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wv7優秀玄幻小說 機獅咆哮 起點-第六百八十九章 抵達前夕展示-cba2s

機獅咆哮
小說推薦機獅咆哮
遍布残骸和碎石的黑暗航道当中,一个个包裹着早已冰冷的身躯的裹尸袋正静静地朝着黑暗航道的深处滑去。
他们,或者在生前曾经在这条航道当中威风八面,让人闻风丧胆,又或者是在强者的脚下瑟瑟发抖,为虎作伥,但在死亡的面前,都是迎来了裹尸袋包裹在内,无声地滑入了那片死寂而冰冷的虚空当中。
这是一场将布鲁瓦斯海贼团彻底葬送的送葬。
看着那些滑入虚空的裹尸袋,布鲁瓦斯海贼团的历史也走向了终点。
而被布鲁瓦斯海贼团,以及布鲁克奴役的绝卖人们也随之迎来了解放。
只是,由于铁华团接下来的行程原因,却无法将从布鲁瓦斯海贼团当中解放出来的绝卖人一同带往地球。
为此,奥尔加在征求了雷明凯的意见后,决定将布鲁瓦斯海贼团所留下的两艘强袭装甲舰和运输舰尽数交给以昭弘的弟弟,昌弘·阿尔特兰为首的前布鲁瓦斯海贼团绝卖人部队驾驶,在昭弘的副手,但丁·摩古罗的带领下,先一步回到火星的总部后,再进行安排。
“走远了啊!昭弘,有好好告别吗?”
舷窗外,那代表着先一步返回火星总部的引擎火光渐渐地变得细小,微不可见。
雷明凯的感叹声也传到了昭弘的耳中。
“阁下。抱歉!让你费心了!”
昭弘或许只是木讷。
哪怕是当时没能反应过来,也在事后的回味当中,渐渐地明白了一丝事情。
“费心?我费心什么呢?昭弘。别胡思乱想啊!那只不过是一场玩耍而已。”
雷明凯看了一眼昭弘那认真的模样,随即一笑。
“好了!回去准备一下吧!那架只剩下骨架的机体,应该会安排给你的。做好心理准备吧!那可是一架与巴巴托斯一样,同样被冠以高达名号的机体。”
昭弘脸露惊讶之色。
似乎并没有想到那样的机体竟然会安排给他。
毕竟,在将高达古辛回收的时候,所有人都被那只剩下漆黑骨架的高达古辛给吓了一惊。
原先那圆润的外装甲竟会被剥落得一干二净,完全将被其包裹在其中的漆黑骨架暴露无遗。
铁华团当中,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到到底是怎样的攻击才能够做到在将外装甲完美剥落之余,还不会给骨架留下创伤。
这个疑问,必然是不会得到结果的。
因为,当时与高达古辛交战的对象,就是长牙狮零式。
也正因为双方之间的战斗是发生在没有人能够看得到的残骸碎石带中的某处,长牙狮零式才会在单独与高达古辛的交战中,毫无顾忌地使用了来源于全金属世界的λ驱动系统,轻而易举地将高达古辛给击破,更将那身可笑滑稽的装甲直接拆了。
“难道说,你在嫌弃暂时没了外装甲的高达古辛吗?昭弘。”
看着脸露惊讶的昭弘,雷明凯突然心情大好地调侃了一下这个木讷少年。
尤其是在钢普拉世界与之前那个大叔版,依然弥补了人生缺憾的昭弘的记忆影响下,雷明凯心中的恶趣味似乎更多了一些。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样一来的话,那架机体岂不是暂时无法行动了吗?”
昭弘动了动嘴巴,有些犹豫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就这个吗?别担心!在我们到达多特殖民卫星群之后,名濑会与位于多特六的迪瓦兹分部进行沟通,进行对高达古辛的改造。放心吧!这,并不是花费很长的时间。”
“多特六吗?”
邪神門徙 柳殘陽
昭弘想了想,下意识地看向已经看不见返回火星总部的强袭装甲舰的引擎火光的虚空后,默默地点了点头。
终于···
在经历了一系列的事件后,铁华团终于到了这趟旅程的后半段了。
“多特2吗?看来历史应该还会重演一遍吧?”
阳光散落的庭院当中,一名身穿洋装的少女正安安静静地坐在轮椅上,享受着阳光所带来的温暖。
或许,这件简简单单的事情对于少女来说,已经久久未曾享受过了。
她并不知道这个感觉是从哪里得来的。
她只知道在某个黑夜当中,本应该待在家中的自己却被一个熟悉,但却又截然不同的声音给惊醒了,然后便失去了一切对外界的感应,直到再一次听到自己的哥哥,鲁路修的声音。
“娜娜莉姐姐。身体感觉怎样了?有没有哪里的不舒服吗?”
庭院中吹起了一阵轻风,也将两道身影带到了这个庭院之中。
从那稚嫩的声音可以听出,这是少女在苏醒后所结识到了第一个朋友。
一个年龄比她要小得多,但却已经与他人订婚的女孩。
阿尔米莉亚·巴度温。
似乎是有着七星家族之名的巴度温家族之女。
对于这个所谓的七星家族,娜娜莉很是疑惑。
在她所熟悉的世界当中,似乎并没有名为七星家族的存在。
“怎么了?娜娜莉姐姐。是哪里不舒服吗?还是说这里风太大了?”
发现坐在轮椅上的少女迟迟未能回应自己,穿着精致洋装的女孩三两步便走到了轮椅前,仔细地打量着少女的脸孔。
“不。我并没事。只是,想事情多了一些而已。多谢你的关心!阿尔米莉亚。”
娜娜莉轻轻地笑道。
没想到,那一抹柔和的微笑却让是阿尔米莉亚脸上一红,下意识地感叹道:
“真是很好看呢!如果,娜娜莉姐姐你的眼睛能看见的话,那该多好吗?”
话一出口,阿尔米莉亚却愣住了。
因为,在娜娜莉来到巴度温家的第一天开始,阿尔米莉亚就知道了眼前的少女不但无法行走,甚至就连眼睛也无法看见任何事物。
“抱歉!我···”
阿尔米莉亚连忙道歉,却被娜娜莉抬起右手,轻轻地阻止了。
“阿尔米莉亚,你不必在意。我已经习惯了。比起这个,你有看见我的哥哥吗?”
阿尔米莉亚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娜娜莉转移了。
只见女孩微微鼓起腮帮,有些不满地向少女抱怨着。
“娜娜莉姐姐。你不知道吗?就在早上,我那个不成器的哥哥突然拉着鲁路修出门去了。据说是要前往什么多殖民卫星上。在门口遇见我的时候,鲁路修还拜托我向你说一声抱歉!”
“是吗?哥哥又要去忙了啊!”
娜娜莉似乎有些失落。
或许,是在久别重逢后,又一次面临分别的不舍。
这让阿尔米莉亚不禁地拉起娜娜莉的右手,连连安慰道:
“娜娜莉姐姐。不用担心!或许我那不成器的哥哥只是想要鲁路修帮个忙而已。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嗯。我知道的。哥哥,很快会回来的。”
与此同时,停留在地球静止轨道上的加拉尔霍恩宇宙港当中。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地从穿梭艇上走下,沿着指示,走向位于另外一个区域的港口当中。
在那里,正是停放了隶属于麦基利斯和加里奥两人的巡洋舰。
如今,在麦基利斯出于休假状态的眼下,加里奥便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指挥这艘巡洋舰的临时舰长。
“怎么呢?加里奥阁下。大清早地将我从地球上拉到这里来,是为了看你在所谓的演习当中大发神威的威武吗?”
看着大步流星走在前面的加里奥,跟在其身后的黑发少年毫不留情地讽刺着一大早将自己从温暖的地面上,拉到这个冰冷的宇宙当中的男子。
“是呢!演习,演习。只不过是名义而已!鲁路···不。MR.K,以你的聪明才智,也应该已经想到我的想法了。”
加里奥停下脚步,想要直接称呼对方的名字时,却突然改了称呼了。
“名义?没想到作为巴度温继承人的加里奥阁下,竟然也有兴趣去掺和那些事情。怎么?你缺乏功劳吗?”
黑发少年扬了扬眉头,随意地背靠着墙壁,似笑非笑地说道。
从他的声调当中,加里奥不难听出这话里面更多的是在讥讽他的行动。
作为七星家族之一,巴度温家族的继承者,加里奥根本不需要去掺和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只需要在适合的时候,按照家族给予他的历练任务行事,便能够顺理成章地登上象征着加拉尔霍恩顶层的座位上。
“不。这并不是掺和!MR.K。这是一场雪耻之战!那些宇宙老鼠在火星上,让我们蒙受如此耻辱,必然要付出代价的。如今,在麦基利斯所安排的眼线的监视下,那群宇宙老鼠进入了多特殖民卫星群了。”
加里奥并不在意,不,应该说已经对黑发少年的讥讽有了一定免疫力了。
看着坦然地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口的加里奥,鲁路修微微垂下目光,笑了笑。
“雪耻之战吗?看起来,也的确像那么一回事。只是,你做好了准备了吗?那架机体,必然也会出现。”
“那架机体?”
加里奥的眉头微微皱起。
没错。
鲁路修的话并没有错。
那架可怕的机体尽管并没有出现多少次,但每每出现都将会以足以巅峰加里奥奥对MS的认知的姿态冲进战场当中,摧枯拉朽地将对手解决。
不管加里奥在回到加拉尔霍恩总部时,如何查找资料,怎样去翻看从厄祭战时代所传承,所遗留下来的文献,结果,都只有一个。
那架拥有傲视绝大多数机体的可怕速度的神秘机体,并不存在于加拉尔霍恩的文献,乃至于流传在地球圈当中的任何关于厄祭战时代的民间传说当中。
逆天淩雲
仿佛,这架只要一登场就绝对让人无法忽视,并留下深刻印象的机体是突然冒出来那般。
“但是,就算是那架机体就在这里。加拉尔霍恩,不,我也绝对会去。这,是一场雪耻之战!”
此情不負良沈
加里奥沉默片刻,在面对着无法拨开的迷雾前,依然做出了同样的决定。

“是吗?既然是雪耻之战的话,那么就请加里奥阁下抓紧时间吧!麦基利斯阁下,可不是那种乖乖地等着假期结束的人。”
并不想,不,应该说是从来都没有阻止加里奥行动的想法的鲁路修在表示自己的意见的同时,也道出了意味深长的说话。
可是,加里奥似乎理解错了鲁路修的意思。
“是啊!毕竟,我的妹妹可是很缠人啊!虽然已经是麦基利斯的未婚妻,但麦基利斯想必也会对此烦恼的吧!所以,在麦基利斯感到烦恼之前,我们尽快把事情解决吧!”
“说得也是。”
从火星出发,中途转到木星,再从木星到地球圈,经过了超出预期的旅途终于来到了终点了。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滚筒型殖民卫星,站在渔火舰桥当中的奥尔加也稍稍松了一口气。
“不要太放松了!奥尔加。这里已经是地球圈的所属范围了。”
雷明凯看了看除了奥尔加之外,指着远方那滚筒型殖民卫星欢呼不已的尤金,西诺等人后,提醒着奥尔加。
雷明凯知道,在这之前,名濑也应该提醒过奥尔加。
但有些事情,名濑却不会,也无法做出提点。
因为,这些事情本身就连名濑自己也不知情。
“阁下说得是地球圈和圈外圈不同的地方吗?这一点,名濑大哥已经跟我提到过了。我会让大家注意的。”
果然,雷明凯一提醒,奥尔加便主动将名濑提点他们的话一一复述了一遍。
这并不意外。
重生之謀妃雲華
雷明凯却指了指外面。
奥尔加疑惑了一下,但还是跟在了雷明凯的身后,离开了舰桥。
先后离去的两人似乎并没有引起尤金和西诺等人的注意力。
就算是有人注意到,也只不过是三日月一人而已。
而以三日月的为人,哪怕是感到疑惑,也会在下一秒烟消云散,等待着奥尔加的开口,然后就去胖揍敌人一顿。
自动门将舰桥的吵闹隔绝的瞬间,奥尔加抬起头看向雷明凯,等待着雷明凯的下文。
“奥尔加。做好与敌人作战的准备吧!”
让奥尔加感到意外的是,雷明凯一开口就是要他做好作战的准备。
“是加拉尔霍恩?”
“不。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