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zod火熱都市言情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第七百零六章 雞之界(四)-jnty6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小說推薦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高大两百米的巨大冰巨人,在陆菲从操控下,一步,就跨到了龙卷风中。
龙卷风的撕裂,完全无法撕开坚硬无比的冰巨人,即便撕下一些冰屑,也会立刻被陆菲修复,她在冰巨人的中心,冰气传递,简直不要太容易。
而龙卷风中的电闪雷鸣,更是无法穿透冰巨人的外壳,伤害到陆菲。
在龙卷风中心的男游戏者,哪怕神经再坚韧,此时也因为不停的旋转,有些晕眩了。
五味小娘子
突然,一道亮光,从上方穿透了龙卷风,射在了他的身上。
这名男游戏者有些晕眩的停止了旋转,抬头看去,顿时露出惊骇的神色。
冰巨人,凭借蛮力,生生将形成一体的龙卷风墙给撕了开来。
而随着被撕开,龙卷风的力量越来越弱。
在并且,冰巨人一拳打向了男游戏者。
“以为我就这点能耐吗?”
虽然震惊自己的龙卷风,居然这么容易就被破坏了,但男游戏者还是有所准备的,这人体龙卷风,也不是他最强的技能,更何况,他都还没用上血统能力,那才是游戏者的根本。
他的血统,是降神师血统。
“请吕祖助我!”
随着这名叫做方昊的男游戏者的一声呐喊,手比剑指。
一道仙风道骨的男帅哥虚影,出现在了他的头上,看着他。
吕洞宾的虚影,背剑在后,手抚长须,微微一笑,向前一步,就进入了方昊体内。
瞬间,原本还势弱的方昊,顿时爆发出超强的气势,整个人瞬间一变。
方昊容貌并不算帅,但在吕洞宾入体后,气势一变,立刻变得英气逼人,脸上变得英气帅气了许多。
冰巨人的巨大拳头,向他打了下来,但方昊只是微微一笑,空着的手中,多出了一把长剑,这把长剑上,星光点点,神异非凡。
只见方昊帅气的挽了个剑花,长剑上,那些星光,在他身前,组成了一面星形小盾。
但就是这面星形小盾,却将比他身躯还大的冰巨人拳头给轻松挡了下来。
“看剑!”
在星形小盾挡住了冰巨人的一拳的瞬间,方昊剑指冰巨人,英气十足的使出了吕洞宾的成名剑法《纯阳剑法》
与终端机中,能够兑换的那些普通剑法不同,纯阳剑法,虽然同样成为剑法,但却更加神异非凡。
随着剑法的使出,剑气在剑中形成。
方昊纵身一跃,跳在冰巨人横扫而来的冰腿上。
一路上有你,律師老公太危險 吉祥夜
身上有着一股力量,挡住了从冰腿上传递来的寒气,不让自己被冰冻结住。
一道强劲的纯阳剑气,从剑中飞出。
坚硬无比的的冰巨人拳头,在这道剑气中,如豆腐一样,被轻松破开。
纯阳剑气指射在冰巨人中心的陆菲,势如破竹。
情急之下,陆菲立刻如掉入水中一般,从冰巨人中心下沉。
不等她落地,纯阳剑气已经穿透了冰巨人。
一些水滴,从上空落下,让陆菲意外。
纯阳剑气看起来很不显眼,甚至还不如那把星光长剑,但剑气中蕴含阳气,甚至能让零下六百多度的冰被融化。
在她诧异之时,方昊已经施展纯阳剑法向她攻来。
比那一道击穿了冰巨人的纯阳剑气弱上一些的更多纯阳剑气,如子弹般,向她频频击来。
“你还差得远了。”
陆菲将手放在冰巨人的腿上,瞬间,冰巨人残余的肢体,变做一道道冰墙,将她保护住。
那些弱了许多的纯阳剑气,无法完全穿透这些冰墙,即便能击穿一道冰墙,也无法连续击穿冰墙。
冰墙也成为了障碍,阻挡住方昊的攻击。
陆菲除了血统外,技能并不多,一来是,她性格不喜欢复杂,而且,有很多强力的道具,足以当做技能来使用,用不着学习太多乱七八糟的技能,让自己本就不算聪明的脑袋变得乱七八糟,二来,是冰系异术师虽然力量很单一,可成长性不弱,血统能力的使用,更多的是依靠使用者,而不是能力本身。
就算只有一种血统力量用法,只要足够强,血统使用者就会很强。
陆菲后退几步,凭借对冰的操控,穿透不透明的冰,看着方昊不断破开冰墙,向自己杀来。
秦歌一曲 老實人12
身上的寒气四溢,形成极寒的冰雾,且越来越浓。
“冰冻风暴。”
随着一声低声自语,在这一千平米大小的拳击台里,掀起了一股极强的冷冽狂风。
在拳击台的范围里,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雪白色。
气温逐渐降低,很快就超过了零下五百度,并且还在飞快的下降。
王牌
幽冥鬼探 落語
虽然在这冰冷的风暴中,没有别的特别杀伤力,但就是这超低温,就足以要人命。
方昊的动作越来越缓慢,他感觉自己意识都要被冻住了。
虽然纯阳真气,让他能够抵御极寒,但纯阳真气也不是专门保温的力量,且他如果不能破开阻碍,杀死陆菲,在这极寒之中,他坚持不了多久。
可是要破开阻碍,又无法用纯阳真气全力以赴的抵御极寒。
地面渐渐积起了厚厚的雪。
大魏宮廷
或者说,与其说是雪,不如说是冰渣。
这就更影响了方昊的行动,且更加消耗纯阳真气。
在这种情况下,除了纯阳真气外,方昊没法使用别的技能了,也不敢使用,一旦停下纯阳真气,他估计,自己会瞬间从里到外,冻成冰块。
这时,一面冰墙上,突然出现数十凸起。
很快,那些凸起形成冰枪,向着方昊刺去。
方昊从储物箱里,拿出一支药剂,注射在脖子处。
瞬间,身上已经有些暗淡的纯阳真气,如太阳一般散发出炙热的光芒爆发出来。
他使出纯阳剑法,那些被纯阳真气化开了一些的冰枪,立刻被轻松破坏掉。
无数的冰枪,从四面八方,向着方昊刺去,却都被他用强化的了的真气和剑法轻松挡住。
可也因为被不停的攻击,让他无法去击杀陆菲。
纯阳真气,被不断的消耗,即便用了濒死药剂,也无法改变现状。
“结束了。”
白癡王爺傻王妃
属于拉鸡村的女游戏者何艺,做出了判断。
火系异术师血统游戏者冯生智,神色严肃,看着拳击台上,已经满是冰霜,无法看到陆菲和方昊,思考着,自己的血统能力,全力以赴之下,能不能化开陆菲的冰冻风暴。
半个小时后,拳击台上,风暴停息。
陆菲与方昊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人与鸡的眼中。
在冰冻风暴中,方昊破坏了所有的冰墙阻碍。
可惜的是,在寒冰之中,陆菲如鱼得水,行动非常容易,更别说躲开方昊的攻击了。
拳击台上,方昊被冻结成了冰雕像。
妖孽無上
他仍旧保持着攻向陆菲的姿势,异常帅气。
而且,拳击台上不止一个方昊的雕像。
一共有三座雕像。
在第一次被冻死后,方昊哪怕复活时全身恢复了,可也无法在极寒之中再次立刻用出神降术。
而且,神降术还有个缺点,就是一次神降后,短时间内,不能再次降临同一个神,哪怕复活后满血满魔。
而他的神降术中,能够在神降后,立即抵御住极寒的神也只有吕洞宾了。
因此,毫无意外的,在复活后,没几分钟,他就再次被冻成了冰块。
因为拳击台边缘,被这个世界的规则力量构建起了看不见的墙,因此,原本能够在数公里之外复活的复活道具,只能让他在这一千平米内的拳击台中复活。
没法抵御极寒的他,只能每复活一次,没几分钟,就再次被冻死。
“昊——哥——!”
拍鸡村中,一名女游戏者,看到方昊的死,发出了震撼的绝望叫喊。
看起来,她是方昊的爱慕者,或者是情侣。
而拉鸡村中,男游戏者方天赐和牛擎,握紧了双拳,咬紧了牙。
方天赐眼睛血红的看着拳击台上的陆菲,而牛擎则死死的盯着于博书,他知道,于博书和陆菲时一起的。
只是虽然两人恨极,但却没有出手,毕竟这是早有预料的,陆菲如果不杀死方昊,就会被方昊杀死,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而且,拉鸡村的鸡们,也不会允许他们内斗的,这关系到拉鸡村的比斗胜败,其中隐藏着他们不知道的利益。
方天赐两人的视线,于博书自然也能察觉到。
虽然知道这两人不会出手,但他还是做好了两人会出手攻击自己的准备,只要他们出手,自己就会防守反击,即便不能将他们击杀,也能将他们重创。
至于这场在他看来可笑至极的比斗,他另有想法。
很快,陆菲从拳击台上下来。
在她离开拳击台的一刹那,拳击台上,所有的冰雪,都瞬间消失无踪,只剩下三具外貌一样的冰雕。
然后,让所有游戏者都感到震撼的,从蔚蓝的天空中,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鸡爪。
这只鸡爪张开,就有一个拳击台大小。
这只凭空出现的鸡爪,从空中落下,只是一爪,就抓住了三具方昊的冰雕尸体。
当鸡爪升空之后,很快消失在了天空中。
天空就好像一层薄薄的幕布一样。
面对这一幕,两个鸡村的鸡们,都早有预料,并不感到震惊。
两个鸡村的村长,开始挑选下一场比斗的游戏者。
張賢與徐賢
混沌魔尊 乙一乙
第二场比斗,拉鸡村的村长鸡米花,选择的是方天赐。
而拍鸡村村长鸡毛信,选择的,却是之前为方昊的死而叫出声的女游戏者金媛。
其余的游戏者,看到它们所选,不知道这其中,是不是有着什么阴谋。
让两名同属一个队伍的游戏者分出生死,这简直就充满了浓浓恶意。
这也是在场的游戏者们,在这之前,想要避免的事情。
“既然选择了你,那就不能更改,这是必然的结果,如果你不上,那这一场,就是你输了。”
鸡米花阻止了方天赐拒绝出场的想法:“你不上场,就要成为村子里的一员,就算最后我们村胜了,你也别想能够回去。”
同样,另一边的鸡毛信,也是以类似的说法,告诉金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