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2s2d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337、【荒島怪客】鑒賞-j99u2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海很大,路上连条船都没有见到。
四周望去,除了水还是水,根本见不到半点陆地,不过这里仍然属于群岛地域,偶尔有水鸟斜着身子从海面上掠过。
方长干脆将船帆收回桅杆放倒,接着放开手脚摇桨,将小船儿摇的像是离弦之箭那样,劈波斩浪猛力前行。于是这条小渔船,船头压碎浪花,微微抬起,两边的水纹和激荡起的泡沫,远远地传播开去。
引魂巷
倒也有些趣味。
如此大半日,方长看到前面已经有了陆地影子,又过一两刻钟,他已经开始寻找停泊位置。
盜墓手記之神將誅邪 為吃土豆
小岛周围障碍众多,即使他能够知道每块礁石与暗礁的位置,仍然十分小心,才将船儿停在一片小水湾,并用长绳系在树上。
紧了紧身上的包裹背带,方长跃下小船朝岛中行走了几十步,忽然转头回来,将系留小船的绳子重新解下收好。而后,他履于水面走到船边,双手扳住船舷,轻轻举起,把船儿塞进了背包里。
而后他重新转身,离开这个重新变得平静的小水湾,朝岛中走去。
岛并不大,地形也有点点崎岖,几个小山包错落地分布在岛上,加上山坡到处都是的枯草光枝,倒显得有些荒凉。这里决计撑不起多少人口,毕竟这个地势应当开不出什么田地。
倒是一条尺许宽的小溪,证明这岛上和传闻中一样,倒是有淡水存在。
人迹渐渐多了起来。
比如某些枝干上砍伐的痕迹,比如一些脚印。
然后,山谷里面有道炊烟升起,随着逐渐升高而随风消散,方长看了看烟迹,又看了看天色,暗道:这应当是里面人在烹饪晚饭。
武猴 黑色莽巴
再往里面走,果然山谷中有片空地,能够容人居住。
周围零散开辟了几块田地,不过现在是冬天,只能看到田垄和周围作物秸秆,田里没有东西在生长。上岸时候看到的小溪正从这里流过,中间被人挖了个小池,让那里更容易打水。
田地边缘,有几道低矮的篱笆墙,篱笆都是孤立的,互相之间也没有封闭起来,看不出在围什么。
再里面,则是座简陋的茅草屋。
能够看出来盖屋子人手艺不算好,屋子虽然用料扎实,但有些歪歪斜斜,倒是上面稻草盖得很厚。似乎是为了防火,炊烟升起的地方,乃是不远处一个小棚子,里面有几块石头支撑的锅灶,上面用陶罐煮着东西。
方长没有给身上增加“相逢何必曾相识”的状态,但他站在那里,依旧自然地融入天地,很难察觉。于是他只好给自己身上用了个小法术,让自己成为当前的焦点。
冥夫要壓我
毕竟,在他的灵觉中,茅屋里面的人,并不具有修为。
几乎就在同时,有个人从茅草屋子里面走出来,手里拿着个木头汤勺,似乎是刚刚从灶台离开,回屋取勺。
乍一出门,这个人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转到了方长所在的地方。
看到有人来,对方大吃一惊,紧紧抓住汤勺,目光有些惊疑。定了定神,他对方长喊道:
“来者何人?有何事情?”
方长微微打量了下从屋子里出来的人,其身上衣衫破旧,但还能看出些浆洗痕迹,不过他眉毛很长,胡子又许久未刮,头发也杂乱,加上年纪让须发都有些微斑白,倒真的有些唬人,无怪乎在传言中被称作“怪人”。
于是他朗声对屋门口的怪人说道:“在下来自中原,听闻岛上有位逸士,特地过来拜访。”
虽然这个不请自来的白衣客,让人自然心生些许亲近,怪人依然气哼哼地说道:“有什么好拜访的?我更非什么逸士,这个破岛更没什么值得过来看看的东西,不要来打搅我才好。”
方长不以为意,笑道:“远来终归是客,不请在下入内一叙?”
他早已经看出来,这座小岛和自己寻找的妖族青龙训练堂并无关联,不过面前这个怪人引起了他些许好奇,故而问一下,想了解了解里面的故事。
獵愛遊戲:首席,別玩了!
玄道之門
那怪人并不固执,听完方长所说,在原地站了片刻,而后叹口气,接着放下拿着勺子的手,用来另一只手做了个“请进”的架势。
惡魔在左天使在右
方长微微一笑,抬脚走上前。
他右手不着痕迹地向背后双肩包一掏,拽出些熏肉点心之类吃食在手里,又取了包盐,作为礼物拎着,便走进了草屋中。
对方也随后走进来,端着两碗粟米粥,将其中一碗放在方长面前,便自顾自呼噜呼噜喝了起来,宛若周围无人。方长也端起粗瓷碗,不管其中粟米粥凉热,一饮而尽。
这动作倒是让对面人呆了一下:“诶!小心烫。”
见这个奇怪的白衣人无事,怪人继续喝粥,直到喝光,又将旁边水壶取来,倒水进碗里,微微一晃,继续喝光,不留一点粟粒在碗里。
至尊痞少 深度蝕刻
方长来回打量了下这间茅草屋,屋子建的倒是结实,而且里面没有漏水痕迹。屋里采光并不好,几张自制的桌架四周分布着,上边摆着些生活用具。
一张木床躺在窗边,上面被褥十分旧了,有许多修补痕迹。而后便是几套书籍,整齐地放在架子上,看起来一直被小心呵护。
好奇心更盛,他看着对面怪人,主动开口问道:
“阁下怎么称呼?”
“名字并不重要,就像我也不关心你的名字。”怪人收拾好两个碗,微微检视了下方长带来的东西,“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吧,我知道的自然会回答,看在这些的份儿上——这里不常能弄到盐。”
“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方长语气诚恳的说道,“原本来这里,是调查一些事情,不过看起来这里与我所调查之事无关。倒是看见阁下,让人十分好奇,为何偏要住在这个不方便的地方?”
怪人小心收好那包盐,将点心和熏肉放在旁边架子上,而后看着方长的眼睛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值得好奇。”
“我和你一样,也是来自中原,不过我来到这里,就不准备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