好,既然如此,都散了吧!”裴仁基见许敬宗很老实,心中也很高兴。
末世修真錄 失魂cc
许敬宗带着一肚子的怒火回到自己的大帐,很快裴仁基就派人将所有的文书送了过来,将校的姓名、履历等等,都写在上面,然后就是军中钱粮、器械等情况,写的一清二楚,让人找不到其中的错误,就是许敬宗自己也找不出丝毫的毛病来。
从这一点来看,裴仁基虽然嚣张跋扈,但还是恪守一个将军的职责,也只是在刚刚进入大营的时候,给自己来一个下马威,但至于其他的事情,却不敢放肆,这让许敬宗的心情好了许多。
只是许敬宗的这种心情并没有保持多长时间,第二天一早,他就被战鼓声吵醒了,然后就听见外面有亲兵大声呼喊。
“许长史,大将军有请。”
“稍等。”许敬宗从床上爬了起来,面色阴沉如水,原本心情就不好了,现在被裴仁基这么一弄,心情更加的不好,只是他是一个读书人,不好在这个时候发火,只能是急急忙忙的穿上了衣服,正待走出大帐,忽然又想到了什么。
“许大、许二,快,帮某家披甲。”他猛然之间想起自己也是需要披甲上阵的,只能将自己的两个家丁喊了进来,让他们帮助自己披甲,等到自己赶到校场的时候,其他的将校都有已经赶到,甚至连军法官都已经来到了点将台上。
杠上狂校花
虽然只是战鼓之是响起了两声,可是在众人视线之下,许敬宗脸上还有一丝尴尬之色,俊脸微红,不过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老老实实的站在裴仁基之后。
“大夏万胜!陛下万岁!”裴仁基猛然之间抽出战刀,一声大吼,声震四野,许敬宗忍不住身形一阵颤抖,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也紧随其后发出一声怒吼。
“大夏万胜,陛下万岁。”面前的数万将士声音直上云霄。
“想要建立军功,想要在战场上活下去,第一件事情就要跑,自己要跑的比别人快。只有这样,你们才能活下去。”裴仁基宝剑指着远方,大声吼道:“老规矩,跑十里回来吃饭。”
“出发。”点将台下面的将校不敢怠慢,赶紧领着身边的将士们朝前方飞奔。速度很快,一边奔跑,一边高声呼喊,气势很足。
渣受救攻記 雲若杉兮
让许敬宗惊讶的是,裴仁基居然在其中,和这些士兵一起奔跑,滚滚长龙在大营中飞奔,看的许敬宗十分惊讶,最后他还是老老实实的跟在三军之后跑了起来。
不过数百步,许敬宗感觉自己的双脚就好像有千斤重一样,根本抬不起来。他恨不得现在就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就算是十年寒窗,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但他也没有感觉到像今日这么劳累。
“长史,若是不行,还是回去休息吧!”身后忽然传来裴仁基的声音。声音很平静,但在许敬宗听来,声音中充满着讥讽。
“总管大人不必当心,末将虽然体质虚弱,但还是能跑的起来的。”许敬宗冷哼了一声,他知道军中是崇拜强者的,若自己现在回去了,必定会受到将士的鄙视,日后如何号令大军。
薄暮晨光
裴仁基点点头,并没有说话,继续跑了下去,只是速度慢了许多。只是许敬宗并不知道这些,他还是低着头,努力的抬起自己的脚步。
许敬宗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第二天一早,战鼓声再次响起,许敬宗不得不再次爬了起来,让人披上了战甲,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再次奔跑起来,这次跑的比昨天更慢,但许敬宗没有停下来,哪怕是到了最后,裴仁基让人搀扶着他,也跑到了最后。
回到大帐中,许敬宗连看书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躺在行军榻上,感觉自己的双腿有千斤重,根本就抬不起来。
“某家还以为你今天不会去跑呢!”一个人影出现在行军榻前,手上拿着一个陶罐,隐隐有一丝药香传来,不是裴仁基又是谁。
“裴将军。”许敬宗忍不住就想坐起来,却被裴仁基压了下去。
非常幸孕:首席的萌寵甜妻 卓妖妖
“你很不错,虽然名声不大好,但就冲着你这身毅力,不愧是太仆寺五杰,陛下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裴仁基将陶罐放在一边,说道:“这是我裴氏秘制的药膏,晚上睡觉前,可以让人涂在小腿上,第二天保证生龙活虎,既然你我都在蓝田,为陛下效命,你就是本将军的袍泽。”
许敬宗静静的看着裴仁基一眼,裴仁基面色冷峻,许敬宗这才点点头,拱手说道:“多谢大将军关心。”
裴仁基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说道:“练武在于坚持,强身健体更是如此,你是一个聪明人,但强身健体没有聪明之说。”
“末将明白。”许敬宗面色微红,赶紧说道。
“很好。”裴仁基将陶罐放在一边,深深的看了许敬宗一眼,然后才出了大帐。
“这个老将军弄不好有事情瞒着自己啊!”许敬宗双目中光芒闪烁,他总感觉到裴仁基有事情在瞒着自己,可惜的是,自己来的时间太短了,不知道蓝田大营中的秘密。
“来人,给我上药。”许敬宗顿时来了兴趣,赶紧让自己的家丁给自己上了药。让他惊讶的是,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身上的酸胀消失了许多,这让他啧啧称奇。
有了保障之后,许敬宗对锻炼这件事情虽然有所抵触,但仍然硬着头皮进行下去,免得被军中的武夫们笑话。而他和裴仁基两人之间倒是活络了一些。
这天,许敬宗来到军中大帐,问道:“大将军,您找我?”
“等下有个人要来见某家,你在旁边坐着,记住了不管我说什么,你就应什么,其他的事情不要管。”裴仁基指着一边的马扎说道。
“是。”许敬宗心中顿时兴奋起来,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他知道自己今日就能知道许多真相了,比如,这蓝田大营辛苦训练的原因。
半响之后,就见大帐掀起,一个俊朗的身影走了进来,身着白衣,披着一件雪白的大氅,看上去十分华贵,他面色英俊潇洒,只是狭长的凤目显得阴森。
“柴绍?”许敬宗双目中闪烁着惊骇之色,他认出了眼前之人是谁?在燕京城下还有他的通缉画像,没想到他居然出现在蓝田的大营中。他正待喊人进来的时候,却想起裴仁基说的话,顿时将心中的疑问和愤怒压了下来,等待着裴仁基的解释。
“裴将军,你我又见面了,上一次见面还是在十几年前,柴某很小的时候,哦,那个时候还是杨广为帝的时候。”柴绍扫了大帐一眼,发现大帐之中只有裴仁基和许敬宗两人的时候,心中对今日之事又多了几分把握了。
“柴将军,坐吧!”裴仁基点点头,又指着许敬宗说道:“这位想必不需要我介绍了,许敬宗,军中长史,前不久来到蓝田。”
“许大人的威名,这中原谁不知道?听说紫微皇帝今年能得以出征高句丽,还要多谢许大人献的计策啊!”柴绍哈哈大笑,又摇头说道:“可惜的是,许大人立下这么大的功劳,最后还是被抛弃了。狡兔死,走狗烹啊!”
“哼!”许敬宗只是冷哼了一声,双目中愤怒之色柴绍看的十分清楚,这让柴绍心中十分得意。
“柴绍,你来这里做什么?不会只是想见见本将军吧!本将军可没这个闲工夫。”裴仁基面色微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