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唐时明月宋时关
苏宸推测出了这批人,很可能来自北宋,因为他拒绝了宋国使节团的招揽,又锋芒毕露,过于出彩,很可能引起了使节团的忌惮,招揽不成,便找机会下杀手,趁着南唐朝政乱局的时候。
精品都市小说 唐時明月宋時關笔趣-第三百九十八章 回潤州相伴
这种可能性完全存在,而且不难理解,苏宸脸色微沉,接下来,他跟北宋之间,可能注定要成为敌人了。
“在想什么?”彭箐箐走上前询问。
苏宸摇了摇头道:“没事,继续赶路吧。”
伤亡不大,留下几个人去附近的县衙报官去了,后续会有官府来处理这些尸体。
苏宸和商队继续前行,去往润州。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 江左辰-第三百九十八章 回潤州鑒賞
卫英提着剑,策马来到孟玄钰身旁,低声问道:“殿下,这批人真的是宋国刺客,来自宋国武德司吗?”
孟玄钰瞥了他一眼,说道:“这重要吗?只要苏公子觉得是,那就够了。”
卫英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只要苏宸认定了宋国为对手,对宋国有反感,那么就会更加尽心帮助蜀国,其它的都不重要了。
车队又赶路了百余里,终于在黄昏时候,抵达了润州城。
城门还差一刻关闭,所以车队很顺利进入了城内。
“我回来了。”
苏宸撩开车帘子,看着车外熟悉的街道和环境,心中有一些回乡的感觉。
“我想素素姐了,晚上想去白府找素素。”彭箐箐脸上露出欣喜笑容,她跟素素多年好闺蜜,还没有分别这么久,所以,十分想念了。
“素素……”苏宸倒是也挂念那个前未婚妻了,不知白家那位霸道女总裁这些日子过的如何,一定还很忙碌吧。
除了白素素,苏宸也有些挂念柳墨浓了,想听她弹的琴曲。
当然,更让他想念的,是他那个小妹子,杨灵儿,一个月不见,也不知有什么变化了。
“苏公子,咱们暂时别过,明日再登门造访。”
为了掩盖关系,孟玄钰跟苏宸等人告别,要去润州的落脚点,不给苏宸添麻烦。
“好的,回头见!”
苏宸点头,打过招呼后,在主干街道路口分开,去往不同的住处。
熟悉的巷子,熟悉的街口,来到柳石巷,马车停在了门庭口。
白浪下车道:“苏公子,已经护送你到家,我要回白府复命一声了。”
“哦,白先生,不进院子用饭吗?”
“不用了,跟大小姐复命之后,今晚我去白润楼喝个醉,相信大小姐会管够的!”白浪淡淡一笑,他这次护行苏宸去金陵,几次厮杀,相救于苏宸,自己还受了伤,可谓发挥了巨大作用,跟白素素说出之后,估计白素素会有重赏了。
毕竟白素素与苏宸的关系,白浪很清楚,所以,也不跟这两个人客气了。
苏宸哈哈笑道:“看白先生说的,好像我苏府管不起酒一样!回去见到白大小姐,想要什么赏赐,尽管提,她若不给,我来支付。”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 起點-第三百九十八章 回潤州分享
他对白浪数次相救也格外感激,已经不是几千贯、万贯钱财可以替代的了。
可以说没有白浪,他可能死了好几次了。
白浪点点头,大手一挥,很洒脱地走开了,消失在夜色之中。
苏府内的奴仆听到门口有人说话,车辆的声音,出来发现是家主苏宸回来了,十分欢喜,传开了消息。
杨灵儿正在书房练字,得知消息,第一时间奔跑出来。
“苏宸哥哥!”
甜美的声音如同天籁,那样的暖心,那样的清甜,那样的舒服!
“灵儿!”
苏宸喊出来之后,内心有一股很纯净的感情,真的像疼自己亲妹子一样。
杨灵儿欢天喜地扑入了苏宸的怀内,满脸都是笑意。
苏宸拍着灵儿的肩膀和后背,似乎发现小丫头长高了一点点,也丰腴的一点点,跟一个月前不一样了。
“想不想哥哥呀?”
“嗯嗯,很想苏宸哥哥!”杨灵儿抬起头,眉毛弯弯,如同月牙儿一般,一脸的崇慕和温情。
“哥哥也想你!”苏宸宠爱地抚摸着灵儿的头发,满眼的温柔。
彭箐箐这时候走过来,对着灵儿道:“灵儿,想箐箐姐没?”
“啊,箐箐姐,你回来了呀,当然想哩!”杨灵儿笑盈盈着跟彭箐箐打招呼。
彭箐箐拉起灵儿的手,也发现灵儿愈发的明媚娇娆,而且气质比以前那个一身补丁、从不打扮的黄毛小丫头完全不同了。
如今的杨灵儿,身材变高了一些,也不那么瘦弱了,变得丰盈起来,水灵灵的,娇艳欲滴。
虽然只有十二岁,但已经有点大姑娘的样子了。
特别是气质,仿佛高贵了不少,眼神中增加了不少自信。
“灵儿变得更秀丽了。”彭箐箐忍不住夸赞道。
“谢谢箐箐姐夸赞,你也变得更漂亮了!”
苏宸微笑道:“你们两个别相互夸了,走,回府了,有些饿了,备一桌酒席,吃顿美味,然后沐浴洗尘,再好好睡一大觉。”
进了府邸,许多家丁纷纷向苏宸施礼,如今苏家兴盛起来,跟白家合作之后,财源滚滚,给家丁、长工们的薪水都是不低的,他们也都很满足在这里干活。
“胡伯!”
苏宸在院子内,遇到了胡忠贤,很客气地打招呼。
要不是胡忠贤指点他武功,又传授他一套胡家刀法,他也不能屡次依靠它自保,成功脱险,所以,对胡伯还是很敬重的。
胡忠贤瞥了他一眼,撇嘴道:“有点进步,但比灵儿,还差多了。”
苏宸无奈摇头,灵儿是罕有的习武天才少年,年纪也少,正是习武最佳年龄,天天被胡伯这个高手指教,肯定进步奇快,他自己都是以苦练和摸索为主,能有如今的进步,苏宸已经满意了。
“不跟她比了。”
胡伯看了彭箐箐和灵儿一眼,哑笑道:“这两个女人,你一个也打不过。”
苏宸纠正道:“女人不是用来打的,是用来疼的,我才不会打她们呢,疼还来不及。”
彭箐箐和杨灵儿闻言,都笑靥如花,对苏宸的甜言蜜语,很是受用。
胡伯见状,微微点头,赞叹道:“这脸皮,可比她们厚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