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pl超棒的都市言情 李朝萬古一逆賊 線上看-22.官督民辦不可行讀書-77umi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支使走三位商团方的首领,洪景来复又召赵万永、崔正基、韩确以及金在昌等人第二轮商议。此前那一轮是从工商业者的角度,听取群众意见,获得专业方面的建议。现在这一轮是从政治角度,研判事情的可行性,以及从官僚系统的角度透观此事。
首先作为实际代理处置财政具体事务的户曹参议,崔正基做了开篇发言,大致将洪景来个人的思路,以及三大商团的建议做了一个报告。
赵万永并不怎么了解市场流通,以及货币交易等问题,表示先听大家的意见再说。韩确刚收完今年的秋粮贡米,对于朝鲜实行的实物税制度还是有些见解的。
最明确的一点就是,朝廷需要现金收入,而现在的实物收入,尤其是粮食,必须折价发卖才能获得朝廷各项支出所需要的经费。虽然俸禄、军饷以及赏赐之类的开支都可以用大米作为支付手段,可是日常的运转,办公场所的维护,纸张笔墨薪炭柴火,等等等等,都需要现金去支付去购买。
陰夫在上
朝廷当然也有类似于钞关税所之类的机构,征收商业税,以及各地的矿坑上交坑冶的炉费,可这些现金完全不足以支应各处的开销。
痞子修仙傳
这也就使得包括朴贤瑜在内的贡商大发其财,不仅能通过承办官方的采购事务获利,还能够从钱米两者之间的折价获利,干一趟买卖挣双份钱。当年的京商就是依靠这玩意儿发家的,历年来不知道积累了多少财富。
总而言之一句话,朝廷需要现钱,你洪景来铸造的越多越好!
其次是整个官僚系统内部,如果洪景来将来发俸禄能够钱米各半这样发放,既保证汉阳官吏家中有米下锅,又能保证他们能拿到现钱去购买其他生活所需。想来整个汉阳朝廷的京官们会举双手双脚支持洪景来铸造新钱。
至于在外地当官的那些人,他们的俸禄理论上都是从地方官府的官衙田里开销的。而且都做地方官了,直接面对老百姓,能刮钱的办法多了去了,根本没几个人在意朝廷该发的那点俸禄。一年十几二十石米,够干啥的,想要全家吃饱穿暖都做不到。
当然啦,韩确也提出了那个李禧著他们也在意的问题,能不能保证新钱的含量!
别你倒是出于好意,鼓铸新钱,结果头几天还是好钱,往后的就都是粗制滥造的垃圾玩意儿。那汉阳的文武百官能把你洪景来撕碎的心都能起来。到时候什么民心向背,可不是简单轻易的一个词一句话咯。
其他人对于韩确所说的基本表示赞同,李朝这个坑爹朝廷,俸禄一减再减,还尽是发的实物。你要是大包大揽啥都有发也就算了,冬天家里烧的炭你也不管,夏天需要穿的葛布衣裳你也不管,好像发了那十几二十石米发的是黄金一样。
颇有一些现在某大国傻批老板的姿态,感觉自己发的那三千块五千块不是人民币是美金,是黄金,觉得自己已经是全世界最有良心的资本家了,给员工发这么高的工钱,感动宇宙啊!
呸!
金在昌是在座诸人中在汉阳历官最久之人,他是闵景爀的同年,理论上洪景来也要喊他一声叔伯的。他对于朝廷发不出俸禄来,那真是深恶痛绝。要不是他在吏曹当官,每个月都能分润到一点地方官的孝敬银子,不然他这个官根本就做不下去了。
京官难做,不仅仅是因为随时有可能卷入政治斗争之中,也因为在汉阳开销大。要维持一个两班官员的体面,又要兼顾一家老小的吃喝拉撒,家里没点老底的人,还真不一定能在汉阳熬出头。
由此,金在昌对于鼓铸新钱也完全是乐见其成的。同时他也很是直白的向洪景来提建议,铸钱这个事情还是别自己干了。
穿越時空之抗日獵人
以前训练营铸钱,那是为了发军饷,所以不敢以次充好。毕竟训练营好几千厮杀汉,可是会杀官闹饷的,手里有刀子呢。至于宫中铸钱,那肯定是为了宫内开销,烂钱拿出去没人接受。而且还需要赏赐接济那些穷鬼宗亲,要是发烂钱,是准备让自家的同族宗亲活活饿死嘛。
到底因为有所顾忌,所以以前的几处铸币机构,都相对克制,铸造的铜钱也大致上相对能保证质量。
家天下
朝廷一贯以来对于民间私铸处于严厉打击的状态,曾经有过一个官匠,仅仅是因为自己铸了好玩,私下里多铸了一枚常平通宝,被发现后,照旧处于极刑。至于民间私铸的就更不要说了,甚至有牵连妻儿子女一道论死流放的事情。
絕密兇蠱檔案
虽然私铸这东西屡禁不止,但是在严厉的打压之下,朝鲜的私铸情况并不严重。当然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以前日本的倭银和红铜十分廉价,整个朝鲜上下都懒得去开发自己本国的矿产,只管用明国清国的丝绸去换日本的贵重金属即可。
直接导致了朝鲜本国矿业的发展缓慢,人才稀缺!
要不是英宗和正宗两代大王的太平年月,外加日本自己发现贵重金属外流严重,开始监管外流,倒逼朝鲜国内自己培养工匠,开发矿山,朝鲜现在可能连大规模开发甲山铜矿的工匠都不好找。
千言万语汇聚成一句话,现在的官僚都烂透了,上上下下都烂透了,这事情咱们想想就行,真要办还是交给其他稳妥人来办。
“由宣惠厅牵头,联合三大商团,成立一处新的钱柜,兼营铸币,也做文武百官俸禄的发放和兑票的收兑交换?”洪景来自觉自己这个意见并不是太成熟。
“均交民办?似乎不妥……”赵万永只是天然的觉得这样似乎不行。
别看他跟在洪景来后边儿亦步亦趋,但是他也是个能握紧权柄的人,没看着汉阳府衙门大风大浪过来还是握在他老赵家手里。
“官督民办,则官威太重,最后还是一样。”洪景来那是曾经见识过的。
腹黑王爺俏醫妃
“能否这样,交各商团联合办理,然后再由其互相监督,宣惠厅只作仲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