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唐求生
小說推薦初唐求生初唐求生
渊盖苏文看看手中的盒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那年轻人说道:“你递出东西就是行贿,这个罪名,可以让你在沈阳的煤矿挖煤挖上三年,四年的。”
渊盖苏文心中一个咯噔!他没有想到沈阳的法纪会这样严格!他还想试一下,但知道结果,再试也是徒劳的。
年轻人继续说道:“沈阳不是李唐,更不是高句丽,这里的法律非常的严格,希望渊盖家主不要以身试法!”
吴欢看着崔鉴,面前这个年轻人不再是在扬州那个得意少年,稀稀疏疏的胡子,略微红肿的眼眶,显然他昨天晚上并没有睡好!
吴欢问道:“昨天没有睡好?”
崔鉴:“不瞒王爷!是没有睡好!”
吴欢:“有心事?”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初唐求生 愛下-第669章重要的節點薩珊波斯相伴
崔鉴苦笑:“弱冠之年,哪有什么心事!只是回想当初,不免有些感叹!”
吴欢听崔鉴说的老气横秋的,仔细看了一眼崔鉴,是比当初要成熟稳重了许多,不再是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公子哥,看来是世事最磨砺人了。
他事情很多,不想被崔鉴拉进忆苦思甜中,于是问道:“崔兄,你有什么志向?”
崔鉴见吴欢这样的直接,略微不好意思:“父亲的意思是让我求的一官半职!”
吴欢笑着问道:“那你的志向呢?”
崔鉴:“听说王爷的舰队要环球航行,我想进海军!”
吴欢:“你要进海军?你不知道这很苦么?”
崔鉴点点头说道:“知道!”
吴欢一点也没有给崔鉴面子:“你不知道!你没有晕船过,那种天地旋转,没有一点地方安稳,吐的昏天黑地,恨不得把五脏六腑头吐出来的滋味。还有海上一漂就是十天20天,甚至几个月的无聊日子,这不是谁都能熬的!”
不得不说美洲之行,给吴欢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说的时候,并不是空洞的。实际上,在船上的日子还要比吴欢说的要苦的多。
崔鉴有点害怕,但更下了决心,从来都是困苦出娇子。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妹妹!为了家族,这苦又算什么?
按理如果为了自己和妹妹,家族。最捷径是从文官!再不行,去陆军也可以,为什么去海军?
因为这两年海军的风头太盛了。这边攻城略地,那边开疆拓土,从未听说的地域,从未有见过的物产,还有巨量的财富。现在任谁都想进海军,不仅挣资历,而且扩大视野。
资历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视野,有了视野,才能知道该往边走,该做什么?
崔家有的是时间,涵养,财源,只要崔鉴进入海军。他们就会动用所有的资源,帮助崔鉴上位。作为回报,他的海外见闻汇报给家族,作为家族的发展的依据之一。
换句话说,崔鉴要去海军,是家族的决定,他只能执行。
崔鉴咬咬牙说道:“能!我能吃这个苦!”
吴欢:“我们的船虽然大,并不是没有危险的,而且我们的目标有各种未知的危险。岳父就你一个儿子,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
崔鉴:“我已经有3子,不算无后!”
崔鉴的答非所问实际上是告诉吴欢,他替孩子了,死了也没有关系。
如果没有穿越之前,吴欢也许不会理解,但现在非常明白,崔鉴做的每一个决定,背后都是家族的决定。家族让他们生就生,让他死就死,不带半点折扣的。
吴欢点点头说道:“最好别告诉别人,你是我的大舅子。在别人的军队里,裙带关系上升的很快。我的军队里,裙带关系没有任何作用,甚至会让你得不到应有的待遇。”
崔鉴对沈阳军的军纪有所耳闻,吴欢的告诫自然放在心里:“是!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吴欢点点头:“你既然想成为海军,那就去报考海军学院!嗯,招生估计在正月十五之后,学习2年,再上舰!这是必须的,希望你不要太急了。”
崔鉴以为吴欢答应了,就可以去舰队里混资历,没有想到还要读书。不过读书他不怕,从来他都是读书的料子,还读不过别人?
他说道:“是!我已经认真读书。”
吴欢自然不会告诉他,海军学院里读的书不多,多的是计算,动手能力的训练。毕竟航速,方向,位置,弹道,都是要经过计算来完成的。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初唐求生-第669章重要的節點薩珊波斯鑒賞
而动手能力更是必须的,船体补漏,补帆,维修,等等,都要熟练的,否则在海中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
舰队继续西行,这是一个奇妙的世界,狮子国多如砂石的宝石,遮娄其的珍禽异兽,都给周之翎带来深刻的印象。
因为天竺大陆,并不是重要的节点,所以只做了些简单的交易。当然他们回到沈阳,发现单纯做生意盈利最多的地方,就是天竺。
下一站是萨珊波斯,为一个对东方帝国非常友好的国度,也是最重要的节点之一,萨珊波斯不得不停留的国家。
这时候的萨珊波斯是一个庞大而强大的国家。南到埃及,东到阿富汗,印度,西到君士但丁堡城下,北到亚美尼亚的广大区域。
说到强大,他独自面对基督徒的东扩,很多时候还压着东罗马打!只是,622年,就是去年,卡帕多西亚之战,让萨珊波斯失血过多,给他的灭国埋下了伏笔。
萨珊波斯是双都制,第一都城是阿尔达希尔—花拉(今菲鲁扎巴德),第二都城是泰西封(巴格达东南32公里)。
其实泰西封是实际都城,因为这里的土地最肥沃,商业最繁盛,是萨珊波斯的第一大城。
舰队在幼发拉底河入海口被萨珊波斯拦截下来,在得到是东方大国的使团的时候,立刻通报道泰西封。
萨珊波斯皇帝库萨和(库思老二世)非常重视和东方的交流,毕竟东方的丝绸和物产是他重要的收入之一。但隋朝大乱,来自东方的物品几乎断绝,让他损失大量的收入,不得对臣民课以重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