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0o1c人氣都市小說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第九百七十五章損人不利己的溫體仁熱推-nhxyh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推薦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下面的朝臣一听到这么说,顿时就瞪大了眼睛,还能这么操作的吗,这么大事情朝廷就不管了,难道就任由那叛军在山东肆意妄为?
这些官员们甚至开始怀疑这还是皇帝本人吗?
莫不是在太庙闭关期间得了什么失心疯吧?
叛军还没有彻底的剿灭,然而你就开始哭穷了,要知道这大明可是朱家的大明啊,不是我们的,你家被人偷了你还不急,你是叛军派来的奸细吗?
主神空間:你已被列為黑戶 油炸大雞腿
官员们一个个的只觉得自己日了狗了,还有这种皇帝,就算是昏君也没可能不在意叛贼的吧。
朱由校看到这些官员很是诧异的盯着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自己是皇帝,叛贼在自己的地盘上乱耍,皇帝却好像不在意一样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只见朱由校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虚握着拳头在嘴边咳嗽了一下缓解尴尬。
“朕的意思不是说就不管了,那叛贼可恶!实在是可恶!”朱由校为了表示自己的对叛贼的痛恨,咬牙切齿的握住了拳头凶狠的大喊了一句。
“可是啊,朕也是在没没办法,国家正处在多事之秋,满朝上下到处都在问朕要银子,可是朕哪里去找那么多银子啊,大军一动粮草先行,这粮草那就是一笔笔的银子,而且还是那银山一样的银子啊。”
“朕…….朕…….朕心甚苦之……..”朱由校边说着边流出了那伤心的泪水,握着拳头牙齿咬着手指的第二个关节,那个样子真的是恨铁不成钢啊,而且还是面对自己的。
“朕!朕恨不得把自己给卖了!然后把这银子交给诸位爱卿去添补缺啊,只是想想好像大明也没什么人敢买朕,只能作罢,苦啊,真的是苦啊。”
超級國王
大荒神王
说着朱由校又抓了抓头发,然后对着朝臣摊开手,只见上面多出了几根黑发夹着一根白头发。
手掌托着这几根头发朱由校苦笑了一下:“不瞒诸位爱卿,朕是彻夜的发愁,已经愁的大把大把的掉头发,这些日子在太庙朕差点都觉得自己要变成秃瓢了呢。”朱由校苦中作乐似的勉强笑了笑。
重生毒婦之前夫別太愛
“陛下圣明!陛下辛苦!臣等有罪!”
这些官员还能做什么呢,没看到皇帝都把自己的龙须给拔下来了吗,他们这些做臣子的没有管理好天下,让陛下如此忧愁,全是他们错啊。
所以跪着吧。
也不知道真的假的,怎么看上去陛下的头发不见少,反而还是那么的浓密呢?
微臣也掉头发,你看看这头发都要掉的秃了呢。
“诸位爱卿都起来吧,这是朕没有做好这个皇帝,与诸位爱卿无关都是朕的错啊。”说着朱由校的眼眶又红了。
“陛下慈悲!”群臣再次叩首。
人生如戏,朕有演技。
朱由校现在的演技那叫一个杠杠的,眼眶说红就红,只见朱由校把手上的小绿瓶给塞回了衣兜里面。
就这么君臣之间互相伤心难过了一会,然后他们还是面对一个大问题。
这银子不会从地缝里面蹦出来,还是得想办法去找钱啊。
找钱这件事自古以来就是天大的难题,现在皇帝哭穷,他们这些官员却也不能无动于衷,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个叛贼给剿灭的才行。
因为这些官员现在是骑虎难下啊,他们除了尽快的催促朝廷调集重兵把叛贼剿灭给孔家报仇别无他法。
他们都是学儒家出生的,圣人血脉被断绝,这个责任他们也是要承担的,现在天下的读书人都把眼睛看向了他们这些官员啊。
这几日每天都会数不清的读书人去找他们,或者写书信恳求他们要求朝廷重兵围剿。
快穿之渣男找打 秀色玲瓏
谁让他们是官员呢,谁让他们能接触到皇帝呢,全天下读书人的压力这次都被他在了他们的身上,他们就是不想动也不行了。
戰天殺戮
除非他们不要名声了,他们要是不把这大军给调动起来,那么要不了几天天下就会流传出他们这些官员的恶名,然后遗臭万年了。
快穿逆襲:神秘boss,別亂撩
不要不相信那些读书人,这些官员可是非常了解的,春秋笔法算是委婉的,直接点的能把他们写入历史上最大的奸臣排行榜前几名你信不信。
虽然他们什么都没做,但是也会变成天底下最大的过错。
他们这些人最求名利,对名声可是即位的看重,可以不要命,但是绝对不能不要名,现在他们承受了全天下读书人的期待,自然的就只能咬着牙的上了。
这就是一种绑架,类似于道德绑架,虽然这些官员之中确实有些人想的确实是为圣人血脉报仇,可是更多的还是被那些读书人给逼上梁山的。
那怎么办?把压力交给皇帝啊,这还不简单。
就好像接力棒似的,一层一层的向上递,但是现在皇帝不愿意接,怎么办难道还把自己的压死不成,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强行的塞给皇帝。
但是现在皇帝耍赖皮怎么办,于是有人出了一个馊主意。
温体仁现在满肚子都是火气,明明不关自己的事情,这些人偏偏的就把这件事按在了自己的头上,简直欺人太甚!
既然如此那就休要怪我不客气了!
“陛下臣有一法可以快速的筹集军费!”温体仁出列高声喊道。
“哦?爱卿温爱卿有什么办法快快说来。”朱由校很感兴趣的说道。
周围的人看向温体仁的眼神却依然的不屑,都是他害的他能有什么办法。
“微臣以为,圣人血脉被叛军杀害,乃是天下儒家之事,微臣也是儒家门生,应号召诸位儒家门生出资捐助,微臣愿意出十万两白银,臣与那叛贼百王势不两立!”温体仁举着手喊道。
怎么样,让你们害我!
这次本老爷要损人不利己了!不是说都是我害的吗,那好啊本老爷这次就让你们破财!
“啪!好!爱卿真不愧是圣人门徒,为我大明分忧解难!朕心甚慰啊!好太好了!朕心甚慰!”朱由校什么都没听清楚,反正就知道十万两银子到手了。
“陛下,微臣还以为,应当派人把捐献军资的人全部登记造册,然后用报纸告布天下,一来可以震慑叛贼,而来便可让天下的人都看到我等儒生与叛贼势不两立之心!”
“你!你!”顿时许多官员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向温体仁。