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去皇城书院,还需要打招呼?
韩啸轻笑一声道:“好啊,那有劳二哥。”
等吃完早饭,韩啸便踏上韩子玉的车架,赵晨安架着车跟在后面。
到皇城书院,两人下车并肩而行。
“我那些同窗好友虽然资历还有些不足。但很多都得书院看中,几位教习长都曾夸赞。”
引着韩啸往前走,韩子玉颇有些自得的说道。
“韩兄!”
路边有人惊喜的上前施礼。
“好!好!”
韩子玉忙抬手回礼,满脸笑意。
一旁的韩啸也拱手微笑点头。
等走过,韩子玉笑一声道:“这诗会文会参加多了,许多人虽不认识,但总会来攀个脸熟。”
韩啸笑了笑。
刚才那人昨日他见过。
“韩兄。”
“韩兄,早。”
……
一路上众人招呼,让韩子玉更是欣喜自得,红光满面。
“晋文兄!”
快到皇城书院门庭边,韩子玉高呼一声,前面大步行走的中年文士转过头来。
“晋文兄,我是韩子玉,当初我们在曲水河宴席上见过,还曾一起赋诗。”
韩子玉上前一步,热切的出声。
“哦。”中年文士轻轻答一声,又往前走。
“晋文兄的文采,子玉真是佩服,我还记得你当时一句‘九重云雷接山河,曲水流声万籁寂’真是,真是……”
中年文士脚步速度不变,轻声道:“过奖。”
“今日来,我是带我家十六弟来,还望晋文兄多多照顾。”
韩子玉跟着中年文士脚步,凑上前,低声说道。
“书院自有规矩,何来照顾一说?”
中年文士瞪一眼,然后昂首就走。
韩子玉面上一红,转脸见韩啸跟在身后不远,面色坦然,向他微微一笑。
他咬咬牙,上前几步道:“晋文兄,我家十六弟韩啸远从昌宁来,对书院不熟悉,还望——”
没等他说完,那中年文士已是冷哼一声道:“来书院的,谁不是远道而来,谁对书院熟悉——”
“等等!”说到这,他突然一顿,转首看向韩啸,又看向韩子玉。
“昌宁书院?”
“是,昌宁书院。”韩子玉忙道:“是有些远——”
“韩啸?”
“对,是叫韩啸。是我永宁侯府旁支,昨日才来……”
“你就是昨日以大道之言,让代院长亲自出言收录入书院的韩啸?”
没等韩子玉说完,那中年文士已经几大步走到韩啸面前。
“正是学生。”
韩啸微一拱手道。
那文士打量一下韩啸,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道:“我肯定是没资格收录你做弟子的,不过我教授上古先秦铭文,有兴趣可来听一听。”
韩啸拱手道:“好,学生有空定去。”
那文士点点头,转过身,看向韩子玉,脸上露出笑意来:“子玉兄,过两日城西凤凰山有文会,可一起去?”
文会?
一起去?
一位皇城书院的教习,邀请自己!
韩子玉面色涨红,喃喃道:“好,好,一起,一起。”
那中年文士又看向韩啸道:“你也可一起。”
韩啸点点头,再次拱手。
等那文士离开,韩子玉方才回过神来。
“十六弟,刚才晋文兄可是邀请我参加凤凰山文会?”
他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问道。
韩啸笑着点点头。
“凤凰山文会啊,那可是皇城中有名的文会之一。”
韩子玉脸上露出满足之色,哈哈笑几声道:“三叔若知道我被邀请参加凤凰山文会,怕是会妒忌死。”
他压低嗓音道:“他一直到出仕都没有参加过凤凰山文会。”
“不行,我得回去好好准备准备,把诗文稿子备好。”
说完,他向着韩啸一拱手道:“我这就回去,你自去书院吧。”
看着韩子玉兴冲冲离去,韩啸哑然失笑。
他摇摇头,往书院走去。
到书院门庭前,一道身影立在那。
“上官教习。”
看着面前着儒装,如当初在落霞山一般的上官若言,韩啸心中升起一丝感慨。
“你来,为何不与我说一声。”
上官若言声音清冷,但其中却透着一丝压抑的情绪。
“我若不在此等你,你是不是永远不会见我?”
她看着韩啸,板着脸问道。
“怎么会?”
韩啸笑着道:“你还欠我两条命呢。”
两条命。
上官若言脸色罩上一抹红晕。
“好在你来了,不然这两条命我是不记得还了。”
上官若言轻哼一声,然后道:“你准备去听那位教习的课?”
“昨日我答应卢联璧教习,今日去听他的课,上官教习可知他的课堂在何处?”
韩啸看向四周,开口问道。
“卢教习?我带你去吧。”
上官若言转身就走,然后顿住,转首,微微一笑道:“离开昌宁书院,我已不是教习,你唤我,上官师姐。”
“师姐?那也不错。”韩啸跟上脚步,轻声唤道。
“对了,我还没问,那白狐是怎么回事?”
“那紫萱呢?送行?”
……
不远处,不少学子抬头望过去。
“上官三小姐特地在此等的是韩啸?”
“据说当初上官三小姐去了西北之地,看来他们是在那里认识的。”
“哎,上官三小姐可是名闻皇城的才女,这韩啸也是,哎……”
……
有人低叹,有人哀怨,有人目中露出妒忌之色。
这一整天,上官若言都是陪着韩啸,去了几位教习的课上。
对于他们的到来,几位教习都是很惊喜,表示欢迎随时来听,若是韩啸能拜在门下,那就更好了。
中午时候,书院有食堂,伙食与昌宁书院那青粟米不可同日而语。
荤素搭配,白米清香。
“想来,现在的昌宁书院学子,不用再吃青粟米了吧?”
韩啸看着面前的饭食,轻叹一声。
“虽食青粟米,但他们心怀博大,徐焕甲之事我也知道。”
上官若言低声道。
她与徐焕甲也是见过,还就军事讨论过几回。
韩啸点点头。
傍晚时候,上官若言与韩啸约好,明日再一起上课,才各自登上马车离开。
上官若言回到家中,管家上前道:“三小姐,老太爷唤您过去。”
上官若言一愣。
熱門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46、鳳凰山文會,上官若言推薦
自己的爷爷最近一直闭关,怎么要唤自己?
“多谢管家爷爷,我换身衣衫就去。”
她一躬身,忙去换衣服。
等再出来,已是娉娉婷婷的大家闺秀样子。
“爷爷,您出关了?”
看到精神抖擞的上官春秋,上官若言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